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 第三十五章 买地了

第三十五章 买地了


  朱氏一听心里就不高兴,但脸上不显:“你去找老四什么事啊?他们好像很忙。”

  “明日开始秋收了,我让他带着孩子来帮忙收割。”

  朱氏听了这话怒从心起,这是又变着法子帮衬那贱人一家呢!

  说是让那贱种带着一群小贱种来帮忙,完了又给银子又给米的!

  儿子帮老子做事,没见过还要出银子的!

  太不要脸了!

  她紧紧拉着他:“不用了,人手够了。老三今晚就回家,就让老三带着人收割就好。

  现在暖姐儿身体不好,正需要人照顾,老四带着孩子在镇上做工,你就去别给他们添乱了!”

  老三今日应该回来了,就让老三带着那个不下蛋的田鸡一起慢慢收割就行了。

  何必浪费银子?

  这么多年那田氏,蛋都没生一个!在家里白吃白喝吗?

  温老爷子听了皱眉:“你怎么请人了!”

  以前每年都是自己带着老四一家和老三一家一起收割的,他也因此有借口多补贴一点粮食和银子给老四一家。

  而且特意在收割时多落点粮食在地里,让几个孙子在后面捡回去。

  “不是我请的,是老大和老二请的,他们在镇上没空回来秋收,而且他们都知道了老四搬出去了,不好意思再让老四帮忙,便请了。”

  温老爷子听了能说什么,那是大儿子和二儿子的孝心:“下次不用请了,外人哪有自己人尽心!”

  “好。”朱氏从善如流。

  心里却暗骂:尽心个屁!尽贪她的粮就是真的!

  不过人当然没有请成,她下午去镇上就是去将老大老二请的短工退了的。

  这才知道那贱人一家坑了她大儿子五两银子,还有一支小朱氏打算送给自己的二十两的金钗!

  这一路赶回来,她气得心肝脾胃都痛!

  不过,想到那头狼,朱氏又高兴了!希望那一家贱种被狼咬死了,这样以后就没人碍她的眼了!明天早上她再过去找回她的银子和金钗。

  “对了,你去镇上有没有问亮哥儿的亲事准备得如何?也没几天了。”

  提起最有本事的孙子,朱氏才又来精神了:“老大说,到时候全村都请,都请去镇上酒楼坐席!”

  “这个好,人多热闹。”

  亮哥儿娶的可是学院郭夫子的女儿,知书达礼,人家本家可是在京城的一定不能怠慢了。

  “你到时候可提醒村里的人穿好一点,别脏兮兮,丢了我们的脸!人家郭夫子家可是有头有脸的人!老四一家就别请了,我担心晦气!你最近不许去他们那里!”

  “不行,哪有你这样的,全村都请,你不请老四一家,这让人怎么说老四?”

  “我管别人怎么说!我说不请就不请!那是我孙子成亲!”

  “你……”

  ……

  两老说着又吵了起来。

  ~

  太阳渐渐下山,红红的咸蛋黄终于在西边的天空消失,一家人都回到了家里。

  “地买了吗?”吴氏倒了一碗水递给温家瑞紧张的问道。

  “买了,一两银子一亩。买了五亩。有一亩是用来盖房子,围院子。这是地契,你收好。我已经去吴家村,找爹订下了青砖和瓦,还去镇上订了木梁,秋收后咱们就盖房子。”温家瑞从怀里掏出一份地契,交给吴氏,然后接过水,一口气喝完。

  温家瑞口中的爹,指的是吴氏的亲爹。

  吴氏娘家做的是砖瓦生意,以前生意挺好,现在附近的人都做,生意差了许多,有点入不敷出,老丈人都想不做了。

  “五亩够大了,种菜种药都够了。”吴氏接过地契,小心的看了看,手指微微颤抖。

  好不容易,家里又有地了。

  而且是福地!

  “娘,给我,我也看看。”温洛道。

  “我也看看!”

  …

  几个孩子抢着要看。

  “爹,五亩地有多大?”

  “很大了,大概从我们屋子这到水塘边!”

  温洛想了一下,眼睛一亮:“耶!以后可以种许多粮食,不会饿肚子了!”

  村里五岁的孩子都知道,家里有地才不会饿肚子。

  一家人想着那片满是杂草乱石的地吃着香喷喷的饭菜,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自己对房子的期望,一室温暖,其乐融融。

  温暖将他们的想法都记了下来,到时候再将房子设计图画出来。

  现在银子不多,离入冬也不远了,她打算先简单盖一座一进的四合院住住,以后有银子,再慢慢扩建。

  甚至以后,将附近这一整片荒地都买下。

  吃过晚饭,吴氏和王氏就着火堆和月色带着孩子们清洗荷叶,晾干,明日卖螺蛳打包用。温家瑞继续用竹子做一些凳子和桌子。

  到时候盖房子,请做工的人吃饭时,总不能凳子都不够坐。

  而温暖刚在屋里点着油灯看着那三本关于乐理的书,想看看这个朝代的音律和乐理与现代的区别,还有流行什么风格的曲子。

  她要作曲赚银子,尽快多赚点银子,接大姐回家,买下那玉矿,都需要银子!

  钱秀才家听说家底不错,不知要多少银子才放人。

  无论多少,都得将人接回来。

  一家人忙着,一直到夜深才睡下。

  ~

  山上,纳兰瑾年正和风念尘一起吃着饭,四菜一汤,均是平常人家吃不到的山珍海味,可他们却味同嚼蜡。

  中午有炒螺蛳还好,现在……

  纳兰瑾年皱眉,他想起昨天那些色香味俱全的菜,实在有点吃不下咽。

  不明白同样是药膳鸡,袁管家怎么就能做得那么难吃!那鸡肉又粗又柴还一股子血腥味!

  纳兰瑾年每样菜吃了两口便吃不下去了。

  大灰狼这时跑了进来,袁管家看见它回来,马上端了一大盘子肉放到它面前:“大灰,吃饭了!”

  大灰狼嫌弃的转过头,连看一眼都不愿意。

  袁管家奇怪道:“大灰,你怎么不吃?”

  这是给狼吃的吗?这是给猪吃的!

  它才不吃!

  大灰狼蹲坐起来,两只前腿拍了拍肚皮:小爷,我吃饱了!

  然后它便站了起来,走回自己的窝里睡觉了!

  狼吃饱就困了,明天还得早起打猎。

  纳兰瑾年看着大灰圆鼓鼓的肚皮,眯了一下眼。

  一头狼吃得都比他好!!

  突然,他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他想到那个在镇上大街卖螺蛳赚银子,还被人说她卖的是贱物,说她是贱人吃贱物。

  当时他听了都气。

  这是因为穷,被人看不起!

  穷?嗯,她帮自己治手,他还没给医药费呢!

  姓风的庸医连他的手都治不好,平时给别人看一次病一千几百两的收,万两都收过!

  那丫头医术比他高明,他该给多少医药费呢?

  纳兰瑾年看了一眼桌上的四菜一汤,嗯,这真不是人吃的东西!

  他决定明日开始,和大灰一样,去她家搭伙,顺便将这个月的医药费和生活费都付了!

  ——



  ------题外话------

  谢谢投票的书友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