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真不是仙武 > 第1章少室山一苇亭

第1章少室山一苇亭


  少室山,一苇亭。

  亭中有一圆形石桌,石桌周围有四个石凳,杨天齐一袭白衣长衫,剑眉星目,端是一个翩翩公子。

  杨天齐将玉箫放在桌旁,看着远方正朝着这个方向走来的俊秀少年和仙风道骨的老道长,杨天齐不禁想起自己前世的一句形容江湖的两句诗来。

  尘世如尘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这个俊俏少年是个可怜人。

  杨天齐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两年,在灭了凉山寨后,又在江湖中闯荡了一年半时间,对这个江湖也有了一定的感同身受。要说这两年最大的收获要数灭了凉山寨寨主后的掉落的一部绝世心法乾坤大挪移残篇了,没想到这个寨主竟是,阳顶天生前收的一名义子。这片心法虽是残篇却与自己的惊涛骇浪相辅相成,加上血食锻体经的气血凝练一举突破二流初中后期直接进入二流圆满境界,只差一个契机就能踏入后天一流高手境界,综合实力也达到了后天一流中期水准。

  念头一动,新的面板便出现在杨天齐的脑海中

  姓名:杨天齐

  身份:无

  势力:无

  境界:后天二流圆满,综合实力后天一流中期

  武学心法:内功心法惊涛骇浪第六层(残篇乾坤大挪移被融合)。横练心法血食锻体经第六层,血食锻力,力至千斤。基础轻功第十二层

  武学招式:玄铁剑法第十二层,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玉箫剑法第十二层,炉火纯青。弹指神通第十二层,炉火纯青。

  武学术法:海上潮升曲第四层,水上升浓雾。

  武器:玄铁重剑,重85斤。玉箫剑。重2.5斤。

  仓库:玄铁重剑一柄,金疮药一瓶,银两10黄金,破空值17(1黄金=100银两)

  “太师傅,这儿就是郭襄郭女侠大闹少林的地方?”

  “自从那次之后,太师傅再也没有涉足少林,匆匆一别,如今已是百多岁的老人!”

  听到这一老一小的对话,杨天齐正欲上前打个招呼,但忽觉头顶有几道身影呼呼地自头顶的上方掠过,他就知道好戏开始了。

  “哈哈哈,金刚伏魔掌已至大成,你们能耐我何!”

  只见那少林叛僧,大笑道,随即大步一迈,如流星一般化过空中,瞬间来到一群手持罗汉棍的少年僧面前,出手狠辣,杀伐果断,根本不用出第二掌,每掌都犹如闷雷滚滚千斤巨力,顿时惨嚎声之起彼伏。

  少林金刚伏魔掌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中最为霸道的外门功夫,纯以阳刚真力推动,无坚不摧,施展开来刚猛绝伦,一招即可毙命,千百年来许为少林第一外门武学,比之外门中登峰造极的降龙十八掌也不遑多让。

  “哪里走”一声怒喝,人未至,声却如那洪钟一般,可见此人定是内功以至登峰造极,江湖中鲜有敌手。不过几个呼吸间只见一道黄色的身影手持禅杖自空中瞬间掠下。所产生的劲力刮得少林叛僧脸色巨变,就在此时又一道身着黄色袈裟的身影从人群中飞掠过来,挡下了这石破天惊的一击。

  “他好不容易才学成少林绝技金刚伏魔掌,不能这样就打死他的!”就在两位大师失神的片刻,那少林叛僧却内力猛提转瞬向着身着黄色袈裟的高僧吐出一掌。毋庸置疑在这顷刻间这位大师必然口吐猩红,已然受伤,如不是这位大师内力外功皆已至化境,在这一掌下难以活命。

  不知何时一道青衣道人却已至那受伤的大师身前,杨天齐举目凝视,他知道这就是张三丰张真人,只见他身形高大,须发如银,脸上却是红润光滑,笑眯眯的看着对面的少林叛僧倒显得和蔼可亲。只是那少林叛僧却不管你如何和蔼,只见他又一澎湃掌力,出手极为狠辣竟是直接朝着张三丰的丹田轰去。张三丰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在那少林叛僧一掌临身之时,张三丰的手自其掌下内力吐出猛地一抬再一转,那叛僧的胳膊便直接被张三丰拿在了手中,筋骨脉门瞬间被擒住,动弹不得,就像那巨蟒一般缠住的猎物一般,无论如何挣扎也是徒劳无功。

  “阴阳无极功”

  接着张三丰的手一翻一扯,强大的力量撕裂,少林叛僧的衣袖瞬间炸裂开来,那少林叛僧随即发出一声惨叫,手臂扭曲得如麻花一般,被扔到了一边。

  那少林叛僧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邋遢老道,心中已经泛起了退意!眼光环视,看到杨天齐的方向他心中浮出一抹狠辣,双脚猛地一踏地面竟是打算以杨天齐为人质逃下少室山,能对一个孩子下手的人当真是个畜生。时间发生也不过片刻,加上叛僧离杨天齐又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哪怕武力通神的张真人此刻也无论为力。

  “柿子捡软的捏,不过我可不是柿子而是天外玄铁,硬得很呢!”杨天齐眼神凌冽,心中泛起一抹冷笑,徒然一苇亭中一道剑光闪烁,原本放置桌旁的玉箫不知何时已出现在杨天齐的手中,而玉箫的前端竟是流着一滴滴的猩红。

  “萧中藏剑!”一旁的张真人倒是看了出来,刚刚那一瞬间,杨天齐以极快的玉箫剑法瞬间拔剑,瞬间的爆发力,一剑封喉,那叛僧颈部的一条红线处,血液娟娟流出显然已生机全无。

  “阿弥陀佛,幸亏有张真人和这位少侠及时出手相救,灭了他的杀孽,善哉,善哉......”

