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 第七十八章不懂装懂

第七十八章不懂装懂


  温玉左右两边的人都衣着光鲜,她不好叫人让座,柿子挑软的捏,所以一眼就看中了,身后,穿旧衣的徐庭之。

  徐庭芝看了一眼温玉,也没在意她的话,直接往后面走去。

  温玉挑眉看了他一眼:还算这穷鬼识趣。

  她回头,对祝镇轩招了招手:“镇轩哥,你快过来坐我后面。”

  “好。”祝镇轩走了过来,在她身后坐下。

  温暖前面的位置好没人坐,这么一来,隔了一排,祝镇轩正好坐在温暖正前面。

  徐庭芝走到了后面,正好在温暖身后偏右一个位置坐下。

  温暖闻到了一股子墨香味,她回头看了一眼。

  徐庭芝见她转身,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两人的视线对上。

  徐庭芝看见温暖这张脸,严肃脸怔了一下。

  温暖礼貌的对他笑了笑,然后便转身坐正了身体。

  徐庭芝的视线忍不住落在温暖的后脑上,这姑娘女扮男装。

  徐庭芝这一念头一闪而过,便没有在意了。

  拍卖会开始了,最先拍卖的是书画,大家的注意力全部放在拍卖的书画上。

  刚开始拍卖的画,画得不错,技法娴熟,让人看上去觉得很好看,可是也就仅此而已。

  价格不高,但也不低三五十两一幅。

  温玉前面那名道骨仙风的老者拍得最多,几乎每幅画都是他拍下的。

  很快就轮到祝镇轩的画,画的是竹报平安,上面有竹有雄鸡,画技娴熟,竹子画得不错,至少将竹子的部分神韵画出来了,雄鸡却有形无神。

  最后拍了一百两,这已经是到目前为止最高价了。

  “镇轩哥,你画得太好了!居然拍出了一百两的高价。徐大师一定会看上你的。”温玉回过头一脸崇拜的道。

  看着温玉眼里的崇拜,被自己喜欢的女子赞美,祝镇轩心里简直像吃了蜜一样,心情飞扬:“也就一般,这是我半年前的画了。”

  半年前就练习画这幅画,一百两,还行!也不枉他为了画这幅画,跑去看了几个月的竹子。

  “镇轩哥,你半年前就能画出这么好的画,现在一定更厉害!”

  温玉说得大声,前面的老者回头看了两人一眼。

  这回祝镇轩笑了笑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看见那道骨仙风老者回头,两人的心就像住进了一群麻雀,雀跃起来了!

  这时温玉的画也拿出来拍卖了,她赶紧坐好。

  老人也坐好了。

  温玉那幅画亮出来,大家眼前一亮,赞美声不绝于耳:“好画!”

  “那画眉跃然纸上,栩栩如生,出神入化,不错不错!”

  “那花,那鸟,简直是像画活了一样!”

  “和徐大师的画风很相似……”

  .....

  赞美声此起彼伏。

  “五十两!”有人一出手就喊出一个高价。

  “五十一两!”

  ......

  “一百五十两!”叫价声不绝于耳,很快就喊出今天第二个高价。

  而且正是最中间那位老者喊出的。

  温玉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到了最后,那得意的表情更是压都压不下去。

  最终这一幅画被道骨仙风的老者以一百五十两的高价拍下。

  这等机会,祝镇轩自然不忘献殷勤,他屁股向前移了移,手搭在温玉所坐椅子的椅背上,头凑上前:“玉儿,你太厉害了,一百五十两的画,这简直就是大师水平了!”

  温玉心里也满意极了,一般只有小有名气的画师的画才能拍卖出百两以上的高价。

  自己可是还没什么名气的,当然这是迟早的问题,以前她藏拙罢了,不曾拍卖过,也未参加过书画展。。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入得了徐大师的眼。”她嘴角上扬,略显谦虚的道。

  “一定能,今日赚了点银子,一会儿镇轩哥带你去挑一件首饰送给你,庆祝你成为徐大师的弟子。”

  两人在低声说话,其它人也议论纷纷。

  毕竟这个价格足以证明她的画技很好!已经是大师的入门级了!

  “这幅画上面写着是温玉所作,温玉是谁?新崛起的画师吗?我敢打赌,这姑娘以后一定大有名气!”

  “温玉?好名字,温润如玉,画如其人,是一块璞玉可造之才啊!!”

  “听拍卖场的人介绍只有十三岁,十三岁就能画出这么出神入化栩栩如生的画,简直就是天才啊”

  “后生可畏!又一代宗师即将诞生!.....”

  温玉听着大家的赞美,心里止不住的得意。

  她看了一眼前面那位老者,见他点了点头,心中大定。

  祝镇轩也是一脸与有荣焉的看着她,眼里的爱慕之意越来越浓。玉儿真的人如其名,如一块璞玉,只要稍加雕塑,就能绽放夺目的光芒。

  不像某人,温暖?名子都随便过人,说话粗鄙,就像一块下贱的黑炭,没将人温暖着,反而将人熏死!

  听温玉说那瘟神这几天身体好了,害温玉家各种不顺,酒楼的生意都差了。

  真的是累人累物的瘟神!

  不明白当初奶奶为什么帮自己定这么一门亲事,幸好退了!

  不行,那瘟神身体好了,会不会又找回自己?回去得让娘亲找媒人向温家提亲,不然奶奶又乱来怎么办?

  温暖和温家瑞一直看着上面的画,没有叫价,当看见温玉的画时,温家瑞小声的道:“暖姐儿,你觉得这画怎么样?”

  温家瑞觉得挺不错的,不过比不上女儿那幅。

  温暖正在闭目养神,昨晚画画画得有点晚,今天起得早,她有点犯困,闻言她睁开眼睛随意的看了一眼上面的画,语气平淡的道:“不怎么样,虚有其表,没有灵魂。”

  前面的祝镇轩听见了,忍不住回头瞪了温暖一眼:“你不懂画就不要乱说!你能画出这么好的画吗?”

  温暖挑了挑眉,轻飘飘的飙了一句:“我还真画不出,闭着眼睛也画不出。”

  说完没在没理会他,闭上眼睛继续闭目养神。

  祝镇轩:“........”

  这话怎么说得那么不对味呢?他也没多想,看着温暖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凶巴巴的道:“我呸,人人都说好,就你说不好,小小年纪装什么大师!”

  什么虚有其表,没有灵魂!她懂吗?

  不懂装懂,说话就像那瘟神一样讨厌!!



  ------题外话------

  早~~

  谢谢投票的书友宝宝们~~

  谢谢捉虫的小可爱:@白熊芳,@山上的明月高高挂~~

  谢谢打赏的书友:@水念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