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真不是仙武 > 第5章在座的都不如他

第5章在座的都不如他


  “胡青牛,你蝴蝶谷死人了!”杨天齐故意鼓足了丹田,洪亮的声音,响彻整个山谷。之后便走向周芷若的茅屋,也不管那胡青牛如何处理尸体,只知道他心情肯定不是很好就对了,毕竟是蝴蝶谷死的第一个人。

  风吹木叶,阳光满地。

  杨天齐在那练剑,剑还是那玉箫剑,人却不是昨日人。今日的他有了一个要守护的人。

  只听得那房门大开有一道温暖的声音传来“天齐哥哥,吃饭了!”

  回过头望着那一抹貌美的身影道了声“好!”

  那就是他要守护的人!

  “天齐哥哥,我看那经书上说受了伤要多吃肉才能快速的养好伤,我把肉都给你了,你可要快点好起来”

  说着周芷若又将自己碗的肉送到杨天齐的嘴边,杨天齐闭口不开,只是想着绝不让让这善良的女孩拜入峨眉,那里都是一群变态的老贼尼!

  周芷若见杨天齐不张开口瘪了瘪嘴哽咽道“天齐哥哥,你不吃,芷若也不吃,芷若爹爹死了就剩下天齐哥哥这么一个亲人了,你若出了事,谁来照顾我……”

  说着说着眼泪就要夺眶而出。

  杨天齐心里一急也不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话,只是张着大大的嘴巴,指了指自己的嘴,意思是“你把肉放进去”

  “噗嗤……天齐哥哥你真幽默!”一旁的周芷若也被逗乐了,她以为杨天齐是在扮哑巴哄她笑呢,说着也不哭了,温柔的轻轻地又将手里的饭递到杨天齐的嘴边,看着杨天齐大口大口的吃饭,清秀的小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

  旁边的常遇春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却想着“这女孩心地甚好又生得如此貌美,如今孤苦伶仃,怕不得以后饱受欺负!”想到这里,觉得自己甚是愧疚,从怀中拿出一物,向着那女孩的方向走去。

  “周姑娘,都怪常大哥不好,害你孤苦无依”常遇春拱了拱手一脸愧色的说道。

  “这个都是天意,怪不得任何人的,何况如今也有天齐哥哥陪着我,又怎么会怪你呢!”周芷若摇了摇头,轻轻柔柔的回答道。

  常遇春是个耿直的人,看了眼杨天齐哈哈大笑便道“杨兄弟确实是个侠义之士,周姑娘你的眼光好生雪亮!”

  周芷若虽还小不过也有十四芳龄,哪听不懂常遇春的话,顿时颊生晕红,低着头躲避着其他人的目光

  “常大哥身无长物,就将这枚明教火焰令送给你,当做护身符给你防身用!”常遇春本就是个粗人又哪能注意到周芷若的异样。这火焰令一直是他贴身携带的护身符,带着它每次都能在关键时刻化险为夷,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但如此做却能让他心里好受一些。

  “谢谢常大哥,我待给天齐哥哥扎完针,再到你那为你进针,药在药房的罐子里,你自去先把药喝了,过两天你就痊愈了。”周芷若伸出纤纤玉手指着药房的方向,清脆的说道,这声音里较往日多了几分自信和从容。

  自周芷若开始一旁协助胡青牛医治明教众人后,周芷若犹如走火入魔了般每天都抱着一本《针灸全录》和《医理大全》一旁熬药一旁细细品读,也不知为什么周芷若的体质根本无法修行内功,甚至连气感都找不到,杨天齐试了好几次都是一样。但这行医天赋却连号称医仙的胡青牛都叹为观止,不仅仅有接近过目不忘之能,而且悟性极高,往往一点就通,胡青牛也乐得指点,每次给人看病总要叫上周芷若,一边行针,一边解释。周芷若一旁也能触类旁通将之一一记录下来。前前后后也不过五六天,普通的行针拿药就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待会行针,可能会精神恍惚甚至产生幻觉,所以,我先取风池、合谷、太冲、水沟、太阳、十宣这六大穴位为你行针,然后再内服几味中药就好了”周芷若一旁收拾着碗筷一旁拿出一个装针的檀木盒子,然后细细的说道。

