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缺月向人舒窈窕 > 第三章 家门没锁?到是个好由头

第三章 家门没锁?到是个好由头


  魏寻来到边境巡防的第二日一大早,一位自称有边境情报的女子闯入了军营。

  因为边境清贫寒苦,时常有谎称知晓敌方军情的百姓来请求赏赐,将士们已经对这样的事情习以为常。通常的做法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把赏赐发下去,之后再派一小队兵马去查探一下,当然情况并不属实,但也不予以过多的追究。这里的首领只是想救济一下当地百姓,大家便也默认了这样的做法。毕竟这赏赐也并没有多少银两。

  只是这样一来,来“汇报”军情的百姓就越来越多了,将士们的态度也逐渐不耐烦起来。

  “什么?你要见到我们的将军才肯说?”一个看守军营的将士大声嚷嚷起来。

  他面前的女子歪了歪头,然后又点点头。她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听到自己的要求以后显得这么惊讶。

  “不行!我们将军还要和来巡防的那位将军一起操练。哪有时间见你?你要说就说,给你赏金就是。”看守军营的将士摆了摆手,一副要把女子赶走的架势。

  听到这里,女子目光忽地亮了一下,却并不是像看守的将士所想一般因为赏金而有动容。

  “巡防的将军?正好我直接去见他,把我知晓的情报汇报给他。”女子理直气壮。

  “我们将军你都见不上,你居然还想要见巡防将军?快走快走,别在这里捣乱了。”看守军营的将士有点生气了,声音又提高了一些,不耐烦的语气也加深了不少。他心想这姑娘是不是傻啊。

  “哎……”女子还想反驳,被从一旁走来的人打断了。

  “发生什么事了?”走来的男子问看守的将士。

  “讳深副将。”看守的将士恭敬地俯身,行完礼他才开始讲事情的原委:“这位姑娘来禀报军情,却不肯告诉我,硬是要见我们将军和魏将军。”

  讳深转过头打量起了面前的女子。朴素的穿着,干净的面庞,未施粉黛,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看起来怪机灵的。

  女子也在打量着闯入这段对话的讳深,心里揣摩着他的身份。

  讳深开口:“那我便去禀报将军,让他决定要不要见这姑娘便是,别遗漏了什么重要情报。”说完,他转身要走,却被看守将士的话语拦下。

  “讳深副将,稍等。”将士又看了那女子一眼,示意讳深与他一同走到一旁,避着那女子把周边百姓频频冒领赏金的事情告诉了刚刚随魏寻一同来巡防的副将讳深。意思是这个人用赏金就可以解决,不用麻烦魏将军。

  讳深听了这些话,顿了一下,并未发表自己的意见,只是说道:“我还是去禀告魏将军,你让那位姑娘稍等片刻。”

  讳深说完便转身向营帐走去。

  留下了一脸呆滞的看守将士。他挠了挠头,是自己没有说清楚吗?往常来巡防的将军向来不管这些事,他又想了想,这次来的魏寻将军是刚刚晋升的,第一次来巡防,没什么经验。

  将士走回女子身旁,这下语气温和了不少:“姑娘,讳深副将已经去禀告魏将军了,你先在这里稍等一下。”

  “魏将军?”女子语气疑惑,顿了顿,道:“哪位魏将军?此次来巡防的不是柳岸明柳将军吗?”

  看守将士有点吃惊:“你竟还知道柳将军?这次来巡防的是尚书府魏二公子,魏寻将军。”

  这下轮到那女子吃惊了:“那……”女子支支吾吾了一阵儿,忽然捋了捋耳边的头发,像在掩饰自己的尴尬。

  “我忽然想起来,我离开家的时候没有把门锁上,万一遭了贼可如何是好。我现在得回去一趟。”那女子笑眯眯地说道,说完欠了欠身,不等看守将士作出反应,便转身离开。

  看守的将士又一次呆在原地。没锁门?怎么感觉这个理由怪好笑的。

  “将军。”讳深恭敬俯身。

  “人呢?”魏寻在案牍前抬起头,见只有讳深一人前来,不禁问道。

  刚刚讳深说有个姑娘有事禀报。

  “末将刚刚去叫那姑娘来见您,门卫说她走了。说是家门没锁,要先回去一趟。”讳深答道。

  魏寻愣怔了一下,似是没忍住,眼角笑意蔓延,道:“家门没锁?到是个好由头。离开前,她有说别的话吗?”

  讳深回答:“门卫说她好像以为是柳将军来巡防,听到是魏将军巡防以后,好像有点吃惊,就说要走了。”

  魏寻听到这里有点疑惑,莫不是柳岸明与这姑娘有什么关系?他吩咐道:“若是这姑娘下次再来,务必把她留住。”

  “是。”讳深答完欲走出营帐。

  “讳深,对这里的知情者皆赏金制度,你可赞同?”魏寻忽然发问。

  讳深低着头,未发一言。

  “接济于民是好事,可如此滥竽授赏,恐误军情。”魏寻自己回答自己道。

  “可尚书大人的意思是,将军您刚刚受封,不可过于张扬,他希望您收敛锋芒。此事虽并不合理,可将士们都已经接受了,此次巡防,若是您想更改制度……将军还是莫要忤逆尚书大人。”讳深劝诫。

  魏寻看着讳深,目光有些寒冷,不再开口。

  良久,魏寻摆摆手,道:“你下去吧。”

  讳深后退两步,忽然顿住,沉声开口:“只有将军羽翼丰满,才可随心所欲。讳深告退。”

  讳深从前是尚书大人给魏寻分配的侍卫,后跟随魏寻一同入军营,成副将。他们俩虽然从小一起长大,可魏寻却并不怎么待见讳深。

  因为讳深,魏寻的一举一动几乎都在尚书大人的掌控之中。

  小时候,魏寻什么时候爬树了,什么时候在学堂睡着了,什么时候和唐家公子争执了……讳深都会事无巨细地禀告给尚书大人。

  长大了,讳深也会在魏寻身旁时时提醒尚书大人对他的要求。就像今天这件事情一样。

  讳深离开后,魏寻揉了揉眉心。

  他第无数次地思考要怎么摆脱这个有点冷冰冰的讳深。

  那女子再未出现在军营周围,也始终没有人对赏金制度提出质疑。



  ------题外话------

  今天晚了一会儿哈,大致区间会在十点到十二点之间~

  我会尽量在十点整更新哒~

  大家最近注意戴好口罩,注意安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