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摄政王谋取太子妃 > 086、现任对上前任

086、现任对上前任


  “魏尚,你这是打算对我摄政王府大开杀戒!”
  终于缓和一些的太子,努力硬撑着站起来,看向眼前的摄政王。
  他就说,为何到来这么久,这人都没有动静,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自己。
  那么,刚才自己的不适,应该也是这人的诡计。
  想到这个,太子似乎时摄政王也没有什么要谈的,撕破脸面,早就在错嫁的时候已经开始,一直延迟到现在,也不算是太晚。
  “皇叔,我想你心里应该清楚,佳璇原本是我的太子妃,是你的摄政王妃用的诡计,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今天来就是为了拨乱反正。”
  摄政王听到这话笑了,很冷的笑意。
  “你对你的皇婶也能下得去手?”
  太子看向摄政王,久久说不出来一个字。
  “魏尚啊,我足足等了你一天,你没有拨乱反正,现在,怎么,听说了你的皇婶才是真正的凤星,就很坐不住了。”摄政王平时是不怎么愿意说话,并不表示,他说话会好听。
  一直以来有意隐藏的秘密,公然解开。
  算是给摄政王的人,对太子的人一个合理的交代,同时也算是一种挑衅。
  “皇叔是什么意思?”太子才不会傻傻的承认。
  摄政王看着太子,手中的剑,一下刺进太子身边之人的心口,随着噗嗤一声,随着那人倒下,摄政王跟着退后。
  “今天谁敢动摄政王妃一下,命留下!”
  .....
  门内。
  一直在里面关注动静的刘佳璇,忍不住爆粗口。
  我靠,原来魏南宗这个龟儿子在这里等着太子。
  嘿嘿!
  太子对上摄政王,似乎胜算不是很大啊!
  这样的好戏,她能错过吗?
  想了想,开门,直接对上摄政王的目光,“你来的有些晚啊!”
  “来早了,影响你正常发挥啊!”
  摄政王说着看着在女人手中的黑乎乎的东西,他就知道,这女人又用了这一招。
  一直站在摄政王旁边的布塔看到王妃手中的那个东西,顿时觉得全身都一阵战栗。
  这东西,他经历过,真特么的难受。
  现在只是看到,他就觉得全身不舒服。
  “哼——”刘佳璇冷哼一声。
  真会装。
  她再次关门,对外面的事情,她才不会管怎样。
  反正家不是自己的,毁到怎样的程度,她一点也不心疼。
  半秋和半夏傻眼,这什么情况?
  难道王妃就不担心前任和现任打起来?
  那可是太子和摄政王啊?
  可惜,他们心底在好奇,都不能说什么,后来还在有些人的安排下自动离场。
  来到屋里,看到王妃正在喝茶,他们不能淡定了。
  “王妃,你难道不担心他们打起来?”
  刘佳璇慢慢喝了一口,看向外面,“再怎么担心,也不是我能说了算的。”
  前任和现任总要闹出一点什么动静,才能证明自己的魅力,哪怕现在的摄政王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原主,又能怎样,摄政王就是想要利用这个机会,她能说了算?
  说了不算的时候,看戏也挺好。
  抛开什么,她倒是希望好好教训一下某人,让某人知道,女人的报复,比真刀真枪都要狠。
  “这....那人可是太子,万一太子......”半夏在旁边提醒,摄政王真的动怒是要死人的,刚才已经死了一个,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是太子。
  “那好办,太子死了,就没有什么太子了。”
  “......”
  “......”
  半夏和半秋不敢有什么反应。
  这么狠,竟然诅咒太子去死?
  后知后觉的他们才想到,只是隔着一道门,门外的人应该能听到!
  “你们不就是担心太子半死不活的,要我说呀,要么彻底让太子死个彻底,直接再换一个太子就是了,要不然,就这样放了他,反正最近倒霉事缠身的太子死在半路上的可能很大,何必脏了自己的手。”
  外面的众人听到这话,脸色均是变了。
  难道今天摄政王打算把他们全都杀了,来个死无对证?
  想到这个,太子的人怎么会不拼尽全力。
  可惜,站在他们面前的是摄政王,再有底气,在这人满前的底气也开始慢慢泄漏。
  太子的脸色更是好看,变了又变,他都不敢相信这话能从这个女人的口中说出来。
  摄政王的表情好看了。
  这女人,够狠!
  “太子,你看这.....”这回又变成了摄政王口中的太子了。
  显然这声太子是提心给某人这个太子的来历,和现在的窝囊。
  太子毕竟年轻,经历的事情又少,一连反的被人羞辱,他直接抽~出软解指向了摄政王。
  摄政王看着,笑了。
  等的就是这一刻。
  摄政王退后,周围的人全都涌上来,直接把太子和太子的人包围起来。
  厮杀开快开始。
  乒乒乓乓的声音很是刺耳,随着这声音落下,阵阵血腥味散播开来。
  摄政王只是看着那个奋力厮杀的太子。
  在太子出现在摄政王府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今天的败局。
  不,更早一点,在太子自以为是的用刘盈取代了刘佳璇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筹谋的一切终将变成一场空。
  现在的摄政王对太子动手的那一刻,算是再次罢了老皇上的胡须。
  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活着只是一个摆设。
  摄政王更想做的是,彻底把世人口中的太子和刘佳璇分开,以后他们记住的只有摄政王妃,再也没有其他。
  很快太子的人渐渐出现败像,就连太子的身上开始落红。
  有一就有二。
  当太子努力撑着,不让自己倒下,他带来的人却是一个一个死在了他的跟前。
  等太子站到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努力用剑撑着,才能让自己的身子站直了。
  一直坐在屋顶上的刘佳璇恍惚中似乎看到了曾经的九王爷。
  九王爷断臂后,对他的打击很大,他在知道没有希望的时候,也是宁愿站着死,也不愿意憋屈的活着。
  看到眼前的太子,想到九王爷的变化,就在她以为摄政王会在今天赶紧杀绝,至少不会给别人留下退路,却在这个时候,摄政王竟然放了太子。
  “你走吧!”
  一直看戏的摄政王终于开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