  “风池为足少阳阳维之会,能清热熄风而醒脑-风池穴进针1.2寸。”说着周芷若抽出一根金针插入杨天齐的后颈,动作娴熟,麻利。怕是没少在自己身上练习。

  “合谷、太冲分别为手阳明大肠经和足厥阴肝经之原穴,合称四关,可平肝熄风而镇惊-合谷进针1寸,太冲进针1.2寸。”又四针分别迅速地扎在双手,双脚之处,进针精准,毫无偏差。

  “水沟,可通调阴阳之逆气而开窍。配太阳,以加强清热苏厥之功;加十宣以加强镇惊止搐之效-水沟1.2寸,太阳2寸,十宣2.2寸。”人中,双耳后侧,双手拇指下侧五针精准无误的落下。

  一共十针,杨天齐顿觉自身体内有一股生机在这十处穴道的牵引之下在左手掌心汇集,酥痒,清凉,不过半时辰,已消肿一大半!

  一旁的周芷若双颊晕红,眉梢眼角间爬满的尽是喜色。

  甘州,某镇。

  一身形苗条的女子,策马疾行,眉目紧蹙,已然一副焦虑之色。

  她是从峨眉偷偷下山来的,她知道后面还有好几个师姐师妹在追着她,所以她一刻也不能松懈,为了他也是为了她。她从未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哪怕事后被师傅一掌劈死也无懊悔,只是在这之前她必须要保证把她安全地送到他身边。

  不过数个时辰,那女子将马寄存于驿站,来到了一个叫李家镇的地方,她的面前是一所茅屋,这样的茅屋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代无疑是挺好的,那是因为她把每个月绝大部分的月钱都寄到这里,因为这里有她必须要守护的东西,比她命还重要的东西。

  茅屋的四周都是围着篱笆,篱笆的里面有一小女孩约莫十一二岁的样子,手里握着泥公鸡,那是她娘亲上个月给她买的,所以捏的很紧,以前她娘亲每个月都会来一次,后来两个月来一次,再后来,半年也不一定见到一次,只是每次见到娘亲,娘亲总是说过一段时间就来看她,所以今天又来到屋子外面,垫着脚望着,望着…屋内的李大婶叫她,她也不应。

  那女子在那女孩的身后,不知何时,一双秀目早已爬满了泪水,那个女孩就是她拼了命也要守护的东西,忙拭去了眼泪,让嘴角挂满微笑,她在她面前从来都是这样的表情,一刻也没变过。

  “不悔!!”声音中充满了宠爱。

  “娘亲!娘亲!娘亲来看我咯!”女孩飞一般的跑过去抱住了那女子,她没哭,因为大人不喜欢爱哭的孩子。

  “这个傻丫头,每天这个时候,都要这样望好久,因为她记得你每次都是这个时候过来!”屋子里走出来一个老妇人,这是那女子请来照顾那小女孩的!

  “真是麻烦你了,李大婶!”那女子很客气,她对谁都这样,别人都喜欢她,就是门派里有个师姐恨他入骨。

  “哪里的话,我应该做的,你们母女好好聊聊吧!我先进去了”老妇人不忍心打扰这片刻的温馨,回了屋子里面。

  “今天是不悔十二岁生日,我知道娘一定会来的,我今天早上就感受到了”女孩此刻显得很开心。

  “那不悔,你有什么愿望?”那女子也很开心,只希望她们能晚点来,甚至不要来。

  “我想拜祭一下爹啊…”小女孩的声音有点小,每次提到爹,娘亲的脸色都不大好。

  “好!娘亲带你去!”那女子这次出奇的没有拒绝。她知道这次已经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嗯!我知道娘亲很爱爹就像娘亲爱不悔一样!”虽然每次女孩提到爹,娘亲都会脸色不好看,但她知道,娘亲也很想念爹。

  “不悔,你知道吗?虽然娘亲跟你爹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能跟他在一起我从没有后悔,所以才给你取名为不悔。”那女子嘴角带着微笑,脑子里全是那道英俊潇洒的身影,此刻她无比的幸福!

