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真不是仙武 > 第15章金光闪闪沈万三

第15章金光闪闪沈万三


  凤凰城,今晚下着雨,滂沱的大雨,就如李伯生一人一剑杀入李家血流成河的那晚一样的大雨。

  李泽英在走廊伫立着,捏着双拳,指甲都插进了血肉里,但鲜血并未让他感到疼痛,因为在他的内心深处埋藏着一个秘密,一个就连李伯生两兄弟都不知道的秘密,这个秘密远比鲜血还要让人感到疼痛。

  自从他在那个滂沱的雨夜里,看见他最钟情的少女被李伯生的弟弟压在床头扭动喘息后,他就下了决心,要习得最厉害的武功,要那个畜生为少女陪葬。但李伯生就像一把剑悬在他的头顶,只要李伯生在,他就没有任何机会杀了他弟弟,所以他借着早年间救过李伯生的命习得他清风十三剑,忍辱偷生练剑十年只为某一日的磅礴雨夜。

  每当他想起那个滂沱的雨夜,想起那女孩在李念生的下面流着汗扭动喘息的样子,他就要杀人,杀尽那个畜生身边的所有人。

  今天他依旧没有杀人,十年三千六百五十个夜晚,有六百三十五个像十年前那样的滂沱雨夜,他都忍住了,他头顶上的那把剑让他忍住了,准确来说是拿着那把剑的人让他没有那个勇气去杀人。

  在他屋里只挂着一个灯笼,这灯笼是粉色的,所以整个房间都笼罩着幽幽的粉色光芒。十年前的女孩就是穿着这样的衣裳,在李念生的魔爪下被撕得粉碎。

  他一进门就倒在了自己的床上,但在这个滂沱的雨夜他是注定睡不着的。

  他实在太兴奋了,想起了那个雨夜,想起了那个他做梦都想杀的人——

  杀人的欲望竟会引起他的冲动,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房间里从来没有女人,李伯生从雏凤楼找来最漂亮的女人他都不要,因为连李伯生都不知道他喜欢的是丑陋的女人,是那个十年前喜欢穿粉色衣服却生的极为丑陋的女人。

  在这六百三十五个的雨夜里都有解决的方法,就是杀了那个人,杀了那个人身边的所有的人。

  但那把剑依然悬在他的头顶,即便他最近突破了先天极境,想起那个冷漠的眼,冷漠的剑,他仍旧会害怕得大汗淋漓。

  现在的他只能慢慢伸出颤抖的手去解决当下所有的问题——

  然后在床头不停的呕吐,流着泪的呕吐——

  第二日一大早,他满脸通红的起床,还未洗漱就收到了春风楼的邀请,虽然颇感奇怪,但他隐约间感受到这也许是改变他命运的一次赴约,因为离五年前那个在酒楼遇到的那个人所说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春风楼,密室的一间包厢内,三个人围着一张红檀木的八仙桌坐下,一个是细腰翘臀的女人,一个是魁梧身形高大的猛汉,一个正是与杨天齐有过一面之缘的李泽英。

  “花无常,你这毒婆娘,向来神神秘秘,据说连你儿子想见你一面都难,今天怎么有空约我这个大老粗出来,到底有什么事情。”

  说话的是那个长相粗狂的猛汉常敬之也是常家现任家主,一双硕大的拳头抱在怀里,声音洪亮的像擂鼓一般。

  坐在常敬之右手边的是身穿灰布长衫的李泽英,今天他是代替李伯生来的,李伯生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传闻他一直在冲击那个令所有先天武者都向往的境界,自从在上次杀人后,李伯生已经将李氏所有的产业全权交给了他弟弟李念生和他的恩人李泽英了,但这个时候正是李念生玩女人的时候,所以只有李泽英一个人前来赴约。

  李泽英的食指从一坐下来就一直敲动着桌面,食指与拇指之间的虎口在灯光下隐约能看见在上面布满了一层厚厚的茧,忽然他的食指停了下来,说道“常兄说的不错,白楼主有话不妨直说。”

  白莹莹的三角眼射出一道精光,严肃的说道“五大家族之一的沈家家主沈仲秀,想必两位都不陌生吧。”

  李泽英轻笑一声,然后略带佩服的说道“没有任何的武学修为,却能创造出连朝廷都忌惮无比的财富,尤其这五年前兴建的天机楼几乎垄断了凤凰城所有的行业。”

  他左手的边的常敬之也大声的说道“这小子,让咱家也挣了不少钱,难道是上面想动他了不成?”上面的人一直在调查沈家的事情他们作为同一地方的势力自然是知道的,但是他们这个城的城主却是个卵蛋,若不是有陈家给他撑腰,这偌大的凤凰城早就被他们架空了。

  “上面有没有动他我到不知道,但就这个连朝廷都忌惮不已的人却可能已经成为那苦海离乱第一人的马前卒了——。”

  “什么?”

  “那没有任何武学修为的神算子,苦海离乱的第一人?”

