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无限世界交流群 > 第二十七章:不断被偏移的世界线

第二十七章:不断被偏移的世界线


  等绾绾再次见到寇仲和徐子陵时,两人已经变了个模样。不得不说卫贞贞给两人挑选的衣服十分合适。

  寇仲一袭黄色的里衬搭配红色半肩外衣,深邃而灵动的眼神,配上那方面大耳,肩宽膊厚的身材,看上去隐隐有些凶悍的意味。

  徐子陵一袭白色里衬搭配着湖绿色外衣,湖水般平静的双眸,鼻正而梁高,额角宽阔,嘴角挂着一丝阳光般的笑意,看上去仿若一个邻家少年又如一个翩翩才子。

  “不错,难怪会是这个时代的时代之子,单这样貌就颇为不凡。”绾绾在心里暗道,随后略带几分嫌弃的说道:“就是太瘦了点,回头记得多吃饭。”

  “好了,现在开始拜师吧。”

  绾绾坐在客房首座之上,卫贞贞从旁边桌子上捧过两杯茶递给寇仲和子陵。

  寇仲和子陵也依次接过茶,向绾绾跪下奉茶。

  “俯首作揖谢师恩,呐,我喝了你们的茶,就是你们师父了。江湖险恶,咱们师徒一心,同去同归。”

  绾绾喝过了茶,满脸笑意道。

  之前上传各人世界视频时,顾尽欢还夹杂了一些私货,比如《眉间雪》、《情藏》、《无敌》这几首歌曲,绾绾很喜欢《眉间雪》这首歌。

  ”是,师傅!师徒一心,同去同归!“

  寇仲、子陵两人齐声应道。

  “走,下去吃饭,吃饱了,带师傅去找之前揍了你们的人,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花儿这样红!”

  “是,师傅!”

  这次寇仲、徐子陵两人回答的更加响亮!卫贞贞在一旁柔柔笑着看着师徒三人。

  妖女绾绾:“@引导者,管理员大人,人家有多少本源积分哩?”

  引导者:”一百八十万的本源积分,寇仲、徐子陵自身可谓是破碎之资,日后又是左右了天下大势之发展,所以偏移了他俩的世界线,等于直接偏移了下一个时代的世界发展,有这样的本源积分并不奇怪。估计在你的世界,除了那神秘的战神图录外,应该没有其他东西能够比得上这次的积分了。“

  正在客栈吃饭的寇仲、子陵、贞贞几人,不知绾绾为何又突然笑起来,皆是面面相觑。

  绾绾眼眸一转,便猜到了他们的心思:“为师正在和人千里传音聊天儿,等师傅传你们武功,记得要好好修炼,到时候自然能做到为师这样的事情。

  你们慢慢吃,师傅有点事情先上去,我没出来别进去打扰我,要是太晚了,贞贞你就订两间房间,你一间,他俩一间房间。”

  突然得到这么多本源积分,绾绾顿时感觉自己是一个小富婆,对自己收寇仲、徐子陵为徒这个决定感到明智无比。

  对三人安排好之后,绾绾便上楼回房间去。

  “一百八十万积分呀,咱是小富婆啦。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剩下的国术给兑换,然后再买几颗仙豆备着,最后再看看买些什么,小布尔玛那些东西挺有意思的,还有恶魔果实,海军六式。“

  ......

  花家仍然在大摆筵席,不过作为主角的花满楼早已经偷偷溜了。

  一路从江南快马加鞭,路不停歇,走了三天三夜方才赶到这白云城。站在白云城主府外,花满楼嘴角微翘笑了笑。自从被加入了交流群,他感觉自己昔日平和淡然的心境破了又破,不过这又如何呢。

  从引导者说了七天内兑换够五百万积分,他便组织一次跨世界聚会之后,群员们的积极性可谓是大增,他自然也不能免俗。

  而他所在世界的世界线节点之一,毫无疑问就是叶孤城与西门吹雪紫禁之巅比剑,最后以叶孤城在最后一刻收手身死而落幕。要想偏移世界线,只要叶孤城打消与西门吹雪比剑的念头,或更重要的说只要叶孤城最后不死便可。

  打消比剑这个好说,两人比剑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不就是因为两人找不到剑道的前路了吗?而群里别的不说,就独孤求败目前的剑道来说,比之两人还要更胜两筹。

  更重要的是不能让叶孤城掺和进谋反的事情里面,这种事情在不能一人敌万军之前,做了便是死路一条。原世界线里叶孤城最后一刻明明比西门吹雪先一步领悟到更上一层剑道,最后却收手了,不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即便是胜了也是死。既然如此,还不如死在西门吹雪手中。

  “烦请禀告叶城主,江南花家花满楼前来拜会,愿与他论剑一二。”

  花满楼笑容温和的对着门卫说道。

  “请稍等,在下这便通传!”

