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真不是仙武 > 第14章满城尽是大人物

第14章满城尽是大人物


  武林江湖中闻之色变的玉面罗刹在凤凰城,白府中突然出现,还没等到消息传出白府就如同潮水退去一般消失不见。

  来无影,去无风,不知他从何处来,出现后亦不知他将何处去——

  明教总部,光明顶,坐忘峰,大殿内。

  一身穿白色粗布长袍的中年书生,约莫四十多岁,端坐在殿中的主位之上,其相貌俊雅,只是双眉略向下垂,嘴边露出几条深深皱纹,不免略带衰老凄苦之相。不言不动,只是看着对面的信史,神色漠然,似乎心驰远处,正在想什么事情。

  那儒雅的中年男人忽然对他面前的信使说道。

  “你是春风楼的哪位?”

  信使道“再下白世境——”

  杨逍眯着眼道“春风楼三大管事,均为先天之境,你便是那其中一位吧。”

  春风楼信使道“在杨左使面前岂敢妄称先天。”

  杨逍年少成名早在几十年前,他便已经成就先天之境,更是领悟了道意的真正先天强者,江湖上无人不知在他少年之时就与当时已名满天下的峨眉大师兄孤鸿子交手,几招便败了孤鸿子,更是夺走孤鸿子手中的绝世神兵倚天剑,留下一句“倚天剑好大的名气!在我眼中,却如废铜烂铁一般!”掷剑离去,当场气死孤鸿子的江湖传奇。此后杨逍加入明教后,扶遥直上,二十岁左右已贵为光明左使,掌管天,地,风,雷四门教众多达数万人,权力之高,兵权之重,地位仅次于教主。如今明教虽分崩离析,近些年却因为他的存在隐隐约约有力挽狂澜之态。

  杨逍嘴角上扬淡淡说道“能让白长老亲自送信,莫不是有结果了?”

  闻言,白世境也不说话,只是右手轻轻一挥,一封信便从他的袖袍中飞出。

  杨逍也不恼怒,伸出两只手指,平淡无奇,就两只普通的手指,感受不到任何的真元波动,也感受不到道意的存在,只是就普普通通的夹住了那封信,然后拆开缓缓地将信读完【“玉面罗刹,现身凤凰城,夺三尸脑神丹,能知天命。”】沉默许久,才对白世境说道。

  ——“对花无常说钱会有人送到府上,但此人对我教极为重要,不允许动他分毫,然后让我的天门和她的天杀阁出手将消息封锁在凤凰城内。”

  白世境躬身一礼然后说道“谢杨左使,鄙人必将此话带回春风楼主人。”

  待白世境离去,杨逍喃喃念道。

  ——“杀意滔天,却只对蒙元朝廷。杀人灭派也只对蒙元朝廷。从不说话,也还是只对蒙元朝廷。三尸脑神丹怕不是也是针对蒙元朝廷而去——”

  ——“凤凰城,盲肠山,五大山贼势力,五大家族势力,蒙元朝廷,玉面罗刹,三尸脑神丹…”

  忽然,杨逍的眼神中精光一闪,仿佛抓住了关键所在,然后也不看外面有没有人仿佛只对空气说了一句话。

  ——“叫天门的人,密切注意凤凰城,盲肠山的势力,若有人前去灭山贼势力,咱明教也帮上一帮。”

  “三日内,送到”殿外明明一个人也没有,却有人回应,也不知道此人是谁,但从传来的那道嘶哑的声音来看,至少也是领悟了道意的先天高手。

  ——“能知天命,神算子,苦海离乱第一人,口气不小到不知与我那素味蒙面的侄子相比又是如何。”

  杨逍的话音刚落,忽然,殿外却传来一道俏皮又讥诮的声音。

  ——“不过是江湖骗子而已,哪能与天齐哥哥相比,他在5年前就能算出,娘亲会回到峨眉派以死谢罪。我想那什么第一人定是做不到。”

  却见一道身材修长,眸子明亮,容貌俏丽的貌美姑娘,挽着一个与她有几分相似的中年女人缓步而来。只见那女人说道。

  ——“锦囊中掉出来的那封信,上面写着方艳青收才是我逃过死劫的真正原因。”

  杨逍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疑惑的问道。

  ——“什么信?”

  纪晓芙美丽的眸子盯着自己的丈夫缓缓地说道。

  “终南山下,活死人墓,神雕侠侣,再现江湖,晓芙已是我门下弟子,还请师太掌下留情。”

  杨逍脸色突的就变的楞住了,半晌才忙走到纪晓芙面前,扶住纪晓芙的双肩盯着她道。

  ——“没记错?”

