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 第九十六章 他不会介意的

第九十六章 他不会介意的


  “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进屋诱拐我妹妹!我打死你这个登徒子!”温厚拿着锄头追着欧阳怀安便打!

  欧阳怀安四处躲避:“不是,误会!误会!我不是!”

  “误会个屁,我亲眼看见你非礼我妹妹!”

  温家祥正好走到院门口,听了这话,抡起拳头便给了正好想逃走的欧阳怀安一拳!

  现在的花花公子,纨绔少爷居然堕落到入屋诱拐未成年少女了吗?

  屋里的温淳和温洛听见声响也跑出来了,抄起搁置在门口一旁的农具便帮忙。

  温暖:“……”

  所以她爹说农具都放在屋门旁边,方便,是这样方便吗?

  瞬间欧阳怀安被几人打得夺门而出,又不好还手。

  温厚“砰”一声关上了院门。

  竹篱笆墙都抖了抖。

  温厚一手撑着锄头,给这个长年卧病在床,不谙世事的妹妹说教:“暖姐儿,不认识的人千万不要开门,不要相信他的话,知道吗?人心险恶,有些人披着一副好看的人皮,别看他长得好看!但其实是一只披着人皮的大灰狼,专门诱拐一些女子的。那些人将一些小姑娘买去青楼,或者砍了手脚当乞丐!”

  温家祥点了点头:“犹其长得太好看的男子的话不可以信。”

  温淳:“得买条狗回来看门口,别什么牛鬼蛇神都能闯进来!”

  温洛:“要凶一点的,不然坏人不怕!最好像大灰一样的狗!”

  刚从山上回来站在门外的大灰:“……”

  它是狼,不是狗!

  刚落在屋顶上的小黑点了点头:大灰不是狗,只不过是狗奶大的!

  院门外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的欧阳怀安:“……”

  温暖:“你们误会了,欧阳公子不是坏人,他是县令,上次还帮忙救了大姐,他来是帮十七哥送银票给我的。”

  众人:“……”

  所以刚才他们打的是县令?

  温家祥快哭了,他那一拳将县令的眼眶都打黑了!

  “暖姐儿你为什么不早说?”

  大家都看着她!

  害死人了知不知道?!

  打朝廷命官是犯法的!

  要蹲大牢的?!

  温暖淡定的道:“被你们的举动吓傻了,没反应过来。”

  众人:“……”

  院门外眼睛痛得睁不开的欧阳怀安:“……”

  温家祥到底是长辈:“要不咱们去给县令大人道个歉?!他会原谅我们以下犯上吗?”

  温暖:“没关系,他不会介意的。”

  院门外的欧阳怀安:“……”

  谁说他不介意!

  这就是他认的妹妹?

  这地方是没法待了!

  他捂着眼,利落的翻身上马离开。

  十七看在他身受重伤的份上,不会再计较了吧?!

  还在赶路回京的纳兰瑾年在马车里打了个喷嚏。

  ——

  府城

  梁子韵她们回到府城衙门后面的知府府邸时,已经是晚饭的时间了。

  府里的厨娘已经准备好晚饭。

  常氏还是让人再炒了两样温暖送的瓜菜。

  那青菜,绿得像翡翠。那黄瓜像碧玉,青脆欲滴,看着就让人就想吃。

  梁涣章这时回到内宅。

  常氏笑着迎上去,温柔的道:“相公下衙了?”

  “嗯,娘子今天有没有哪里不适?”他说话有点鼻音,这几天夜里看宁淮府上一任知府留下的日志看得有点夜,着凉了。

  “没有,今天在床上躺了一天,身体感觉好多了。相公的风寒还没好,要不让大夫开药吃吃?”

  “不用,染了风寒吃不吃药都要七天才能好。”

  常氏听了没说什么,这是事实。

  她看见他身上的衣袍沾了一些泥土忍不住打趣道:“相公今天是去玩泥巴了?”

  梁涣章低头看了一眼衣服,失笑:“我去下面的宁远县的村庄四处走走,正好看见有人种冬小麦,便下去了解一下,顺便帮忙种了一会儿。”

  “这个季节种小麦?相公不是说传说宁远县不是不能种冬小麦的吗?说那里的百姓都不敢种?”常氏去衣柜拿了一件常服给他换上。

  “是有这么一个传说,但那只是无稽之谈!今天……”梁涣章脱下沾泥的外袍穿上常服,将今天看见的事说了出来。

  他正烦恼如何说动宁远县的百姓种冬小麦,没想到今天有人帮了他。

  常氏听了震惊了:“居然真的有喜鹊来种田?那是真的吗?”

  “应该是那一家人想出来的法子。”

  常氏也觉得是,世上哪有那么多菩萨显灵。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出去吃饭了。

  梁子韵已经坐在桌子旁等着了。

  梁涣章见饭桌上多了两样蔬菜诧异道:“今天怎么准备这么多青菜?这个时节还有黄瓜?看着挺新鲜的。”

  常氏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梁子韵便高兴的抢先道:“今天我们去温妹妹家,这小白菜和黄瓜是温妹妹给的!”

  梁涣章听了这话,夹菜的动作一顿。

  桌下,常氏抬脚踢了踢梁子韵的脚:哪壶不开提哪壶!她刚才才说自己在床上躺了一天,感觉舒服多了!

  梁子韵这才反应过来说错话了:“是我去温妹妹哪里,娘亲没去!”

  常氏:(*/?\*)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梁涣章沉下脸:“还不从实招来?”

  他千叮咛万嘱咐,说等他沐休了,她的身体痊愈了,他再陪她去感谢恩人。

  上次让她们两母女去大佛寺礼佛,出了那样的事,可别吓坏他了。

  常氏赶紧安抚,并且用温暖说有办法治好她的心疾的事说了出来!

  梁子韵也赶紧点了点头:“爹,温妹妹说娘亲的心疾大概一个月左右应该能痊愈了!”

  梁涣章听了这话一脸难以置信:“这是真的?”

  可是风神医说无法根治啊!

  “是不是试过就知道了,暖姐儿开了个药方,让我喝几天药调理一下,她再来给我施针。”

  梁涣章不敢大意:“那药方给我,我去问问。”

  常氏知他不放心便应下了。

  “爹,这是温妹妹培育出来的养生蔬菜,说吃了能强身健体,你试试。”梁子韵夹了一筷子小白菜给梁涣章。

  梁涣章吃过后,竟觉这菜特别清脆爽甜,不自觉吃多了。

  最后两碟菜竟不够三人吃,常氏又让人做了一碟。

  三人今晚都多吃了半碗饭。

  神奇的是第二天梁涣章起床后,发觉自己的风寒痊愈了!

  整个人轻松了不少,他本来每次染上风寒,无论吃不吃药都要七天才能痊愈的,现在第四天就好了?

  昨晚的养生蔬菜,难道真养生?

  这让他有点相信自己的夫人或许真的能痊愈了,心里忍不住一阵狂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