  白莹莹的话显然让常敬之和李泽英两人都震惊了,尤其是李泽英,他十分清楚对方不可能有武学修为,五年前若不是他的那句话他在五年前就死在他剑下了。

  白莹莹,摸了摸还隐隐发疼的胸口,苦笑道“呵呵,可是我们所有人眼睛都瞎了,他仅凭一双眼睛和一句话就能伤我心神,震碎我的筋脉,让我养了半个月的伤到现在还没完全康复,这样的人是没有武功的人吗?”

  这下常敬之和李泽英都沉默了,常敬之沉默是在思考对方的实力,李泽英沉默是因为他想起了那年在酒楼第一次见他时他说的一句话,想着想着心里竟莫名的兴奋起来,裤裆里的东西隐约间也在颤抖。

  过了许久,常敬之才认真的说道“不用动手就能伤你的至少都是先天境界,而且还是那种领悟了道意的先天强者。”

  李泽英一旁也皱起眉,一根食指又敲响了桌面,约莫半分钟,停下说道“常兄,你怕是还低估了他,不用动手就能将白楼主伤成那样的人显然想杀她也是易如反掌,可是对方却没那么做,显然是手下留情了,伤人而不杀人而且做的如此的风轻云淡,你怕是做不到吧。”

  常敬之浓眉忽然倒竖道“先天极境的道意,常某不如他,不知你家的那位比他又如何?”

  李泽英摇摇头,凝重的说道“未尝可知。”

  常敬之是个粗人,直性子也想不到其中的意思,疑惑的问道“花无常,你叫我们来,不会就告诉我们这个事情吧。”

  白莹莹也不看他,也不说话,只是看了看,一旁不停的敲着桌面的李泽英。

  这时,李泽英忽然停了下来,凝重的说道“沈家已成了他的人,我们还会远吗?”

  白莹莹沉默了许久,才叹道“怕不是我们这个凤凰城要变天了。”

  常敬之豁然站起身来,站起的这一瞬间竟让得他对面的红檀木桌子,如闷雷一般炸裂,轰然的声音不停的在包厢中回荡。“好大的胃口。”

  李泽英则眼神微眯,随后才笑道“常兄拳意惊人,但对方道意极致怕是连你也吃不消吧。”

  常敬之也不否认,严肃的说道“难不成,我们现在就要站队了?”只是这话音刚落下,其身后就传来一道回应。

  “未尝不可——”

  三人猛然回头循着这道声音,凝目看去,看到眼前黄金闪闪的人,三人的瞳孔不由的一缩。尤其是白莹莹惊讶的久久不能说话只是心里想到“他是怎么进来的?密室外可有两名先天武者来回巡逻。”

  只见来人一袭西域冰蚕丝制成的白色绣金纹长衫,其右手持着约莫成人头颅大小的金元宝,在这个小小的密室中散发着夺目的光芒,这将近200斤的金元宝可不是当初不会武功的沈家主所能拿得起来的。

  “这么些年,我们这些家主怕是都瞎了眼,不仅仅是那位,还有眼前的沈家主可都是武林高手。”常敬之浓眉竖起来,壮硕的手臂抱在胸前,近两米的身躯站在那里就像一堵墙。

  对面的来人,眉头一挑却说道“昔日的沈家家主沈仲秀已是过去,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天机楼珍宝阁阁主沈万三。”

  三人中站在最后面的白莹莹从后面走出来,苦笑的说道“天机,天意,天命,呵呵,看来沈家主早在五年前建造天机楼的那一刻就在为那位办事儿了吧。”

  沈万三也不回答白莹莹的话只是对着李泽英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李长老,可准备好晋升为李家主了?”

  李泽英激动得忙鞠躬一礼的说道“但凭楼主做主。”

  听了李泽英的回答,沈万三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目光猛地看向白莹莹的方向,白莹莹瞬间脸色突变,仿佛有万斤巨力压在身上,喘不过气来,她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坐上家主的位置全依仗三尸脑神丹和她一身诡异莫测的毒攻,虽是先天武者但跟领悟道意的先天强者相比却是天差地别,何况对方看起来领悟的还不是一般的先天道意。

  只听得那沈万三冷冷的说道“咱们之间的账是不是该算算了。”

  白莹莹到不愧是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几十年的江湖经验一下让她明白了关键所在,忙说道“白莹莹愿携整个春风楼的产业和人加入天机楼,还请看在楼主的份上绕过奴家。”

  沈万三大笑,道“既然同在楼主下做事,我自然不再为难你。”

  待白莹莹与李泽英退到一旁,沈万三眼中又爆发出一道寒光看着常敬之,冷冷的说道“常家主,又当如何?”

  常敬之原本抱着的双拳,早已放了下来,认真的说道“若阁主能打败我,要加入你们,未尝不可。”早在他们三人中的两人都加入天机楼的时候,他就知道事情已经不可逆转,但即便如此也想试试眼前藏了几十年的武林高手有多少斤两。不过他哪知道他眼前的人不过刚踏入武道一个月而已。

  “若常家主能接下沈某的金元宝,就当沈某恭喜常阁主加入天机楼的贺礼吧。”

  沈万三将金元宝举至头顶,不过顷刻间,金光大盛整个密室都笼罩在金色的海洋中,但他对面的常敬之却感受不到金碧辉煌的高贵,而是一种如同山岳般压在他身上的压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