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摄政王谋取太子妃 > 004、爬上榻

004、爬上榻


  小姐终于肯见刘盈,米粒心底松口气。

  曾经几次提醒小姐,刘盈这人看起来不简单,奈何,小姐一直很信任刘盈。

  好在,这次发生得事情,终于让小姐有些觉悟。

  又想到现在的处境,她叹口气。

  不知道摄政王到底是几个意思,在摄政王府,摄政王最大,曾经小姐屡次对摄政王下手,反而是刘盈救过摄政王一命。

  想到这个,她心底担忧更深了。

  希望,丞相和大少爷快点把小姐救出苦海!

  正想着,听到小姐的声音,米粒愣住了。

  果然,小姐是变了,有些东西不会变。

  如同,对一个人的信任。

  刘佳璇走出门口,看到跪在台阶下面的满头大汗的刘盈,很是关心,“怎么会这样,快给二妹打盆水来,洗洗脸。”

  米粒怎么会好心的帮忙。

  院子里的人,因为刘佳璇这尴尬的身份,又有凌嬷嬷在暗中使坏,更不会有人动手。

  刘佳璇也不在意,一拍自己的脑门,“哦,我忘了,你才是摄政王妃,我只是太子妃!”

  噗——

  听到这话,米粒努力忍着,却还是发出微弱的声音。

  这时,刘佳璇扭头看了她一眼,她这才放心。

  “你们的摄政王妃就在眼前,你们这群奴才怎么不知道照顾摄政王妃?”

  刘盈跪在地上,心里恨的要死。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她已经变成了太子妃,竟然被人带到这里。

  现在的情景对自己很是不利。

  她已经是太子妃,就这样来到这里,她从摄政王府离开后,她还能是太子妃吗?

  这才是她最为在意的。

  听到刘佳璇这个贱人口口声声说的那话,她恨不得立刻把刘佳璇杀了。

  太子没有开口,她也不敢轻易动手,再就是,摄政王到底是什么意思?

  现在的她已经和太子圆房,这事情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为何摄政王还用轿子光明正大的把她抬到这个地方?

  来到这,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腿软,一下子跪在地上,再也起不来。

  “摄政王妃真的好美啊,怪不得摄政王明知道你都入了东宫的门,摄政王还是把你接过来。”刘佳璇说着来到刘盈的跟前,用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勾了勾唇角,“真美,小~脸的肌肤像剥了壳的鸡蛋似的,肤白胜雪,还有这水灵灵的大眼睛怎么像是会放电似得,连身为女人的我看了都丢了魂。”

  刘佳璇似乎看不到刘盈早已经扭曲的嘴脸,继续自圆自说,“怪不得,太子明明知道错了人,还是让你爬上太子的床,想来应该是床~上的功夫了得,要不然明知道是自己的姐夫,你还能浪下去!”

  这话,让周围那些丫鬟瞬间红了脸。

  就连凌嬷嬷这样的老婆子,在听到这样不堪的话,都微微有些脸红。

  心中冷笑。

  果然,这个刘佳璇就是一个傻~子,要不然这话怎么敢公然说出来,。

  难道不知道在整个王府,都有王爷的耳目。

  “姐姐,你......”刘盈实在是忍不住了,再被这张嘴说下去,她以后还怎么成太子妃。

  一边说着,还不忘摸眼泪。

  刘佳璇倒是好心,“难道妹妹,没有爬上自己姐夫的床?”

  这回变成妹妹,更是一种羞辱。

  “姐姐,其实事情不是姐姐想的那样。”

  “别,世人都知道妹妹为了王爷是豁出去自己的性命,怎么转头爬上太子的榻,难道......妹妹所谓的真情都是假的?”

  一个强势,一个可怜,很多人看到这一幕,都很是同情弱者,可,刘佳璇在外的名声太过彪悍,又在摄政王府闹了那么一出,这个时候谁敢出头。

  在刘佳璇的一发话下,众人算是明白过来。

  是呀,发现错了,偷偷的换过来就是,为何还要留下,为何还要投入太子的怀中。

  这时,他们不敢谴责太子,对眼前的刘盈,他们很快由开始的同情变成嘲讽。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注入,给在场的众人心底掀起风浪。

  “王爷到!”

  摄政王带人从远处走来。

  刘佳璇只是看了一眼,发现这人竟然是昨晚看到那人。

  顿时,她心底开始打颤。

  同时,她也看出来了,摄政王似乎更愿意对太子打脸。

  想到这,心底微微松口气。

  “妹妹,摄政王来给你撑腰了!”

  跪在地上的刘盈是喜忧参半。

  摄政王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太子没有到来?

  摄政王到来,看跪在地上的刘盈一眼都不曾,直接来到刘佳璇旁边站定。

  刘佳璇扭头,“王爷,你的王妃还在跪着呢?”

  摄政王看向刘佳璇。

  刘佳璇面前翘~起嘴角,露出一个虚伪的笑意,“王爷,您莫不是忘了,刘盈为了救您,差点连小命都丢了?”

  突然,场面变的安静下来。

  米粒猛然想起那件事的始末,再看看小姐的样子,莫不是忘了?

  心里担心害怕,自从摄政王到来,吓的跪在地上的米粒,轻轻扯了一下小姐的衣角。

  “难道你忘了,本王为何会涉险?”

  “为何?”刘佳璇诚实的眨了两下眼睛。

  “小姐......”跪在地上的米粒忍不住了,看了一眼摄政王不好的脸色,大着胆子站起来附耳在小姐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再次跪在地上。

  刘佳璇瞪大了眼睛。

  看向米粒,在看到她点头,她惊悚的看着眼前的摄政王和刘盈。

  还有这事,她竟然没有从原主的记忆中找到这么重要的信息。

  看看摄政王,再看看刘盈,她努力压下心底的想法。

  “呵呵...”讪笑了两下,拍了两下手,“现在好了,你们团聚了,我也该走了!”刘佳璇说着,拉起跪在旁边的米粒就走。

  米粒不在状态内,看到小姐的眼神,很快明白过来。

  可惜,他们连这儿院子都没有走出去,直接被人挡住了。

  刘佳璇回头看向摄政王,“王爷,你什么意思?难道让我这个太子妃在这里看你们秀恩爱?”

  摄政王豁然眯着双眼,精光迸射想刘佳璇。

  凌嬷嬷一看摄政王动怒,又想到那时的提醒,心底不情愿,带头来到刘佳璇跟前,嘭的一声跪下,诚惶诚恐的高呼。

  “王妃娘娘,是奴才伺候不周,请王妃娘娘息怒。”

  跪在地上的刘盈心里恨的要死,此刻,听到这话,似乎看到了希望,她跪在地上微微转身,“臣女叩见王妃娘娘,娘娘金安!!”

  “王妃娘娘金安!”

  “王妃娘娘金安!”

  一声一声的呼唤响起。

  刘佳璇一直努力忽略的存在,此刻却是在硬生生的提醒自己。

  她怒视着摄政王,原本觉得这人很是可怖,现在看来,他更甚!

  “魏南宗,你什么意思?”

  ------题外话------

  这话说好直接,好......爽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