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慕容凰婼璃 > 第15章身陷毒计

第15章身陷毒计


婼璃心中慌乱不已,她已经很小心了,但翠柳偏偏在这个时候端来肉汤,她忍受不住腥味,露出了痕迹。

“小雪!姐姐求你,放过这个孩子吧!”婼璃身体猛然下沉,双膝重重砸在地上,紧紧抓住婼雪的裙摆,泪水划过脸庞,神色凄婉。

“求求你了!姐姐不会让慕容凰知道孩子的存在,姐姐马上就能想办法逃出去,从此再也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

逃?

婼雪闻言眉眼一挑,眼中精光一闪而过。

“姐姐。”婼雪亲手将婼璃从地上扶起,语气诚恳,脸上满是惊讶,“姐姐说要离宫,可是真心的?”

看着婼雪突然像变了一个人,婼璃心下疑惑,只得小心翼翼道,“句句属实,绝无二心。”

婼雪闻言低头沉吟良久,脸上似乎纠结万分,半晌方道,“既然这样,那妹妹就助你一臂之力,让你顺利离宫。”

“真的?”婼璃一脸讶然,眼里满是不敢置信。

婼雪居然会帮她?

婼璃第一反应是不相信,可看婼雪的神情又不似作假,难道是她知道自己要决心要离开,所以愿意放过自己吗?

想到此处,婼璃干枯的眼睛蓦地一亮。

“姐姐。”婼雪眼里涌起水雾,“妹妹只是恨你和我争抢爱人,如今你愿意放弃皇上离开皇宫,妹妹自然是乐意成全你的。”藏在袖中的手紧紧捏住,面上却一脸真心。

“姐姐快把你的计划和我说说,我好确保万无一失。”

……

是夜,初春深夜的寒气刺的人骨头发痛,婼璃背着婼雪给她备好的包裹,身体掩在御花园东南角的墙角里,冷的唇色发白,浑身颤抖。

婼雪说她已经把所有巡逻的守卫都调离开,此时已是半夜子时,宫内一片寂静,早已过了慕容羽约定好的时辰,前来接应她的人却迟迟未现身影。

该不会出意外了吧?

婼璃心想,随后摇了摇头,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已无回头路可走。

耳听得远处似有脚步声传来,婼璃精神一振。

是接应她的人来了吗?

“喵呜……”一声猫叫传来,婼璃心里一喜,果然是来接她出宫的!

轻手轻脚地从墙角爬出,婼璃向猫叫声处走去,一个高大的黑色人影背对着她,夜里无光,看不甚清。

走到那人身后,婼璃正想开口发问,那人却突然转过身,捂住婼璃的嘴,将她紧紧抱进怀里。

“唔唔唔……”婼璃激烈挣扎,心猛然下沉。

她中计了!

婼雪助她离宫是假意,陷害她才是真心。

她还是太天真了,居然相信了婼雪的话!

想到婼雪之前的真情流露,婼璃心里一阵悲痛,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打湿了黑衣人的手,那人手掌微微一顿,但还是没有放开她。

周边突然变得一片光亮,暖黄的火光瞬间映入婼璃的瞳孔,婼璃闭上双眼缓解眼部的不适,心里涌起一股凉意。

完了,眼下这情形,她百口莫辩。

婼雪可真是好计谋!

“婼璃!这就是你不惜背叛我也要与之双宿双飞的奸夫吗?”

耳边突然传来慕容凰滔天震怒的声音,婼璃转眸,对上一双悲愤的眼睛。

悲伤吗?

婼璃心里一愣,随后自嘲一笑。

她居然会以为慕容凰在伤心难过,真是自作多情啊!

“皇上,我原以为姐姐她只是不甘冷宫艰苦,这才答应助她离开,没想她却背叛您与人私奔!”婼雪愤慨的声音响起,一脸无辜。

婼璃眼神看向婼雪,脸上无悲无喜。

就算到了此刻,她还是没有办法恨婼雪,那是她的亲人,是她从小宠到大的胞妹。

黑衣人松开手,婼璃束缚解除,这才看清他的长相,居然是之前给她送衣食的侍卫,是慕容羽的人,那他为何会陷害自己?

婼璃心中布满了疑云。

“婼璃!朕给你一个机会解释!为何深夜在此与人密会!”慕容凰的声音充满了愤怒与寒意。

他原以为婼璃乖乖待在冷宫这么久,是自己真的误会了她。

没想到她表面安分迷惑自己,背地里却策划与奸夫逃跑!

若不是婼雪深夜来报,只怕此刻她早已和奸夫双宿双飞!

明明三个月前还哭着说爱他,真是水性杨花!

慕容凰心中怒意滔天,但更多的是他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悲伤。

婼璃竟然移情别恋,甚至和奸夫夜逃皇宫!

