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 番外6 游山玩水之做饭篇

番外6 游山玩水之做饭篇


  “阳和起蛰,品物皆春”。
  立春过后,天气便一天天暖和起来了。
  纳兰国各地从南到北,各地的百姓逐渐开始了春耕。
  几辆马车从京城开始出发,一路向南。
  沿路,他们看见了冰雪融化,看见了万物复苏,看见了百姓们排着长队到衙门里领亩产千斤的粮种,看见了麦田从绿变黄,看见了一头一头水牛在田里犁地......
  两个月后,天后山脚下。
  太上皇和王骁正带着小黄在田野间的小溪里抓鱼,摸虾。
  太皇上从细微之处得出,纳兰瑾年又要落跑,于是他悄悄的打包好行礼,约上王骁当伙伴,等在城外!
  纳兰瑾年没有办法,只能带上他们这两盏电灯泡。
  当然,主要是温暖不让他赶人!
  不过两人来了也好,有时候可以照顾一下小黄,他们两人便有了二人世界的时间。
  就像这一刻。
  不远处,山脚下,一排青砖白墙的小院,正炊烟袅袅。
  两老带着孩子去玩,而纳兰瑾年和温暖则留在家里做饭。
  一人淘米,一人洗菜,一人杀鸡,一人烧水.......分工合作,过着最细的柴米油盐的日子。
  此时此刻一个坐在灶台前烧火,一个站在灶台旁炒菜。
  旁边的小炉子还熬着鸡汤。
  温暖揭开了瓦锅的盖,一股热气伴随着一种鸡汤特有的香味飘了出来。
  待热气散去,温暖看了一眼正在翻滚,色泽金黄的蘑菇鸡汤。
  她拿起汤勺搅拌了一下,一只金黄色的鸡腿露出汤面,那色泽,金黄得让人垂涎三尺。
  “这鸡汤再炖一会儿就好了。”她站了起来,从盐罐里勺了一小勺盐,放进了鸡汤里调味。
  然后又盛了一点汤到碗里,尝了尝味道,刚刚好!
  她满意的放下了碗。
  纳兰瑾年拿着锅铲,动作利落,姿态赏心悦目的翻炒着大铁锅里的红烧野兔肉。
  浓郁的肉香,弥漫整个小厨房。
  这野兔还是今天早上王骁和太上皇带着小黄上山捡回来的。
  昨日他们闲着没事干,在山上弄了一些陷阱,过了一个晚上,便抓到一只野鸡和一只野兔了。
  纳兰瑾年处理了一下,野鸡便用来熬汤,兔肉便做成红烧兔肉。
  “兔肉也好了。”纳兰瑾年放下了锅铲,拿起一旁的筷子,往窝里夹起色泽金黄的野兔肉,走到温暖身边,他吹了吹筷子上兔肉,送到温暖嘴边:“尝尝够不够味道。”
  温暖张开了口,吃下。
  “怎么样?好吃吗?”纳兰瑾年满目期待。
  温暖点了点头,竖起了大拇指,口齿不清的道:“嗯,好吃!很够味!”
  纳兰瑾年看着温暖的小嘴,一边呼气,一边吃,眸光一暗:“是吗?那我也尝尝。”
  他伸出长臂直接将温暖拉入了怀里,低头稳住了她诱人的小嘴,长驱直入。
  ......
  空气中,诱人的香气渐渐被烧焦的气味代替。
  院子里,两老一小高兴的提着一篓子的鱼虾蟹回来。
  小黄迈着两条小短腿,蹬蹬蹬的往厨房的方向跑去:“娘亲,娘亲,你看看我捞了许多鱼!我今天晚上要吃炸小鱼!”
  厨房里,气息凌乱,衣衫不整,不知道吻了多久的两人,迅速分开。
  纳兰瑾年赶紧拉好温暖的衣服。
  温暖还没从旖旎中回过神来,气息凌乱,小黄便冲进来了。
  她甚至还来不及给纳兰瑾年一个白眼!
  小黄高兴的跑了进来,将鱼篓子举得高高的:“娘亲,你看,我捞了许多小鱼!”
  温暖迅速回神,红着脸,扬起笑脸试图遮掩什么,她笑着蹲了下来,“是吗?我看看。”
  竹子编织的鱼篓子里面装了半篓子的小鱼小虾,还有一些螺蛳,小河蟹。
  “哗,真的好多哦~!都是小黄捞的吗?太棒了!”
  “嗯,大部分都是我捞的!”小黄高兴的道,说完,他吸了吸鼻子,小眉头一皱:“什么味,怎么这么难闻?”
  他第一次闻到这种气味,还不知道是什么引起的。
  浓浓的食物烧焦了的味道窜入温暖的鼻子。
  红烧兔肉!
  温暖的脑海瞬间蹦出这四个字,她迅速回头。
  纳兰瑾年正掀开了木制的锅盖,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看着锅里的红烧兔肉。
  温暖蹭一下站了起来,入目是锅里一堆像黑炭的东西。
  “......”
  很好,午餐报废了!
  温暖瞪了纳兰瑾年一眼:“都怪你!”
  纳兰瑾年点了点头,乖巧的应下:“嗯,都怪我,沉迷美s.....食,不可自拔!”
  他看着她,眉眼里都是笑意,一点忏悔的样子都没有。
  温暖脸瞬间变红了。
  孩子还在呢,他瞎说什么美色....不对,美食!
