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缺月向人舒窈窕 > 第四章 怎么有如此多的人思虑我的婚事

第四章 怎么有如此多的人思虑我的婚事


  魏寻的巡防未如柳岸明所说的那么久,在临巧节当天,他就结束了巡防,回到了京都佑安城。

  他在回来的第一时间就去面见了圣上,例行公事汇报巡防的情况。

  “此次巡防过程中,朕听说了你确是尽职尽责,朕心甚慰,日后堪当大用。”忽然皇上话锋一转,“今日恰逢临巧节,爱将你也应当去游览一番才是。”皇上虽已年迈,却威严依旧。

  这话听起来像是建议魏寻去放松一番,实则是在变相地催促他该成亲了。因为佑临国的人都知道,临巧节是个公子和姑娘可以美好邂逅互诉衷肠的节日。

  在殿下俯身而立的魏寻心底打了个冷颤,怎么自己这才及冠几个月,就已经有如此多的人思虑起自己的婚事了呢?父亲母亲常常提起也就罢了,现如今皇上居然也开始旁敲侧击了。

  “今日临巧节,城中一定热闹非凡,只是数日未见父亲母亲,末将理应先行赶回尚书府拜见双亲。听说小妹也要在今日泛舟,拜见双亲后,我身为兄长自然也要去临巧节上热闹一番。”魏寻答道。既不能拒绝皇上的美意,又不想马上就去临巧节,魏寻只好这样回答了。

  皇上点了点头,让一旁服侍的公公领着魏寻去领赏赐。

  在魏寻刚刚退出大殿的时候遇上了前来给皇上送安神汤的宁贵妃,魏寻恭恭敬敬地附身问安后,跟着领路的公公继续向外走去。

  宁贵妃侧身瞧了魏寻几眼,目光中满是赞许,魏寻都快成为佑安城中年轻有为的代名词了。

  宁贵妃虽然韶华已逝,却仍风韵犹存,步履轻轻。她缓步走到殿下,向皇上请安。而后走至皇上身旁,从一旁侍女的托盘中端出安神汤,放在案前。

  “皇上可有感到疲乏?”宁贵妃开口,语气温柔,并不妩媚。

  “朕甚安,贵妃费心了。”皇上揉揉眉心,拿起汤勺舀了一口汤入口,夸赞道:“还是贵妃的安神汤能让朕真的安神。”说着拍了拍帮自己揉着眉心的宁贵妃的手。

  顷刻,宁贵妃缓缓开口:“这魏尚书可真是好福气,两个儿子都如此争气。长子魏令在最近的史书编撰过程中立下了不小的功劳呢,次子魏寻又在武略方面有所造诣,近日又甚得皇上器重。”宁贵妃依旧语气温柔,还未等皇上搭话,继续道:“咦?魏令前几年已经和唐侍郎的千金成亲了,今年好像都已经为尚书府添了个小长孙呢。也不知道哪家的小姐能和魏二公子喜结良缘......”

  皇上喝完了安神汤,闭目养神。听到这些话,他依旧闭目,只是开口道:“贵妃可有合适的人选?”

  皇上这么一问就问到了宁贵妃的心坎里,宁贵妃平日里还算是温柔娴静,只是爱牵人姻缘。于是她开口说:“臣妾觉得啊,户部尚书秦为之女秦之之素有才女之名,依臣妾看嘛,这两人真的是郎才女貌,般配的紧。”

  魏寻骑马领着一小队侍卫向尚书府驶去。

  他们走的这条路要穿过一条街道,街道上有许多商人售卖商品。

  忽然魏寻一行人的前方传来吵闹的声音。原来是有人拦路抢走了一个妇人的银两,那妇人只得哭喊着追赶。“他抢了我的银两,帮我抓住他啊”的喊声从不远处传来。

  魏寻勒令停马。

  “将军,好像是有人抢劫。”一旁的讳深驱马上前道。

  “你去派人去追那贼人。”魏寻说道,下令的时候他的目光却被另一边吸引。

  “是。”

  讳深派了几个人马向前方追去。

  “你领着剩下的人先回府。”说罢,魏寻策马掉头而去。

  刚刚前方的人群刚开始躁动的时候,魏寻就发现了一旁有个穿着黑衣服的人背对着自己,牵了一匹马。那人身形高大,正在与面前的商贩说着什么,魏寻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注意到他,大概是因为一个大男人居然站在胭脂铺前,一副举棋不定的样子。这时人群的躁动越来越大,那个黑衣男子回头看向魏寻的前方,却恰好对上了魏寻探究的目光,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避开了骑在马上的魏寻的目光。这使得魏寻不禁疑惑起来。

  待队伍中有人去追劫匪后,那黑衣男子竟然一眨眼间已经翻身上马,快速向魏寻前进的反方向驰去。鬼鬼祟祟,颇有文章的样子。

  因为也没有别的指向,只有魏寻自己的疑惑。所以魏寻决定自己去跟着那黑衣男子,看看他究竟是什么人。

  那黑衣男子正是慕巷。

  佑安城的胭脂在各国间都是出了名的好,粉质细腻,清香味无比。慕巷的妹妹慕晓让慕巷一定要给她多带回去一些。这就是慕巷站在胭脂铺前的原因。在慕巷生活的地方,男子为女子买胭脂是普遍现象,兄长买给妹妹,男子买给心仪的女子,这都再正常不过了。

  却没想到引起了魏寻的注意。因为在佑安城没有这样子的习俗。

  胭脂铺的主人很惊讶男子前来买胭脂,语气有些怪怪的,不太耐烦中又透露着几分狐疑。慕巷并没有在意这妇人的异常,他继续向她询问着胭脂不同种类的区别,结果他忽然听到不远处的嘈杂声,他回头看去,却不想与魏寻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慕巷立马转过头来,因为他看到了魏寻身下的马身上的标志,那是军营中的马匹,他绝不会认错。这一刻,他明白那个骑在马上的男子身份必然不简单。

  他来找过理禅尊者的事情决不能被别人查出来。保险起见,不要引起那个人的注意,他还是快快离开比较安全。于是慕巷转身上马就离开了。

  但是慕巷很快就后悔了。他肯定已经引起那人的注意了。因为他可以感觉得到,自己的身后不远处一直有个人在骑马跟随,不远不近。

  慕巷在佑安城中才待了十几日,对道路并不十分熟悉。

  慕巷为了甩掉身后的人转了很多的弯,走过的路有熟悉的,也有不熟悉的。

  忽然发现前方有一大片湖水,湖中泛着各种各样的花船,而那岸边亦有许多的人,熙熙攘攘。此时混入人群,应该是甩掉身后那人的好时机,慕巷心想。

  ------题外话------

  这一章过渡的成分比较多哦,下一章可能会很精彩~

  大家最近减少外出,外出记得戴口罩。

  明天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