“皇上。”婼璃抬眼直视慕容凰。

她虽然中了婼雪的计,但并不代表她会任人宰割。

“奴婢是很想离开这里,但奴婢并没有与人私奔,这人本来是来接应奴婢出宫,但是他一出现就制住奴婢的动作,不让我出声……”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身边的侍卫突然下跪求饶打断婼璃的话,“奴才知错!奴才不该鬼迷心窍贪念婼璃的美貌,与之偷偷来往,更不该动了大逆不道的心思,妄想带她逃跑,求皇上恕罪!”

“你!”婼璃大怒,怒视着求饶不止的侍卫,“你血口喷人!”

“是吗?”婼雪懒懒开口,“有没有骗人,殿下派人一查就知。”

慕容凰听了侍卫的话,脸色瞬间铁青,额间青根暴起,看上去甚是恐怖,他挥手示意御林军上前查看,婼璃身上的包裹被人一把抢过去,当着她的面打开。

里面赫然是女人与婴儿的衣物,夹着一枚双鱼玉佩,与侍卫腰间的那块显然是一对。

慕容凰眼睛在看到包裹里婴儿的衣物时停顿下来,连旁边的玉佩都没注意。

婴儿衣物?婼璃有孕了?

转眼朝婼璃腹间一瞥,想到三个月多前的那次意外,心头升起隐隐的期待,随后又冷静下来,怒气更甚。

她居然敢瞒着他身怀有孕的事,偷跑出宫!

“皇上!”婼雪状似惊讶道,“姐姐这是有孕了?快请太医来!”

丑时三刻,凤栖宫内一片静寂,陈太医凝神搭脉,半晌无言。

婼璃一手护着腹部,神色忧虑。

孩子的事还是让慕容凰知道了,这下她出宫的希望更加渺茫,若他愿意放过孩子也就罢了,可如若他不愿意,她定然是要拼命的!

“皇上!”陈太医诊完脉跪在慕容凰面前,神色惶恐,欲言又止。

“如何?”慕容凰发问,语气中竟带了几分紧张。

“这……”陈太医踌躇难以言语。

“陈太医!皇上问你话,为何不答!”婼雪大声斥责道。

“回皇上!”陈太医俯身贴地,“婼璃她身体虚弱,营养不良,导致胎儿发育缓慢,虽然已有两个月的脉象,但脉象不稳……”

两个月?怎么可能!

婼璃闻言猛然起身,怒声道,“陈太医!婼璃自问没有得罪过你!胎儿明明已经将近四个月,你为何要诬陷我!”

她明明将近四个月的身孕,却被他说成两个月!那她腹中胎儿的父亲岂不是成了旁人!

眼神瞥到婼雪脸上得逞的笑容,顿时醒悟过来,又是婼雪的奸计!她是故意的!

包裹是她准备的,一切都是她计划好的。

“是吗?”慕容凰冰冷的声音自胸腔发出,“把太医院所有的太医都给朕叫过来!”

雷霆之怒,震慑人心!

……

凤栖宫殿内跪满了太医,慕容凰坐在上首,面色冷峻,妖冶的凤眸掩在灯光下,摸不透其中情绪。

所有太医都诊断过了,都说只有两月余的身孕,总不可能所有太医都说谎!

婼璃这个阴险狡诈的女人,与奸夫的孩子被发现,居然还想假冒皇嗣!可恶至极!

婼璃跌坐在地,摸着自己的脉象,一脸震惊。

怎么可能?胎儿竟然变成了两个多月的脉象!这不可能!一定是哪里出错了!

婼璃慌乱不已,失了冷静。

“呵!”座上的慕容凰冷笑一声,看向婼璃的眼神满是震怒过后的冷漠。

“难怪急着逃跑,原来是与奸夫有了孽种!”

婼璃闻言脸色煞白,嗫嚅着嘴唇,满脸不敢置信的难过。

孽种?他居然说自己的孩子是孽种?

这是他血浓于水的血脉啊!

她在冷宫被重重守卫包围,她又如何与人私通?

他为何就不能相信自己一次!为何总是怀疑她!

“皇上!”婼璃从地上爬起,掷地有声。

“奴婢在冷宫被侍卫包围,半步宫门都没踏出过,又哪来的机会与人私通?”

轻移脚步,向慕容凰靠近。

“一个月多前奴婢便发现自己有了身孕,若不是皇上痛恨奴婢至此,奴婢又岂会瞒着消息?若奴婢说了,只怕孩子性命难保!”

声声质问,步步紧逼。

慕容凰心中只觉好笑,到了这般境地,这毒妇竟然口不择言,谎话连篇,她以为自己还会信她吗?

她一个多月前就发现自己有了身孕,不敢告诉自己竟是因为怕他伤害孩子?

若真是他的骨肉,她只怕会立马通知侍卫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好母凭子贵吧!

“事到如今,还想狡辩。”慕容凰冷眼看向逼近她的婼璃,眼里只余狂风暴雨过后的冰凉。

“来人!备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