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慕容凰婼璃 > 第4章死亦何难

第4章死亦何难


“阿凰,不要,不要杀他们……”

婼璃双眉紧蹙,嘴里喃喃细语,听不真切,额间布满了细汗,像是梦见了不好的事情,紧闭的双眼微微抖动,而后猛然睁开眼。

她还活着?她以为自己早就死去进入地狱了,但眼前喜极而泣的彩衣告诉她,她确实还活着。

梦里的血腥画面突然浮现在眼前,婼璃浑身一颤。

她梦见慕容凰把倾月教的人全都杀了,梦中血流成河、尸骨成堆的恐怖画面,让她不寒而粟。

“婼璃你给朕听好了!倾月教的人已经被朕全部抓获,如果你不醒过来,朕就要他们所有人和你一起下地狱!”

慕容凰的话蓦地在耳边响起,婼璃心里一慌,挣扎着爬起抓住彩衣的衣袖焦急问道,“皇上呢?倾月教怎么样了?”

“娘娘!”彩衣含泪抽泣,“您昏迷了三天三夜,皇上昨晚见您一直没醒,说要杀了倾月教所有人。”

婼璃心中一阵慌乱,本就惨白的脸色更加难看,那是她的家人和朋友,她不能用族人的命来替她受罪!

婼璃一把掀开被褥,不顾彩衣的劝阻,迈着虚弱的步伐,踉跄着往宫外走去。

“娘娘!皇上正在皇城楼巡城!您现在过去肯定会惹皇上生气的!”

身后彩衣的哭喊渐渐远去,婼璃吃力的走到皇城楼下,被侍卫拦住。

“娘娘,陛下有令,任何人不得入皇城楼,否则杀无赦!”

“让开!”婼璃奋力推开侍卫,但虚弱的她走路都费劲,手上的力道聊胜于无,这一推她反而更加头晕,身体摇摇欲坠。

“让她上来!”听到声响的慕容凰出现在城楼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脆弱不堪的婼璃,神色莫测。

婼璃抬起沉重的脚步,咬紧牙关往楼上爬,每走一步都像走在刀尖上,大腿像是坠了铅块,每抬起一步都要费十分力气,才走两三步,她就气喘吁吁,冷汗直流。

“废物!”慕容凰眸色一沉,这该死的毒妇又在施苦肉计!

当年他抬剑刺向她,她却抬起一双剪水秋眸,眼神哀伤的看向自己,他心间一顿,剑锋一偏,最终只伤了她的手臂。

他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因为那张和婼雪一模一样的脸,才让他心软下不去手。

后来每每折磨她,她都会用这种眼神看向自己,令他心烦意乱。

果然是蛇蝎毒妇,诡计多端!

“皇上!”婼璃凄然开口。

“臣妾求您,放过倾月教众人,他们是无辜的!”

“他们无辜?”慕容凰反问,俊美的容颜渡上一层寒霜。

“他们若当真无辜,为何当初不制止你残害雪儿,不制止雪儿跳崖轻生!”

倾月教的所有人都是帮凶!是他们对婼璃欺负婼雪的行为不闻不问,是他们对婼雪的求救视若无睹,雪儿的死,又岂能说是和他们无关!

“皇上!”一声悲泣响起,

一切都是她的错,是她痴心妄想,企图得到慕容凰的爱,不顾父亲的阻拦入宫为妃。

他对自己误会至深,如果她的死能唤醒他的理智,放过倾月教众人,那就用她的命结束这一切吧。

“一人做事一人当,臣妾犯下的错就让臣妾来赎罪吧!只求皇上能放过我倾月教众人,

臣妾愿以死谢罪!”

事到如今,只要能救回倾月教众人的命,真相如何又有何重要呢?

心早就麻木,所有的苦痛叠加过后,她已只剩一副躯壳。

可为何心还是会痛,痛的她无法呼吸……

婼璃紧紧的捂住胸口,一阵钝痛袭来,脸色顿时一阵发白。

“婼璃!你终于承认了!”慕容凰怒极反笑,直呼她的名字。

三年来,她极力否认,说自己不曾伤害过雪儿,如今她终于肯承认,却是因为倾月教众人!

她可曾对雪儿有半分愧疚之心!

慕容凰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语气却带着沁入骨底的寒意。

“好,既然你要赎罪,那就从这城楼跳下去,为雪儿陪葬!”

陪葬吗……

婼璃从地上强撑爬起,凄然一笑。

“如此,臣妾便如您所愿。”

挣扎着爬上城墙围栏,缥缈的裙摆随风扬起,风吹起婼璃的长发,一身素白的长裙衬得她眉目如画,纤尘不染。

她张开双手,瘦小的身体在风中犹如易碎的瓷娃娃,残破不堪。

婼璃闭上双眼,落下一行清泪。

倔强的身影没有迟疑,纵身一跃,往城墙下倒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