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帝宠之公主难为 > 140.大结局(四更)

140.大结局(四更)


  “你说什么傻话!抓紧我,别动!”
  顾亦珏死死抓着沈君珏不放手,这一次,他说什么都不会放手,就是死,也不会丢下玉柔!
  两人吊在半空,晃晃悠悠,随时都有可能摔下去。
  “玄玉!玉柔!”城楼上探出一个脑袋,是顾亦璋,“你们没事吧!你们坚持一下,我想办法拉你们上来!”
  沈君珏拼着最后的力气,拔下发间的簪子握在掌心。
  “玉柔,你干嘛!”顾亦珏喊住她,“你别干傻事!”
  沈君珏艰难地抬起手臂,将簪子的尖端对准顾亦珏的手,“你一个人,可以,上去……”
  “玉柔!”顾亦珏吼住她,“你若是掉下去了,我就跳下去陪你!”
  沈君珏泄了身上最后一份力,手臂颓然垂下,手指一松,簪子掉下去,瞬间被踩得扭曲变形。
  “玉柔,你再坚持一下,我一定可以带你上去的!”顾亦珏疼得七荤八素两眼昏花,就快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了,他还是咬着牙撑着最后一口气,死死抓着沈君珏,不让她掉下去。
  “玉柔……”
  “我们,会没事的……”
  顾亦珏渐觉力道散去,手指发麻,他已经感受不到握在掌心的刀柄了,只是靠着意念在支撑。
  身下,宫门大开,禁军不敌来者,四散退去。
  头顶,顾亦璋指挥手下找来绳索,一边套在城头,一边套在身上,利用攀索悬下城楼救人。
  下来的两路人各自又带着一条绳索,将绳索的一头分别拴在顾亦珏和沈君珏的腰上,上面一群人用力,将两人一点一点拽上城墙。
  平安落地,顾亦珏赶紧将沈君珏抱在怀里,“玉柔,你没事吧,没吓着你吧,方才不是我要用你的性命换林皇后,我们都安排好了的,有人早盯住了林皇后的后背,只是我实在没想到她会将你推下去,对不起玉柔,对不起……”
  卸下所有的防备后,沈君珏长呼一口气,彻底瘫软在顾亦珏怀里,“我没事,事情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对了,你的伤怎么样了,快找太医看看吧。”
  “我没事。”顾亦珏打横抱起沈君珏,看向顾亦璋,“我先带她下去休息,二哥,这里交给你们了。”
  这次行动,他和玉柔本就是诱饵,引诱林皇后暴露出她的打算,给太子赢得充分的时机,顺带留下林皇后心思不正的证据,为太子的上位铺平道路。
  只是令顾亦珏没想到的是,林皇后会给玉柔下药,然后带着她登上城楼,明明守在景华殿里再调禁军过来保护会更安全,但林皇后偏偏离开了令她感到安心的地方。
  说明,当时的景华殿对于她来说,已经不安全了。
  林皇后孤注一掷挟持玉柔,以为可以有机会和他谈判,然后牵制住顾家的脚步。
  但林皇后没想到的是,这次的行动,顾家只是辅助,只出了很小一部分力,最关键的还是在太子,而且顾家人一旦联手,就没有失败的计划。
  太子带兵攻入皇宫,以林皇后谋反的借口,将她控制住,同时将皇上从承乾殿中解救出来。
  宫变翌日,皇上久违的临朝,他当场颁下两道旨意,一是废林氏皇后之位,将她打入冷宫,二是太子监国。
  顾亦珏休养了一日,去东宫找太子。
  两人面对面而坐,沈赐请他喝茶,一如当时在春繁茶楼一样。
  顾亦珏从怀中取出一枚令牌,放在桌案上,推到沈赐面前,“这枚燕王令,没起多大作用,十八年,太久了,今日交还给太子,以后,再没有燕王军,再没有燕王令。”
  沈赐不客气,收下燕王令。
  他明白顾亦珏的意思,顾家虽有部分人参与这次政变,但他们的本意是并不愿意参与到朝政纷争之中,交还燕王令,意味着以后他们会老老实实待在燕北,再不会插手京城的事,同时也为了打消他的疑心。
  毕竟他不久就会登基,若知道燕王令还能调动他手底下的大臣的话,没人能保证同样的政变不会再发生。
  交换燕王令,是对顾家的保证,也是对他的保证。
  沈赐亲手到了一壶茶给顾亦珏。
  顾亦珏也不客气,端起茶杯喝一口,“对了,先皇后出自林氏一族,那林家那边,会不会有什么事啊?”