  纪晓芙不知道自己的丈夫为何如此惊讶,只是肯定的点点头道。

  ——“我师傅当时是一个字一个字读出来的”

  虽然她已不再是峨眉派弟子,但在她心里,峨眉依旧是她的娘家,灭绝师太方艳青也依旧是她的师傅。

  杨逍忽然沉默了,过了许久,才叹道。

  ——“一个时代出现三个能知天命的人,杨天齐,苦海离乱第一人,玉面罗刹,恐怕这天下要变天了——”

  纪晓芙莲步轻移走上去一只手挽着杨逍一只手牵着杨不悔,柔和的说道。

  ——“不管这天如何变,我只希望我们一家都能好好的活着.”

  凤凰城,天机楼,第七层。

  青烟寥寥,茶香四溢,一进来仿若置于云雾缭绕的仙境一般,一袭白衣的杨天齐,腰悬玉箫,手持茶杯站在窗前,不言不动,目光远眺,嘴角含笑,笑得风轻云淡,笑得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忽然,杨天齐回过头看着一旁煮茶的沈仲秀道。

  “财神经,领悟的怎么样了?”

  沈仲秀将茶壶放置桌案,伸出来三根手指,意思是“三”。

  杨天齐道“三倍?”

  沈仲秀点点头道“怪不得楼主当初承诺给我至少翻三倍的纯利润,原来楼主有聚宝盆这等神物,哪怕是五倍,七倍,也未来可期。”

  杨天齐,叹道“我也是听闻,只要将聚宝盆放入宝库之中,至少一年能翻三倍,随着财神经的境界突破,这个比例也会越来越高。”

  沈仲秀的眼中有精光闪烁,下意识的问道“楼主的意思是想.....”

  杨天齐,笑了笑反问道“沈阁主以为如何?”

  沈仲秀眼眸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缓缓说道“高利息,缓放款,增实力,慢称王。”

  杨天齐,大笑道“知我者仲秀也,既然你的财富已经翻了三倍,以后不如就叫你沈万三更贴切一些。”

  沈仲秀,怔了一下,大笑道“世上再无沈家沈仲秀,只有天机楼珍宝阁阁主沈万三。”

  两人又喝了几杯茶,约莫晌午。

  杨天齐将他从不离身的紫檀木时间沙漏拿出来放在桌案上,缓缓说道。

  “等的人要来了——”

  “嗞——”

  两人推门而入,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女人翘臀细腰,腰悬花蟒长鞭,尖尖的下巴,三角的眼。男人头戴斗笠,一身青布长衫,也不说话,佝偻着身躯看不清他的脸,普通得若不是站在这天机楼第七层都不知道在这城中还有这么一号人。

  沈万三在两人进门的瞬间就怔住了,看也没看对面的性感女人,只是紧紧的盯着那带着斗笠约莫四五十岁的普通老者。

  “李伯?”

  那老者也不抬头,只是从他的斗笠下传来一道嘶哑的声音。

  “东家,别来无恙。”

  杨天齐却道“迟到3分钟,即便是明教杨左使麾下的第一高手李元,到我这里也要按我的规矩来。”

  沈万三,目光寒冷,盯着李元,冷冷的说道“杨左使麾下第一高手李元,甘愿在沈某手下当了近十年的普通马夫,你明教当真看得起沈某。”

  李元躬身一礼道“东家为人宽厚,出手阔绰,即便是我等也甘愿效命,只是咱家从十六岁时就已经是个跑腿的车夫,所以也就习惯当一名车夫了,还请东家赎罪,我对东家绝无恶意。”

  一旁的白莹莹一副了然的样子,显然她是一直知情的,却十多年没有说出来。现在站在那里也不说话显然只是陪这李元来找杨天齐的。

  白莹莹朱唇轻启道“你沈东家旁边的就是神算子,苦海离乱第一人。”

  闻言,李元原本佝偻的身躯,缓缓拉直,混浊的眼睛中闪烁着精光,忙躬身道“原来公子您就是那位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有眼不识泰山,还请见谅。”

  杨天齐摆摆手道“无妨,我虽阅人无数,救人无数但见过我的人却不多,你认不得我实属正常。”

  一般的人隔着窗户一眼就全明白了,一个天机锦囊扔下去,让天机楼的人收钱就玩事儿了,哪有时间等他们上来,否则他也不会弄一个时间漏斗出来。真正知道他长什么样的人也就五大家族的家主和那李泽英了。

  李元拿出一叠银票双手放到杨天齐的面前道“这是500两黄金,100两问您一事,300两是您的规矩,另外100两是明教的对您的敬佩。”

  杨天齐看都不看桌上的银票就推给我了沈万三,然后缓缓地说道“我这人从不喜欢欠任何人的情,既然你多给我100两,我就多告诉你一件事,有关你身家性命的事儿。”

  杨天齐从沈万三手里接过茶杯抿上一口茶,这个动作看似无意,但在对面两人看来,瞳孔都不由得一缩,两人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一抹凝重。

  “你们要找的人,来无影去无踪,即便是他三天前在城中出现,你们却依然寻不到他的踪迹,所以你们来找我推算他的下落可对?”

