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摄政王谋取太子妃 > 024、婶娘

024、婶娘


  “咳咳——”五王爷不能淡定了。

  他还在旁边,还有几个马上要死了的人,能否顾忌一下。

  纵然心里乐开了花,他面上还是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

  “刘小姐,本王觉得,你是否.....”

  “刘小姐?”刘佳璇瞬间瞪大眼睛,看向五王爷,“魏重,我说你是耳聋还是眼瞎啊,明明摄政王对所有人都说我是王妃,虽说是抬错了花轿,摆错了堂,可我是摄政王亲口承认的王妃,按照辈分来说,你应该叫我一声婶娘,我应该叫你一声侄子。”

  “你.....”五王爷想要发作,看到摄政王面无表情的脸,他只能尴尬的站在旁边。

  可惜了。

  他们都低估了刘佳璇彪悍又不要脸的作风。

  几步来到五王爷跟前,用手戳着五王爷的心口,“贤侄啊,你今天见你婶娘难道就不知道带点礼物,怎么说,晚辈孝敬长辈,这都是应该的,我这个婶娘可能做不了几天,但在这几天的时间,我觉得在你们这些贤侄面前,应该端着架子,可你们倒好,一个一个明明知道我是你们的婶娘,竟然不知道拿贵重的礼物孝敬长辈!”

  一副训斥孙子的口吻,让五王爷又气又怒。

  想要发作,看到站在旁边的摄政王,他又不敢发作,直接借口这是他们的家务事,他到外面候着。

  意思很是明显,作为晚辈,他退出,但圣旨还在,刘佳璇他必须带走。

  五王爷刚走出去,不知道在他的身后,刘佳璇一改刚才泼妇的形象,立刻给几个快要死了的人都吃下解药。

  速度很快,只不过是眨眼的功夫。

  强硬的搬开他们的嘴,直接把胶囊塞到他们嘴里。

  确定吃下不会吐出来,她这才起身,深深叹口气。

  摄政王就在旁边看着,对女人的举动似乎在预料之中,只是,他的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眼神微微有些波动。

  就在他目光看向刘佳璇想要说些什么,人家竟然抬脚走出去。

  刘佳璇拍拍手,看了旁边一眼刘锦宏,然后走向御林军。

  “听说,你们今天是来请我的?”

  五王爷还在生气,只是扬起手中的圣旨。

  刘佳璇很是随意的打开,然后又把圣旨送到刘锦宏的跟前。

  “哥,上面写了什么?”都是繁体字,看起来有些吃力。

  刘锦宏以为妹妹是故意的,小声在旁边说了圣旨的内容。

  刘佳璇听后非常满意,来到五王爷跟前,故意压低声音,“五王爷,你真的觉得我应该去皇宫?”

  五王爷挑眉,这女人什么意思?

  他才不会蠢的直接杀了太子。

  “其实,我们可以在路上慢一点,这样就......”说着挑眉,送过去一个彼此都知会的眼神。

  果然,刘佳璇在坐着马车离开的时候,路上是各种磨蹭。

  理由非常简单,她也大方的说出来。

  “本小姐都被人抛弃了,为什么要去为太子治病。”

  “其实,太子死了也好,本小姐也可以和太子做一对地府的鸳鸯!”

  “怎么说这么多年,本小姐为了太子,为了他从众多的王爷当中成为太子,连我父亲的脸面都搭进去了,可到头来,我得到了什么?”

  “好笑,说是抬错了花轿,那么拜堂呢?圆房呢,难不成我和刘盈长的一模一样,让人分不清楚?”

  一路上絮絮叨叨,似乎就担心别人不知道,他们这段婚姻错的多么离谱。

  一路上,太子坐实了渣男的罪名,刘盈和坐实了渣女的名声。

  等来到皇宫,好不容易闭嘴,却在刘佳璇来到东宫。

  看到众多脸上脖子上的小红点,她竟然大笑着报应。

  这报应为何,所有人心里都清楚。

  他们一个一个都是帮凶,谁也好不过谁,稍微比太子的稍微好一点。

  等刘佳璇来到太子的居住在东宫的太和殿。

  一进门就看到里面的情景明显比外面眼中很多。

  长的应该像是花儿一样的太子,奄奄一息的躺在榻上的时候,她笑了。

  “刘佳璇,你看到了,这就是你为了付出一切的男人,在他背叛你之后,遭报应了,他快要死了,你高兴吗?”

  别人都觉得刘佳璇是疯了,只有刘佳璇本人知道,她是在和原主说话。

  为了这样的一个男人,付出真的是太傻了。

  “咳咳——”太子现在很是虚弱,只能咳嗽两声,什么也做不了。

  这次天花,他算是看出人心的浅薄。

  如果是在从前,就算是得了天花,他心里也非常肯定,刘佳璇定然会细心的照顾在自己身边,可现在.....

  他还是太子,却看出了人的真心与假意。

  在生死面前,看淡了许多,同时也看开了。

  太子正在心底把刘佳璇和别人的女人比较的时候,不想,刘佳璇上来就是两巴掌,手里还拿着什么银针一样的东西,在他的身上扎了几下。

  他根本感觉不到痛,只是看到眼前这样似哭似笑的脸,竟然微微有些心痛。

  刘佳璇冲着太子发泄一通,趁机把疫苗打进了太子的身体,然后又冲着在房间里的几个人,上前直接开口,“不想死就张开嘴巴!”

  直接、粗暴,但也很是管用。

  一个一个张开嘴巴,刘佳璇站在原地把手中的将囊一个一个弹进他们的口中,转身就走。

  她弄的是胶囊,入口即化,想要吐出来都不可能。

  走出太和殿之后,刘佳璇经过每个人的时候,看起来顺眼的都给了他们胶囊,看不顺眼的,直接走过去。

  等她来到东宫的门口,站在站在门口,似乎等待多时的刘盈,停下脚步,“你打算离开?”

  如果这个女人离开,趁着她今天心情好,也许会好心的把她带着离开这个地方。

  刘盈摇头,反而跪在地上,“多谢姐姐救命之恩。”

  她心里清楚,经过这次的事情,刘佳璇过去的名声再臭,她也会彻底名声大噪。

  人人惧怕的天花,竟然被刘佳璇轻易找到法子,以后,她似乎能看到刘佳璇的将来会是怎样。

  “行了,别来那些嘘的,”刘佳璇很是嫌弃的摆摆手,“你想死在这个地方,我也不拦着,但我告诉你,你是从丞相府走出来的,最好不要给丞相府丢脸!”

  刘佳璇知道,丞相父亲还是在乎这个女儿,只是没有自己重要。

  她不想让丞相父亲伤心,同时也想看到在东宫的这些人是怎样的狗咬狗!

  刘佳璇离开了东宫后,直接往宫外而去,在半路上,接到了张公公说是老皇上的赏赐,她也安心的收下了。

  来到宫门口,看到丞相府的马车,她立刻提着裙子跑过去,掀开帘子,看到坐在马车里的摄政王和丞相父亲,顿时无语。

  怎么,他们这时光明正大的联合在一起,难道不担心老皇上对付他们?

  心里想着,却还是安静的坐在了丞相父亲这一边,坐着马车晃悠悠的离开。

  一路上,刘佳璇刻意忽略摄政王,靠在丞相父亲的肩头,晃悠悠的竟然睡着了。

  这时,刘佳璇不知道的是,她回的不是丞相府,是摄政王府的怡月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