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真不是仙武 > 第7章蝶谷少女初怀春

第7章蝶谷少女初怀春


  第二日,清晨,天空很压抑,有苍鹰在盘旋,专吃死人的苍鹰。

  “咕咕…”叫声让人感觉到死亡和恐惧。

  澄碧湖畔,仙人峰,蝴蝶谷。

  一行四人走在通往蝴蝶谷的小径上,小女孩因为害怕躲在那女人的后面,拉着那女人的衣袖,小心翼翼的看着前方。少女俏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少年的脸色也愈发阴沉了下来,他预想的事情可能发生了,他有前世的记忆一直想改变着什么,现在发现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改变。按道理来说此刻的他们应该看到了蝴蝶,五彩斑斓的蝴蝶,头上,肩膀想都爬满了蝴蝶。

  现在,蝴蝶谷却没了蝴蝶,一只都没有,还有淡淡的腥味儿,那是人的腥味儿,从人身上流出来的血的腥味儿。

  他们俞往前走,这腥味儿就俞浓,那女孩在一旁已经开始呕吐,旁边的少女跟随着蝶谷医仙在外面虽也闻惯了这种腥味儿,但这谷中的味道却也让得她不舒服,她伸出纤纤玉手,拉住少年的衣角,震颤的玉手告诉那少年她在害怕着什么?就像当年汉水之畔那样令人恐惧。

  “不悔妹妹,你跟你娘亲先留在这里,我们进去拿些东西就回来!”那少年,蹲着身子,摸着那女孩的头,宠溺的说道。然后对那女人微微点头,拉着旁边少女的手就以极快的速度奔向蝴蝶谷内。

  不知道来不来得及,总要用出全力,虽然那人给人的印象的确不大好,但对周芷若却是极好,就像芷若的父亲对她一样的好,少年的轻功已经到了极致,他怀中的少女却依然感觉到好慢,好慢…

  “胡先生,你这蝶谷医仙的名号好像有点名不副实…”

  “仙,一个字我凡夫俗子不敢称谓,旁人叫我见死不救,我才喜欢…”

  “胡先生,我听镇上的郎中说,有些人没有带脉,他还说带脉对人也无甚影响…”

  “瞎说,那是庸医,人身上岂无带脉?带脉比较复杂,那是不错,但也不能说它无用。世上庸医不明其精奥,又碍于面子乱说一通,害人害己…”

  “胡先生,你真是好人,你教我的真的能治好天齐哥哥和常大哥的伤…”

  “哼…我没教你…天赋好,路不一定走的远…我这有一本《针灸全录》和《医理大全》你拿去吧…”

  药房,胡先生,还有那些话都在少女的脑海中一一浮现,喜欢别人叫他见死不救,自己却变着法儿地去救,不喜欢多管闲事却也对那些庸医痛恨欲绝,明明很怕麻烦,却也对自己耐心解释……

  他就是蝶谷医仙胡青牛,一个爱面子的蝶谷医仙。

  少年也能感受到少女的情绪,娇躯一直都在震颤着,抱着的手不由的又紧了些,脚下的腿也加快了些…

  忽然,一阵死人的恶臭味,向着两人扑面而来,少年不由的停下脚步剑眉紧蹙,凝视着眼前的一幕,中间的茅屋前,横七竖八地躺着九个死人,死的不能再死的死人,有些人甚至面部都漏出来森森白骨,几只苍鹰在那啄食,显然这些人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胡先生…胡先生…”少女忽然挣脱少年的手,拼了命向那些尸体扑了上去,那些苍鹰也被她吓得“咕咕”飞走,少女也不顾那尸体散发出来的恶臭味,一个一个的查看着尸体,少女一个踉跄扑倒一个面目全非的男子身上,痛哭起来,嘴上叫着“胡先生,你醒醒啊!胡先生…”这一幕何曾相似。

  汉水之畔跌坐在尸体前叫着爹爹,蝴蝶谷扑倒在尸体上叫着胡先生,都不说话,都只是在那垂着泪…

  旁边的少年好像发现了什么,紧蹙的眉头放松了不少,走上去温柔的抱起少女安慰道“芷若,这人不是胡先生。”

  周芷若的秀目挂着水雾,里面却散发着光亮看着少年,意思是让他继续说下去。

  “你看这些人,冒出来的骨头均有些发黑,你再看那面目全非的人的左手的无名指根本没有戴戒指的痕迹,你知道胡先生的左手无名指上一直戴着翡翠戒指不曾取下,还有你看那尸体的后背还插着金花婆婆的金花镖,这些人显然都是那日在临淮阁被金花婆婆所伤的江湖人士,除了你们三个这里刚好九人。”

  少年越说,周芷若的目光就俞亮,到最后周芷若也彻底地停止了哭泣只是细细的说道“可是胡先生去哪了呢?”

