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缺月向人舒窈窕 > 第四十七章 女为悦己者容

第四十七章 女为悦己者容


  “女为悦己者容嘛,为兄理解。”柳岸明说着抬起手拍了拍魏寻的肩膀,像是在向他示意,让他快也说些夸赞的话。

  魏寻看向一旁的目光此时不得不收回来,于是他对柳青叶笑了笑,却开口说道:“我觉得还是平日里的模样好些。”

  魏寻说完这句话,有三束难以置信的目光几乎同时投向了他。

  先投去目光的是柳岸明,他不知道魏寻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是自己和他的审美不一样吗?他觉得妹妹今日看起来明明煞是惊艳啊。

  柳青叶听了魏寻的话后,先是惊讶了一番,后来却也认同了起来。虽然她觉得自己心中还不是很适应今日的装扮,却总是要比平日里里更漂亮一些吧,但是她又转念一想,这样的装扮确实不如平日装束那般,能让自己感到十分舒适。

  最难以置信的其实是柳青叶的丫鬟琉璃。她一直都幻想着今日魏将军一定会拜倒在小姐的石榴裙下,却怎么也想不到他会说出这句话来。

  当然这三道目光魏寻都不甚在意,甚至压根就没有发现。

  于是魏寻很快就又开口了:“时辰不早了,咱们出发吧。”

  魏寻忽略了柳岸明持续难以置信的目光,而是看着柳青叶点了点头,又看着她走向马车。

  在放下帘子前,柳青叶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她对哥哥柳岸明说:“哥哥,我得告诉你,女孩子想什么时候打扮就什么时候打扮,不一定只是为悦己者。”说着还不经意地瞟了魏寻一眼,她想告诉哥哥,今日这番装扮不是像他所想的一般,她并不是为魏寻而特意妆扮的。

  她说完后,柳岸明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还笑了笑,但魏寻面色上依然没有什么变化。

  柳岸明和魏寻骑着马走在前面,柳青叶则坐在后面的马车中,这三人一同出发去皇宫参加晚宴。

  他们出发时天还只有蒙蒙黑,但暮色降临来的是十分快的。将军府距离皇宫的距离并不远,但是他们才走了一半的路程,天就已经黑透了。

  街道两边的灯笼早已亮了起来,柔黄色的光芒默默地驱赶着无尽的黑暗。

  此时途经一座石桥,桥的两边都是街巷,而他们现在走的是左侧的巷子。

  马车内忽然被外面街上和桥旁的各种光芒映照得很是明亮,还传来了愈来愈热闹的人声。

  柳青叶透过车帘发现外面此时竟然如此明亮,不禁抬手撩起了一半的帘子,凑到小窗前,向外看去。

  原来是石桥另一半的街巷中有人摆出了许多的花灯来卖。柳青叶发现那些花灯的形状都很是可爱,有鱼儿形状的,有花朵形状的,还有金元宝形状的。还有人在河的两边放起了河灯,夏日的夜晚,佑安城中的百姓常常会在这里放河灯,以祈求即将到来的秋天能够丰收满满。

  此时柳青叶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热闹而温暖的场景。这样的场景仿佛有什么魔力一般,竟让她的心沉寂下来,让她感到身处佑临国,她是幸福而知足的。想到这里,她不禁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魏寻也看见了这些烛灯的光亮,不禁放慢了马儿的速度,想要沉浸其中。

  忽然,魏寻鬼斧神差地回头望去,只见身后马车的小窗里露出一个温柔的笑颜。虽然只能看见明暗掩映中的柳青叶,但是确实能看得出她是笑着的,眼睛晶晶亮,满是希望的光芒。

  魏寻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但也就只是多看了两眼,便随即将头转了回来。他又加快了马儿的速度跟上柳岸明,并排而行。而他亦在这片晕黄的烛灯光亮中微微扬起了嘴角。

  当然,这一整个过程,柳青叶是毫不知情的。

  晚宴快要开始了。

  柳青叶乖乖地坐在哥哥柳岸明身旁,眼睛却不禁瞧来瞧去。虽然嫣平公主之前常常把她请进皇宫里,但她还从未正式地参加过这样的一场晚宴。

  柳岸明和旁边的唐公子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这时,一个戴了面纱的女子走到了柳青叶的身边,小声地对她说:“柳姑娘,我家少主有话要与姑娘说,请姑娘先移步殿外吧。”她的语气礼貌而轻柔。

  “这是?”柳岸明注意到了这个站在柳青叶身边的女子,她俯着身的蒙着薄纱,于是不禁向柳青叶问道。

  按理说,这个女子看起来是一身丫鬟的打扮,但佑临的丫鬟是没有戴面纱的规矩的。倒是听说暮昭国皇室有这样的习俗。这女子应该是慕少主的人吧。柳岸明心中暗自思忖道。

  “慕少主找我。”柳青叶转过身来回答道,其实她的心中是不愿意独自去见慕少主的,因为这样的单独见面显得不甚合礼数,况且在柳青叶心中,她总觉得慕巷这个人有些见不得人的阴谋。

  “那我随你一起去吧。”柳岸明提议道,还没待柳青叶点头,那个丫鬟就再次开口了。

  丫鬟说道:“回柳将军,柳姑娘能够在赛马日那日挺身而出,慕少主此番就是单纯想要感谢一下柳姑娘,并没有别的意思,柳姑娘一个人去就行了。”那个丫鬟礼貌地笑了笑,尽力表现得让柳岸明放心,但是话中的意思很明显,只能让柳青叶一个人去。

  柳岸明不甘心,还想再继续理论下去。柳青叶却沉下心来,下定决心道:“没事哥哥,我自己去吧,很快就会回来。”说着柳青叶站起身,跟着那个戴着面纱的丫鬟顺着大殿的最右侧走了出去。

  既然不让别人跟去,大抵是要说起赛马会那日的事情吧,那些事情现在确实还不能告诉哥哥,柳青叶在心中思索道。她忽然又想起来,自己还欠了慕少主一句“谢谢”,毕竟赛马会那日,真正挺身而出的人,是慕巷啊。

  不远处的魏寻走了过来,打那个蒙着面纱的丫鬟走来这边时,他就开始注视着这边了。

  “柳姑娘干什么去了?”魏寻看着柳青叶离去的背影问柳岸明道,此时他的眉心不自觉地微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