  门卫说完没有犹豫便立刻去向城主禀告,一是江南花家的大名即使是他们远在白云城也有所听闻;二是,居然有人要比城主论剑?谁不知道自家城主剑法天下第一!而知道这个事情的人,却还敢来,还是以花家的名义前来,这就不是开玩笑的了。

  说不得今日有机会见到两大绝世剑客比剑的盛况,就是对于花满楼身上没有佩剑稍微感到有点疑惑。

  不多时,便有人出来请花满楼进去。兜兜转转,方才在下人的带领下来到一个院子。

  在花满楼刚走到院子时,负手站在院中的人也随之转身。

  院中人一袭白衣、面容冷峻,几缕发丝垂落于两鬓,左手握剑,虽未出鞘,却让人仿若有剑芒加身之感。

  花满楼人至院中,院中人亦是开口:“

  我原以为花满楼来找我比剑,是因为你是一个隐藏至深的剑客,却不曾想人如其名,花满心时亦满楼的花满楼又如何会是一个剑客。

  你,莫不是来消遣我吗?”

  说到最后一句时,院中人面容更冷三分,仿若利剑临身!

  看着院中人,不,看着叶孤城这样子,花满楼觉得即使未来他不陷入造反当中,日后也少不了会有与西门吹雪的一战。

  因为他们两个太像了,一个唯孤、一个唯寂,却同样的天资绝世,同样的年纪轻轻便已立于此界剑道之巅,高处不胜寒!

  花满楼摇了摇头:“我不懂剑,自然无法与你比剑,我此行而来只是与你论剑。”

  “你不懂剑,又如何与我论剑?”

  “我不懂剑,但我前不久恰好知道一前辈的剑道,我觉得能与你论剑一二,所以我就来了。”

  听到这,叶孤城冷若冰霜的面色总算稍缓几分。

  “愿闻其详。”

  院中亭子里,花满楼与叶孤城相对而坐,旁边剑侍沏茶而立。

  花满楼轻抿一口茶,后淡淡开口道:“那剑道前辈,名独孤求败,号剑魔!”

  此言一出,叶孤城原本漫不经心的眼神突然凌厉起来。

  说来剑修,或者说能够站到剑道巅峰的剑修,谁还没几个称号,比如叶孤城称号剑圣、比如西门吹雪称号剑神、再比如无名称号天剑、又一再比如独孤求败称号剑魔等。

  可以说能够站在一界剑道顶峰的人,必然会一个陪伴着他们逼格满满的称号,如果没有,那只能说明他们还没站到顶峰,又或者他们需要再重新取一个称号。

  无视叶孤城那凌厉的眼神,花满楼继续说道:“

  纵横江湖三十馀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柰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寥寥数语,便将一个剑压天下而无敌,但求一败而不可得,最后无奈只能隐居深谷与雕为友的绝世剑客勾勒而出!

  听的叶孤城亦是心潮澎湃,于剑道之途他自负已立于巅峰,但这也只是让他不惧世上任何人。而像这位前辈那般做到但求一败而不可得,他现在却是做不到。他有把握杀死当世任何巅峰一人,但同样也有可能被其与之同归于尽。就此而言,他不如剑魔独孤求败。

  “独孤求败前辈有一剑冢,其上刻有留言:

  剑魔独孤求败既无敌於天下,乃埋剑於斯。

  呜呼!群雄束手,长剑空利,不亦悲夫!”

  说到这,花满楼停了一停,看着叶孤城那全神贯注的模样,心中暗叹,大概也只有如独孤求败这般的前辈方才能使之如此吧。

  “剑冢之下埋有三柄长剑,在第一与第二把剑之间有一长方形石条。三柄剑和石片并列於一块大青石之上。

  第一把剑,长约四尺,寒芒闪烁,可谓之吹毛断发的神兵利器,在其剑下青石刻有两行小字:

  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

  在第一与第二把剑之间的长方形石条,其下亦是刻有两行小字:

  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乃弃之深谷;

  第二把剑,重约七八十斤,剑不开锋,其下也是刻有两行小字: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

  第三把剑,乃是一木剑,年深日久,剑身剑柄均已腐朽,剑下青石仍是刻有两行小字:

  四十岁後,不滞於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於无剑胜有剑之境。”

  这一段话,花满楼一口气全部说出,震的叶孤城已然失神。嘴里不断喃喃着:“凌厉刚猛,无坚不摧;紫薇软剑,误伤不祥;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草木竹石,均可为剑;无剑胜有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