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真不是仙武 > 第10章五年布局得偿所愿

第10章五年布局得偿所愿


  芷江凤凰城,朝阳渐升,辰时,露水未干。

  算是一个极早的清晨,只是那凤凰城内的一处府宅,上上下下却是忙得不可开交。

  “秋菊,里面的衣服拿来,要那江南的上好丝绸!”

  “春竹,来把我从西域昆仑带回来的冰蚕丝制成的亵裤套上!”

  “夏兰,用那羊玉脂发簪将我的头发束起来!”

  “冬梅,将那木槿花金色镶边的衣袍给我套上!”

  一番打扮后却是出现了一个优雅入画的男子,这男子名曰沈仲秀,是这凤凰城中唯一没有绝强的武功却能依靠庞大的财富,成为这凤凰城中独树一帜的五大家族之一的沈家。沈家早年靠在战争中贩卖药草起家,后又借助朝廷势力开了沈家钱庄,一时身价暴增,甚至开始传出富可敌国的传闻,却被这沈家年轻家主以强硬的手段压了下去,否则早就被朝廷抄家充当军费去了。而他旁边站着的是毕恭毕敬的五十岁老头,就是他的管家,虽看起来只是着青色长衫的普通人却是他请来的绝世高手,一个先天一流的绝世高手。

  但即便有这样的高手护卫,他依然还是对那管家道“胡伯,把我那金丝软甲给我套上。”正是因为这样的谨慎才让你得他逃过了五百三十一次暗杀。

  他今天要去见一个人,一个不知道从哪突然冒出来的人,那人很神秘,神秘得就像那雾里看花一般,即便是旁边的胡伯也看不清对方的深浅来,他曾经问过胡伯三次,对方武道修为如何?胡伯也回了他三次,都是一模一样的话。

  “此人无任何武道修为。”

  他也间接地问过对方三次,对方也回答了他三次,一模一样的话。

  “从未修炼过任何武功。”

  曾经有人问他“如此苦海离乱的时代,为什么不修武以保自身呢?”

  他的回答很有意思,他只会指着自己的眼睛然后给你说“这个时代,有一双眼睛就够了”

  那人又问“如果你的眼睛瞎了呢?”

  他又指了指自己的心“眼睛瞎了,还有心。”

  那个人忽然拔剑直指他的心脏大笑,问道“如果你死了呢?”

  那个时候的他也忽然笑了,笑得风轻云淡“我不会死,因为对方的剑在我的心口前就会停下来。”

  两人相视一笑,之后那人说了一句“此人,我李泽英罩了!”便扬长而去。

  说起这李泽英也是这凤凰城中了不得的人物,他是五大家族李家的二长老,一身实力直逼先天一流武者,一手清风十三剑,使得出神入化,据说曾经在汝阳王府神剑八雄的三人围攻下而不败,在武林中一时风头无二。

  而那个被李泽英罩了的那个人,就是他们今天非见不可的那个人。

  说起那个人他还有一个外号,一个用了五年时间,打造出来的外号。

  “神算子,苦海离乱第一人。”

  这个外号,整个凤凰城却没有一人说他狂妄,因为他的确配得上这个称号。

  曾经有一个叫张老二的人,说他是江湖骗子,那人只道句“今天,你回家必然溺死于污秽之中!”

  那张老二大笑道“你果然是江湖骗子,我明天就来拆了你招牌。”

  他回家途中,果然应验了那人所说的话,原来那张老二在回家途中要经过一个庄稼地,刚好有一人放了一桶粪在那泼地,他却不小心被那桶粪给绊倒了,一脸栽到那粪桶之中溺粪而亡。从此那神算子的名声大振。

  只是那人的规矩极为古怪,见他一面100两,得到他一句谶语100两,得到他避劫天机锦囊500两,最后是迟到1分钟100两,也不知他从哪弄来的沙漏,测出的时间一分不少也一分不多。

  而且不仅仅规矩古怪,那人的脾气也很古怪,有时候他可以一分不收,有时候也能喊出1000两黄金的高价来。

  不过那人倒是一分价钱一分货,他也曾经花了1000两黄金买了一个那人的天机锦囊,按照锦囊的做法开了一家天机楼。

  天机楼高十丈,一层二层都是他自己的产业,卖得都是绫罗绸缎,一层是男装,二层是女装。三层是五大家族之一的白家酒楼,四层是五大家族之一的常家武器坊。五层,六层都是被五大家族之一的李家一家盘下的,五层是青楼,六层是赌场。要进来做生意,一楼1000两入住,每年交出入住产业的1/3纯利润作为租金。至于七层,一分钱不收,因为那层是他送给那人的,这些年他每天都会在这个时候在那里等着那些预约他的人,不过今天他好像还是迟到了…

  天机楼,第七层,沈仲秀抬头看着那特地从西凉国弄来的香支木牌匾,牌匾上是他请最好的书法大家用黄金写成的三个字“天机阁”,里面的人就是他的财神爷。

  推门而入,他走在前面,胡伯恭恭敬敬的紧跟在后面,里面还是漂浮着徐徐青烟,扑鼻的茶香在心头缭绕,还是跟第一次来一样令人踏实,这些青烟和这茶香仿佛有神奇的魔力,他能让你的灵魂得到暂时的栖息,令人温暖和充满希望。

  对面有一身着白衣锦袍,腰悬玉箫的俊美男人,声音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声音很淡却很清晰,连那胡伯都很惊讶,但也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声音,也习以为常了。

  那人道“你来了?”