  之前被那名少林叛徒伏魔掌所伤的空性大师,见其没了性命,心神便放松了下来,脸上也多了几分慈眉善目,看着眼前仙风道骨般的张真人确有几分敬重和仰慕。

  “张真人,远道而来,有失远迎,望求恕罪!“一旁的少林方丈右掌向左,举至胸前淡淡的说道。

  “刚才不知张真人用的不知是何武功,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厉害!”那空性大师倒也不在意在场的方丈和少林大师的异样之色,语气中竟带有几丝马屁精的味道。一旁的杨天齐嘴角也是浮现一抹戏谑,心中暗想这秃驴怕是在少林内部也没啥好人缘。

  一旁的张三丰,也全当没听见一般对着一旁的张无忌说道“无忌,快点上前拜见少林方丈以及两位大师!”

  张无忌本就对这三位少林秃驴有所记恨,哪会真心拜会,只是随意地作了一个道揖

  “原来你就是当年的张无忌,你娘殷素素那个妖女,当日假意将谢逊的下落告知我方丈师兄,这招移祸江东的奸计,害得我少林派饱受其他门派的滋扰,这个全是拜你娘这个妖女所赐!”一旁的空智一脸苦相,嘴角下垂,杨天齐在一旁观之这位大师,身形虽瘦瘦小小,但声音中却是中气十足,怕不是不比后天一流的高手差多少了。

  听闻这空智的话中左一个妖女又一个妖女,张无忌虽有求于少林但却是个十足的大孝子,清秀的脸上已然浮出一道恨意“当年,你们在武当山上逼死了我爹和我娘,被我娘捉弄一下又算得了甚么......”

  张无忌正欲发泄一通心中的恨意,一旁的张三丰叫了一声“无忌”便阻止了张无忌继续说下去,毕竟有求于人做得也不能太过分,倒是杨天齐多看了几眼这位倚天主角倒是有几分俊俏。

  “方丈,我徒孙无忌中了玄冥神掌的寒毒,危在旦夕,想借助少林的九阳功配合我武当的九阳功互补不足,为他化解寒毒,之后我会逗留少林三年将这套阴阳无极功一一演示再和贵派切磋切磋.....“

  “真人的好意,请恕老衲未能接受,世上并不知武当的武功,原本是出自少林的觉远大师,反而还会说少林偷学了武当的武功,老衲身为少林掌门,对于此种流言的确是担当不起!”

  “请方丈慈悲为怀!无忌的寒毒是无他法可解啊!”

  “有违遵命,还请恕罪!”说道这里,少林方丈甩了甩手转过身去,背对张三丰,已然下了推辞令。

  “太师傅,无忌宁愿死也不想受辱于人前,他们诸多推搪都是因为放不下两派的恩怨,太师傅你越是宽厚他们就越得逞,结果都是一样,太师傅你又何必强人所难呢!”

  “好!无忌兄,江湖上早就听闻银勾铁划张五侠,虽杨某年纪不大但也是深感佩服!你真是有你爹的风骨!”杨天齐白衣配萧,自一苇亭中走了出来朝着张无忌的方向作了一个道揖,手里无剑,一身凌冽的锋芒却像那出鞘的剑一般,完全就是一个闯荡江湖的年轻剑客。

  旁边的张三丰显然是注意到了这位年轻的后天二流武者。

  后天二流武者在江湖上,并不稀奇甚至可以说是大有人在,但看其根骨不过十四五岁如此年轻便能够达到后天入流的,显然不是什么简单之辈,再加上其武功招式,怕不是什么散修出身,定是名门之后。

  那少林空性大师看到这一幕也十分震惊,看向杨天齐的方向便道“少侠好功夫,观你气血已凝练无比倒与我门达摩祖师所创的易筋经倒有几分相似之处,不知师出何门?”

  杨天齐剑眉细微地轻佻了两下,也没想到少林会问其根底,倒不是杨天齐怕说出其根底,只是杨天齐的根底太过于匪夷所思了些,哪怕自己已经来到这个世界已将近两年也没彻底消化自己的跟脚来,于是便道“小子,并未拜过师门,只是机缘巧合之下,练就了这一身本领。”

  空性大师见杨天齐不愿吐露自己的根脚也不在多言,道了句佛号便在几名少林子弟的搀扶下和几位大师向着少室山的方向远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