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缺月向人舒窈窕 > 第五十五章 我是唯一能给她足够自由的人

第五十五章 我是唯一能给她足够自由的人


  清晨的阳光倾斜着撒了下来,穿过林间,穿过巷边,穿过窗子。

  一处小院中。

  一身黑衣的男子从自己屋中走了出来,抓住了从另一个屋子里刚刚走出来的小厮。

  然后他小心地将那小厮拉到了屋旁的角落,小声地问道:“兄长今日心情有好一些吗?”说话时他皱着眉,可是这丝毫破坏不了他精致的容颜。

  小厮刚刚走出的屋子里,一双眼睛正透过窗子看着二人。

  小厮低着头答:“回二公子,大公子今日心情应该很好,刚刚用完膳,还哼了两句小曲。”说完,他还抬起手展示了手中空空如也的托盘。

  “好,你下去吧。”那黑衣男子盯着兄长所在的屋子,心中稍松了一口气。

  那小厮得了话,立即溜走了。他得快点离开这里,因为刚刚自己说的那些话,都是屋里的大公子教他的,要是被二公子发现自己撒了谎,那自己可就遭殃了。还是等二公子先消消气,自己再回来吧。

  小厮走后,黑衣男子便轻步走到了大公子的屋前,想先听听里面有没有什么动静,再决定自己今日要不要去找兄长。他这样魁梧的身躯此时却这般轻巧,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来,看得出来,他的身手甚是不凡。

  他趴在门缝里,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他顿时觉得很疑惑。

  这时大公子的屋门却忽然被拉开了,黑衣男子一脸震惊地抬起头,果然瞧见了自己的兄长江匿临站在门内,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屋内的男子一身白衣,叫人觉得飘逸绝尘,看起来,他比面前的黑衣男子也大不了多少。

  黑衣男子觉得自己刚刚的行为显得一点都不坦荡,他便慢慢地挺起了身板,小声地唤了一声:“兄长。”

  江匿临没有出声,黑衣男子觉得他大抵还是在生自己的气,便灰溜溜地准备转身离开。

  可他刚刚转过身,就听见江匿临开口了,他说道:“江映枫,你站住。”

  一身黑衣的江映枫顿住了,然后慢慢转过身来。

  “你今天穿着这身衣服,莫不是你还要去抓来柳青叶?”江匿临问道,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因为此时江匿临的脸上并没有表情。

  “不是。”江映枫解释道:“因为那日绑走柳青叶的事情,兄长你已经十天没有理我了,我怎敢再擅作主张。我穿这身衣服是为了接受兄长的处罚。”说罢,江映枫垂下头来,补充了一句:“兄长,你打我吧,我决不会抱怨一声。”他此时就像是个不愿意认错,但想要得到原谅的孩子。

  “若我今日打了你,你可会打消对柳青叶动手的念头?”江匿临叹了一口气后问道。

  “不会。”江映枫的回答简短而坚决。

  他解释道:“兄长,我上次差一点就能把她带到你面前来了,都怪那个暮昭国的什么少主。”说到这里,江映枫的眼神中露出几分狠厉来。若不是那个慕巷趁他不备,他是有自信能将柳青叶带过来的。

  提起慕巷,江匿临的眼中亦有几分憎恨现出,但是他很快便收敛了。

  “慕巷那日放了你和你的人,就说明他有把握再抓到你,你日后应当小心些。”江匿临劝道:“关于柳青叶,我们还应该有更加周全的计划,你若是再鲁莽行事,我定不会轻饶了你。”

  江映枫不解道:“你明明想见她,为什么不能直接去见她?”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我听说再过几日,她便要成亲了。”

  这么快要成亲了?没想到时间过得竟如此之快。江匿临听了这个消息,不禁想道。

  “那日,你看见我桌上的信笺,瞧见了我想找柳青叶的想法,便二话不说,去绑了柳青叶。”江匿临回忆道,顿了顿,他忽然问道:“那你可知,我究竟为何想要找她?”

  江匿临的眼中忽然流露出几分不被理解的痛苦来。

  佑临驿站。

  “少主,我们在佑临边境发现了那些人的踪影。”琼戾向慕巷禀报道,他的声音很低。

  慕巷摩挲着手中的书本,思索了一瞬后才开口道:“多派些人去,盯好他,别留痕迹。”

  “是。”琼戾领命退下了。

  看着琼戾的身影消失了,慕晓这才从远处走来。从小到大,哥哥处理事物的时候,一向是不喜欢别人在身侧的,所以刚刚她看见琼戾在那里,就先没有走过来。

  “皇兄。”慕晓走到慕巷身侧,唤道,然后坐在了他的对面。

  慕巷佯装一副在看书的模样,口中说道:“你要还是来问我那日晚宴之事的,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慕巷先摆明自己不想多说的态度。

  慕晓并未将皇兄的话放在心上,她说道:“柳青叶姑娘明日便要成亲了,我知皇兄现在心中一定郁郁不快,就想来陪陪皇兄。”

  慕巷听了这话,忽然抬起头看向妹妹,他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求娶柳青叶而不得,一定伤心欲绝?”

  慕晓觉得理所应当地点了点头。

  “慕晓,其实你错了。”慕巷笑了笑,继续说道:“在我决定向佑临皇上提出这件事的时候,我就知道,成功的把握只有两分。”

  “两分?”慕晓不解道:“只有两分把握的事情,皇兄竟也愿意做?”

  “虽然我不能保证她这一次能嫁给我,可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让她明白一些事情。”说着,慕晓略显苦涩地笑了笑,其中却又有些阴谋得逞的愉悦。

  让她明白了什么呢?明白她的命运始终掌握在别人手中。而我会让她慢慢知道,我是唯一能给她足够自由的人。慕巷的这些话,只出现在了他自己的心中。

  “皇兄......你好像没有打算放弃。”慕晓轻轻开口,语气中有着明显的难以置信。

  慕巷未置可否,只冲着慕晓笑了笑。

  然后他又开口了,道:“日后你若是有了喜欢的男子,一定要早些认真地告诉他,别再像我一般。”

  慕晓听了哥哥的这番话,忽然惆怅了起来。

  喜欢的人,她因为这个词语想起的人竟然是讳深,她在心底惊讶不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