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 第四十一章 好大哥!

第四十一章 好大哥!


  这小子什么人啊!怎么就和正常人不一样!

  李维收过不少曲,从来没有人在他这里占过便宜。

  温暖踏出房间门,往外走,步伐飞快,不带一点迟缓的,爱买不买!急的不是她!

  眼看着温暖快要走出教乐坊,李维急了。

  这个小子是认真的!

  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这曲子一定能入选千秋宴,然后名扬天下!

  去拍卖会,那曲子就不能当成爱徒的原作了!

  五百两虽然太贵了,但是和名扬天下比,就不值一提了!

  拼了,到时候让自己的爱徒出银子就行了!

  再说这曲子绝对能赚回不止五百两。

  他想到这里赶紧追上去道:“小公子请留步!有事好商量!”

  温暖淡定的转身:“五百五十两,一文都不能少!”

  李维一个趔趄,目瞪口呆:“你怎么加价了!不是说五百两吗?”

  他全部积蓄也就只有五百五十两!她还真敢要价!

  “我高兴啊!你买不买?不买一会儿我心情不好说不定就六百两了!”

  林筝翻了个白眼:这是个疯子吧!

  找鬼买!

  李维嘴角抽了抽,看她一副你耐我何的样子,她还真敢往上加价!

  他想了想,心痛得咬牙切齿道:“买!”

  有好曲子的就是大爷,大爷说了算!

  谁让他真缺这样的好曲子!

  他就倾家荡产赌一回大的!

  林筝目瞪口呆,大人居然花五百五十两买了!

  疯了!

  这两个人都疯了!

  要知道放眼整片大陆,能作出价值五百两的曲子,不超五人!

  只是不久之后,她就悔得肠子都青了!后悔自己没有砸锅卖铁倾家荡产的买下来!

  ~

  卖完曲子,温暖去成衣铺换回了衣服,揣着六张银票高兴的回到摊子那里。

  这时螺蛳差不多卖完了,昨日那个老人正和温家瑞说话。

  温家瑞看见温暖回来,提着的心放下了,他对温暖招了招手:“暖姐儿,快过来!这位老爷有话想和你说。”

  温暖快走了几步,甜甜的打招呼:“老爷爷有什么想对我说?”

  老爷爷看着这个瘦弱苍白的小丫头,那大大的眼睛骨碌碌的,非常精灵,讨喜,他笑着道:“小丫头,借几步说话。”

  “好。”温暖便和他走到了离摊子不远,但买螺蛳的人又听不清他们说什么的地方说话。

  老人:“实不相瞒,我是如意酒楼的老板,我叫唐炳权,那天吃过你家做的炒螺蛳,觉得特别吃好,就想着买下菜方子,以后给酒楼多添一道下酒菜。你爹说,这菜是你想出来的,卖不卖得听你的。小丫头,这菜方子我给你五十两,只多不少了,普通菜方子我也只出三四十两买的,你卖吗?”

  昨天他请朋友到酒楼试吃,两碗炒螺蛳,就让他们几人差点喝高了!

  他想过了,这香辣炒螺狮非常下酒,放在酒楼里卖,就算只卖十文一碟,一个月就回本了。

  而他在酒楼里买炒螺狮,最重要的不是为了靠它赚银子,而是靠客人多喝点酒赚银子。

  他送客人一碗价值两文的炒螺丝,客人很有可能尝了,觉得这东西下酒,就多点一壶酒,若点的是名酒,那他几天就将这五十两赚回来了!更何况他在县城里都有酒楼,这买卖非常划算。

  这一次温暖毫不犹豫的点头:“唐爷爷这么有诚意,自然是卖的。”

  卖炒螺蛳不是长久之计,而且这东西做法简单,很容易就有人学出来了。

  今日就听一个婆婆说镇子另一头有人卖了,三文两碗,只不过吃下去有点泥味,没有自己家的好处,她才没有买。

  现在有人愿意出银子买,而且五十两的确不少了,能够多赚一笔银子,自然是好的。

  “小丫头果然爽快。这是五十两银票。你跟我去酒楼教我的厨师做炒螺蛳可好?”老人拿出一张五十两银票递给温暖。

  温暖接过来,收好:“好,谢谢老爷爷。等排队的几人买完,我们再跟你一起过去,他们排队等好久了。”

  “这是自然的,不然我都将全部螺蛳都买了。我等你们。”唐炳权就站在边上看着。

  后面还有七八个人在排队,温家瑞和温暖利落的将他们要的螺蛳用荷叶包好。

  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温家富和温玉走了过来。

  温家富一脸意外的道:“四弟,原来是你在这里卖螺蛳。那可真的是太好了!”

  太好了?好什么?温暖挑了挑眉。

  温家瑞看见来人神色淡淡的:“大哥,可有事?”

  对于算计自己女儿的人,哪怕是亲兄弟,他也热情不起来。

  温家富仿佛没看见温家瑞的冷淡,热情的道:“没事就不可以来看看你吗?不过大哥这次还真有事找你。四弟,你这炒螺狮最近卖得很好啊!来我酒楼吃饭的人,有时候都会问我有没有炒螺狮这菜品呢!”

  “还行,大家也就吃个新鲜。”温家瑞淡淡的道。

  “你就不用谦虚了,我那里的客人对你这炒螺狮可是赞不绝口呢!今日我过来找你,就是想买你这炒螺狮的菜方子的。看在亲兄弟一场,大哥给你一两银子!平时那菜方子别人卖给我,我都只给五百文的!”

  温玉戴着帷帽遮住了脸,在边上怪声怪气的道:“爹,也就你顾念着兄弟情义,还给银子。别人可没将你当大哥!要是我是当弟弟的,那菜方子我不要银子,直接送给你了!”

  温暖忍不住笑了:“谢谢大伯照顾,不过二堂姐你不是说我们这东西是贱物,可不能登上富贵酒楼这种大雅之堂!所以不卖。”

  温玉脸一红,感觉被温暖打了一巴脸!这死贱人哪壳不开提哪壶!担心没人认出她吗?

  幸好自己戴了帷帽!

  “我有说过吗?胡说八道!信口雌黄!”

  温玉微微抬高下巴,隔着帷帽斜眼看着温暖道:“我告诉你,一两银子已经很多了!如果不是看在兄弟情义上,我爹想照顾一下你们,给你们五百文就够了!赶紧将菜方子告诉我们,不然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噗!”这回唐炳权实在忍不住笑了:“果然是好兄弟!今日我真的长见识了!”

  “据我所知,一般的菜方子至少都要三四十两。一两银子就一副施恩嘴脸。温兄,你的兄弟对你真的照顾有加,果然是好兄弟啊!有情有义!”

  唐炳权说完对温家富竖起大母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