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缺月向人舒窈窕 > 第七十六章 银杏树叶变黄的时候

第七十六章 银杏树叶变黄的时候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银杏树叶变黄的时候,我就会回来了。”

  这是魏寻刚刚对柳青叶说的最后一句话,说话时,魏寻是笑着的。

  深夏的空气中都飘荡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闷热感,两旁的银杏树叶仿佛也感受到了这样令人不适的闷热,轻轻地摇动着枝干,仿佛要摆脱这样的感觉一般。

  风声携卷着树叶发现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可这声音被远处行军的步伐藏得严严实实。

  柳青叶待在原地瞧了很久,从魏寻离去的身影开始,一直到整个队伍都全部消失在视线里。

  记忆仿佛在摇荡的银杏树叶和离去的身影处重合,上一回,还是她和魏寻在这里分别,还是刚刚被赐婚的时候呢,如今她虽已嫁给他,可是感情上好像什么进展都没有。

  她嘲笑自己,怎么开始期待着心中的浓烈感情呢?

  柳青叶藏起了心中的失望,甚至瞒过了自己的内心。

  秦之之在城门的另一边,看着柳青叶的身影,稍显欣慰地笑了笑,向她走去,她想去给柳青叶说些什么,可是她这样的动作已经被柳青叶的余光察觉到了。

  不等秦之之走过来,柳青叶就已经转身离去了。

  柳青叶一边转身朝城门内走去,一边在心中鄙视自己这无礼的行为。

  柳青叶,你怎么也变成一个胆小鬼啦,柳青叶心中愤愤不平道。可毕竟她上次与秦之之的见面并不愉快,大概也正是有上次的印象,在柳青叶的潜意识中,她把自己当做了一个秦之之和魏寻情感上的绊脚石。

  她总觉得自己是理亏的,所以晚宴上他们的会面她没有阻止,刚刚看见秦之之的到来甚至迫使她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最后沉重地迈了一步,柳青叶终于对自己的懦弱忍无可忍了。她回过头,去搜寻秦之之的身影,她想去正视自己现在的身份,自己和魏寻的关系,可是却已经看不到秦之之了。

  刚刚秦之之看见柳青叶转身而去的身影,轻轻叹了口气,就带着丫鬟琴桉从另一边的路回去了。

  秦之之觉得,柳青叶大概是不愿意见到自己吧,虽然在心中觉得柳青叶有些幼稚,可是却并未真的放在心上,毕竟她现在可是有大事要谋划。

  看不到秦之之的身影,柳青叶忽然松了一口气。

  她大概是有话要对我说吧,刚刚虽然魏寻说他不知她要来,可是自己的内心还是存了一份疑惑的。柳青叶想着想着,走到了那匹白马旁,拉起了缰绳。

  “小叶子。”旁边行过一辆马车,刚好停在了柳青叶的身旁,一只白皙的手掀起了车帘,露出半张略显消瘦的面庞。

  “玉陶公主。”柳青叶向她望去,喊道。

  玉陶邀请柳青叶与她一同乘马车,还要将她送回尚书府,那匹柳青叶骑来的无辜马儿,就由跟着玉陶的小厮稍后牵回尚书府去了。

  柳青叶与玉陶已经有一阵儿没见了,柳青叶拉住玉陶的手,道:“我怎么感觉你最近消瘦了一些呢?”

  玉陶笑了笑,却已经不似从前明媚了。

  “最近身体不太好,不用担心我啦。”玉陶顿了顿,继续说道:“岸明哥哥他们,已经出发了吗?”玉陶小心翼翼地询问。

  “你现在出现在这城门附近,应该是想去送送他吧,为什么不去见见哥哥呢?”柳青叶笑道。

  “我不是决定不纠缠他了吗?”玉陶苦涩地笑了笑,然后说道:“我身为佑临公主,这样公然去为他送行,多丢人啊。”

  看见玉陶苦涩地笑容,柳青叶觉得既可疑又心疼。

  “你不是要让哥哥爱上你吗?可我感觉,你这是要放弃了啊。”柳青叶皱了皱眉,说道。

  玉陶看了看柳青叶,又冲她笑了笑,没有说话。

  玉陶直接转移了话题,她说道:“这段时间魏将军离开了,你肯定会无聊寂寞吧,那我就多去找找你好啦,谁让我这么善良可爱。”说完,玉陶再次露出了调皮的笑容。

  柳青叶看见这个笑容,才放下心来。

  “玉陶。”柳青叶轻轻地抱住玉陶,说道:“我真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嫂嫂。”

  玉陶的神情此时异常的悲伤,不过这个表情柳青叶是无法看见的。玉陶也反手拍了拍柳青叶以示安慰,没再说话。

  马车外是熙熙攘攘的街道,马车内是一对虽有地位之分,心却靠的很近的姐妹。

  她得到的她不爱,而她爱的却得不到。

  二皇子府。

  “二皇子。”一个丫鬟跪在座前,恭敬地行礼道。

  “你是叫琴桉?”二皇子抚摸着扳指,眼睛看着跪着的那个人问道。

  “回二皇子,是的。”琴桉的身体有些颤抖,看得出来她很畏惧这位二皇子。

  “我交代的事情,都办了吗?”二皇子问道。

  琴桉的声音颤抖着说道:“回二皇子,今日侧妃见魏将军时,我一直在身侧,侧妃的言语和行为皆合礼数,从未逾矩。”

  “那你能不能形容一下,”二皇子站了起来,走到琴桉的身边蹲下,然后盯着她的眼睛说道:“她看魏寻的眼神是什么样的?”

  琴桉因紧张,颤抖的幅度愈来愈大,她紧张地开口道:“侧妃她并未看魏将军,一直都在与柳将军进行物资的交接事宜。”

  “真的吗?”二皇子又凑近了些,带给琴桉的压迫感更强了。

  “奴婢万万不敢期满二皇子。因为今早魏少夫人也来了,魏将军一直未与侧妃说过话。”琴桉强装镇定地说道。

  “很好。”二皇子点了点头,起身坐回了木椅上。

  “你父母欠下的债,我自会帮你解决,不过以后你就要多给我汇报侧妃的事情了。”二皇子轻轻地说道,带着些许狡黠神情。

  “奴婢多谢二皇子出手相助,作为报答,琴桉自是任凭二皇子吩咐。”琴桉跪在地上叩谢道。

  二皇子没说话,只轻蔑地笑了笑。

  不论事情过去了多久,在他的心中,对魏寻和秦之之的事情是一直怀有芥蒂的,而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他被秦之之深深地吸引着。

  所以他知秦之之喜欢过魏寻的时候,无比的愤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