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摄政王谋取太子妃 > 071、抄袭

071、抄袭


  “就是这个?”九王爷震惊。
  “嗯,当时你被麻醉了,不知道,但我的确是用这把手术刀为你接好的胳膊。”
  这回,九王爷更是喜欢的不得了。
  众人却是心惊,这样一把刀子把九王爷的断臂接好的?
  他们觉得不可思议,觉得刘佳璇一定是在骗自己。
  有的人看向摄政王,有的人看向太子,可惜,他们都毫不知情。
  刘佳璇坐下,喝了一杯茶水,“手术刀很快,你拿的时候小心一点。”
  这话已经得到了印证,至少五王爷还在流血的手就是最好的证明。
  “的确很快!”五王爷受不了别人看向自己的眼神,主动开口,为自己挽回一点颜面。
  刘佳璇看过去,这才看到五王爷的手,只是一眼,她就知道怎么回事。
  “五王爷受伤了。”
  五王爷点头,嗯了一声。
  刘佳璇看向半夏,半夏连忙把一直为王妃背着的包包送过来,刘佳璇伸手,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瓶子和一个创可贴,倒出来一粒胶囊,拿着送到五王爷跟前,“把这胶囊弄开,把药粉洒在伤口上,再撕开这个贴上就好。”
  众人看的奇怪。
  九王爷这时开口,“这不是我吃的那药。”说来真的很是奇怪,小小的一个东西,吃起来很是方便,还一点也不苦,真的是太神奇了。
  刘佳璇微微一笑,“表面看起来是一样的,里面的成分不一样。”刘佳璇说着,看到五王爷不知道怎么弄才好,她干脆捏开胶囊骄傲药粉洒在五王爷流血的手指上,刚才还在不断往外冒血的手指瞬间止血。
  众人看的很是心惊。
  这么神奇的东西?
  刘佳璇又撕开创可贴,为五王爷贴在手指上。
  “好了,最近不要沾到水,过了两天应该就好了。”
  这话没有人怀疑。
  亲眼看到,谁能不相信。
  摄政王扭头看过来,“你有不少好东西啊!”
  “还行,不是很多。”刘佳璇傲娇的开口。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看向摄政王,尤其摄政王的嘴脸,明显就是吃醋的样子,这时,太子看不下去,开口。
  “我怎么不知道?”
  这话说的,瞬间冷场。
  摄政王看向太子,“你皇婶的事情,我都不知道,你又怎么知道?”
  这话没有毛病,却处处带有挑衅。
  太子脸色不好看,眼睛盯着刘佳璇,似乎等待着她给自己一个解释。
  一时间,他们三个人乱糟糟的关系难以说清楚。
  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这个时候说出来,只会让人更是尴尬。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刘佳璇的身上。
  刘佳璇故作深沉,仰头喝了一杯酒,端着酒杯,似乎在回味,又似乎在伤怀过去。
  “呵呵,我原本想要给你惊喜,谁知道惊悚比惊喜来的更是突然。”
  太子有些坐不住了。
  摄政王笑了。
  这里面除了刘佳璇本人,只有他最清楚是怎么回事,别人都还以为女人是被人伤透了心,才会有这样的肺腑之言,除不知道,这是某人故意的。
  恰恰在这个尴尬的时候,王管家拿着几人评选过后最好的几首诗过来。
  “摄政王,太子,王爷这是......”
  刘佳璇看向摄政王,“各位王爷评价一下,看看哪首诗做的好。”
  她自认,这里面最好的一首诗,定然是自己的。
  谁让自己把著名大诗人苏轼的《水调歌头》这首诗背了出来。
  的确,她不会作诗,但作弊,她在行。
  九王爷接过来之后,分别给摄政王,太子和几个王爷手中都送过去一些,各自开始看起来。
  摄政王手中的正好是刘佳璇抄袭的一首《水调歌头》,他看过之后,直接开口,“别的不用看了,这一首最好。”说完直接把诗交给了九王爷。
  九王爷看过之后赞不绝口,后来一个一个都好奇的看过来。
  这时,因为在左下角写名字的地方,被刻意的折叠起来,根本看不到谁做的,众人看过这首诗之后,都觉得这首诗最好。
  刘佳璇在旁边美滋滋的,她等着今天一炮而红,告诉所有人,她刘佳璇才是元都第一才女。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谁不服,放马过来。
  正在心里得意,突然感觉到桌子下的脚被人踢了一下。
  她猛然抬头看过去,对上摄政王的目光,心底竟然有丝丝的胆怯。
  这丫的,不会早就知道了吧?
  很快答案揭晓,在王管家的宣读下,说是摄政王妃的《水调歌头》最好。
  这时,周围的人不能安静了。
  觉得九王爷是在有意包庇,有意拍马屁。
  最后,九王爷好心,让王管家当中宣读这手《水调歌头》。
  听后,大家的反映和刚才的几个王爷的反映都是一样的。
  他们心中第一个想法就是,这真的是刘佳璇做的?
  不可能吧?
  那个除了脸皮厚,又像是疯狗一样,见谁都咬的女人,也会作诗?
  步满婷听到后,直接看向刘萍,“你大姐真的是会作诗?”
  刘萍直接扭头看向旁边,她怎么知道,定然是作弊,要不然一个草包怎么会变的这么耀眼。
  会弹从来不会发出声音的琴,下棋还能打败摄政王,现在就连作诗也是.......她不能接受。
  “哇,刘三小姐,你大姐真是个才女。”
  “丞相府的大小姐,就是不简单。”
  “原来还以为.....呵呵,没有想到竟然是故意藏拙啊!”
  “就是,真是大开眼见。”
  一句一句的恭维声,让刘佳璇听到心花怒放,刘萍却是听的差点吐血。
  一群没有见识的东西,肯定是在作弊。
  要不然从前一个只知道追着太子跑的蠢女人,怎么会作诗。
  刚才她可看到了。
  刘佳璇上去的最晚,作诗应该是最慢的一个,可她起身却是谁都早,不但这样,刚才根本没有看到哪一首是刘佳璇做的,定然是摄政王抹不开面子,才会故意不知道拿了谁的诗来冒充。
  看着周围一声一声的道喜,她真的很想站出来当中拆穿刘佳璇虚伪的外表。
  看到坐在旁边的摄政王,她确实有这个贼心,没有这个贼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