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摄政王谋取太子妃 > 047、病患家属

047、病患家属


  这个声音,刘佳璇不陌生,纵然和原来听到的声音不一样,刘佳璇还是确定是摄政王。
  这么虚弱,还能有这样的警惕心,她心下一酸。
  在想,这个时候,她进去好吗?
  摄政王明显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这一幕,如果自己进去,就算是能从他的疯狂下保住一条性命,难保以后不会被.....
  原主对摄政王的事情这么了解,还是对这件事情不知道?
  这应该就是摄政王的秘密。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里头传来易山焦急的声音,“爷——”
  紧跟着易山的声音再次传来,但这次却是充满了悲怆绝望。
  “爷,你再等等。”
  刘佳璇心里一沉,也顾不得其他,直接上前,推开眼前破旧的门。
  进门就看到背对着自己的摄政王,他一手撑在地面上,他的跟前有一滩血,满头青丝垂下,看不到他的脸,从易山的表情来看,很不好。
  易山看到刘佳璇进来,想到天花的事情,想到九王爷的事情,他瞬间眼中带了一丝希望。
  “王妃......”
  “出去。”摄政王突然开口。打断了易山的话。
  易山和刘佳璇都明白摄政王是什么意思,易山想要说什么,却被摄政王看过来的一个眼神阻止了。
  刘佳璇刚想要走过去看看,这时,摄政王突然厉声开口,“滚出去!”
  刘佳璇也火了。
  一个字也没有说,直接转身离开。
  原本破旧的门,随着刘佳璇大力走过,哐当一声掉在地上,掀起满地的尘土。
  易山看的那叫一个担心,就在这时,摄政王再次吐血,这次比较严重,吐血后直接晕过去了。
  就在易山心里害怕的不得了,这时易北还没有带霍达回来,这次情况又比较严重,他心里着急的不得了,看到走了又回来的刘佳璇,瞬间松口气。
  刘佳璇快速冲过来,伸手搭在了摄政王的手腕的脉搏上,冲着易山开口,“快将他放在地上。”
  易山愣了一下,没有迟疑,很快照做了。
  这一刻,看到刘佳璇,如同有了主心骨一样,希望能救活别人的她也能救活摄政王。
  眼前的女人明明只不过十六七岁,可他沉着冷静,加上她的那些动作,让他莫名的信任。
  ......
  易北肩上扛着一个人,以最快的速度飞檐走壁,以最快的速度回来,听到里面静悄悄的,心里猛然一沉。
  难道回来的晚了?
  被他抗在肩上的人,直接松开,嘭的一声掉在地上。
  “哎吆,你这是想要摔死我啊!”
  突然出现的声音,打破了这份诡异的安静。
  易北似乎听不到,他心底突然涌现出一股难言的悲伤,难道摄政王?
  看到站在旁边的呆愣的易山,面色大变,刚重金里面,却有看到正坐在软垫上的摄政王,除了脸色苍白外,精神还不错,至少没有他离开时那种近乎崩溃的疯狂。
  仔细看过去,在看到摄政王的眼中似乎还酝酿着一股怒火,非常压抑的怒火,加上他趁机多年的威严,不由自主让看到的人想要退后。
  霍达很是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正好遇到退后的易北,他想到吗,每次摄政王犯病的情景,直接推开,正要准备动手,却在看到眼前的一幕,愣了愣。
  什么情况?
  不是摄政王犯病了吗?
  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坐在那里,根本没有犯病的预兆,周围又被一种低气压隆重,让他有种呼吸不顺畅的窒息感。
  什么都没有做,身上却自有一种在位多年,所沉积的可怕威势,这种威势,自他身上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臣服。
  摄政王漆黑深邃的眸子,寡淡凉薄地盯着刘佳璇。
  “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易山亲眼目睹了所有的经过,此刻听到这话,顿时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这算怎么回事?
  摄政王好了,可是这好了比刚才更让人可怕。
  尤其,王妃刚才说的那话,到现在他都不能反映过来。
  “我刚才是在治病,不管是谁,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也会这么做。”刘佳璇很是烦躁。
  该死!
  好心被累劈!
  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她才不会那么好心。
  “你再说一遍!”
  “说十遍也是这样!”刘佳璇同样吼回去。
  谁怕谁!
  她和那么多病号和病患的家属打交道,从来没有遇到这么蛮不讲理的人。
  越想,心里越是生气,火大的她转身想要离开,不想刚走两步,悠然一道黑影闪到了自己跟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刘佳璇抬头,对上,“魏南宗,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罢了,怎么现在想要杀了你的救命恩人?”
  摄政王冷着一张脸,没有开口。
  对上一个闷葫芦,她懒得费唇~舌,伸手便去推他,“滚开,都是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老娘好心救了你们,你们一个一个竟然想要算计我,该死,你们都统统去死!”
  豁达蹙眉,他们不清楚,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似乎刚才真的犯病了,又好了。
  奇怪!
  什么时候摄政王犯病的时候自己能好了?
  这时从来没有发生的情况。
  看向还在愣住的易北,到底他们来之前发生了什么?
  摄政王好了,还满是怒火?
  摄政王突然拉着刘佳璇的手,冲着旁边的人吼了一句,“滚!”
  易山麻溜的离开,离开时还把不再状态内的易北和豁达拖着出去。
  来到院中,易山别他们两个人盯着要解释,后来,他不知道该怎么说,直接逃了。
  霍达一手摸着光滑的下巴,如同一个老头一样,皱着眉头,看向易北,“易山做了亏心事。”
  “哼——”
  易北气呼呼的扭头看向旁边。
  这时,屋里没有外人,摄政王抓着刘佳璇的手,明明这个男人很是无礼,很是霸道,尤其此刻闭嘴不说话的样子,太让人讨厌了。
  可,她就是一个欠虐的人。
  这样一个欠揍的人摆在眼前,应该狠狠教训,要不然直接离开也好,可她就是喜欢这么霸道又有个性的男人。
  至少比现在那些软趴趴的男人强多了了。
  可想到他的身份,想到他不为人知的病,她有没有多少欣赏在里面。
  摄政王不开口,刘佳璇也很累,不想和这人这么干靠着,甩不开他的手,只能开口,“你放心,你的事情我不会人任何人说起。”
  身居高位,又有这样的病,是可怜的,也是危险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