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缺月向人舒窈窕 > 第五章 我想让你把我藏起来

第五章 我想让你把我藏起来


  临巧节在佑临国有着很久的历史,也算是佑临国最盛大的民间节日之一。

  在佑临国传颂着一个神奇而浪漫的传说,传说中在佑临国才建立不久的时候,第一任国主在京城中微服私访,体察民情,却误入了那飘曳于一片绿湖中的小船,遇见了那个惊艳了一生的女子。后来那个女子成为了佑临国的皇后,二人为了纪念这份邂逅,便将彼此定情的那片绿湖命名为觅舟湖。

  后人听此故事,为了遇见美好的爱情,纷纷效仿。

  时间长了,小船演变成了花船。

  花船,顾名思义就是经过一番装饰而变得花里胡哨的船只。

  已经及笄的女子在临巧节这一天都会在觅舟湖泛舟,因为人数众多,所以通常是关系亲密的几个女子在同一条花船上。有心上人的男子会去花船上寻找心上人,未有中意姑娘的男子便会依据花船的不同外形择一船只而登,或可觅得佳人,又或可收获红颜知己。一群群才子佳人一同泛舟湖上,畅谈吟诗,一度成为佑临国最大型的社交活动。

  最开始的临巧节就是如此肆意自由,可是经过时间的洗礼,有些习俗也渐渐变了味道。

  例如有许多的男子是在父母的安排下,登上了特定的船只,有许多的女子在自己精心设计的花船上,再也没有等到自己喜欢的那个人。

  因为今日是临巧节,各家女眷很早就已经来到觅舟湖附近。自家的花船也早已停在岸边等待着各自的主人。

  柳青叶今天也起了个大早,她刚及笄不久,所以是第一次参加临巧节。因为她素日与唐侍郎家的四小姐交好,所以这次她和唐侍郎家的女眷同乘一只花船。这次唐侍郎家的女眷除了四小姐还有五小姐。

  柳青叶虽然和唐家四小姐唐梳雨走得近,却并不待见唐梳雨的妹妹,也就是五小姐唐梳婉。唐梳婉看起来是个极其柔弱的姑娘,若是她真的只是柔弱也就罢了,可她却总是闲聊他人是非,也总是能掌握京城第一手的八卦资料。不仅柳青叶因此不喜与她交往,同父异母的姐姐唐梳雨也与她并不亲近。

  唐梳雨长柳青叶一岁,她去年便参加过临巧节,心中有了那个一见钟情的公子,只是那人并未留下姓名,他说,只谈风月,不问世俗。

  就像很老套的话本,这样白月光一般的男子再未出现在唐梳雨的世界里。

  “怎么样?还没有你那个公子的消息吗?这可都一年了。”柳青叶在唐梳雨面前晃了晃手中的绸缎手帕,拉回唐梳雨忧愁的思绪。

  “可不是嘛。其实我已经放弃了,就算找到了他,我要嫁的人还是那个兵部尚书家的二公子任逸。”唐梳雨皱了皱眉头。

  “咦?你的婚事这就已经安排好了?”柳青叶有点惊讶,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姐妹可能就要嫁人了,她忽然觉得光阴似箭。

  “是啊,母亲已经给我说过了,今日也都安排好了,今日那任公子就会登上这只花船。”唐梳雨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的婚事也拖了很久了,我也不想再让父亲母亲操心了,就应下来了。”唐梳雨的眼神暗了下来。

  柳青叶自然十分心疼她,可是她们都拗不过这些世俗的安排,只好安慰道:“听说那任公子也是一表人才,若是嫁过去了也定能生活的美满。”

  唐梳雨挽上柳青叶的手腕,亲昵的说:“别光担心我啦,你可也到了嫁人的年纪......”打趣的话还没说完,唐家五小姐唐梳婉在丫鬟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梳婉见过柳小姐,见过四姐姐。四姐姐,我未参加过临巧节,恳请姐姐给妹妹讲讲都有什么哪些风俗。”唐梳婉微微欠身,然后说道。

  “婉儿,好久不见啊。你姐姐懂得可多了,快叫你姐姐给你讲讲吧,我先去看看这外面的风景。”柳青叶客套一番后冲唐梳雨眨了眨眼,示意自己先去一旁。

  唐梳婉笑了笑,这柳青叶碰见自己的五妹妹就像是遇着“瘟神”一般,也难怪,毕竟在她们都还小的时候,因为唐梳婉年幼无知的一番言语,传出了柳青叶喜欢某某某家公子的谣言。

  柳青叶站在窗边,有微风掠过湖面而来,风吹起了她耳边的青丝,掠过柔和的面庞,还有宛如勾勒出一般的唇角,一双穿透了冰凉与热情的双眸。柳青叶爱笑,她笑起来就像个小孩子,唇边有两个小小的梨涡。可她自己待着的时候常常是不笑的,这时就会显得整个人有冷艳的气质。

  她是个美人,这是公认的,可是算不上惊艳,只是有一种纯净而又有些许淘气的气质在她身上。

  慕巷飞快走上这只花船后,见到的就是这样的柳青叶。

  他刚刚混入岸边人群,逐渐发现有一些男子会走上不同的花船,便也顺势登上了就近的这只花船。

  柳青叶听见声响,回过头来,看到了穿着一身黑衣的慕巷。她有些怔愣,她从未在临巧节遇过其他男子,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

  柳青叶回过头来的一瞬间,慕巷忽然有些兴奋,又有些眩晕,他模模糊糊地意识到,心口那个地方有个东西在疯狂地跳动。

  慕巷恍然间发现,眼前的姑娘有些眼熟。

  这不就恰好是前些天自己救了的姑娘吗?

  慕巷身后传来些许嘈杂,似是另外有人要登船的声音。

  这个时候,还是安全为重。

  慕巷眯起眼睛,微微笑,似是打趣般开口:“前些天我救了姑娘,回去后想了想,觉得姑娘还是应该报恩的。”

  柳青叶有点疑惑:“救了我?”

  只见面前的黑衣男子未作回应,径直向花船里面走去,柳青叶也转身跟上,想要问个清楚。

  “如果在下没有认错,十三天前在离湖自尽的姑娘便是你吧。”在被柳青叶拦下后,慕巷仍旧面色温柔,不慌不忙地笑着说。

  十三天前?离湖?

  柳青叶忽然懊恼起来。这就是当日那个觉得救了自己的奇怪人。现在柳青叶好想与他理论一番,可是她忽然听到隔壁唐梳婉的声音。

  她可不能再让唐梳婉抓到把柄,哪怕这个“把柄”是没有根据的,哪怕这个“把柄”只是个奇怪的人说出的话。毕竟从唐梳婉的口中,什么都可以讲的绘声绘色,到那时,自己可就又要被传曾“自尽”了。

  人言可畏,是柳青叶从小到大最明白的道理。

  “那日我并未想要自尽,我想你也不想听我的解释。只要你日后不再提起那日的事,我可以如你所说的报恩。说吧,你想干嘛?”柳青叶思考片刻后开口,就像一只倔强的小鹿。

  慕巷的笑意更浓了,他说道:“我想让你把我藏起来。”

  ------题外话------

  大家晚上好~

  明天就是除夕啦,时间可真快。

  春节我也不会断更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