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真不是仙武 > 第12章追风剑李伯生

第12章追风剑李伯生


  三日后,周府,密室练功房。

  一男子和一老人推门而入,男子走在前面,老人紧跟其后。

  在胡伯一脚刚踏入石室时,忽然,感觉到一股如潮水般的气势扑面而来,胡伯的眼角瞬间微眯,举目凝神一看,竟是那坐在中央蒲团上悟道的沈仲秀,气血化如潮,罡气内敛,先天三流巅峰,而且真元凝实,根基浑厚。

  区区三天,造就一个先天高手出来,当真匪夷所思,楼主真乃神仙也,看向杨天齐的眼神中却是更加的崇敬。

  在两人双脚踏入石室中时,却又忽然响起一道闷雷般的声响,声音震彻整个石室久久不息“胡伯,看我这招如何?”

  杨天齐,脚步微移也不说话,也不加以阻止,只是嘴角流漏出一抹满意的笑容看着沈仲秀,凌空飞起,一道金光自他那袖袍中,澎湃射出。

  本以为只是一道金色真元的先天指芒,胡伯毫无在意,却不想那并不是先天指芒而只是一个金元宝而已,直面极速飞来的金元宝,胡伯隐隐约约能感受到其上流转着莫名的道意,这股道意能锁定人心,避无可避只能硬悍。

  胡伯原本佝偻的身躯,徒然拔高,左脚一踏地面,顿时地面大震,一道气墙便出现在胡伯的面前,金元宝轰然撞击到气墙之上,呼呼作响。

  一旁的杨天齐凤目中流转着一丝讶色,在金元宝撞击在气墙上的瞬间,他感受到一丝重意,没错就是重意,沈仲秀应该是借助财神经里的先天武技发挥出了重力之意,金元宝不过两斤左右,在重意的加持下却能达到千斤的实力,加持了整整500倍。

  不过胡伯在先天一流中都算是强者,这种程度的重意胡伯只是随手一拳,便将这股道意轰得烟消云散。

  但在胡伯的心中却是惊涛骇浪,一般来说刚踏入先天之境的武者,不过刚觉察到天地规则的存在,连道的门槛都还没入又怎会运用道意,甚至有些先天武者一辈子都悟不出道意来,能悟出道意的无不是福缘深厚惊才艳艳之辈,但沈仲秀刚刚的攻击中对重意的领悟却是已初窥门径。

  胡伯倒是给出一个中肯的评价“沈阁主这蕴含重意的一击与一般的先天二流武者实力相差无几了。”

  沈仲秀感激的说道“多亏了楼主的传功和悟道香我才能踏入先天领悟财神经。”

  闻言,胡伯惊恐又有些怀疑的对杨天齐说道“莫非是失传已久的醍醐灌顶?”

  杨天齐笑了笑并未回答,只是说道“胡伯,你就在此领悟七伤拳经吧,希望下次再见到你的时候你已经凝聚出拳意。”

  “是!”胡伯的脸上已经浮现

  出激动的神色。

  待胡伯开始盘腿悟道的时候,杨天齐才又对沈仲秀说道“沈阁主,我明天要见见凤凰城中五大家族中另外四家的实力,你安排一下。”

  翌日,清晨。

  一辆马车,停在周府后院的小门外,马车是个很普通的马车,车夫也是一个很普通的车夫,戴着斗笠哪怕坐车的人都很难注意到他,就跟驿站里的马车差不多,只是这个马车上的车窗换上了一个低垂的帘子。

  “为什么要坐车?”

  “楼主占时不宜透漏身份,你可以透过这帘子看清车外面的人。”

  闻言,杨天齐也不说话,他深知自己要干什么,沈仲秀同样知道杨天齐他要干什么,因为他们的目的都是保住天机楼。看着沈仲秀头顶的100忠诚度,杨天齐知道他们的命运已经连在了一起。

  不过一会,马车停了下来,就停在天机楼的对面的巷子里,一个毫不起眼的巷子里,这里是最不起眼的地方也是最佳的观察地。

  沈仲秀透过窗帘指着一个色兮兮的油腻男人说道“他每天都要在这个时候去雏凤楼找女人,而且都是那极为丑陋的女人”

  杨天齐疑惑地说道“哦?找女人不都是找漂亮的吗?”

  沈仲秀摇摇头说道“他不一样,他姑姑告诉他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而他很听他姑姑的话。”

  杨天齐哑然戏谑地说道“他姑姑叫殷素素?”

  沈仲秀显然一愣,说道“他叫李念达跟天鹰教没关系,他后面的门派是华山派。”

  接着沈仲秀又略带兴趣的说道“一手清风十三剑到有他哥哥的几分火候。”

  杨天齐看了看不过是没有领悟道意的普通先天二流武者罢了,他到对他哥哥颇为感兴趣,询问道“他哥哥是谁?”

