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真不是仙武 > 第2章汉水之畔初相见

第2章汉水之畔初相见


  杨天齐与张无忌和张三丰一道,一老二小下了少室山,行至汉水之畔,唤了艄公,三人坐上渡船过江,船到中流,波浪淘淘,渡船摇晃不止,张无忌的心中也是思如浪涛,久久不能停止!

  张无忌对着张三丰忽道“我的寒毒经常发作,幸亏有太师傅和几位师伯为无忌输送真气,我才可以活到今天,无忌已经不想让太师傅和各位师叔伯浪费真气为我续命了”

  一旁的杨天齐看着这种情景心中免不得有点同情“无忌兄,你怎能如此说呢!你太师傅和你师叔伯们如此不遗余力的为你输送真气续命都是为了让你活下去,你应该珍惜才是!”

  张无忌早已绝了医治的念头,所以又道“天齐兄,无忌心中有数。我体内的寒毒已经深入筋脉百络之中,无法化解。头顶,小腹,以及胸口三处地方越来越冷,看来我就要毒发身亡了!”

  杨天齐莫名又想到自己不也如此绝望过吗!但今天还不是活的好好的,虽然太匪夷所思了些,但那又如何,只要人活着那就够了!

  “无忌兄,你们道家讲大道五十,遁去其一,福兮祸兮,生死难料!不必太过于悲伤!说不定一会就有转机呢!”杨天齐的凤目注视着玉箫,心中暗暗地做了一个决定!

  “张真人,小子听闻南海有一至阳之物,虽不能根治无忌兄体内的寒毒,但却也能将其压制数十年!”杨天齐转过头看着面前的老道人认真的说道

  原本张三丰下了少室山料张无忌本身也命不久矣,也绝了医治的想法,听闻有如此神物,也不免心神震荡,坐在张三丰身旁的张无忌原本黯然的脸上也重新散发出光彩,盯着杨天齐让他继续说下去。

  “不知小兄弟,说得是何神物,竟有如此神效”能压制玄冥神掌寒毒的可不是一般的东西,说之是神物也不过分。

  “暖阳古玉,传闻此玉生于南海赤道,经过数千年的太阳照射在地底形成”杨天齐缓缓地说道。

  “只是汉水离南海还有数千里的距离,等我们到了南海,我怕是早已毒发身亡了!”张无忌听闻,原本重新泛发光彩的脸上又浮现出一抹悲绝之意

  杨天齐但也没有继续安慰张无忌,只是继续对着张三丰说道“张真人,不瞒你说我身上就有一块暖阳古玉,是我十岁那年我父亲特意从南海重金买来送我作为练功之用!我愿赠予无忌兄压制寒毒!”

  张三丰心中感叹真是山重水复无疑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世上事当真是世事无常,没想到无忌这孩子的机缘就在身边,暖阳古玉这种神物都能送出来,这孩子倒是一个善良之人,张三丰心中便有了计较!

  “小兄弟,你真是天赋异禀,老道入这江湖已有百年,却无一人有你这等天赋,不过观你少室山上那一剑虽快如雷霆,但却差了点道韵,形的力量虽是够了,但无形的力量还有一段路要走,老道这里有一本阴阳无极功应该能助你一臂之力!”张三丰拿出一本古朴的秘籍,上面写着阴阳无极功几个字!

  叮!

  任务4:前往少室山获得张三丰好感,已完成!任务奖励:阴阳无极功一部,破空值:20是否提取?

  “天齐兄,无忌无以为报,群不嫌弃愿与你结为异姓兄弟!”

  叮!

  任务5:获得张无忌好感,已完成!任务奖励:七伤拳经一部,破空值:25是否提取?

  原本以为在少室山就能完成这两个任务,始料不及被一个少林叛僧给破坏了,不过这暖阳古玉,杨天齐也研究了一段时间,对他自身修行到也没有帮助,貌似惊涛骇浪的心法属性不符至阳之力,所以能用它换取一本阴阳无极功倒也划算,毕竟眼前的这位是修仙的!至此加上原本少林叛僧死后掉落的金刚伏魔掌在杨天齐的脑海中已有三种武学还未能提取,在这位修仙的道爷面前杨天齐也没急着去提取,毕竟初练即巅峰也太惊骇世俗了些!

  “无忌兄,哪里话,能与张五侠的儿子结为兄弟,是在下的荣幸!”之后便在张三丰的见证下,杨天齐与张无忌结为了异姓兄弟,张无忌今年已满十六,杨天齐比张无忌小了一岁所以唤张无忌为大哥!

  杨天齐自然也将玉箫剑上的暖阳古玉取了下来赠予了张无忌压制寒毒,惊奇的是这暖阳古玉还真是神物整个晚上也没听到张无忌的惨叫,张真人也没给张无忌输送真气!

