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武布中华 > 第1210章回南京

第1210章回南京


  高欢在湘江上船后,便沿着湘江而下,然后进入长江,不到半个月就抵达了南京。

  一路上,湖广大地,风调雨顺,阵阵稻香,充满了生机。

  在土地国有后,每户按着丁口分配田亩,家家户户都有田地可耕,再加上少了地主这个中间环节,百姓的压力大大减轻,极大的增加了百姓的热情,释放了生产力。

  高欢在船上,不时感慨,夏完淳见此忍不住给楚党泼一盆冷水,“陛下,现在湖广确实兴欣向荣,不过等几十年后,人口增加,每户百姓的土地就会减少,问题其实并没有解决!”

  乾朝内部,文官系统中,各个派系,大概都有各自的主张。

  楚党发源与湖广,他们的思想上,偏重于重试农业,认为农业是国之根本,商业为辅。

  江南系的政治主张,则是发展商业,偏向于私营经济和海外贸易。

  豫党的主张,重视农业,也重视商业,不过在商业上,偏向于推行国营,搞官督商办,限制私营经济无序扩张。

  高欢闻语点了点,现在湖广一户人家三十亩地,男主人生三个儿子,几十多年后,男主人老死,兄弟们分家,一户就剩十亩了。

  高欢看向夏完淳道:“爱卿以为该怎么解决这个矛盾!”

  夏完淳道:“臣以为人口不断增家,而土地不变,或者增长缓慢的情况下,唯有大力发展商业,通过工商业吸引过剩人口,才能缓解人地矛盾!”

  高欢微微笑道:“你这个思路大致是正确的。大乾要走出历代王朝兴衰的周期率,就必须实现工业化!”

  “工业化?”夏完淳似懂非懂。

  高欢道:“就是把大乾从农业国,变成工业国,依靠工业化,来吸收大量人口。”

  夏完淳明白了,他也是这个想法,江南一个工坊,就能招募成千上万的工人,不过他内心对走出历史的周期率却还有些怀疑,人口继续增长的话,工业化恐怕也无法承担一直增长的人口。

  高欢见他沉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笑了笑,“工业化后,人就不愿意生了。”

  夏完淳确实想继续询问,可那就等于质疑乾朝走不出历史规律,几百年后还是要灭国,所以不敢开口。

  他听了高欢的话,不禁微微一愣,“陛下!工业化后,人就不愿意生了,是什么意思?”

  高欢却没有解释,在甲板上站了一阵,便回船舱去。

  一路上再没有过多交谈,船只平安从湘江进入长江,夏完淳知道,年底国民大会后,李岩离开中央,多半是堵胤锡上台执政了。

  毕竟,年年征战,农为国家根本,朝廷需要一段时间的修养生息,稳定基本盘了。

  ……

  高欢乘船抵达南京,而在此之前,乾朝舰队已经提前一个月抵达崇明。

  当李岩带着百官,前往上海迎接时,令文官集团崩溃的一幕又出现了。

  皇帝陛下果然又不在船上,踪迹无人知晓。

  很显然高欢又白龙鱼服了。

  明朝时武宗皇帝想要出宫,文官集团想尽办法阻止,在民间掀起滔天的舆论,最终取得了胜利,武宗也落下了个荒淫的名声。

  文官集团对于,高欢这样屡次三番的微服私访,简直深恶痛绝,不过他们却不敢拿对付明朝皇帝的一套来对付高欢。

  既然无法改掉皇帝喜欢白龙鱼服的坏毛病,他们便只能嘱咐属下,一定要安分守己,见不得人的勾当全部停下,不要步周家的后尘。

  各地官府一时间鹤唳风声,百姓惊奇的发现,官老爷忽然间变得十分亲民,见了老百姓都是一脸慈祥的微笑,那些平日里耀武扬威的三班衙役,也变得和蔼可亲,就连财主讨债,也不逼良为娼,逼人卖儿卖女了。

  在各条官道边的茶馆里,一些穿着便服的衙役,手里拿着一枚映着高欢侧面相的银元,表面喝茶,目光则盯着路人。

  他们发现有和头像长得像的人,立刻就回去通报县老爷,而这个时候考验县太爷的时候就到了。

  如何既能体现县太爷的治理能力,又不让皇帝陛下察觉到县里已经注意到皇帝陛下驾临,便需要很高的政治智慧了。

  除此之外,地方上一些投机取巧的财主,也在打听皇帝陛下的消息,他们看见长得像皇帝陛下的人,便制造偶遇,然后请入家中做客,最后找来女儿侍寝,希望能够成为皇亲国戚。

  高欢乘船抵达岳州时,收到国安司的奏报,看见民间的乱象,鼻子都气歪了。

  高欢见民间被这群官僚搞得乌烟瘴气,于是不再隐藏行踪,在岳州露面。

  武昌城,总督府邸,一名官员闯进来,急声道:“督宪,陛下在岳州!”

  宋献策眉头一挑,捋了捋山羊胡子,微笑道:“呵呵,本官知道了,准备接驾吧!”

  地方的情况,宋献策是知道的,实际上,这也是朝廷诸多大佬都默许的结果。

  以高欢的性格,若是官僚集团,向阻止明朝皇帝一样,阻止高欢出宫,阻止高欢白龙鱼服,那么发言的官员多办得进劳改所接受改造。

  因此官僚集团虽对白龙鱼服深恶痛绝,但是却无法发言阻止,只能另辟蹊径,便是故意纵容和暗示地方官员风声鹤唳,让皇帝陛下看见白龙鱼服造成的乱象,以后少搞这样的事情。

  毕竟皇帝没事来个白龙鱼服,官僚们怎么能捞得安心,怎么敢徇私枉法。

  果然,高欢在岳州露面消息传来,官吏们不再提心吊胆,各州县也就逐渐恢复正轨,而那些投机的士绅财主,发现睡了自己女儿的并非皇帝,则气得捶胸顿足,惹出了不少官司。

  高欢在岳州露面后,又出现了新问题,沿途各州县,纷纷开始筹钱接待皇帝陛下,这难免让高欢落个惊扰百姓,劳民伤财的名声。

  在船上高欢看了国安司的禀报,官僚们的想法,他一心二楚,这些人不敢直接阻止他微服私访,便使出这些招数,目的就是让他以后尽量少出宫。

  高欢被气得发笑,他们这么搞,法不责众,而且也没违反大的纪律,都是些小问题,高欢也不能把他们都撤了。

  “哼!有点意思!”高欢冷笑一声,看来驯服文官集团,还是任重道远,并不会无聊了。

  武昌码头,宋献策领着湖广三司官员,站在太阳底下,等了大半天,人都被晒焉了。

  “督宪,陛下的船怎么还没过来?”一旁布政使陈邦彦擦汗问道。

  宋献策顶着大太阳,酒糟鼻通红,“应该快到了啊!让人再去查看!”

  这时湖广镇守将军杨承祖急匆匆的过来,擦汗道:“督宪,陛下的船已经过武昌,往南京去了!”

  众多官员闻语不禁面面相觑,陛下这不是打宋督宪的脸么?

  宋献策内心有些慌张,脸上却笑道:“呵呵,陛下日理万机,急着回南京。这里太阳大,我们也回城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