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 第八十九章 顿觉天雷滚滚

第八十九章 顿觉天雷滚滚


  徐庭芝再次停下脚步回头:“势利,目的性太强,没有灵魂,没有灵性,失去本心。而且,只是一百五十两而已,我徒弟那幅画可是拍下了三千两啊!”

  徐庭芝说完直接离开,留下脸色难看到极点的温玉和一大群神色各异的人。

  村民:一幅画三千两是什么概念?

  可以买下镇上一条街的铺子了吧!

  嘶!

  村民倒抽一口气,谁家的娃这么厉害?

  徐大师这番话说得可是毫不客气。

  温玉脸色无法形容的苍白!

  院子里阳光明媚,正是一天中最炽热的时候,她整个人却如坠冰窟窿里!

  遍体生寒!

  她所有的骄傲,所有的自尊都被击得粉碎!

  全场的人心思各异,但却都鸦雀无声。

  只有王氏,她走到了朱氏身后诧异的道:“朱氏,你不是说今日这宴席是为了庆祝玉姐儿拜了徐大师为师的吗?刚刚那个就是徐大师本人吧?”

  全场:“.......”

  这声音犹如破冰一般!

  温玉“哗”一声哭着跑开了!

  她以后都没脸见人了!

  小朱氏赶紧追过去。

  祝镇轩一阵心痛,想追过去,却又碍于礼节,不好去追。

  祝镇轩看向王氏,满是怒意!奶奶还说王奶奶是个好人,恶毒的婆子才对!

  朱氏转头恨恨的瞪着王氏,

  这贱人哪壶不开提哪壶!

  王氏一脸无辜:“你那么凶看着我干嘛?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吗?哎,现在还庆祝吗?可以吃饭了吗?我饿了!”

  总是找自己的不自在,今天终于轮到她出一口气了!

  朱氏怒不可遏:“滚!”

  “哦,那我走了!下次有这样的宴席记得请我啊!”

  王氏说完便抬脚离开了,心情别提多好!

  幸好今天来了!

  王氏离开后,场面有些尴尬。

  县丞夫人见此走到县丞身边,拉住他也告辞了。

  其他人也识趣的纷纷告辞。

  温家富和温老爷子强颜欢笑的送走了所有人。

  当所有人都离开好后,温家富看着十桌席面,一桌子的好肉好菜,多么的讽刺!

  他气得直接掀了桌子,一桌子好肉撒落了一地。

  今日的脸真的丢大发了!

  朱氏在心里给王氏重重的记了一笔!

  ——

  王氏回到家,家里才刚开始摆饭。

  温暖见她这么快回来,以为是气着了,但是王氏的表情分明很高兴,微微诧异:“奶奶,你吃过了吗?怎么这么高兴?”

  “没有吃,不过乐饱了!哈哈……你们不知道朱氏今天有多嘚瑟,结果……”王氏绘声绘色的将当时的情形告诉了大家。

  不是她见不得小辈好,可是温玉这孩子她真的不喜欢,性子不好,看着她都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就像徐大师的评价一样:势利!

  常说字如其人,原来画也如其人的。

  小小年纪就如此势利眼,现在不吃点苦头,吸取点教训,长大了就越来越歪了。

  温暖听了微微一笑,徐大师的评价的确一针见血。

  作画,其实很纯粹的,它是什么,你画什么,就够了。

  温玉追求的东西太多,目的性太强,那画虚有其表,没有灵魂,不对,应该说是灵魂都扭曲了。

  一家人也没将这事放在心上,温家瑞也觉得温玉这个侄女需要受到一点教训,有些苦,现在吃了,吸取教训以后说不定更好了。

  而且温家瑞心里却在想,徐大师来找的徒弟,是自己的闺女?

  “暖姐儿,徐大师应该是在找你,他想收你为徒呢!你要不要……”

  温暖:“不想。”

  “哦。”温家瑞没再问下去了。

  ~

  县城

  徐庭芝直接去了衙门,找欧阳怀安。

  他这算将整个县的都翻遍了,也要找到他的徒弟到底在哪里!

  衙门里,欧阳怀安昨天回来就交代过衙吏,如果温暖再来买那座石头山,就一万两卖了。

  今日衙吏高兴的告诉他,那座山卖出去了,而且卖了三万两,是一名叫温家富的人买了。

  秋收完了,正是农闲时节,县令大人正在烦修补河道的银子没着落呢,他多卖了两万里,县令大人一定很高兴吧!

  县令大人高兴,说不定就能给他提一个等级了。

  欧阳怀安心中生出一股子不好的预感,他记得那丫头的爹叫温家瑞,不叫温家富吧!

  欧阳怀安一查户贴,果然是错了!

  顿觉天雷滚滚!

  十七会不会灭了他?

  欧阳怀安气急败坏的瞪着那个衙吏:“你怎么将那座石头山卖给温家富了!”

  衙吏还是第一次见欧阳怀安如此声色俱厉呢!

  平日他说话都是很温和的。

  衙吏被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大.....大人,你......你不是说将那座玉石矿卖.....卖了吗?”

  欧阳怀安快气死了:“我是说卖给那两父女,不是卖给其他人!”

  现在他怎么交代?

  幸好是三万两卖了,没有亏,不然十七绝对要他赔三十万两!

  不对,一座玉矿,开出来很有可能赚到不至三十万两啊!

  那小丫头捡了一块,那块开出来可是绝好的帝王绿!一块便价值万两!

  三万两卖了,亏大发了!

  若是十七要他赔的话......

  啊~~这是逼他做贪官的节奏啊!

  衙吏:“......”

  卖东西还规定卖给谁吗?

  他以为价高者得呢!

  看着县令大人,那张俊美却又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脸,衙吏心里更加慌了:“可......可是,县.....县丞大人,当时也.....也在,让我卖了啊!”

  欧阳怀安听了这话一顿:“怎么回事?这关李怀恩什么事?你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漏掉一个字,我要你陪我三十万两!”

  这里有那个李怀恩什么事?

  他怎么会插一脚?

  三十万两?衙吏差点跪了!

  他磕磕绊绊的将昨日的事前前后后,一五一十的说了。

  欧阳怀安听了若有所思。

  然后他得出结论,李怀恩那个老狐狸从他说的话中猜到了那石头山是玉矿,然后找人捷足先登了!

  不管怎样,结果都是他害十七那个冷血无情的魔头的玉矿落在县丞手中了!

  有了玉矿,县丞贪污的银子以后就有了一个很好的借口了。

  玉石无价啊!谁知道他到底真正赚了多少银两!

  头痛!

  想死的心都有了!

  神啊!救救他吧!!



  ------题外话------

  第四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