  玉兔已渐西行,约莫三更时分。

  渡船船头,杨天齐盘腿而坐,以正呼吸,心念入脑海。

  提取七伤拳经,脑中金光一闪,七伤拳经总纲便演练起来。

  拳经总纲:人体内有阴阳二气,金木水火土五行,心属火、肺属金、肾属水、脾属土、肝属木,一练七伤,七者皆伤,五行之气调阴阳,损心伤肺摧肝肠,藏离精失意恍惚,三焦齐逆兮魄飞扬。这拳功每深一层,自身内脏便多受一层损害,所谓七伤实则是先伤己再伤敌。

  原著中这七伤拳必须要以深厚的内力作为根基,否则练之必然会伤其五脏六腑,为武道根基埋下隐患!拳经记载的也不过七式拳法,拳中有七股不同的劲力,或刚猛、或阴柔、或刚中有柔,或柔中有刚,或横出,或直送,或内缩,敌人抵挡不住这源源而来的劲力,便会深受内伤。

  杨天齐以目前的内力修为,系统也只能让他进阶到伤肾篇,双拳势如雷霆,将力道直向某人送去。对方不可以发功。

  提取金刚伏魔掌,脑海震荡,伏魔掌的运功路线也直接出现了,并自动调气运行,只是这修行门槛也太高了些,内力不达后天一流不可练,外功不达气血如潮不可练。强行练之,轻则走火入魔,神志不清。重则气血冲顶,七窍流血而亡!这拳法杨天齐目前不可练!

  而这时天边的霞光又悄然升起,杨天齐凝目举望,不出意外新的剧情又将开始了!

  果不其然,不过多时,一道洪亮的声音便远远传来

  “魔教叛逆,还不快些停下船来,乖乖交出孩子,佛爷便饶你性命,否则休怪无情!”声音中气十足,在这片波浪声中,入耳却依然清晰,显然那呼叫之人内力不弱,起码也有后天入流境界!

  杨天齐心下冷笑,他可不管它魔教不魔教,张三丰不过因张翠山之死迁怒于魔教众人,但跟他又没什么关系,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便是正,见死不救便是邪!

  当下远远看去,江面上便出现一大一小两艘船,小的在逃,大的在追!速度都极快,前面小船的船头,一虬髯大汉,双手操桨急划,恨不得长了三头六臂飞快地向江边的码头飞驰而去!船舱中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杨天齐心想“不出意外就是周子旺遗孤和周芷若了”刚刚听那蒙古鞑子叫那虬髯大汉为魔教叛逆,张三丰怕是不会出手了,这小小的蝴蝶效应,杨天齐也乐于承担因果,好歹是人生大事总要付出点什么。常遇春虽臂力不凡,但也不敌蒙古鞑子人多势众!追上也不过时间早晚的事!

  杨天齐唤来艄公“老人家,迎上去驶出两百米!”

  那艄公见那羽箭乱飞,早已吓得腿脚发软,躲进船舱,哪还敢迎上去,颤声道“小伙子……你莫……不是……再说笑……你还是先进来躲躲罢!”杨天齐听闻随即不管艄公,转头便对张三丰说道“张真人,我生平最恨那蒙古鞑子,他们简直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要上去杀他几回!我们有缘再见!”说完头也不回脚踏船板瞬间便窜出数十米,随后空中右脚尖轻点左脚,又借力窜出数十米!

  舱中张无忌看着远去的杨天齐道“天齐兄弟,莫不是一个晚上就练成了梯云纵?”张三丰见此,点头便当做回应,对杨天齐的评价心中不由得又多了几分。他生平也最恨鞑子残杀汉人,莫不是那虬髯大汉是魔教之人,他也会出手相助!

  “无忌,不要妄自菲薄,你的天赋也不差,回到武当太师傅可以教你功夫了!”随即张三丰对张无忌说道,然后便叫艄公调转船头朝武当山的方向使去!

  “蒙古鞑子,休的杀人!”杨天齐内力吞吐,人为止,声先到!这声音却有一种无比强大的力量,瞬间在一群鞑子的心中轰然炸开,振得气血翻涌,众人看着从天而降的少年,皆是骇然,哪有如此厉害的年轻高手,汝阳王府的郡主怕是也比不上吧!

  “哪里来的野小子,你可知那船舱内的人是谁,那是袁州魔教叛逆的余孽,朝廷钦犯,不怕诛你九族?”

  船舱内走出一番僧,看着杨天齐缓缓的说道。

  “此人应该就是那刚刚内力不弱的武者,系统显示不过后天二流中期的武者罢了”杨天齐心中冷笑,剑眉忽得一样,随口便道

  “小爷家祖祖辈辈专杀鞑子!”

  凝神定气,杨天齐气沉肾部,一拳挥出,犹如雷霆,碗口大的柱子,一拳即断,七伤拳端是刚猛无比!

  那番僧也在这一拳下连连后退!撞在那断裂的柱子上,一口鲜红的血液自嘴角溢出!那番僧顾不及拭去嘴角的血液,连忙指着杨天齐的方向怒道“放箭!放箭!射死他!”

  看着漫天的飞羽射来,眼角也是微跳,单打独斗倒是不怕但如此多的箭羽,箭尖又粹了毒,倒是一个麻烦事!随即又是轰得一声炸裂,又是一拳,当下立判将那早已断成两节的柱子一拳轰向那些蒙古鞑子,数十名蒙古鞑子飞起,砰砰几响,尽皆落入江中。

  忽然在杨天齐的身后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喊声“爹爹!爹爹!”闻此声,杨天齐也顾不得斩尽杀绝,连忙跳进那小船的船舱中,只见一绿衣少女扑在一男尸身上,脸上抹着泪,不停地叫着爹爹,好不凄惨!而身后的蒙古鞑子自知不敌也早已离去,只是这船舱内却是多了两具尸体,毋庸置疑一是周子旺的遗孤,二是周芷若的父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