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摄政王谋取太子妃 > 003、确定你们王爷没病?

003、确定你们王爷没病?


  刘佳璇在激动与困惑中迎来了到这里的第一顿午餐。

  看到凌嬷嬷带着人送来一桌满汉全席。

  她不能淡定了。

  这什么情况?

  难道自己在这个摄政王府这么有地位?

  山珍海味全都摆在桌上,整整二十八道菜,这么丰盛,难道是所谓的断头饭?

  米粒看到这,同样很是吃惊。

  柳青和柳红在旁边很是淡定的伺候在旁边。

  刘佳璇直接对上凌嬷嬷嘲讽的目光,“凌嬷嬷,几个意思,难道是让本小姐吃断头饭?”

  “回王妃,这是王爷的意思!”凌嬷嬷到摄政王跟前告状不成,反而刘佳璇还得了赏赐,她脸都气的扭曲了。

  “王爷?”刘佳璇笑了,“你确定你们王爷没病?”

  凌嬷嬷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她微微弯腰,做出行礼的姿态。

  很快,易山到来。

  易山看向刘佳璇,声音冷清,“王妃,明天抬刘盈进门,王爷请王妃做好准备。”

  听到这话,刘佳璇以为自己听岔了。

  什么意思?

  几个意思?

  到底有人能不能说清楚,到底是摄政王疯了,还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你说什么?”刘佳璇直白问道。

  站在旁边的米粒,还有在旁边的凌嬷嬷、柳青、柳红都不能淡定了。

  什么情况?

  原本摄政王是要娶丞相府的二小姐刘盈为王妃,结果,原本的太子妃来到这里,显然这个刘盈应该去了太子的东宫,易山这话的意思是刘盈还是摄政王妃,那么眼前的刘佳璇就什么也不是了?

  想到这个,凌嬷嬷是最为高兴的一个。

  只要刘佳璇没有了那个身份,弄死她也简单的很。

  “王爷担心王妃会在王府闷得慌,让王妃的自家姐妹解闷。”易山平淡无奇的说出这话。

  似乎这事情没有什么不能理解的。

  刘佳璇却是瞬间起身,装着听不懂的样子,深深松口气,“这样太好了!”说着拉了一把还在状态外的米粒就走。

  易山只是看着有人的举动,却在走出门口,再次开口。

  “王妃——”

  刘佳璇连忙摆手,“你们的王妃明天才到!”

  “摄政王府的王妃只有您一个,刘盈只是被抬进来。”易山说明事实,不管别人的反映,直接离开。

  凌嬷嬷站不住了。

  身子慌了一下,幸好旁边的柳青、柳红扶了一下,要不然定然会被这爆炸性的消息炸晕了。

  刘佳璇不能淡定了。

  刘盈来摄政王府?

  摄政王找回了曾经的王妃,还扣着自己不放,到底是几个意思?

  再说了,让刘盈进门,难道不担心自己搞破坏?

  再就是,太子怎么会舍得放人?

  抛开这些都不说,外人怎么看太子?

  想来,最打脸的那个人不是自己。

  顿时,她期待着摄政王身边发生的大戏。

  刘佳璇非常肯定,就算是魏尚现在变成了太子,摄政王此举,完全就是把太子的脸面往地上踩!

  想想觉得好笑。

  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离开了丞相的保护,在摄政王府,只能被欺负。

  刘佳璇自己很清楚,想要活着,必须要够狠,否则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像不久前一样,明明是他杀,只能变成自杀!

  想到这些,刘佳璇还是不甘心,她再次来到摄政王府的大门口,看到外面热闹的情景,她却连一个门槛都出去不。

  狠狠的看了一眼外面的情景,气呼呼的回到摄政王妃身份的怡月轩大口大口吃起来。

  米粒在旁边看着担心。

  她想帮助小姐,在这个地方,她什么也做不了。

  饭后,刘佳璇待在屋里,一步也没有离开,晚饭,同样是极为奢侈。

  又是二十八道菜,和中午的不重样。

  刘佳璇在现代做到了权威专家,对眼前的情景,她还是感叹摄政王到底拥有怎样的权利。

  饭后,气了一天的她,睡不着,带着米粒在院子里走走。

  似乎,只要不离开摄政王府的大门,在摄政王府,没有她不能去的地方。

  走着,走着,她都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

  在夜色中,在几盏灯笼朦胧的光线下,她来到了一个看起来有些落败的院子。

  通过那微微敞开的门缝,她看到在里面的站了一个男人。

  一个挺拔伟岸,高如松柏般的男人,他的一身黑衣华服,一头长发随意披在身后,可,这简单的一个背影,却让刘佳璇觉得这人尊贵威严,孤高傲绝,浑身上下散发出睥睨天下的王者气息。

  想到这个摄政王府,最为尊贵的人岂不是摄政王魏南宗。

  正想着,这个背影突然转身,只是一个侧脸,刘佳璇突然比看到了明星还要激动。

  只是侧脸,他的五官像手术刀下最为完美的一张脸,精致立体,双眼却是如同寒光一样,微微破坏了这份美~感,似乎在他绝美的容颜下隐藏着一颗冰冷多年的心。

  那人带有莫名的忧伤,让看着忍不住想给予温暖。

  突然,那一双黝深的眸子,毫无预警的射过来。

  刘佳璇给这个眼神吓了一跳。

  危险!

  这是刘佳璇从大脑发来的信号,这个信号直接传送到她的全身。

  她不知道,到底原主是怎样的一个人,几次为了太子拔摄政王的胡须,还能的手?

  就在刘佳璇奇怪的时候,突然眼前一花,再次看过去,人不见了。

  因为这一出,刘佳璇再也没有逛下去的心情,直接带着米粒,快速离开。

  回到怡月轩,她的心还砰砰的跳着。

  她心底清楚,依照原主的智商,根本不是摄政王的对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怀揣着这个想法,她竟然还能很快睡着了。

  翌日。

  如果不是米粒在旁边嚷嚷,她以为自己会睡死过去。

  “小姐,刘盈进门了,就在外面跪着。”

  一句话,直接让刘佳璇直接奔入状态,同时也清楚的告诉自己,她在陌生的异世。

  “真的?”昨天只是说说,今天就做到了。

  想到昨晚看到那双眼睛,刘佳璇提醒自己,那人太过可怕,离开摄政王府是正事。

  “是,小姐你.....”米粒有些担心。

  毕竟原本小姐是太子妃,可与太子拜堂的人是刘盈,第二天太子带着刘盈到丞相府,这足以说明......

  “太子真的放人了?”

  “嗯。”米粒想要安慰,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刘佳璇一边起身,又看到眉头皱成了老太婆一样的米粒,顿时笑了,“没事,我自杀一次,想通了很多事情。”

  “小姐...奴婢会一直陪着,以后奴婢绝不会再让别人欺负小姐。”

  “如果是摄政王呢?”

  “那......”

  “好了,先给我穿衣服,我们出去看看。”刘佳璇趁机摸了米粒的小~脸一下。

  米粒被调戏了,脸瞬间变红了,低头,又很快忙碌起来。

  不想,刘佳璇明知道刘盈跪在外面,她还是洗漱完,又吃过早饭,看了一会儿书,直到快中午,刘佳璇才抬脚出去,看看在门外跪着的庶妹刘盈死了没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