  “什么美食?爹爹,你做了什么好吃的给小黄吃?味道怎么这么难闻?是不是像臭豆腐一样,越臭越好吃?”小黄听见美食趴在灶台上,好奇的探着头,想看看锅里的都是什么。
  这时太上皇和王骁匆匆的跑了进来,一脸着急的道:“怎么那么多糊味?是不是走水了?”
  “什么东西烧糊了?”
  两人进来,视线便落在铁锅里的一堆可疑的黑炭之上。
  太上皇瞪大了双眼,头探了过去,好奇的道:“这是红烧兔肉的新做法?吃下去是不是外焦内嫩的感觉?”
  他的印象里,暖暖做出来的东西,样子黑不溜秋的,都很好吃!
  王骁比太上皇有常识多了,摸了摸胡子:“这是不小心将肉都烧糊了吧?”
  纳兰瑾年淡定的拿起锅铲将锅里的黑炭铲起来:“嗯,忘记看火了。小黄,今天我们吃炸鱼,不吃红烧兔肉了,好不好!”
  “哦,好的。”虽然有点失望,但是他看见母后瞪父皇了,一定是父皇又做错事了,算了,他就体贴一些,别火上浇油了。
  不然,母后不让父皇进屋里睡,父皇会去自己的屋里和自己睡,这让人很烦恼!
  因为父皇总是不好好睡觉,不是肚子痛就是头痛......然后找尽借口,让自己去找母后,直到他成功回到母后的屋里睡,才罢休!
  他不想被这么折腾!
  王骁闻言一脸失望,他好久没吃红烧野兔肉了啊!
  期待了一个早上,摸鱼回来和太上皇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呢!
  “你们在忙什么啊?怎么炒个菜,都忘记看火了?”
  太皇上看见温暖嫣红微红的嘴唇,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看了一眼纳兰瑾年,嗯果然,也比平日看起来红肿了一些!
  他肚子里的坏水忍不住泛滥,故作好奇的道:“十七,你嘴巴怎么好像肿了?”
  王骁闻言,看了过去。
  温暖脸更红了,她迅速低头去看看小炉子里的汤。
  小黄这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我知道,是被蚊子叮了!娘亲的嘴巴也肿了呢!她每天睡醒嘴巴都会肿起来。因为晚上睡觉总是有蚊子叮她。”
  空气突然静了下来。
  王骁看了一眼纳兰瑾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咳咳.....是吗?山上的蚊子真多啊!下午我去山上找些草药回来驱蚊。”
  太上皇笑呵呵的道:“可不是,也太多了,大白天都敢往人嘴巴上叮!我和王兄一起去!”
  小黄马上道:“伯府,曾舅公爷,我也要去!”
  太上皇摸了摸他的头笑道:“呵呵,一定带上你,不然蚊子都不敢出现了!”
  淡定如纳兰瑾年这回耳朵都红了。
  被蚊子叮了这话能忽悠三岁小孩,不能忽悠两个老车夫啊!
  而温暖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嗯,不是因为其它,是因为.....瓦锅里的鸡汤,都干了!
  鸡肉也焦了!
  他们刚才到底吻了多久?
  这时,太上皇也发现了,他瞪大了眼,一脸不可思,然后看向纳兰瑾年:“十七皇弟,体力不错啊!”
  这炖的是鸡汤吧?
  鸡汤里的汤都能烧干?
  这到底持续了多久?
  温暖的脸更红了,她故意板着脸道:“还站在这里干嘛?赶紧将鱼虾清洗,处理一下,不然午饭,就只能吃青菜了!”
  这威胁非常有效。
  太上皇立马拉着王骁和小黄跑出去了。
  夺门而出那一刻,他不忙留下一句:“十七,暖暖,你们抓紧时间继续忙一下,只剩下鱼虾了,午餐不能没有肉啊!别再煮糊了!”
  温暖:“......”
  “都怪你!”温暖瞪了纳兰瑾年一眼!
  今年他和小黄睡吧!
  绝对不许他爬上自己的床!
  “嗯,都是我的错!”认错态度一如既往的良好。
  “下次都不带太上皇出来玩了!太可恶了!”温暖又瞪了他一眼,后悔的道。
  纳兰瑾年笑着上前拉她入怀,搂着她的腰哄道:“我就说了,不能带。下次只有我们两人好不好?”
  太上皇这时又跑了进来,他一脸讨好的道:“别啊!下次我不敢了!”
  温暖迅速推开纳兰瑾年。
  纳兰瑾年立马一个冰冷的眼刀杀过去。
  “我是来拿锅去清洗的!呵呵.....你们继续!继续!”太上皇急中生智的道跑到灶台前,将那个大铁锅拧了起来,飞快的跑了出去。
  温暖:“.....”
  纳兰瑾年:“......”
  他是不会告诉他,那大铁锅两只锅耳,滚烫着呢!
  太上皇的手指传来火辣辣的痛,他强忍着跑出了厨房,便将锅扔了!
  他摊开掌心,一看,很好,十只手指,十只都长了水泡!
  这时小黄发出一声惊呼:“伯父,你怎么将锅扔了,锅破啦!穿了个大洞!”
  王骁看了一眼:“哦,好像只有一口铁锅,午膳没锅炒菜了吧?”
  太上皇:“........”
  好像——开个玩笑,开大了!
  呜呜.......这回亏大了!
  得挨饿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