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缺月向人舒窈窕 > 第五十八章 今日叫你等的久了

第五十八章 今日叫你等的久了


  “小姐。”琉璃走进来,小声地叫道。

  “琉璃?”柳青叶隔着盖头,看不见来人,只得试探地问道。

  琉璃端着一盘小点心走到了柳青叶身旁,蹲下来轻轻拉住小姐的手,说道:“小姐,你在这里坐了半天,应该饿坏了吧。”说着,琉璃稍稍举起那盘糕点。

  柳青叶确实饿了。眼见着此时已经到了傍晚,这一天她几乎滴水未进。但是此时,柳青叶还是有些犹豫,她问道:“琉璃,现在吃东西是不是不大合规矩啊?”

  “这点心是魏将军叫我拿来的。”说完这句话,琉璃笑着特意停顿了一下,然后她继续说道:“真没想到魏将军这么细心,他特意让他的副将讳深来找我给你送来吃的,还打发了一路上碰到的下人,所以啊,没有任何人看见我拿这些糕点进来,小姐你就放心吧。”

  “魏寻让你拿来的......”柳青叶默默重复了一遍,似是疑问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是啊,魏将军对小姐你是用心的。”琉璃说道。

  柳青叶没再说话。

  魏寻对自己用心也好,不用心也罢,刚刚当着众人的面他们拜了堂,就说明他们未来的命运是已经被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他若是对我好,我也会对他好的,柳青叶暗暗想道。

  “小姐,快吃一点吧。”琉璃见柳青叶没有动作,便往她手心里塞了一枚小点心。

  柳青叶实在是饿了,便拿起来尝了一口,栗子糕的香气顿时涌入了她的嘴巴。也许是因为饿的久了,此时柳青叶觉得这是她吃过最好吃的栗子糕,于是她一口气连着吃了三个。

  夜幕降临了,窗外还隐约可以听见喜宴上嘈杂的人声,窗内已经早早点起了红烛。

  柳青叶觉得自己坐在这里已经腰酸背痛了,不禁歪了歪脖子想要活动一下,可是因为头顶有盖头的缘故,她又不能大幅度的活动。

  琉璃刚刚在屋子里差点就要睡着了,所以她现在站在门外,帮小姐看着什么时候有人来,好让小姐在魏将军来的时候保持端庄的样子。

  站在门边的琉璃一开始还是全神贯注的,可后来就渐渐开始出神,她开始想小姐这么快就离开了将军府,她该多想念那里啊,日后自己一定要好好服侍小姐,绝不能叫她不开心。她又开始想,刚刚魏将军派来的那个讳深副将长得还真好看,大大的眼睛,粗粗的眉毛,高挺的鼻子,要是他能笑起来一定会更好看。

  想到这里,琉璃不禁露出了痴笑。

  魏寻走到不远处,便看见了站在门口发呆的琉璃,他身后的讳深亦看见了这一幕。

  琉璃正想着,却忽然看见了讳深的那张严肃的脸。琉璃难以置信地定了两秒,然后顺着望过去,又看见了旁边的魏将军,顿时就傻了眼。

  琉璃惊慌失措,想要大喊一声“魏将军来了”,以此提醒屋内的小姐,可是她还没来得开口,就看见魏寻抬起手,示意她不用行礼,然后就越过她推开门,走了进去。

  琉璃见状不知该如何是好,也不知道小姐此时在做什么,想着者些着她不禁也想跟着走进去,却被留在门外的讳深一把抓住,接着他又转身将门关上。

  “你干嘛?”琉璃尽量压低声音冲讳深吼道。

  讳深盯着琉璃看了两秒,似是不解的神情,然后他忽然露出了一丝笑意,不着痕迹。只听他说道:“姑娘,你现在进去实在不合适。”说罢,讳深侧了侧身,伸出手臂,做出了一副“请”的姿势,示意琉璃离开这里。

  琉璃又看转头看看被关上了的门,有点郁闷,现在再推门进去就真的不合适了。于是琉璃顺着讳深的指引离开了。

  琉璃离开的时候边走边思考,刚刚这个讳深副将是笑了吗?琉璃并不敢确定。

  讳深也跟在琉璃身后离开了。

  魏寻走进房间后,心中忽然忐忑起来。

  “琉璃,你来陪我说说话吧,要不我就该睡着了。”柳青叶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其中带着一点点倦意。

  魏寻笑了笑,没有说话,听到她的声音,心中的忐忑好像也散去了。

  魏寻眼前穿着火红嫁衣的女子坐在床边,轻轻地踮起脚尖,再放下,循环往复,看起来确实是一副无聊模样。

  “琉璃,你怎么不说话?”柳青叶奇怪道。

  魏寻这时轻咳了一声。

  听见这声音的柳青叶愣了一瞬间,随即开始调整自己的姿态。

  然后就见柳青叶大方端庄地端坐着,踮脚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她紧张地一言不发。

  魏寻嘴角的笑意更深。

  魏寻一步步走向柳青叶,在她身前站定,然后抬起双手,轻轻地掀起了那火红的绸缎盖头。

  柳青叶慢慢闻见了一股混着另一股清新香气的酒味,而这些味道正离自己愈来愈近。

  她纤长的睫毛像蝴蝶扇动翅膀一般,因为慌张而颤抖着,眉间玫红色的花钿给她添了几分俏丽,殷红的唇又看起来有些许妩媚,这娇小而精致的面庞被今日的妆容衬得更加可人。

  柳青叶慢慢抬起头开始打量魏寻,然后肯定地点了点头,说道:“我就说这样的花样一定会很好看。”她居然没有看他,而是看这身衣服。

  柳青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硬着头皮说出这句话的,她只知道听了自己的这句话,魏寻足足愣了好一会儿,然后笑出了声。她的脸瞬间通红,窘迫,羞怯,接踵而至。

  不一会儿,魏寻收敛了笑声,对柳青叶说:“这喜服上的银杏叶绣的确实很美。”然后他转身向桌前走去,又对身后的柳青叶说道:“来吧,夫人。”

  柳青叶听见这称呼不禁愣了一下,然后她起身跟着魏寻走到了桌前。

  只见魏寻已经为二人倒了两杯酒,然后他拿起其中一杯递给柳青叶,自己再拿起另一杯。

  魏寻将酒杯举向柳青叶,轻轻颔首说道:“这杯酒我敬你,今日叫你等的久了。”他的唇角扬起,眼底亦是染上了笑意。

  柳青叶也笑了笑,说道:“那我也敬你,谢谢你给我送点心来。”她眨了眨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