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 第十七章 第一次登门

第十七章 第一次登门


  纳兰瑾年看着那只小手拉着自己的大手,一路往山下跑,他那只一直没有知觉的手此时似乎传来了一股子麻意。

  他任由她拉着他往前跑。

  温暖拉着纳兰瑾年一口气便跑到了山脚下。她松开了他的手,气喘吁吁的弯着身体,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的喘气。

  最后累得不行,干脆靠着树坐在地上。

  反观纳兰瑾年一派气定神闲,气息都没有乱。

  纳兰瑾年看着一脸通红,气喘如牛的温暖,觉得她的身体真的太弱了:“没事吧?”

  清冽磁性的男声仿佛夏日一股清泉流过心田,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温暖这才反应过来,她将他也拉下山了!

  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啊!

  温暖也顾不上气喘了,她坐直了身体,为了掩饰自己犯下的糊涂,一本正经的道:“没事,咳咳,要不要去我家坐坐,我帮你号一下脉,看看那药有没有效?”

  “也好。”或者她的药真的有效,他想到刚才右手那一阵麻麻的感觉。

  温暖:“......”

  她以为他会拒绝的。

  她就是客气一下。

  不过算了,她以后每日都要上山帮他治手,现在带他回家,家人看见他,自己也有借口了。

  于是温暖便将人带回家。

  幸好她家住村尾,后面不远就是大山,没什么人看见。

  温暖回到家,家人还没有回来,她打开院门:“这就是我家,公子请进。”

  纳兰瑾年优雅的抬脚走了进去。

  他忍不住四周打量了一眼,这是他第一次走进这种竹制的农家院子。

  房子,院墙都是竹制的,地面是新鲜的黄泥。

  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新,连竹子都还是绿色的。

  “新搬进来的?”他记得这山脚下以前是一个草棚。

  “嗯,搬进来没几天。”温暖拉开院子里木桌旁的一张竹制椅子:“公子请坐。”

  现在只搭建了两间屋子,都是用作卧室用,实在不适合招待客人,只能让他在院子里坐,反正他应该很快就会走。

  温暖说完转身去给他倒水。

  纳兰瑾年随意的坐下,一只手漫不经心的搭在桌子上,容色清绝,冷傲,天生贵气逼人。

  那架势不知道以为他坐的不是竹椅而是龙椅。

  大灰狼很自觉跳上了旁边的椅子,坐好。

  温暖端着两碗水出来,看着这一人一狼,总觉得他们将这农家小院坐出了金銮殿的架势。

  她默了默,走过去,将两碗水放在他们面前:“公子请喝水,失礼了,我家没有茶。”

  客人来了总得上茶的,她家没茶,只能给他一碗水。

  温暖觉得他应该不会喝,但是他喝不喝是他的事,自己不能没有礼貌。

  纳兰瑾年看着一只粗瓷瓦碗,装着清澈见底的水,碗的做工很粗糙,但可以看见洗得很干净。

  他习惯喝茶,不曾试过喝清开水,而且从来没有试过用碗喝水,但他还是若无其事的用那只好看的手端起碗,不急不缓的将碗里的水喝得一滴不剩,然后放下了碗。

  “......”温暖惊得忘记了反应,他有这么渴吗?这么大一碗水,居然喝得一滴不剩!

  大灰狼也将碗里的水喝光了。

  纳兰瑾年看着她傻傻的看着自己,这喝完了还需要品评吗?他便道:“水很甜。”

  大灰狼点了点头,甩了甩尾巴:的确甜。

  温暖:“.......”

  “额,这是山泉水,的确有点甜,还要吗?”

  纳兰瑾年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

  再喝一海碗水,他该饱了!

  一时两人沉默,温暖有些郁闷:还不知道走人吗?

  某人却浑然不觉,自在得很。

  “我帮你号一下脉吧!”号完脉,赶紧送他走,温暖总觉得有他在,太尴尬了。

  “好。”纳兰瑾年将左手,放在破旧,却擦得很干净的木桌上。

  温暖在他旁边坐下,将手搭在他的脉搏上,认真号脉。

  纳兰瑾年看着那只苍白,瘦得露骨的手,指尖搭在他的脉门上,指腹冰凉。

  这丫头身体太虚弱了,浑身皮包骨。

  他想到林星查到的消息,她就是一个先天不足,体弱多病,被十里八乡称为瘟神,短命种,土生土长的温家村人。而且因为前几天落水,她病情加重,快死了,温老爷子的平妻担心影响长孙的运道,一家子被平妻赶出了屋,住在这新搭建的竹房子里。

  一个常年卧病在床,连自己的身体都治不好的人,怎么会解了自己的毒?而且连翡翠原石都认识?纳兰瑾年若有所思。

  这时温暖收回手打断了他的思绪:“药对症了,余毒清了不少,继续喝三天这副药,明天我再开始给你针灸。”

  “好。”纳兰瑾年收回思绪,他又打量了一眼竹房子,这竹房子冬天四面入风,怎么住人?

  温暖见这一狼一人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便道:“公子不嫌弃的话,就在这里吃顿便饭吧!大灰狼和小黑带了很多猎物来。”

  纳兰瑾年正想拒绝,大灰狼却已经点头如蒜,然后又对着自己猛点头。

  纳兰瑾年:“.......”

  大灰似乎很想留在这里吃饭?

  “如此便有劳姑娘了。”大灰估计是吃怕了袁管家做的饭菜了。

  说实话,他也怕了。

  温暖:“......”

  这人还真是不知客气为何物吧?

  “那公子请稍等片刻。”温暖也不纠结了,她本来就答应了给大灰狼给它和小黑做好吃的。

  她转身去忙活了。

  温暖先去烧水,准备用来处理老鹰抓来的几只野鸡。

  然后又去摘了些菜,将菜和早上摘的香料一起清洗干净。

  这时水也烧开了,温暖正想将大铁锅里的水倒到木盆里开始烫鸡毛。

  纳兰瑾年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拉开了温暖:“我来吧!”

  他实在担心她这个小身板将锅里滚烫的水都倒到自己身上了。

  温暖刚想说不用。

  他一只手不方便,便见他一只手拿着抹布抓着铁锅的一个耳,将整锅水都提了起来,然后倒进了木盆里。

  好吧,有人就算一只手,也比她两只手好用。

  “谢谢。公子去坐着吧!剩下的我来就可以了。”

  纳兰瑾年没有拒绝,其它的他也不会。

  温暖家的灶台都是临时在院子一个角落搭建的,不要说墙,连个屋顶都没有,所以她干活,纳兰瑾年可以看清一切。

  纳兰瑾年就这么坐着,静静的看着她忙活。

  这时院门打开了,温厚大声道:“暖姐儿,我们摸了好多螺蛳回来!饭做.....”好了吗?

  温厚的后半句在看见院子里站的一人一狼消失了!

  “你是谁?怎么在我家?”温厚一脸警惕。



  ------题外话------

  发书快半个月了,第一次上推,跪求推荐和收藏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