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缺月向人舒窈窕 > 第四十四章 可我只想让你一个人保护

第四十四章 可我只想让你一个人保护


  玉陶没有搭理柳岸明,而是开始细细打量柳岸明的房间。

  窗明几净,干净整洁,伏案上还有今早才写完的诗句,字迹也很是飘逸。

  玉陶看到这里开心而满意地笑了,她这时才转头向柳岸明问道:“你刚刚说了什么?”一脸天真的模样,看来她刚刚是真的没有听到柳岸明说的话。

  不管究竟是真没听到,还是装作没有听到,柳岸明的神情都暗了下来,他忽然冷下来的面庞让玉陶面庞上的欣喜神情也凝固了。

  “嫣平公主,你一个女子,还是别待在男子房间了。”柳岸明又说了一遍,只是这次显得更加严肃。

  玉陶看见柳岸明的神情越来越不对劲儿,就快步绕过柳岸明,乖乖地走到了院子里,边走边委屈地说道:“岸明哥哥,你别生气,我已经站到外面了。”

  结果玉陶刚一走出屋子的门,柳岸明的嘴角就悄悄地扬了起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走进屋去,还关上了门。

  玉陶看到这样的场景一下就懵了,心底忽然有许多的委屈在此刻都涌了上来。

  其实刚刚柳岸明那严肃的神情全都是他装出来的,他这样也就只是想试试看,玉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却没想到这个方法对玉陶还真管用。

  柳岸明的玩心上来了,就也失去了分寸。站在门外的玉陶,有些发愣。

  柳岸明觉得她肯定会在外面大喊大叫,因为他不是第一次用这些奇奇怪怪的方法甩掉玉陶了,每次她都会坚持不懈地大喊,让柳岸明不要丢下自己。

  可是这次,门外静悄悄的。

  柳岸明觉得奇怪极了,先趴在门上听了听,不见动静就忽然拉开门。只见玉陶依然站在院子里,没有走动,还站在刚刚的位置,不过她现在轻轻地垂着头。

  “公主?”柳岸明试探般开口唤道,声音比刚才轻柔了不少。

  “岸明哥哥。”说着,玉陶缓缓地抬起了头,柳岸明忽然发现玉陶的眼睛里好像有什么晶晶亮的东西,正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着光。

  柳岸明忽然就愧疚了,自己刚刚真的过分了。他想开口道歉,但是玉陶先开口了。

  “岸明哥哥,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顿了顿,玉陶继续道:“你昨日一心想要在赛马会拔得头筹,是为了什么?”

  柳岸明忽然不知该怎么开口说出,是为了日后能够不和她成亲这个理由。

  “岸明哥哥你可会保护玉陶?”玉陶继续问道,那眸中的光泽又闪了闪。

  “你是我们佑临的公主,佑临国的所有人都会誓死保护你的。”柳岸明回答。

  “可是玉陶只想让岸明哥哥一个人保护。”玉陶道。

  “如果岸明哥哥你昨日拔得头筹,会向父皇提出怎样的愿望?”玉陶继续发问。

  柳岸明就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只是双手默默地放在了衣服的后侧,在玉陶看不见的地方,悄悄地攥紧了拳头。

  “你是否会让父皇,不再考虑你和我可能会有的婚事?”玉陶说完,她能感觉到自己很紧张,其实她的心里明明已经有了一个答案,却还是害怕柳岸明将要说出的话会印证自己的答案。

  “是。”柳岸明忽然云淡风轻地说,这一声“是”出口后,他甚至还笑了笑。

  玉陶觉得自己再也控制不住眼中的泪花了,于是她立即转过身去,不让柳岸明看见自己哭泣的丑陋模样。玉陶刚一转过身来,有温热的液体就顺着两颊缓缓落下。

  “现在我想回去了,该日再来看小叶子吧。”玉陶的声音有些哽咽,她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柳岸明却呆呆地站在原地,他既没有看玉陶离开的背影,也没有刻意转开视线,而是双目无神地站在那里,攥着的拳头也更加用力。

  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追上去,总之,他没有。

  很快,皇上下令搜查的人查出了那些绳子从坊间组织之后的去处,很快便锁定了一群被雇佣做事获取报酬的游民身上。

  据那群游民交代,是有人雇来他们,让他们在路上给跑得快的人使绊子。可是雇佣他们的人究竟是谁,就只有皇家内部知道了。

  虽然并未有罪魁祸首是谁的流言传出来,但是最终拔得头筹的二皇子最令人怀疑,因为整件事最大的受益人便是他。现在皇室又对此事秘而不宣,很多人都已经认定这件事还有慕少主遭遇的行刺绑架,都是二皇子做的。

  二皇子昔日淡泊名利与世无争的形象,在百姓的心中出现了裂痕。

  二皇子跪在大殿上,低低地垂着头,一脸的忧愁和恐惧。

  皇上在座上将一沓文书狠狠地甩到了二皇子的身上,毫不留情。然后才气愤地开口说道:“枉朕觉得你一向清高,此番竟然做出此等事。”

  二皇子知道已经东窗事发,无法辩解,就边磕头便认错道:“父皇,在赛马会上使绊子的人确实是我找的,儿臣一时糊涂,求父皇原谅。只是那行刺绑架慕少主的人,和儿臣没有半分关系,求父皇为儿臣做主。”

  “朕何尝不知道你没有那个胆子。”皇上的眼神冷了冷,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谁叫你用心不善做了错事,还无法保证滴水不漏。那个慕少主现在手里捏着那段绳子,就是你的把柄,你在赛马会上做的事一旦公之于众,就算无法证明你就是派人去行刺他的人,也必定会遭人非议揣测。”

  “儿臣知错了。”二皇子跪在那里,不停地磕着头,心中对慕巷万般咬牙切齿的憎恨也只能默不作声,他心中很清楚,现在只有恳请父皇原谅自己并帮助自己,才能度过此关。

  皇上沉默了半晌。

  “罢了,此事就只能推给那群游民了。”皇上开口说道,此时大殿上一个侍卫或是奴仆都没有,只有这父子二人。

  二皇子听此,心中的一颗石头落了地,他感觉自己都快要摊在地上了。现在父皇发了话,想必是不会弃自己于不顾的。

  ------题外话------

  滴滴

  今日故事已送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