  沈赐轻笑一声,“放心,只要其他人没有歪心思,我不会动他们,不会影响你姐姐的。”
  顾亦珏这回放心了,“那就好,你妹妹以后我照顾,就劳烦太子照顾好我姐姐一家了,玉柔是你最宠爱的妹妹,我是玉柔的夫君,所以我是你最宠爱的妹夫。”
  沈赐真想翻个白眼给顾亦珏看,“脸皮这么厚!行了行了,看在你是我妹夫的份上,答应你了,真是,来喝茶,你以后呢,就安安心心和玉柔生活在京城,以后再没有人能打扰你们了。”
  顾亦珏抿了抿唇,放下茶杯,“其实,我和玉柔都不打算再待在京城了。”
  沈赐猛地抬头,“你什么意思?回燕北?”
  顾亦珏笑了笑,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满足,“不回,等你登基后,我带着玉柔去其他的地方生活,那里比京城和燕北,更适合我们。”
  他打趣沈赐一脸黑,“别那么难过,我们会回来看你的。”
  反正顾家那边,灵位都给他摆上了,他在燕北人眼里已经是死人了,不如趁此机会,摆脱过去,以一个崭新的身份重新开始生活。
  玉柔可以“重生”,他也可以。
  这回沈赐真的不开心了,“我妹妹真的被你拐走了!”
  顾亦珏笑得开心,“殿下当一个好皇帝,不让我和玉柔再为那些俗事烦心就好。”
  顾亦珏离了东宫之后,没有直接回公主府,而是去了燕王府。
  顾亦瑜、顾亦璋和元丞都在,热闹的会客厅里,还有一位熟悉的客人。
  “少将军怎么还没回来?”贺星剑问道。
  元丞敷衍两句,“快了快了。”
  玄玉要带走太子的妹妹了,太子哪里舍得,当然得多磨一下。
  正说着,顾亦珏走了进来,“都在呢,我已经跟太子说好了,燕王令还回去了。”
  他看向贺星剑,“我没有告诉太子,这次的行动有你们的参与,多年不联系,已经联系不上了,以后,你们不用再背负燕王军的身份,可以开始自己真正的自己的生活了。”
  这次太子之所以能这么快带兵打到皇宫里,全靠当年隐匿在京城里的燕王军。
  十八年过去,如今的他们拥有各种身份,各有权力,开个城门宫门、“疏通”一下道路还是不难的。
  贺星剑冲着顾亦珏拱拱手,“多谢少将军。”
  十八年了,他们终于可以放下了,这份最后的责任,他们承担起来了,他们没有成为废物,他们始终铭记着燕王军的教诲。
  顾亦珏又看向顾亦瑜和顾亦璋,“大哥,二哥,你们明天就走了吗?不多待几天?”
  顾亦瑜摆摆手,“我们就是来给你和妹妹送嫁妆聘礼的,任务完成,该回去了。”
  他们几兄弟背着燕北的老父亲参与了一场宫变,不久之后被大将军知道了,得骂死他们。
  顾亦璋搭上元丞的胳膊,“明日跟不跟我们回燕北呀?天梁弟弟。”
  一声弟弟,喊得元丞头皮发麻,他搬起顾亦璋的手臂,溜出来,站到顾亦珏身边,“暂时不了,我和玄玉还有事要做。”
  顾亦璋“啧”一声,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
  顾亦瑜走上前拍着顾亦珏和元丞的肩膀,“那我们回去后,你们,要保重。”
  他知道,顾亦珏和元丞再也不会回燕北了,所以这次得好好道别。
  他一个一个拥抱他们,“保重。”
  翌日,顾亦瑜和顾亦璋启程回燕北,这两支分别护送嫁妆和聘礼的队伍,在京城喝了两杯喜酒后,共同返程,除了知情人,都以为他们只是进京喝喜酒而已。
  第二年春,太子登基。
  沈赐下旨召回三皇子,时隔多年,三皇子终于得以回到京城。
  给被软禁在镜泊别院的二皇子解禁,沈雾恢复人身自由。
  从公主府大门内缓缓驶出几辆马车,走在最前面的那辆,明月坐在车头。
  马车行至城门,被人拦了下来。
  明月回身对着里面说道,“殿下,驸马,是林少爷和少夫人。”
  顾亦珏扶着沈君珏下了马车,林攸毅和顾亦瑾迎上来。
  “玄玉,殿下,你们要保重,我让人给你们备了些药品和衣物,你们路上带着,以备不时之需。”顾亦瑾抓着顾亦珏和沈君珏的手,十分舍不得。
  林攸毅跟着附和,“京城好好的,何必要走,不过,以后常回来看看!”
