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 第六十章 王氏失望

第六十章 王氏失望


  袁管家好半晌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看了一眼书房的方向,却是没胆,也没脸再过去守着了。

  袁管家不蠢,否则也当不了纳兰瑾年身边的管家。

  任何国家在军事上,防御技术和攻击技术都是至高机密!

  温暖拿出来的东西,足够证明她不是其它国家的奸细了,她若是奸细,她有这样的发明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国家,反而透露给敌国?

  这样的人才,也不是派出去当奸细的人啊!岂不太浪费了?

  袁管家垂头丧气的走开了。

  李兵:“……”

  他还没有帮自己通报啊!

  李兵看了看书房的方向,发现大灰正懒洋洋的趴在一块巨石上晒太阳。

  他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道:“大灰,你可以进去给我通报一下吗?”

  大灰眼皮一翻,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巨大的狼身,在石头上一个翻身,转过脸,不甩他。

  小爷看起来像是做这狗奴才才做的事?

  李兵:“……”

  他还是等那姑娘离开后才进去禀告吧!

  他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一个多时辰。

  瑾王耐性不好,满朝文武百官都知道!早朝迟到早退是家常便饭,哪怕是和众将领议论军事,也没超过一刻钟,他就受不了了(皇上说他是受不了大家的蠢),一刻半钟绝对连蚊子都被清场了!

  当然大家都迫不及待想走就是。

  谁也没胆和瑾王待在一起超过半刻钟。

  ~

  书房内

  纳兰瑾年看向温暖,冰眸深邃,宛如最神秘的星空。

  碉楼和六十矢连弩若是能做出来,国之重器也不为过了!

  他突然间很想知道她到底能够走多远,他相信这个小山村绝对是困不住她的。

  温暖迎上某人灼热的目光:“怎么了?”

  “这一份功劳绝对少不了你的。”

  温暖听了倒是不太在意:“能帮到你就好,可以施针了吗?”

  纳兰瑾年心中一动,她想的只是帮自己,可是她不知道这背后造福了多少百姓,会是多大的功劳!

  而这一份功劳,他一定为她讨来,少一分都不行!

  他站了起来:“可以。”

  两人走进了内室。

  —

  一个时辰后,温暖走出书房,纳兰瑾年相送。

  被秋风吹了一个下午的李兵,那是一个激动,刚想行礼,发现自己的身体僵住了。

  大灰一下子从巨石上跳下,摇着尾巴跑过去,狼模狗样十足的。

  不知有意无意,傍大的狼身撞了李兵一下,然后来到温暖面前摇尾巴。

  温暖捊了捊它头上毛,利落的坐了上去。

  李兵整个身体都麻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砰”一声!

  听着都痛!

  李兵感觉自己一把不老也不嫩的骨头都散架了!

  只是他还是迅速爬起来,行礼:“十七爷,六十矢连弩已经做出来了,您什么时候有空去看看?”

  纳兰瑾年看向温暖:“要不要去看看。”

  温暖摇了摇头:“不了,没空。”

  纳兰瑾年想到什么便道:“过段时间再带你去看看,很好玩。”

  李兵身体一怔,过段时间?十七爷指的该不会是每年的……

  不会!那可不是儿戏!更不是玩!

  十七爷魔怔了吧?

  ~

  傍晚的时候温暖捧着几本书,坐在大灰背上下了山,还没到家门,远远便看见王氏将温老爷子赶出家门。

  温老爷子直接被王氏拿着扫帚追着打,赶出了院门:“你给我滚!别来我家!我这里不欢迎你!”

  温老爷子跳着脚不停的躲开:“你干嘛?好好的发什么神经?!我只是让你将菜方子告诉老大,你不想说也不用打人啊!”

  成何体统!

  他脸子都没了!

  “滚,想要我告诉他菜方子没门!你这个死老头,你以后别来我家!”王氏一把将扫帚扔在温老爷子身上,然后“砰”一声将竹门关上,篱笆墙都颤了颤。

  本来他带着一块猪肉过来看柔姐儿,王氏还挺高兴的,觉得他这当爷爷的还算有心,没想到却是为了要那菜方子!

  这个死老头每次都听朱氏的话!

  温老爷子看着紧闭的竹门。气得吹胡子瞪眼,他拍了拍身上扫帚留下的灰,气得吹胡子瞪眼:“不来就不来!”

  温老爷子一甩衣袖,转身走人,却发现一人一狼在他身后,正幽深的看着他。

  温老爷子吓得跳了起来,捂着差点跳出来的心:“暖....暖姐儿,你吓死爷爷了!”

  温暖面色淡淡的看着他:“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

  温暖说完从狼背上下来,正想敲门进去,温老爷子后退了几步,远离大灰狼,往温暖身边靠了靠:“暖姐儿,你说说理,你说一家人是不是应该互相帮衬?你大伯又不是外人,亮哥儿考功名需要银子,这酒楼的生意不能差了。你们将菜方子告诉他,大家都是一家人,不算卖给外人,那如意酒楼的老板也说不出什么,难道自己的菜方子自家人用也不行?对吧?”

  温暖敲门的手停了下来,看着温老爷子的脸色淡漠:“不是外人,只是连外人也不如罢了!爷爷,将菜方子给了大伯,大伯这个亲人会出银子帮我们买地盖房吗?再不盖房子,你知道我们一家有可能会在冬天冻死吗?爷爷,别将剩下的那么一丁点的亲情都算计没了!别人的善良,不应该是你们算计的资本!”

  从原主的记忆中她对这个爷爷谈不上喜欢,但也说不上很讨厌。

  因为他每次做出让人寒心的事,又很快就做一些让人暖心的事。

  说白了,这人本质是善良的,但是耳根子软,容易受人教唆,做出一些糊涂事。

  但人可以蠢一时,却不可以蠢一世!

  在几个儿子中,他比较疼爱长子长孙,那没关系,天下父母偏心的也不少见!

  但听别人说两句就过来算计另一个儿子一家,谁受得了!

  王氏这时拉开了门:“暖姐儿,别管他!你进来!”

  温暖听话的走了进去,话已至此,也没什么好说的。

  他若醒悟,便敬着他,他若执迷不悟,那以后该怎样就怎样。

  王氏看着温老爷子,一脸失望:“老头子,那酒楼怎么来的,我不信你不知道!以前的事我不计较,现在我家也越来越好了!我求你别帮着朱氏来算计我!别烦我了!

  嫁给你之前我没吃过苦,嫁给你之后我什么苦都吃过了!现在搬出来了,没有你了,我发现我又不用吃苦了!我不想再吃苦了,这辈子的苦我都吃够了!所以我求求你,你别再来害我了!

  想要菜方子是吧?大郎帮我们赔了二百两银子,这菜方子我们就告诉他!好了,你可以回去向朱氏复命了!”

  说到最后,大概是想起前尘往事,王氏都红了眼睛。

  如果可以,王氏真的想一棒子打醒他!



  ------题外话------

  三更~~

  谢谢书友@羊??鹰和@释罪de永叹调的打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