  “也许他逃走了也说不定”少年也不敢肯定,他心知这胡青牛怕已是凶多吉少了,他很清楚原著中胡青牛假死被金花婆婆发现,后来折回来又杀死了胡青牛,这话他是不会说出去的,天上的胡青牛也不会让他说出去。

  少年牵着少女的手一同推门进了原胡青牛的茅屋,房间的正前方挂着医道圣人孙思邈的画像,以前胡青牛每天都要周芷若在熬药之前来拜祭这位圣人,今天也不例外,周芷若恭恭敬敬地拜了拜圣人孙思邈。然后很意外的看着少年,以往这少年是从不踏入这里的,今天,他不仅仅进来了而且还对着画像拱了拱手,无比的恭敬,他拜的不是圣人孙思邈而是那“蝶谷医仙胡青牛!”

  “其实,胡先生是个好人!”旁边的少女像明白了什么,俏脸上绽放出美丽的笑容。

  少年也不做回答,只是看着少女微微点头然后道“我们走吧!”

  “嗯!”两人正欲离去,背后的画像那里忽然传来“咣当”的声响,两人凝目而视,是一幅画,画的上面还有一个檀木盒子,两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走了过去,少女拿走了檀木盒子,少年将那副画拿起来在那端详。

  画上是画的是一只白狐,一只巨大的白狐,那双眼睛像人一般灵动,另外奇怪的是这只白狐的背上有一双翅膀像火焰一般赤红色的翅膀,但如果端详得更加仔细一些,会发现那并不是翅膀那是一只蝴蝶,蝴蝶很漂亮,穿着紫色的长裙,红色的眼珠里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这画也不知是谁画的,画得如此栩栩如生,仿佛就要活了一般。

  另一边那少女也打开了檀木盒子,盒子一打开就从盒子里面散发出金光来,里面愕然放着两本书,一封信和两枚翡翠戒指。两本书一本叫医经,一本叫毒经,连书名都是用黄金书写而成的。

  那少女看都没看到那两本书就直接拿起了那封信,因为信的封面写着“芷若亲启”

  少年也没问信的内容,只是怔怔地看着少女,少女也不说话,眼角含泪,拿起两本书,跪在画像前,金色的光芒照亮了她楚楚可怜的脸,嘴角一直说着“义父,芷若一定会好好地活着,和天齐哥哥一起好好地活着…活着…好好地活着…”

  “叮!”

  “完成蝴蝶谷隐藏任务,任务奖励:《医经》一部,《毒经》一部。是否提取?”

  “是!”

  还是那熟悉的声音,还是那熟悉的感觉,无论是医经里的针灸疗法,各种医学理论和各种奇珍异草还是毒经里的天下奇毒的制作和解法都像烙印一般深深地扎根在少年的脑海中。

  “叮!”

  “是否将医经和毒经融合?”

  “是!”

  “叮!破空值不足,无法融合!”

  人生总是这样大起大落,有高山也有低谷,虽然占时无法融合医经和毒经但是能得到这两部经书本身就是机缘,当满足才是。

  而一旁的少女也站起身来,玉手拭去泪水,然后将两部经书放回檀木盒子里,又拿出了那两枚戒指,少女只是低着头,脸色一阵晕红,也不看那少年却径直向那少年走去。此时的少女又紧张又忐忑,有欣喜也有不安。

  “啊呀!”

  却是与那少年撞了个满怀,少年鼻中闻到一阵淡淡幽香,只觉得两道柔软贴在身上,少年不禁斜望了她一眼,只见她俏脸生晕,又羞又窘,虽是神色恐惧,眼光中却流露出欢喜之意。

  “天齐哥哥,把你左手的无名指伸出来!”少女还是低着头,柔柔的说道。

  “啊…⊙∀⊙?…”少年忽然就怔住了,端详着小妮子,古色古香,完全是土著,少年心下确认了好几遍才慢慢地将左手的无名指伸了出去…

  “义父说对自己在意的人要给他戴上戒指做个标记!”少女一旁给少年套上那栩栩如生的白狐翡翠戒指,一旁楚楚动人的说道。

  少年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摸了摸少女的头,温柔的说道“芷若妹妹,把你左手的无名指也伸出来!”

  少女登时满脸喜色,神采飞扬,撇过头也不敢看那少年,只伸出那娇滴滴的左手也不说话

  少年满头黑线,这是整的哪出?都市少女在异世?手却没停下来,少女的手他也没少牵,只是今天怎么变了个味儿?很甜也很温暖,很紧张也很忐忑,很幸福也很担忧…纤细的手指像玉脂般纯净,好不容易将那枚雕刻着精致的蝴蝶翡翠戒指戴在了少女的无名指上,少年握着少女的手久久也没能放下。

  “还不放下?”少女细声如蚊!脸色酡红。

  “啊,…”少年忙收回自己的手背在后面,眼睛四十五度角看着天空,空中仿佛有一只巨大的白狐,白狐背上停歇着一只巨大的火红色蝴蝶,目光中带着生命和希望…

  而那少女早就飞一般的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