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真不是仙武 > 第8章年轻又狡猾的狐狸

第8章年轻又狡猾的狐狸


  “娘亲…娘亲…”

  蝴蝶谷外,小女孩手里握着泥公鸡,蹲在石头旁,两只小手抱着腿,眼角含着泪花,却一直没落下来。娘亲去哪了?怎么去了那么久?是不是又丢下我了…

  “不悔妹妹…不怕…”小女孩的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声音仿佛有巨大的魔力,令人温暖和希望,那绝美的少女在谷内就听到,小女孩叫她娘亲的声音,就像她呼喊着她爹爹的声音一样,无论你怎么呼喊,你却都无论为力,该走的依然会走,该消失的必然也会消失…

  那少女快速的走到小女孩身边,抱住小女孩,轻轻安抚着她的小背,就像那英俊潇洒的少年抱着她摸着她的后背一样轻轻的摸着小女孩的后背柔声道“你妈妈只是有事去了,她怎么会不要你呢?你这么乖,这么可爱…”

  “天齐哥哥,带你去找你娘亲,我知道她在哪儿,我保证!”少女旁边的白衣少年嘴角挂着微笑,眼睛却闪过一道旁人觉察不到的寒光,他大概知道小女孩的娘亲发生了什么事,他比谁都清楚如果不是什么致命的事情,她绝对不会就这么丢下她的女儿,唯一的就是-剧情根本没有改变,命运的齿轮一直都在运转,而自己不过只是其中的微尘罢了,什么也改变不了,能改变的只有自己…

  少年看着眼前的一抹倩影,不知怎的,人还是那个人,容颜也依然绝世,笑容也依旧温暖,只是莫名地想起前世的一句话来

  “芷兮帝子遭人妒,若烟若雾若飞仙”如烟如雾如飞仙她就真的什么都不在乎吗?还是说这本身就是看得见摸不着的一场梦。

  “好!我去谷内给你们做饭,我等你们回来…”少女明慧端丽,温文尔雅的俏立在风中,同样的人,说着和以往同样的话,却感受不到往日的温暖,而是有一种淡淡的离愁…

  “嗯!好!”跟以往一样的回答,一样的看着少年渐渐离去的背影,只是没有了以往的心情和笑容…

  起风了,少年的背影已经完全消失。风吹起她的柔发,精致的脸上突然笑了,笑得那么地心酸和无奈…用那纤柔的背影背对着那个少年离去的方向,许久都不说话…

  “天齐哥哥,芷若走了,你保重!”那令人心疼的背影也不回头,就这么走了,走得那么干脆,干脆得连那足迹和泪水都被吹散在风里…

  蝴蝶谷外,树林,暮色时分。

  忽然,白衣少年捂住了小女孩的嘴,用手指着前方

  “不悔妹妹,你娘亲就在前方,你不要说话,他们是坏人…”小女孩害怕的点了点头。顺着少年的手小女孩看到了她的娘亲,娘亲垂着头,眼里很担忧,每次她出去玩回来后都能看到娘亲这样的表情…跟着她娘亲一起来的还有三个人,一个就是在之前街上遇到的生得长脸的坏女人,另外一个看起来更可怕,怕得要躲到少年的后面,那人走在最前面,四十四五的年纪,苍白的脸,冷漠的眼睛,手里拿着一把无情的剑,一把散发着森森寒意灭绝一切的剑。

  “咳咳咳…师太,近来可好啊!”忽然,在树林中又走出来两人,这两人正是当日在临淮阁遇到的两人,金花婆婆和那黄衣少女,这金花婆婆也不知哪弄来这么多的金花镖和杉木龙头拐杖,反正江湖中,只要一提到金花婆婆想到的都是她那条价值连城的金花项链和从不离手的杉木龙头拐杖。

  “你都没死,我岂能安好?”声音中竟是从丹田中的内力由内而发,少年捂住小女孩的耳朵,自己却听得耳朵嗡嗡作响,内力之深厚当真罕见。灭绝师太声名远播到也名副其实。

  “师太,何必动怒呢!都说峨眉的倚天剑天下无双,不知师太能否借我一观呢?”那金花婆婆也不动怒,只是谈谈的说道。

  “借…倒是可以,你有胆儿来取吗?”只见那灭绝师太大手一挥,“咻”的一声只见一柄剑,一柄并未出鞘却散发着浓浓杀意的剑自空中落下,地面大震,尘土飞扬,待尘土散开时那剑竟带着剑鞘没入土中三寸有余,当真是武林名家。

  金花婆婆倒也是经验丰富之辈,却在尘土散尽之前三支金花镖徒然划破长空,瞬间穿过尘土,却没有听到想象中的惨叫声,也在预料之中她只是一个试探,果然灭绝师太,拂尘微微一抖那三支金花镖却是向着金花婆婆反射回来,速度更快,力道更猛,她只得挥动手中的拐杖格挡下来,只是在飞镖被挡下的瞬间,灭绝师太的“峨眉四象掌”却欺身而至,这一掌却是圆中有方,方中有圆已是浑然一体,避不可避。金花婆婆只得内力猛提,她周围的石子和尘土徒然升空,接着瞬间爆炸开来,破空声之起彼伏,这内力竟不比灭绝师太差多少,怪不得有胆色拦路抢夺倚天剑。

  峨眉派的武学底蕴到底是深厚,四象掌被破,却又是一掌,掌力虚虚实实,忽吞忽吐,闪烁不定,金花婆婆虽内力雄厚,但却被这虚虚实实的打法无可奈何,到底是两人的内力不分伯仲,一来二去却谁也奈何不了谁。

