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 第三十六章 又被出卖了

第三十六章 又被出卖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朱氏匆匆的跑到了村尾,想去拿回自己的金钗和银子。

  远远就发现那竹围成的院子里天没亮就炊烟袅袅。

  这一家子贱种没死?

  而且她好像闻到了一股子肉香?

  这是怎么回事?老头子又偷偷补贴他们一家了!

  好啊!

  朱氏气冲冲的向那竹房子跑,她要撕了王氏那贱人!

  大灰狼今日从厨房偷偷叼了一大块牛肉下山。

  远远看见朱氏杀气腾腾的往温暖家跑。

  它速度猛地加快,几个奔跃,便来到了朱氏身后。

  朱氏举高手刚想拍门。

  身后一声狼嚎!

  她转身发现一个巨大的黑影扑过来,吓得连尖叫都忘了,拔腿便跑!

  大灰狼一直追着朱氏,直到朱氏跌落在河里才掉头回去。

  而深秋的早晨,天气凉着呢!

  朱氏掉河里,河水透骨寒,她好不容易爬上河,回到家已经冻得整个人发紫,喷嚏连连。

  因此也一连病了几天,连床也下不了!

  ――

  这些温暖都不知道。

  今天温暖一家分头行动卖螺蛳,温淳和温馨在东面几条村,温厚和王氏去西边几条村,吴氏带温然温洛在河里摸螺蛳。

  温暖和温家瑞两人则去镇上卖螺蛳。

  镇上,因为昨日已经有不少人买回去尝过,都觉得这炒螺蛳异常好吃,所以他们的摊子摆出来不到一个时辰,五大桶螺蛳就卖完了!

  昨天第一个买螺蛳的老人来迟了,发现螺蛳只剩下两碗,一脸懊恼:“这么快就没有了?给我打包了。”

  他还打算买些回去请了几个老友到酒楼尝尝,看看大家的评价。

  温暖笑着道:“还有两碗老爷爷明日还买吗?我给你多留两碗”

  老人听了笑着道:“那敢情好,不过两碗可不够!我至少要十碗。”

  “好!”温暖迅速打包好递给他。

  老者接过了,付了钱,匆匆离开了。

  卖完了螺蛳,温家瑞便让温暖坐在板车上,推着她回家。

  路过书店的时候,温暖说想买本书看。昨晚的书不够全面。

  两人便进了书店,温暖挑了一本乐记,是关于古代音律的书,还找到了一本有名的曲谱,问了一下价钱,居然要一两银子一本,老板说这两书很畅销,今日才到货,她不要明日过来就没有了。

  温暖便买了,兄弟姐妹都可以用。

  温家瑞以为温暖想学琴,打算等盖好房子,有多余的银子,就给她买琴。

  回家的路上,温暖直接坐在板车上就将三本书看完了。

  她看书很快,而且过目不忘。

  这两本书的内容的确比旧书摊买的好。

  看完这些书她已经大致了解到这个朝代大家大致喜欢怎样的曲子,还有这个朝代拥有与的乐器和音乐发展是水平了。

  回到家还没到中午,其他人还没回来。

  温家瑞放好板车,就去摸些螺蛳明日卖,今日早上只有吴氏带着温然和温洛去摸螺蛳,估计摸得不够明日卖。

  温暖见天色还早,她用紫气养了养那些人参等药材,又用紫气净化了一下玉石,准备再养两天,大集时去县里卖个好价钱,顺便接温柔回家。

  完了温暖从箱底翻出了以前温淳和温厚上学堂时用剩下的笔墨纸砚,然后开始作曲。

  不一会儿,大灰狼背上伏着一头驴子来了,小黑终于逃出了风念尘的魔掌,抓着两只野鸡也来了。

  两只小东西见温暖在忙,都乖乖在边上待着。

  这个朝代的音律,调式和现代的是不一样的。但和温暖知道古代的五音差不多,五音分别指的是宫、商、角、徽、羽,大致和现代音乐简谱上的1(do)、2(re)、3(mi)、5(sol)、6(la),而变徽和变宫则大致和7和4相当。

  一般古人以宫为音阶的第一音,但其他五音也可以作为音阶的第一阶音。

  古代五音和六律并称,这里讲的六律其实是六律六吕,即十二个不同的音高。

  她在纸上写写划划,如此修改了好几张纸才满意:“要是有琴试弹一下就好了。”

  大灰狼一直蹲在温暖的身边,看着她忙活。

  听了这话,歪了一下狼头,然后看了一眼地上几张揉成一团的纸张,它叼起一团,跑了出去。

  小黑见此也叼起地上一团纸飞走了。

  温暖也没有留意到,她将纸上的墨迹吹干,然后折好,打算明日去卖螺蛳的时候,顺便去教乐坊卖了。

  那日教乐坊门外的红纸上写着为太后的千秋宴准备的,各地高价收集好听的曲子。

  原主喜欢看杂书,她从原主的记忆中知道,这个历史上不存在的纳兰国非常崇尚礼乐,礼乐在这里发展得非常鼎盛。

  而且因为当今皇上和太后都非常喜欢听曲,所以民间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教乐坊,目的就是发掘琴技好的乐人和好的乐曲。

  温暖捡起地上几个纸团,拿去生火做饭,很快便炊烟袅袅。

  山上

  京城已经快马加鞭的将那套名贵的餐具送来了,袁管家将准备好的礼品单给纳兰瑾年看。

  纳兰瑾年看了一眼礼单上的东西,有药材,各种山珍海味,茶叶,餐具,茶具、布料,衣服,鞋子,他想到那天吃的是粥不是饭便道:“本王以后在温家搭伙,你多送些米面和食材过去。”

  袁管家听了一脸错愕:“搭伙?主子,这万万使不得!外面的吃食不安全。”

  他不说怀疑那个小农家敢下毒,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

  但是万一被有心人知道了,趁机悄悄下毒呢?

  哎,昨日被风公子吓晕,他都忘记提点她一下!

  “无需多言,此事就这么决定,以后你只需准备风念尘一个人的饭菜就行了。”纳兰瑾年看了他一眼,那目光意味深长,如果不是实在吃不下他做出来的东西,他也不想的!

  袁管家:“......”

  主子爷这是嫌弃他做的饭菜了。

  袁管家觉得自己的内心受到一万点暴击!

  他是一个管家不是御厨啊!!!

  能做出每日四菜一汤已经很不容易了!

  那可是他花了很多心思做的。

  纳兰瑾年没有理会袁管家,淡淡的道:“都准备好,我到时候再送出去。”

  这时大灰狼跑了进来,它将嘴巴里的一团放在地上,然后看了一眼纳兰瑾年,摇了摇尾巴!

  小黑也飞了进来,在桌子放下一团纸。

  纳兰瑾年拿起桌上的纸看了一眼,剑眉一挑:曲谱草稿?

  纳兰瑾年看了一眼袁管家。

  袁管家马上捡起地上的纸团呈给他。

  纳兰瑾年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又是一张改改画画的曲谱,这张比较完整落款是暖笙?

  这曲谱是那丫头作的?

  他精通音律,就这么看了一眼,就看出这曲子大气磅礴。

  居然是她作的?

  这种胸怀,这种格局,绝不是一个小小农女能有的!

  那丫头还真是.....

  让人意外啊!

  温暖鼻子痒打了个喷嚏:谁想我呢?

  她是怎么都想不到,她又被两只小东西出卖了!

  ------题外话------

  求票啊~~~~

  好需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