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真不是仙武 > 第3章少女名叫周芷若

第3章少女名叫周芷若


  一旁的常遇春,浴血淋漓,右手抱着那个男孩,虎目含泪“小主公……小主公……我有负嘱托……现小主公已死……我这条命……也不要了罢……”随即轻轻放下男孩的尸体,就要去拿那蒙古官刀,只是他之前中了摧心掌,肩部又插着两根箭羽未曾拔出,箭头又有毒,刚起身来,口中便“噗”的一声便摔在了船舱板上!杨天齐连忙跨步向前将一粒张真人临走前给的解毒丹放入常遇春的口中。

  “大哥,你铁骨铮铮,我甚是佩服,你家幼主因鞑子而死,而现在鞑子猖獗你应保留性命多杀蒙古鞑子为你幼主报仇才是啊!”

  杨天齐暗暗想道“果不愧是以后的常大将军,这份忠心当真少见!”

  “承蒙小兄弟,搭救,请受常遇春一拜!”常遇春起身便要作揖下拜,杨天齐两世为人哪见过动不动就下跪作揖下拜的,连忙阻止了他,我那么年轻可不想英年早逝了,杨天齐心中想道!

  少女哭了好一会累了,听见杨天齐和常遇春的对话,少女便要站起身来,只是刚刚哭得心神震颤,哪站的稳,一个踉跄就要失足跌落水中,杨天齐连忙起身右手环腰接住了她盯着对方的脸心中想到“好一个周芷若,正如原著所说虽是船家女,衣衫敝旧却也遮不住这秀丽的容颜。的确是个十足的绝世美人胚子!”见她双霞生晕,楚楚可怜,便急忙松开手连忙说道“姑娘,你不要紧吧!”

  少女只是摇摇头也不说话,跌坐在那里垂着泪!看着地面躺着的男尸,心中悲痛欲绝,亦不知自己以后的命运几何,心中更是绝望几分,杨天齐蹲在她身边也不说话,元末时期江湖动荡,在江湖行走的一年多里虽也见惯了如此情景,但想想周芷若现在的处境到也感同身受,静静的陪着她,哭完了在安慰她吧

  少女的渡船上还有一个小厮是常遇春招来的临时工,见少女哭得如此伤心,便安慰道“周姑娘,你不要难过了,你自己想法子快点离开吧,不然官府追究起来的话,你也活不成了!”

  “原来你姓周啊,我叫杨天齐!”杨天齐借此便柔和地说道。

  “我叫周芷若!”声如细蚊,少女轻轻柔柔的说道。

  “周芷若?名字蛮好听的,就像你人一样”杨天齐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随即又道。

  “对了,你打算要去哪儿?”

  “芷若就爹一个亲人,自小就跟着爹撑船为生,现在爹死了,现在我也不知道该往哪儿去”说道此处,便又要垂泪。

  杨天齐正欲向前安慰,耳边忽然传来一道刺耳的破空声,原来是对面的码头来了数十个官兵对着他们船射出了数十道箭羽,杨天齐内力吞吐,连连拍出几掌,箭矢尽皆落入水中,但还是漏掉了一支飞箭向着周芷若的方向极速掠去!杨天齐这个时候根本顾不及运气,瞬间做出决断,竟是一只手挡在了周芷若的面前,只听得“噗嗤”一声,被箭头穿了个通透!鲜红血液涓涓流出。一旁的周芷若早已吓得瘫坐在船舱中双手抱腿痛苦起来!

  “大哥,快往江中心划,然后去蝴蝶谷……”杨天齐急忙朝着常遇春的方向呼喊道,然后靠在船板上,从怀中拿出一粒解毒丹放入口中。

  蝴蝶谷,渡口,常遇春将船栓在一颗树上,然后对后面的杨天齐说道“没想到,杨兄弟竟也知道我师伯的名号!”

  杨天齐与周芷若打发了小厮一起下了船,闻了闻有一股浓浓的药香味从谷内远远飘来,就知道蝴蝶谷到了,便对常遇春笑着说道“蝶谷医仙胡青牛,妙手回春,有起死回生之能,江湖上谁人不知!”

  常遇春倒是一个性情中人,朗声说道“我这位胡师伯性情古怪,自称为见死不救,不是明教中人绝不会救!不过小兄弟放心,你于我有恩,凭着这份情面也会医好你的手!”

  “世上哪有这样的医仙,我看称之为医魔也不为过!”杨天齐自也知道这号称见死不救的胡青牛,在前世也是对他嗤之以鼻。

  “不管他医仙还是医魔,哪怕给他当使唤丫鬟,也要让他医好天齐哥哥的手!”周芷若和杨天齐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杨天齐的手又是因救她所伤,如今她爹又死了孤苦无依,杨天齐对她照顾有加,她也早已把杨天齐当做哥哥般对待!

  谷前有一条长长的小径,虽入深秋,但蝴蝶谷一带却地气温暖,遍山遍野都开满了鲜花,许多五彩的蝴蝶牵着线排着队或黄或白,或紫或红在空中翩翩起舞,也不怕生人,三人的头上,肩上都排满了蝴蝶!蝴蝶谷之名倒也是名不虚传!只是三人都刚经历了朝廷追杀,也都没有了游玩的心思,只是加快了步伐向着谷内走去!

  约莫半时辰,三人便见一条清晰湖泊周围结了七八间茅屋,茅屋的四周都是花圃异草,想必这就是蝶谷医仙胡青牛的住所了,杨天齐和周芷若心中暗想道。

  果不其然,只见常遇春行至主屋前,恭恭敬敬的朗声道“明教常遇春,叩见胡师伯!”