  李元瞳孔猛的缩,忙道“还请阁下告知,明教上下感激不尽。”

  杨天齐也不直接回答而是道“为什么要找他呢?”

  李元佝偻的身躯猛的立直,崇敬地说道“江湖皆说我明教为魔教其实都不过是朝廷为对付我们的一种手段罢了,但对明教有所了解的都知道,明教的教义是惩恶扬善,度化世人,这种江湖豪杰的侠义之士,我明教愿与他结交一番。”

  他并没注意到他旁边的那女人打了一个哆嗦,心想“你若感受过那杀气你就不会那么认为,这明教之人做事当真怪异无比。”

  杨天齐大笑,道“你们还是第一个如此评价他的,不过你们的意思是让他加入明教?”

  李元傲然地说道“为何不可?”

  杨天齐从怀中拿出一封信推到桌案的对面徐徐说道

  “昨天他来找我,叫我给你一封信,说你看了那封信,你自然会明白。”

  李元看着信封上写着十分霸道的三个字——李元启。一道冷汗自后背缓缓流出,情报中说其跟眼前的这位一样能知天命,当真不假,若能将其收入教中作为军师,大事岂能不成。

  在李元打开信的瞬间,滂沱杀意忽然充斥整个房间,原本宛如仙境的天机楼第七层,顷刻间却变成了人间地狱,无尽的血色,无尽的杀意在李元的脑海中浮现出两个血色的大字。

  ——教主

  房间中除了杨天齐和沈万三以外,李元和白莹莹的脸色变得惨白惨白,尤其是白莹莹,身体已经在摇晃了,但这李元却能直面这股杀意而屹立不倒,其实力到对得住他先天极致的境界。

  待这股杀意退却,李元呼出一口气道“领悟杀意的先天极境高手当真可怕。”

  随即布满皱纹的眼角闪过一道异色的光芒,惊讶的说道“江湖传闻皆道阁下没有任何武学修为,怕他们都瞎了眼,比老朽的老眼还不如。”

  杨天齐承认道“既然是传闻,自然不可信,不过你们可有答复?”

  李元犹豫片刻,严肃地说道“未尝不可。”

  杨天齐心里但是略微惊讶,嘴上却赞叹道“果不愧是杨左使下面的人,跟他一样都是明天下大义之人。”

  杨天齐继续说道“有了你这句话,他才让我把他下一句话带给你。”

  李元道“哦?请明言。”

  杨天齐大笑道“既已猜到,何必多花500两。”

  杨天齐和李元相互看了一眼均是一阵大笑,杨天齐笑的是明教这个冤大头,李元笑的是,从人家出现在凤凰城到明教花500两黄金找杨天齐算他的行踪以及明教的目的何在,皆在对方的掌控之中。

  调息半刻的白莹莹已恢复了不少血气,看着大笑不止的两人,她突然明白,玉面罗刹从一开始出现到留下这封信,她就只是一个将明教高层引出来的工具罢了。

  杨天齐见白莹莹已恢复过来,眼中寒光闪烁,冷冷的说道“见到杨某无恙,白楼主遗祸江东的计谋,想必有些遗憾吧”

  白莹莹心里想着“——早知道你是连李元都赞叹不已的高手我哪敢如此”嘴上却忙惶恐的说道“——阁下大人大量,请饶恕小女子的无心之过,我见他也懂知命一道,我不过想让你们交流交流。”

  杨天齐如利剑一般的眼眸盯着她,缓缓地说道“三尸脑神丹上的化骨散也是拿来跟我交流的?”

  “呀——噗——”

  话音刚落,白莹莹顿时惨叫一声,随即一道嫣红的血液从红唇中喷出。

  沈万三一旁怔住,眼神里尽是不可思议之色刚刚除了感受到一股道意外,根本不知道白莹莹是如何受的伤,只有那李元眼角下闪过一抹凝重之色,这是两道剑意,一道剑意通过眼睛发射而出,伤了对方的心神,声音中夹杂的剑气震碎了对方的心脉,而且其剑意控制得极为精准,既不伤人性命,却也能让对方躺上十天半月。对剑意的领悟至少都是先天极境,一个不输于杀意的道意。

  玉面罗刹还叫我也给你带上一句话“明日辰时20万黄金必须送到天机钱庄,否则后果自负。”

  白莹莹又吐出一口血,苦笑道“——明白了”

  杨天齐冷冷的说道“明白了,就滚吧。”

  白莹莹,忙捂着胸口,头也不敢回的离去,边走边苦笑的喃喃自语“——何时满城尽是大人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