  甘州,镇上有一酒楼,叫临淮阁,菜品很多,味道也极好。

  这酒楼里今天来了一位少年和一名少女。

  那少年白衣腰悬玉箫,看起来英俊而潇洒,坐在窗前也不说话,只是端着酒杯,静静地看着窗外,眼神凌厉,似乎在看什么要紧的事。

  那少女身形修长,青裙曳地,看起来清丽秀雅,姿容甚美,坐在少年的右手边,同样也不说话,只是拖着下巴,静静看着窗外的方向,不过她看的不是窗外的人,而是那绝美的少年郎。

  “天齐哥哥,我要吃糖葫芦!”之前她爹经常给她买,也是这个镇,也是像今天一样多的人,她和她爹也是坐在这个位置。

  “好!我去给你买!”那少年也不走大门,直接从窗户飞身下去,周围的人也见怪不怪。江湖中人总喜欢来这里吃喝,因为这里的肉也多酒也烈。

  “不悔你要吃些什么?这里菜很好吃,娘亲以前常来的。”

  “我要吃鸡和鱼。”

  听声音是一大一小,都是女人,准确来说,一个是女孩,一个是女人,声音都很好听。

  那女孩和那女人从楼下一走上来,窗边的绝美少女一下就注意到的,那年她也那么大,她爹也是从那里带她走上来的。

  只是那女人一上来,脸色一下就变了,她看见掌柜的柜台前插着三根金针,那是峨眉独有的,她知道她们来了。必须要离开!

  所以一转身她就要走,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

  “咳咳咳咳咳咳咳…”今天这家酒楼的生意格外得好,楼下又走上来两位客人,是个老妇人和一黄衣少女,老妇人拄着拐杖有哮喘是那少女扶着上来的,老妇人的脖子上挂着金花项链,財不外漏,像她那样倒是少见。

  “娘亲…”那女孩也感觉到这个酒楼有点诡异,抬着头看着她娘亲,只是那女人捂住了女孩的嘴巴,那女人知道她是谁,之前她师傅跟她过过手,如果不是那把剑,她师傅也不定打得过她。

  老妇人也认得她,武功也不差只是跟错了师傅,今天她是来办事的,眼睛里闪着寒光,在座的一个都跑不了。

  她看了一共十一人,今天她带的金花镖,也是十一个,一个不多也一个不少。不过她很自信!因为在座的都不如她。

  那女人护着那女孩,也不敢拔剑,她知道那老妇人很厉害,剑是拔不出来的,她的镖很快而且有毒,很毒的毒甚至是天下无解的毒。

  窗前的少女,很漂亮,比在座的都漂亮,只是漂亮的脸上很凝重,因为他现在都还没回来,她能感觉到那个老妇人武功很厉害,厉害到在座的人都没她厉害。

  老妇人忽然掠过十一人的头顶,凌空下击,飞出十一个金花镖,速度极快,快得众人都没发现,背上或者脸上或者脚上和手上插着一枚金花镖,皮肤开始发紫,很疼,很痒,有九人都惨叫连连。还有三人虽然也中了镖但却一滴泪也没留下来。一个是那女人,她是不能哭。一个是那女孩,她也是不能哭。一个是那绝美的少女,她是不必哭。因为那老妇人会有麻烦,甚至会死在这里,她对他很自信,自信得觉得在座的人都不如他。

  “我这镖很毒,天下无解的毒。澄碧湖畔,仙人峰,蝴蝶谷,让那里的主人为你们医治,从现在开始你们只有五个时辰了!”那老妇人果然狠毒甚至比她的毒还要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