  沈君珏笑了笑,“多谢二位好意。”
  顾亦珏拍着林攸毅的肩膀说道,“不准欺负我姐姐,虽然我离开京城了,但当今圣上可是我的舅兄。”
  说着,还十分“挑衅”地抬了抬下巴。
  视线越过林攸毅和顾亦瑾,顾亦珏发现城门边上还站着两个人,似乎是在等他,“玉柔,你们先说会话,我过去看看。”
  等在城门边的,是严继山和严峰父子。
  两人一见到顾亦珏,就要跪下,顾亦珏赶紧扶住他们,“你们这是干嘛!”
  严继山语气诚恳郑重,“当初若不是少将军救了犬子,我们哪有机会来为少将军送别,少将军别再客气了,我们给少将军准备了些物品,虽然简陋,但实用,少将军一定要带上,千万不要嫌弃!”
  顾亦珏收了两人的礼,回头没走两步,遇上了贺星剑。
  “你也是来送别的吗?”
  贺星剑显得淡定多了,“我没有礼物送,只有一句话,少将军以后若有需要,直接吩咐便是。”
  顾亦珏走上前,跟贺星剑拥抱一下,“刑部尚书贺大人,当初你把我抓进刑部大牢,我们不打不相识,若不是你助攻,我和玉柔也不会这么快成亲。”
  他故意掩盖了贺星剑来给他送行的真实理由。
  铁面冷脸的刑部尚书,始终保持着微笑,“少将军,一路保重。”
  他伸出一直背负在身后的手,双手都提满了东西。
  顾亦珏回到马车前,发现多了个眼熟又讨厌的人。
  “江逸郎,你为何在这?”这人当初就对玉柔心怀不轨!
  江逸郎笑得从容,“驸马别紧张,在下奉家父的命令,来给殿下送行,礼物已经放上后面的马车了,驸马不能拿下来哦。”
  “若是殿下和驸马不想收,你也不能强迫他们是不是。”吴克用围上来,隔开江逸郎和两人的距离,“殿下,属下前来为殿下送行,在下能有今日,全仰仗殿下栽培,殿下一定要和少将军,幸福和美下去,要一直好好的。”
  沈君珏笑着颔首,“多谢了。”
  这些人,她都不大记得了,但能感受到他们的一片真心。
  “姑姑!”
  一声稚嫩的声音传来,众人赶紧让开路。
  洛儿和成儿在侍从的保护下,迈着步子跑上前来。
  顾亦珏一手一个,将两人抱起来。
  洛儿举起手里的点心和信,“姑姑,这是父亲给你的,他说都是你喜欢的,一定要收好哇。”
  有下人上来回话,“殿下,王爷还准备了其他礼物,已经放在后面的马车了。”
  沈君珏颔首,表示知道了。
  洛儿很懂事,虽然舍不得沈君珏和顾亦珏,但还是说道,“姑父放我们下来吧,父王说了,不能耽误你们的路程,你们还要赶路呢,赶路很辛苦的。”
  沈君珏在两个小家伙脸上一个亲一口,“待我向你们父亲问好。”
  顾亦珏放下两个小家伙,洛儿和成儿乖乖地站在一旁,注视着两人上了马车,车轮缓缓滚动向前,出了城门,才放声哭出来。
  他们舍不得姑姑,舍不得姑姑!
  是姑姑一直照顾他们,姑姑对他们很好!
  洛儿突然冲着城门大喊一声,“姑姑!一定要回来看洛儿呀!”
  城楼上站着的三人,听到了洛儿的哭喊,都不禁红了眼圈。
  沈赐现在是皇上了,很是稳重,“你们看,玉柔的马车,他们快上官道了。”
  他指着一队车队说道。
  沈雾吸了吸鼻子,“或许离开京城,对玉柔来说确实很好,多亏了她和顾亦珏,没有他们,就没有我的今日。”
  若不是玉柔当时拼命保住他,照顾洛儿和成儿,他们三早不知道到地府哪里作伴去了。
  三皇子最是难过,索性直接哭出来,他抹着眼泪,“这么多年不见玉柔,我才回京,她就走了,都没来得及多看看她,不过听你们说起,驸马人不错,我就放心了,诶你们看,车队后面还跟着一队人马,似乎是,南卫的人……”
  他揉了揉眼睛,还以为是眼泪蒙了眼,看错了。
  沈赐微微颔首,“是南卫,应该是吴克用利用他之前在南卫的关系,帮助玉柔他们隐匿踪迹,看来吴克用真的很忠心,也很有能力,既然玉柔不愿意透露踪迹,那我们以后也别打扰他们了。”
  三人齐齐抬眸看着那辆低调华美的马车,不疾不徐驶上官道,驶向阳光明媚的暖春。
  ·正文完·
  ------题外话------
  终于写完啦~完结了,故事结束了~
  他们离京,有这么多人来送他们,以前播撒的善意在今日有了最好的收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