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摄政王谋取太子妃 > 017、天花

017、天花


  东宫,也是天花的发现最早的地方。

  刘盈整个人看起来还是很虚弱,她的症状还在不断的好转。

  “姐姐——”

  刘盈的身子稍微康复一下,从床~上下来,一下跪在刘佳璇跟前。

  很多事情,她没有出去,也知道都发生了什么。

  “身子还很虚,就不要逞能了。”刘佳璇说的无精打采。

  她也被困在这个永安宫三天了,很是无聊啊。

  “谢姐姐救命之恩。”刘盈不知道刘佳璇到底是怎样做到的。

  但这件事显然是有人想要对自己下手,因自己最近不太安静,到处走动,和她接触的很多人都感染了。

  天花!

  太好了!

  她得了天花没有死,别人就不一定了。

  “别假惺惺的了,赶紧给我做吃的,都快饿死我了。”

  春雨和夏玲的情况不是很好,但她们明显比前几天好多了,对刘佳璇再也没有了原来的恶语相向,也没有在心中腹语,是打从心底真正的感激。

  他们两个扶着刘盈在榻上躺好,麻溜的跑出去。

  “小姐,小姐——”米粒不顾众人的阻拦,直接冲进来。

  冲进来的那一刻,没有看到她想象中的情景,一时间愣住了。

  “行了,我还没有死,你就不用失望了!”真是的,人都来了,怎么也不知道带些好吃的。

  “小姐,你没事?”

  “暂时死不了,但再不吃东西,可能我真的要死了。”刘佳璇有气无力的说道。

  后知后觉的米粒连忙从怀中拿出来几块小点心,“小姐,你快点吃这个。”

  差点忘了正事,幸好有小姐提醒。

  刘佳璇真的很饿了,看到点心,两手抓过来直接开始吃了起来,只是吃了一口,这个问道,刘佳璇看向米粒,“这是你做的?”

  “不是,是王府的管家送到怡月轩给王妃的。”

  刘佳璇听着这话,安静的吃下两块点心。

  自己被招进皇宫的事情,陈伯是知道的,自己后来再也没有回去,可为何还要送点心进去?

  这事情明显说不通。

  米粒没有想那么多,看到小姐的没有什么大碍,又精神头很好,便把外面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她听到了几个关键的点。

  丞相府的人在大牢中被确诊感染了天花,后来,丞相府的人就这么轻松的被送到丞相府。

  刚出了大牢不久,陈伯专门去看过丞相父亲。

  听到这个,刘佳璇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下了,刘盈和丞相府的人接触过,这个时候被关起来的丞相府的众人很有可能都感染了天花,这个时候去看丞相父亲?

  陈伯的举动,应该是摄政王的意思?

  那么,这件事情,摄政王又参与多少?

  ......

  七天后。

  李佳璇终于离开了东宫。

  刚走到宫门口,一眼看到那辆熟悉的马车。

  在看到丞相父亲从马车上下来的那一刻,她冲过去,一下抱住丞相父亲,呜呜的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都过去了。”

  跟着丞相父亲回到丞相府,一路上,两人坐在马车里,听到了父亲说了被抓后的种种。

  刘佳璇听的一愣一愣的。

  这时,她也清醒过来。

  自己当初想的太简单了。

  只是刘盈怀~孕两个月,断然不能逼~迫有人放人,这天花,还是从皇宫里开始蔓延,这回,有人不得不妥协。

  想着,想着,她再次想到了摄政王。

  两人一路直接到了丞相府的书房。

  进门的那一刻,刘佳璇直接冲着丞相父亲问道,“父亲和魏南宗是什么关系?”

  刘丞相为官这么多年,对女儿的敏锐,他一惊,但很快有反映过来,等到他坐下的那一刻,脸色已经恢复正常。

  “魏南宗是手握兵权的摄政王,为父是一朝丞相。”

  ......

  “娘娘,不知道娘娘是否和...那位接触过?”徐御医很是小心谨慎的开口。

  对刘盈的身份,已经变成宫里的禁忌。

  更为关键的是,最近天花似乎在每个人的心底都如同一块大石。

  整个皇宫里都被天花这块石头压着,这时徐御医说的隐晦,但在场的人谁都心里明白。

  此话一出,一屋子的人全部面色大变,纷纷退开去。

  千儿、兰儿是陈良娣身边的贴心人,对陈良娣的去处自然很是清楚。

  千儿吓的的脸色苍白,兰儿不经事,惊恐的叫道,“娘娘,是不是那天去找太子妃的时候.....”

  站在旁边的王嬷嬷突然‘啊’的一声叫起来。

  徐御医转头一眼,王嬷嬷的情况比陈良娣的情况更是眼中。

  红疹好像是突然出现似得,又很是严重,一看这个情景,徐御医知道这又是天花。

  他心里也很是痛苦,现在是能预防,但是真正的的了天花的人也只能等死。

  很快,徐御医确定,陈良娣和她几个亲近的丫鬟都的了天花。

  徐御医只是开了药,给了一些缓解的方子,想要治本,根本不可能。

  对这个结果几乎要把陈良娣逼疯了。

  就在她想要去找太子,不想,却意外从桌公公那里得知,连太子也都的了天花,现在根本没有治愈的法子。

  不过,好在,太子的身份在,宫里的最好的东西都往他这里送,但也只能慢慢等死。

  听到这个消息,陈良娣彻底的崩溃了。

  想到一切都是刘盈的缘故,她火大的往太子妃的永安宫而去。

  半路上,听到了徐御医和陈御医的谈话。

  徐御医沉声道,“老夫可以肯定这就是天花,现在必须立刻把东宫的人隔离开来,焚烧一切病者用过的东西,此事还需皇上立刻做出决断。”

  “你什么意思?”

  “如果再找不到解药,恐怕.....”

  徐御医和陈御医面色一沉。

  这正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

  不明白在边疆刚发生这是事情不久,怎么在皇宫就开始蔓延开来。

  想到那大牢,想到丞相府,想到东宫,他们头痛的很。

  尤其,这事情发生在太子悔婚不久,顿时,他们心底隐隐觉得,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因为太子,连带着整个东宫都遭受报应了。

  陈良娣站在原地许久,刚才那话的意思非常明显,如果治不好,太子就废了,早晚都是死,万一,连老皇帝也放弃,不久的将来,东宫将会面临着什么?

  越想越是害怕。

  她还没有做到太子妃的位置,她还没有变成未来的皇后,怎么就摊上这事情了?

  带着滔天的怒火,又集结了东宫的部分宫女和太监,一路风风火火的往永安宫而去。

  这效果很好。

  尤其,所有人在知道他们彼此无意,刘盈又是第一个发现的,他们也都是因为刘盈的传染,才会活不下去。

  他们来到永安宫,直接大力把关着的门踢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