  见没有回应又再次提高了声音呼喊道“明教常遇春,叩见胡师伯!”

  直到常遇春叫到三声,杨天齐才感觉到屋内有一道劲力猛然轰开了大门,一阵阵刺鼻的药香味朝着三人扑面而来,接着杨天齐便看到一神清骨秀的中年人正伏案书写着什么。

  “常遇春,打不过就别老是替人强出头,每次都要我替你善后,”只见那胡青牛右手也不停下,左手袖袍一挥,一条红色丝线瞬间就从他的衣袖中飞出,然后缠到常遇春左手的手腕处。

  之后又道“你中了番僧的摧心掌,本也无甚大碍,只是你之后又强行使用蛮力,倒是有些麻烦,不过服几副重剂就没事了!”

  “不麻烦就好,那就麻烦胡师伯替这位小兄弟看看吧!”常遇春大手一挥,指着杨天齐大声的对胡青牛说道。

  “好生的面孔,是哪堂门下的弟子?”胡青牛盯着杨天齐脸色一抹异色。

  “他叫杨天齐,倒不是我明教子弟。”常遇春接着说道。

  “不医……不医……不是我明教中人,我谁也不医。”这胡青牛一听,衣袖一甩转过身去背对着杨天齐淡淡的说道。

  “这位小兄弟对我有救命之恩,哪怕是看在我的情面上也医他一医吧!”常遇春对着胡青牛行着礼恭敬的说道。

  “我管他有没有救过你,哪怕是救过我胡青牛,不是明教中人,我也不医!不医!”胡青牛当如那犟牛一般态度十分的坚决。

  “胡先生,请救救我的天齐哥哥,我刚死了爹爹就天齐哥哥一个亲人了,我愿当你的使唤丫鬟,侍奉你左右!”周芷若见此情形,看着杨天齐的秀目顿时就布满了水雾,顺势就要向着胡青牛跪下去。杨天齐忙拉住周芷若的手也不让她下跪。

  而是对着胡青牛愤然道“都说医者仁心,我看你是医者魔心,你见死不救,你枉为医仙之名!不过区区破伤风感染,无需你治”

  人不能有傲气却不能无傲骨,虽说手是很重要,但尊严还是要有的,大不了直接废掉整个胳膊罢了,却不知当年的神雕大侠不也是一只手吗!

  杨天齐话说完,看也没看他一眼,牵着周芷若的手转身便要直接离去!

  “啧啧……管你破伤风还是羊癫疯……毒箭穿掌过,丹药虽压制了毒性蔓延,不过伤口处理不当,七日风一发作虽不致命,但你那条胳膊却是废了……可怜哟可怜……小小年纪却要当一个独臂的废人!”刚走两步,两人的身后便传来一道淡淡的声音。

  “求求胡先生,救救天齐哥哥,我不要让他当废人!”听到杨天齐会成为废人,周芷若忙挣脱杨天齐的手,朝着胡青牛扑通一声便跪了下去。

  “胡师伯,你真是见死不救啊,七日风严重的话也是会死人的!”旁边的常遇春一拍桌子,大声地说道。

  “七日风在我这里不过区区疑难杂症而已,死不了……不过这小子我是不会救的。见死不救胡青牛的名号岂能败送到他手里!”

  杨天齐的剑眉向上挑了挑,嘴角略微抽搐,暗想“破伤风要放到前世都算是难治的病,到他这里只是区区小病,这实力到不愧医仙之名”

  “我是明教中人,我不用你医,只要你医好这位小兄弟!”常遇春虎目一瞪,直截了当地说道。

  “可以啊!不过我得提醒你啊你中的是摧心掌,如果你不立刻医治,七日后你必死无疑!”胡青牛也不生气只是淡淡地说道。

  “不用你医,用我的命换小兄弟的手,值!”常遇春也是个直汉子,虎目气得赤红,头也不回地就要向屋外走去。

  “常大哥,请留步!用你的命换我的手,这手不要也罢!你这份心意,天齐是万万不能接受!”杨天齐顺势伸出右手拉住常遇春的胳膊感动的说道。

  “安心医治,常大哥福大命大,不用管我!”常遇春顺手一推,也不管屋内的三人转身便头也不回地离去。

  “既然你不医治常大哥,我也无需你医治,我到看看没了你胡青牛,我杨天齐会不会曝尸荒野”杨天齐甩了甩右手,弯腰拉起跪在地下的周芷若再次说道“芷若,咱们走,天齐哥哥没了他照样能顶天立地!”说完便拉着周芷若离开屋子向外走去。

  “要死,也要离开我的蝴蝶谷再死!在我胡青牛的名下绝对不会有一个病死的人!”胡青牛对着杨天齐两人远远的大声说道。心里却想“两个病驴,死了到安心!”。

  最近江湖动荡,明教死伤了不少人,经过杨天齐他们一闹,胡青牛到差点忘记为教中的弟子熬药。甩了甩袖袍正欲去药房,却见那姿容秀丽的绿衣少女向他走来,那女子一进门便躬身一礼说道“胡先生,我见你这么大个药园,却差了个熬药的丫鬟,我也不要报酬,你平时指点我两下就好!”

  “好吧,你倒是蕙质兰心”胡青牛心里想着刚好差个帮手,这女娃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比那两个大笨驴却是强多了。

  接着胡青牛便问道“你唤什么名字!”

  “我叫周芷若!”

  “那你周芷若以后便是我这蝴蝶谷的熬药丫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