  沈仲秀眉头紧皱,沉声道“追风剑,李伯生,也是现在的五大家族之一的李家家主。”

  …

  从沈仲秀的话中得知这李伯生跟那李念达是亲兄弟,李伯生是弟弟,李念达是哥哥,两人原本都是李家的私生子,是前李家族长李开泰醉酒后与一个丫鬟发生关系后生下的,之后他们几娘俩在李家受尽了苦楚,直到有一天他娘在服侍李开泰小妾的时候因为说了不该说的话被活活的打死然后喂了狗。从那以后李伯生再没说过一句话,到现在已经有将近30年,后来他拜于华山派中,学剑三年,大概十年前的雨夜,一人一剑就这么直接杀入李府,当时李府的族长李开泰也有先天二流境界却被他一剑销掉了头挂在了李府的牌匾上,挂了整整三天,之后他又将以前欺负过他和他娘以及他哥哥的那些人全部绑起来,再找来一百条饿了整整一个星期的野狗活生生的将他们咬死到尸骨无存。据说当时李府光洗去那满地的血腥味都花了整整半个月。

  李伯生以铁血手段成为家主后,安排李念达经营雏凤楼,安排曾经对他有救命之恩的李泽英管理赌场,其管理手段更是血腥,他会以书信的方式给每个产业的执行管事安排好任务,检查任务的时候,他不说话,也不许执行管事说话,只要那管事点头就奖励,摇头或者半刻钟不动就一剑杀了他。正是因为他的血腥手段这些年他们发展速度极快。不过也有人传出李泽英对他的管理方式已经有所不满正在与他竞争家主之位。

  忽然,凤凰城,南门大街,李家的天意赌场传来一阵人群的骚动。

  “李伯生,又杀人了!”声音是李泽英的,气息浑厚,真气循环不息,实力已突破先天一流,听这声音很明显想让整个凤凰城的人都知道李伯生又杀人了。

  天意赌场离马车不远,不过五丈的距离,两人透过帘子只看见一具尸体和一个冷漠的男人,冷漠的眼,冷漠的剑指着离李泽英眉心不过两寸的距离。

  杨天齐摸了摸腰上的玉箫,问道“你看见他出剑了吗?”

  沈仲秀疑惑的说道“他出剑的时候我们不是还看着天机楼的那边吗?”

  杨天齐沉声道“不,在听到李泽英声音的时候,他杀了那个管事,并没有对李泽英出剑,而等我们的目光聚集到这里的时候他才出的剑。”

  沈仲秀忽然怔住了,显然明白了什么,道“天底下,哪有这么快的剑,连目光都跟不上的一剑。”

  杨天齐嘴角浮现一抹寒光和兴奋也没说话只是心里却想道“追风剑,李伯生,到也名副其实。”

  之后杨天齐他们又在天机钱庄的门前,看到一个巨大的男人,这个男人大腹便便身穿金丝线绫罗长袍,脚踏蒙古贵族长靴看起来就像一座山堵在钱庄的门口,好几个小斯使了好大的劲才将其拉了进去。

  沈仲秀道“陈笑男,五大家族之一陈家的陈家族长,他视财如命表面上掌控整个凤凰镇的金矿和银矿,每天都会到天机钱庄将金银换成纸票,准时准点是我们的贵宾客户,其实他的身材并没有那么夸张只是在他的裤裆里,肚皮上全都是金子和银子,伪装的极好,几乎所有人都被他骗了,要不是他在我们那兑换纸票连我都不知道。他认为有钱藏的好才算有钱,全天下都说我沈仲秀最富有,岂不知这位陈族长已经将全国的金矿银矿通过与朝廷合作掌握了一半之多。”

  杨天齐眼睛微眯,道“这就是那怒目金刚,陈笑男?”

  沈仲秀笑道“楼主不愧是神算子,苦海离乱第一人,你这天机术远比你的实力恐怖。”

  杨天齐也不否认,只是目光寒冷,森然的说道“此人,已成为朝廷的走狗,是来监视其余四大家族的,你们这个小小的凤凰城恐怕没那么简单。”

  听闻这话,沈仲秀猛的一怔,他似乎想起了小时候他父亲给他说过的一个传说,在联想到他所掌握的情报,哪怕已是气血如潮的先天强者都情不自禁猛打了一个啰嗦。

  沈仲秀惊恐的说道“楼主,咱们的计划是不是要加快了。”

  杨天齐微微摇摇头,平淡的说道“无妨,早在五年前我就能隐隐微微的感受到这地方与朝廷之间必然存在极大的特殊关系,今天看了这陈笑男一眼,才知道早在三年前他就是七王爷安图帖木儿手里的人了。”

  沈仲秀眼里闪烁着寒光,阴沉的说道“这凤凰城看来要重新洗牌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