  灭绝师太这时一掌拍在金花婆婆的拐杖上却也没拍断拐杖只是借着这一瞬间的反弹之力几乎瞬间飞回。

  灭绝师太凌空拔剑,剑光一闪,便已归鞘,看也不看对面一眼,嘴角浮出一抹讥诮。对面的人也被刚刚的剑光吓得一身冷汗,要不是自己反应够快这一剑已经劈到了她身上。金花婆婆这时已经心生退意。也不取回立在身前的龙头拐杖拉着黄衣少女便就直接飞掠离去。而那龙头拐杖在他们离开后却是自上而下被那道剑光劈成了两半。

  当金花婆婆离开后,灭绝师太身体摇晃了两下,原本就苍白的脸却变得更加苍白。一旁的少年却看得极为清楚,这灭绝师太根本没有领悟出剑意却强行用内力拔出倚天剑斩出那道原本就不属于她自己的石破天惊的一道剑意,这不是人在用剑,而是剑在用人。

  “这是金蛇岛的金花婆婆,内力极为高深不在为师之下,以后江湖上遇到咳嗽声就尽量离她远点儿!”灭绝师太的这话到肯定了金花婆婆的实力。

  “晓芙,你跟我走!”灭绝师太也不看她,只是背对着她,这背影让她感到恐惧和深深地冷意。她只能跟着她的身后,她走一步她跟着走一步,直到走到一个只有她们的地方,一个少年和小女孩也能注意到的地方。

  “我见你手上的守宫砂没了,你自己的事,你自己说罢…”灭绝师太依然背对着她,语气中很淡却听不清是喜还是怒。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师傅素来对门中伦理看得极重,俞是生气语气俞是平淡。只是自己还没把她安全地教到他手里,一时竟说不出话来,一边是对自己疼爱有加的师傅,一边是自己深爱着的男人和孩子。

  “我…我…”

  “说!”一个字平淡无奇却是厉声喝喝。

  迫于压力她只得将实情一一说了出来,只是将自愿失身于他说成了被迫失身于他,只希望能逃过此劫将不悔安全地送往坐忘峰再回来请罪。

  “你再说一遍,那人是谁?”灭绝师太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

  “杨…杨逍…他与我派…有仇吗?”纪晓芙小心翼翼的说道。

  “有仇!而且仇深似海,当年你师伯孤鸿子便是被此人气死的!”灭绝师太默然回头眼睛赤红地盯着她狠狠地说道。

  纪晓芙却是吓得忙退后两步,心里却道“他倒是挺厉害能把当年名扬天下的孤鸿子师伯给气死”。

  紧接着,灭绝师太又道“晓芙,你失身于他、回护彭和尚、得罪丁师姊、瞒骗师父、私养孩儿……这一切我全不计较,我差你去做一件事,大功告成之后,你回来峨嵋,我便将衣钵和倚天剑都传于你,立你为本派掌门的继承人。”

  “师傅!…”纪晓芙登时脸色煞白,自己绝不会做出加害他的任何事,当年那个男人能冒死为她闯少林,她也能为他付出自己的生命。

  “你是不愿…?”灭绝师太话未落下,却是传来一道十分年轻的声音,声音中内力虽然不俗但也不至于有多深厚,只是这声音中多了像剑一般的锐利。

  安抚好不悔,少年缓缓从那树林中走了出来,很慢,却像一把出鞘的剑,锋芒毕露。

  “且慢!”

  “你是谁?”灭绝师太的两条眉毛斜斜下垂,极为诡异的面相上,爬上一抹森冷的寒霜。

  “能替你杀死杨逍的人”少年双手背负,缓缓走近,到灭绝师太面前停下,然后目不斜视的看着对方。

  “哦?”灭绝师太,当下颇为震惊,谁家子弟,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胆色,也不震怒只是面色带有讥诮之意。

  “我需要她,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她都是我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少年却也对其态度毫不在意,只是将手放在玉箫上然后淡淡的说道。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地盯着对方,灭绝师太原本不屑的脸上却是带上一抹凝重,忽然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压力,她的剑在抖,他的剑也在抖,只是她的剑是因为人,而他的剑是因为对方的剑,那把剑的确很厉害,那把剑的剑意能牵引玉箫剑剑中的剑意,那剑意比他的剑意更加的纯粹,就是纯粹的要灭绝一切存在的存在…

  “我总要知道你是谁?”灭绝师持着倚天剑的手,紧了一紧,缓缓地说道。

  少年也不说话只是对着一旁碗粗的树,屈指一弹,那澎湃的内力自少年的指缝中,刹那间破空而去。一声大响,那碗粗的树竟是被这股力量瞬间折断…

  灭绝师太猛然大喝道“弹指神通!你是那狗贼的什么人?”

  “我说了,我是能帮你杀了他的人,光明顶的五行旗遍布光明顶的每一寸地方,你徒弟上不去,而我有能力带她上那光明顶。”少年的声音,风轻云淡,从他的言谈中从来听不出年轻的稚嫩但是像那让人琢磨不透的狐狸。

  但那又怎样,对她来说只要能杀了那狗贼,覆灭了魔教,完成祖师的遗愿,光大峨眉,哪怕是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牺牲一个弟子又算的了什么,那是一种荣幸,一种杀身成仁的功德无量。

  “晓芙,你跟他去罢!只要你能完成任务,为师的话照样算数,若不幸死去,峨眉派上上下下包括师傅都会为你披麻戴孝。”灭绝师太,说话斩金截铁,话语中却是一点儿人情味儿都没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