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缺月向人舒窈窕 > 第七十九章 我知道的一定会比你多

第七十九章 我知道的一定会比你多


  江映枫风尘仆仆地赶回了梧夷的住宅内,却在见到江匿临的时候忽然冷了脸。

  江映枫伸出手拍了拍因为赶路沾染了些许灰尘,却没有来得及更换的衣服,漫不经心地开口,却又带了些抱怨的意味,他说道:“兄长,我这么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你却说那些事情已经完成了,不需要我了。早知道我就再多在佑临待几日了?”

  江匿临先迷茫了一瞬间,他可没有传信要他速速回来啊。但是他还是拍了拍江映枫的肩膀,说道:“其实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你来协助我的。”他说完了这句话,却并未说有何事需要江映枫的协助,而是话锋一转,问道:“老夫人的身体怎么样?我还是去看望一下老夫人吧。”

  江匿临虽然不是这个江府中真正有血缘关系的大公子,却对这个府邸的每一位长辈都尊敬无比,尤其是江老夫人,江匿临对待她有时比江映枫都要细心和礼貌很多。

  “祖母她很好,身体康健。”顿了顿,江映枫又问道:“你就不想问问我,你一直在关注的那个柳青叶的情况如何?”他可绝不含糊,直奔主题。

  江匿临的神情呆滞了一瞬,忽然笑着说道:“新婚燕尔,她应该是生活的极好的。我说过,你不必再试探有关柳青叶的事情,我是不会说的。更不必在我面前刻意提起她,因为你应该知道,关于她,我知道的一定会比你多。”他虽然是笑着的,可他说的每一个字都严肃无比。

  江映枫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一直好奇自己的这位兄长,究竟为何要掌握佑安城中那个叫柳青叶的女子的一举一动,更不明白的是,为何兄长一直缄默他们之间的事情。这些疑问,是在江映枫发现江匿临书桌上的那些信件时,开始产生的。

  “那好吧,你什么都不说,我能有什么办法?”江映枫耸了耸肩,淡淡地说道。

  “你刚刚不是说有事需要我协助?”江映枫明显对自己能够发挥作用的地方更感兴趣,于是他问道。

  江匿临看了看江映枫,皱了皱眉,说道:“你先好好休息,之后咱们一起去暮昭国的时候,我再给你说。”说完,他又拍了拍江映枫的肩膀,然后施施然地走开了。

  “去......暮昭国?”江映枫重复道,再看向江匿临的背影,他已经向老夫人小院的方向走远了。

  江映枫觉得自己这位兄长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先是招募商人前去暮昭国陆陆续续地开了很多店铺,抢了暮昭国贵族的生意,再派人与暮昭国的权贵勾结,让自己的商贾势力扎根更深,现在更是要亲自前往暮昭国。

  他不明白兄长究竟在谋划着什么,可是从小到大,江匿临的选择都是对的,所以江映枫总是义无反顾地选择支持他,这一次也不例外。

  毕竟,自己的命都是兄长救下来的,江映枫想道。

  暮昭国都城。

  泞水畔,一个黑衣人负手而立,他戴了一个布满暗红色纹路的黑色面具,这个面具遮住了眼睛周围的皮肤,显得他的形象更加狰狞可怖。

  “为何要来找我?”那个黑衣人忽然问道,略带不悦。

  他身后一身黑衣的凛叶还没停下向这里走来的脚步,就听见了他的问题,然后又向前走了一步,恭敬地俯身行礼,哪怕那人是背对着她的。

  行礼的时候没有任何称呼,但是光看凛叶眼睛中那轻颤的波纹,就能看出来,她对这个黑衣人的畏惧是高于对主人慕巷的。

  “我发现了凛叶镯的下落......”凛叶回答道。

  那人却用根本不显惊讶的语气说道:“那又如何?你想毁约?”

  “不是。”凛叶立即回答道,然后低下头继续解释道:“可它并不在本该拥有它的人手里。”

  黑衣人的嘴角轻挑,但是语气却没有任何变化地说道:“现在在谁的手中呢?”

  “佑临柳誉将军之女,柳青叶。”凛叶抬起头,狠狠地皱着眉,就像是表示她确实想不通,事情怎么会发展成现在这样一般。

  在凛叶看不见的方向,那个站在河边的黑衣人眼神中,露出了无尽的玩味,就像是在等着一场好戏的上演。

  陵园内。

  慕晓跪在母亲的陵墓前,一脸苦恼的样子。

  “母亲,哥哥答应我了,过一阵子,他就会来看你的,你应该会很开心吧。”慕晓说到这里露出了些许笑意。

  母亲和兄长的关系一直都不好,如果一定要追溯原因,那便是他们的父亲。慕晓的母亲是暮昭国第一大氏族的嫡出小姐,从小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唯有爱情,她是爱而不得的。

  她爱的那个人当然不是当时的暮昭国国主,而是一个下等官阶家的公子。可是国主怎能放弃这垄断权力的大好机会呢?又有什么家族能够拒绝国主的求娶呢?最终慕渊还是娶了她,杀了那个下等官阶的公子。

  那位公子离去了,她觉得自己心也消失了。

  慕渊对她的每一次亲近,对她来说都像是折磨。

  很快,她有喜了,在诞下皇子的时候,更是举国欢庆。那位皇子便是慕巷。

  哀莫大于心死。她不喜欢慕渊,连带着,也不喜欢慕巷。因为她觉得,慕巷长大了一定会变得和慕渊一模一样,一样顽固,一样无情。于是她讨厌牙牙学语的慕巷,讨厌每次得了什么好东西就想献给自己母后的慕巷。

  又过了几年后,她生下了慕晓。她不愿自己的女儿像自己一般,困于皇宫,于是她常常带着女儿去都城外的行宫,一待便是好几个月。从不考虑自己也是宫中那个被逼着学习一切的小皇子的母亲。可能是慕渊真的很喜爱这个儿子,又可能是慕渊觉得她已经生下了他想要的嫡出皇子,没有了利用价值,便再也没去限制她,逼迫她了。

  她巴不得他们父子离自己远远的。

  可是慕晓渐渐长大了,需要留在宫中学习礼仪,学习琴棋书画,她便不情愿地留下了。慕巷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兴奋了一天一夜。

  因为当时还年幼的慕巷以为,母亲和妹妹回来了,肯定是因为他们看到了自己每天的努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