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缺月向人舒窈窕 > 第三十七章 我知道你是在假装昏迷

第三十七章 我知道你是在假装昏迷


  慕巷一脸难受的模样,刚刚被吊在树上有一会儿了,他轻轻揉了揉自己的有些酸痛的腰,忽然有点后悔刚刚自己出的这个主意了。慕巷眉头紧蹙,然后他开口道:“我刚刚就是被一群黑衣人挂在树上的。”

  “慕少主。”魏寻拦腰抱起柳青叶,动作很轻,但是行云流水般顺畅,让看见了这一幕的慕巷别过头去。然后魏寻走过来,对慕巷继续说道:“那你可知现在那群黑衣人去哪里了?”

  慕巷像是仔细想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道:“他们把我打晕了,也不知怎么还把我挂在了树上。”他的语气里还携卷着一丝气愤。

  “那柳青叶又是为何和你一起被绑在这里的呢?”魏寻居高临下地问道,慕巷此时还坐在地上。

  听见了这句话,慕巷立即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朝魏寻笑道:“原来她叫柳青叶啊,真是个好听的名字。”慕巷自顾自地点点头,见魏寻的眼神又冷了几分,他才继续说:“今天赛马会时我觉得这位姑娘骑马英姿飒爽,于是特别想认识她,就以暮昭国少主的身份邀请她陪我在树丛中走一走,却没想到刚走进树林就遇到了一群歹人,他们必得是早有预谋了。”慕巷忽然气愤道,话语中有些咬牙切齿地意味。

  慕巷继续说道:“那群黑衣人的目标是我,他们本打算放走这位姑娘,但她怕我遭遇不测,坚决不走,我们就一起被绑到了这里。说起来我还要感谢这位柳青叶姑娘的舍命相陪。”说到最后慕巷笑了,又看了一眼昏迷的柳青叶。

  魏寻盯着慕巷看了一会儿,轻笑了一声,开口道:“如你所说,那伙黑衣人的目标是你,那为何你现在还完好无损的在这里,那群人却早就跑掉了呢?”

  慕巷像是早就预料到了魏寻会这么问,于是他说:“看来我现在的安然无恙让魏将军失望了呀。”然后慕巷意味不明地笑了两声继续说:“试问若是我命丧这佑临国,那暮昭国和佑临国的关系当如何呢?我想那群黑衣人不过是想让本少主在这佑临国出出丑罢了。”说道最后,慕巷显得有些无奈。

  “慕少主讲的故事自然有刑部会去核实。”魏寻笑道,但那笑意未达眼底。埋在魏寻胸膛的柳青叶心中不停地嘀咕,这个慕少主为何说那群黑衣人的目标是他?真的是为了瞒过别人,帮自己寻找真相吗?他们俩怎么聊了这么久,哥哥怎么还不过来,快来打断他们啊,我快要假装不下去了。

  “魏将军不必为我担心,害我出丑的人是谁我已经有数了,我可是留存了证据的。”慕巷狡黠地笑了笑。

  魏寻并未继续回应,而是吩咐讳深道:“快派人送慕少主回驿站,再为慕少主请去个大夫。”然后他低头看了一眼柳青叶,想道:现在柳青叶尚在昏迷中,先把她送回家好生休息才是正事。于是魏寻抬起头目视前方,向前走去。

  途径慕巷身旁,魏寻像是忽然想起了些什么,他忽然站定,对慕巷说道:“不知慕少主是否喜欢穿一身黑衣服啊,又是否曾在我佑临的街上买过胭脂吗?”

  慕巷的心中忽然慌张了一下,看来这小子还记得几月前的事,而且果然在那时看清楚了自己的脸。但他很快调整了自己的表情,之后才转头看向魏寻道:“魏将军在说什么呀?我不常穿黑色衣裳,更未曾买过胭脂。”

  魏寻笑了笑道:“那恐怕是我认错了呢,我就说慕少主以前怎么可能会偷偷来到佑临国,而不让我等前去迎接呢。”说罢,魏寻向来时的路走去。

  柳岸明这时急急忙忙地带着人马赶到,他喊道:“青叶,青叶。”语气中能听出他想要确认妹妹安全的心急如焚。

  “应该没什么大碍。”柳岸明走到魏寻身旁后,魏寻说道。

  “我来吧。”柳岸明想要伸出手接过柳青叶。

  “还是我来吧。”魏寻对柳岸明说道,却并没有说出原因来,说完不待柳岸明的反应,他就继续向前走去了。

  柳岸明转头看到了慕巷,于是问道:“慕少主,可有受伤?”

  慕巷摇了摇头,并未出声。

  “那边已经备下了马车,会有人将您送去驿站。”柳岸明说完,向慕巷颔首,便随着魏寻离去了。

  到了马车停放的位置,魏寻见身后没有慕巷的踪影,不禁问道柳岸明:“慕少主呢?”

  柳青叶指了指身后的方向,然后说道:“我看刚刚暮昭国使团的人已经找过去了,我还派了些侍卫也跟着一起直接他护送回驿站了。”然后柳岸明的目光落在柳青叶身上,说道:“现在你难不成还要和我妹妹同乘一辆马车不成?”

  魏寻笑了笑,不置可否,便直接抱着柳青叶转身向马车走去。

  “哎,你们还没成亲呢!”柳岸明的声音从魏寻身后传来,魏寻却恍若未闻,已经进了马车。独留柳岸明在原地一会儿气急败坏一会儿觉得奇怪,这个魏寻怎么忽然这样对待自己的妹妹柳青叶了呢?算了,还是想把妹妹送回家才是正事,然后柳岸明翻身上马。

  魏寻将柳青叶抱上了马车,轻轻地放在了有绒毯的地方,让她倚着马车壁。

  魏寻一直盯着柳青叶,直到马车开始出发。柳青叶额前的碎发有几缕遮到了眼前,魏寻抬手轻轻将那些青丝绕道她的耳后。魏寻的手凉凉的,划过柳青叶的面颊,痒痒的。柳青叶刚刚就一直觉得有一道目光在一直注视着自己,但自己又不能睁开眼睛求证,此时魏寻又有这样的动作,柳青叶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脸红,反正她能感觉到刚刚魏寻的手指划过的地方好像已经“灼烧”了起来。

  魏寻完成这个动作之后,又坐着了身子,转向别的方向。

  马车内安静了这么几秒后,魏寻忽然开口了,他低声说道:“好了,你现在可以醒了。”然后转头看了看柳青叶,见她并没有反应,就又说了一句:“我知道你是在假装昏迷。”

  ------题外话------

  我还是输给了网课,

  近期的更新时间改到22:30

  希望大家理解呀,我要是能提前写完就会提前发的

  要是大家能动动手指点个收藏就更好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