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缺月向人舒窈窕 > 第六十一章 我是不是看起来很疲惫

第六十一章 我是不是看起来很疲惫


  柳青叶睡着的时候,已经接近半夜了。

  但魏寻这一夜睡的并不好,原因是柳青叶。

  当魏寻发现柳青叶大大概已经睡熟了的时候,他自己的困意却已经所剩无几,就连酒喝多了以后的难受感觉都消失了许多,魏寻现在只觉得自己头脑清明。

  魏寻在心底嘲讽自己,刚刚睡不着的是柳青叶,现在却轮到自己了。

  魏寻正想着,身侧的柳青叶朝着这边轻轻翻了个身,靠近了魏寻一些,当然熟睡中的柳青叶并未意识到此时的情况。

  柳青叶温凉的指尖轻轻地搭在魏寻的胳膊上,透过轻薄的内衫,痒痒的感觉传递过来。魏寻愣了一秒,又向外侧挪了挪。

  这样轻微的挪动好像也影响到了柳青叶的睡眠,她闭着眼睛轻轻地皱了皱眉,然后将脑袋向身子靠了靠,蜷缩成一团。

  这下,就不仅仅是她的指尖触碰着魏寻的手臂了,还有她温热的呼吸。这时魏寻才感受到内心出现了些许折磨和冲动的意味,于是他想要轻轻地将自己的胳膊抽出来。

  柳青叶做梦了,她梦见自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她在树丛中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方向,于是她很着急,但是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出现过。她奔跑着,忽然在一处湖面旁,看见了一个人的背影,那个人坐在那里,似乎是在苦恼着什么,柳青叶慢慢向他靠近。

  这时那男子忽然转过身来,柳青叶却看不清他的面貌,只是自己下意识地一把抓住了他,就像是在害怕眼前这个唯一能给自己带来希望的人,也会消失不见一样。

  魏寻好不容易将手臂又向自己这边挪了挪,却没意料到柳青叶竟一把抱住了自己的胳膊。

  魏寻疑惑地转头看她,却发现她还安静地闭着眼睛,确实是还没有醒的样子。

  应该是做梦了吧,魏寻在心底叹了口气,自己今夜怕是不得好眠了。

  柳青叶抱住魏寻手臂的手力度并不大,没有牢牢紧固,但是却叫魏寻无法逃脱,他也已经逃无可逃,最终魏寻只得作罢,就由着她抱着自己的胳膊了。

  虽然魏寻始终是一副坐怀不乱的模样,但其实他的心中已经开始有小浪翻滚,魏寻强迫自己不去想眼下的状况,于是他开始回想刚刚柳青叶害怕的眼神,晚宴上柳青叶悲伤望向慕巷的眼神。

  多想一分,心便清凉一分。

  魏寻终于在后半夜睡着了,大概睡了两个时辰。

  当魏寻再睁开眼睛,天已大亮,身边的女子还在酣睡,此时她已经收回了抓住自己的手。

  这可不是自己平日起床的时辰,想到这里魏寻有些无奈,透过不远处的窗子他向外看了看。他的眼睛因为睡眠不足而感到酸痛,他的头也在睡眠和酒的双重作用下,昏昏沉沉的。

  魏寻起身穿衣。末了,他在床前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先不叫醒柳青叶了。

  魏寻转身出门,看见了早早等候在此的讳深。

  他自从习武以来,便再也没有这个时辰才起来过,想到这里他的脸色有些阴郁起来,问道:“我是不是看起来很疲惫?”在看见讳深点头的动作后,他底气不大足地解释了一句:“大概是因为酒喝多了。”

  讳深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却没有嬉皮笑脸,只听他问道:“要不要吩咐厨房做一碗醒酒汤?”

  “罢了。”魏寻说着,接过了讳深手中递来的长剑,没再说话。

  随后他便练起长剑来,衣襟翩动,动作行云流水,看来他此时的状态并没有受到昨夜没有睡好的影响。

  过了一会儿,琉璃便踏进了小院,她看见魏将军在练长剑,便飞快地走进了屋中。

  “小姐。”琉璃一进来,便没有发现小姐的身影,不禁小声叫了起来。她再往里面走,终于在屏风后面发现了有些手忙脚乱的柳青叶。

  “小姐?”琉璃有些疑惑地叫道。

  “琉璃!”柳青叶看见了琉璃就好像是看见了救星一般,她连忙说道:“这个发髻我还不太会,你快来帮帮我。”

  女子在成亲前与成亲后的发髻是会有所不同的,成亲后额前的碎发便要收拾起来了,发髻也要更加规整,柳青叶对此并不熟练,更何况此时她心底还十分焦急。

  琉璃立即跪下身来,帮小姐挽好发髻,然后询问道:“小姐,你好像很着急?”

  “我今日起晚了,马上就要到去向尚书大人和夫人敬茶问安的时辰了。”柳青叶的语气中也透露着焦急,看琉璃还想给自己再添几个珠翠,柳青叶出声制止道:“可以了,琉璃,时间来不及了。”说罢,柳青叶起身去选自己要穿的衣服。

  等琉璃服侍着柳青叶穿好外裙,魏寻便推门进来了。

  “你起来竟然不叫我。”柳青叶不禁冲魏寻抱怨道。

  “我看你没睡好,就想让你再多睡一会儿。”魏寻如实答道。

  一旁的琉璃听了这话,不禁红了脸。

  柳青叶却浑然不觉,她捋了捋衣裙,对着镜子又检查了一下发髻是否得体,然后满意地转过身对魏寻说:“我收拾好啦,现在我们去向......父亲母亲敬茶问安吧。”

  魏寻这才明白刚刚柳青叶为什么看起来很着急,然后他笑了笑,向柳青叶一步步走去。琉璃见了这幅场景,悄悄地溜了出去。

  魏寻走近柳青叶,看她的发髻只有上只有几只朴素而普通的簪子,于是他低下身从她身后的梳妆台上拿起了一只碧玉簪子,转身替柳青叶戴好,然后他才开口道:“其实不用着急。”

  柳青叶觉得魏寻替自己戴簪子的动作很肉麻,不禁打了个冷颤,然后说道:“你早就穿戴好了,当然不用着急,更何况女子梳妆本就麻烦得多。”

  魏寻点了点头,仔细端详着柳青叶,然后思考一番后说道:“我觉得你可以再装扮的华丽一些,衣服的颜色也可以再俏丽一些。”

  柳青叶低下头看了看自己一袭水蓝色的长裙,又将不解的目光投向魏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