  沈仲秀,叹道“我来了?”

  那人指着他身旁的紫檀木沙漏笑道“你迟到了,三分钟。”

  沈仲秀,苦笑道“我还是迟到了,今天是我起来最早的时候,也是我穿衣服最快的时候,可是我还是迟到了”

  那人低着头只顾着品茶也不看他,缓缓地道“可是我还是要收你这300两”

  沈仲秀,苦笑道“我知道!这么多年,你还是在喝这种茶,熏这种香,我走遍大江南北都没找到你这种茶和你这种香!”

  那人似乎早就料到他找不到“你找不到!”

  沈仲秀忽然疑惑地说道“你知道?”

  那人道“我当然知道!”

  沈仲秀摊了摊手道“也对,天底下就没你不知道的事。”

  那人的眼睛忽然闪烁着金光淡淡的说道“你有危险,你的产业和你的人在三个月内都有危险,连胡伯都保不住你。”

  沈仲秀仿佛早已习惯对方这样的说话,苦笑道“每次都这样,在你面前穿多少衣服都没用,五层雏凤楼的姑娘怕是都被你看光了吧。”

  那人忽然笑道“我不也是被她们看光了”

  沈仲秀戏谑道“也对,如此英俊潇洒的男人,没有女人不想剥光他的衣服。”

  那人又严肃地说道“其实,这次,你只要有勇气将自己剥光,就能解决问题!”

  沈仲秀目光中闪烁着疑惑地光芒道“哦?”

  接着又道“怎么剥光?”

  那人又缓缓地说道“将所有的产业放弃,置于死地而后生。”

  沈仲秀眉头紧蹙,疑惑地说道“你是要我把所有的产业主动交给朝廷?”

  那人摇了摇头道“不是!”

  沈仲秀似乎知道了什么道“那交给谁?”

  那人忽然转过身,笑着,笑得风轻云淡的说道“我!”

  沈仲秀也笑了,耵着那人缓缓说道“你?为什么?”

  那人笑得更大声,明明不会任何武功,声音中却有睥睨天下的气势,连这天机楼仿佛都在这声音中摇摇欲坠,一旁的胡伯眼睛也是一亮,却又马上变得混浊起来“我能护住你的产业,能让你纯利润每年至少再翻3倍,能让你修行,还能让你成为天下第一的富人,这些都够吗?”

  沈仲秀,惊恐的看着那个人忙后退几步道“你…到底是谁?”

  那人又笑得风轻云淡,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道“我就是我”

  沈仲秀,内心惶恐的说道“你想做皇帝?”

  那人摇摇头大笑道“不想,我只想做我的神算子,苦海离乱第一人。”

  沈仲秀这才平静下来,疑惑地说道“那你想做什么?”

  那人淡淡的说道“占时不能告诉你。”

  沈仲秀没有继续追问只是严肃地盯着那人慢慢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那人又倒上一壶茶不急不缓的说道“你的黄金是真的,它就是真的,你知道的我的话比黄金还经得起考验。”

  …

  沈仲秀眉头紧蹙,许久松开坚定的说道“好,我答应你,现在的势力叫什么?”

  那人依然风轻云淡的说道“天机楼”

  沈仲秀忽然再次惊恐的说道“莫不是…你…五年前…就知道会发生今天的事情吧?”

  那人品了口茶道“是!”

  …

  得到肯定的答复,沈仲秀忽然单膝下跪,对那人拱了拱手恭恭敬敬的说道“沈家家主,沈仲秀拜见楼主大人!”

  一旁的胡伯同样单膝下跪毕恭毕敬的说道“老奴胡轼,拜见楼主大人!”

  那人放下茶杯,又指了指紫色檀木沙漏道“起来,然后出去,时间到了。”

  沈仲秀起身道“胡伯,你留下护卫楼主大人!”

  沈仲秀知道那人是他唯一的希望,他不能有任何危险。安排好后退了回去。整个七层此时只剩下胡伯和那英俊潇洒的男人两人。

  “是!”

  沈仲秀走后,那人忽然道“胡伯,你先到门外侯着,记得把门带上。”

  “是”

  待这个七层只剩下那人一人的时候。

  “叮!恭喜宿主建立势力天机楼”

  看到脑海中的面板,那人才喃喃道“布局五年,终于得偿所愿,完成了第一个计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