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真不是仙武 > 第16章怒目金刚陈笑男

第16章怒目金刚陈笑男


  不愧是“一拳断岳,常敬之。”即便在如此压力下,依然能爆发出无匹的战力,只见他大步一胯,潮水般的气浪在双腿之间震荡,裤脚在这恐怖的气浪之下,瞬间撕裂,露出盘结在腿上蕴含着爆炸性的肌肉,双脚犹如在地面生根了般,狠狠地扎进地底之下。

  而这个时候那金灿灿的金元宝已经在重意的加持下已经衍化成万斤山岳,铺天盖地的向着他头顶夹着呼呼的破空声迎面而来,在这恐怖的威势下,常敬之的须发皆张,一双虎目凸出,如头颅大小的拳头上爬满了如同肉虫一般的青筋,常敬之的眼中一道威风凛凛的战意闪过,猛然大喝:喝——

  声音轰隆,仿佛炸雷响彻整个房间,房间都震颤了下,房间的四周很多直接形成了细微的裂缝。

  “嗖嗖嗖——”一旁的白莹莹和李泽英两人皆施展轻功,忙离开了这个战场,领悟道意的先天强者之间的战斗,所爆发的磅礴威势已经不是他们两个所能承受的了,继续待下去非死即伤。

  而常敬之的拳头也已经凝聚出拳意迎了上去,只是这两道拳意还没阻挡片刻,那道恐怖重力又瞬间如同山岳般压了下来,常敬之脚下地面早已形成一个巨大的深坑,但他却没移动半分,双拳置于胸前,马步猛的一扎,无边的拳意轰然爆发,地面大震,房间瞬间崩塌,”轰——”五道拳意凝聚成五道刚猛的白色拳影,几乎同时迎了上去,七伤拳瞬间打出五拳,五处皆伤,常敬之嘴角隐隐有一抹猩红流出,而沈万三的金元宝也是在这一瞬间被轰飞。重意反噬之下,沈万三,脸色一白退后五步,嘴里一甜,却被他咽了回去。

  常敬之心口起起伏伏,许久,才叹了口气,大笑道“领悟重意的先天强者,当真恐怖,常某服了。”

  沈万三对常敬之抱拳一礼,笑道“一拳断岳,名不虚传。”

  沈万三调息半刻,气息平稳后,目光扫过三人朗声说道:

  “楼主传谕,命常敬之为天机楼锻器阁阁主——”

  “楼主传谕,命李泽英为天机楼清风阁阁主——”

  “楼主传谕,命白莹莹为天机楼春风阁阁主——”

  “楼主传谕,即日起我天机楼全力清洗凤凰城中所有蒙元势力,悬赏蒙元势力人头,后天武者100两黄金,先天武者500两黄金,我天机楼门下所有的后天武者存在天机钱庄里的钱利息上调至0.5倍,先天武者上调至1倍,各阁主上调至2倍——”

  待沈万三飘然离去,三人才从一道道震撼的命令中回过神来,三人相互对视几眼,沉默许久,忽然却都是大笑起来,笑声在这片残垣断壁中回荡不息。原本以为那神秘的楼主会如蒙元朝廷那般,雁过拔毛,却没想他们反而在这次站队中增加了好几倍的收入,三人的心中不由得对那神秘的楼主愈加的崇敬起来。

  而正在天机楼中沏茶的俊美男子的脑海中势力栏刚增加的三名阁主的忠诚度也从原本的50提升到了80——

  半月后,暮色已浓。

  陈笑男自盲肠山金矿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就一直心绪不宁。

  都说胖子因为体质的缘故会有心慌现象,但他很清楚自己根本就不是胖子,多年来胖子的形象出现在世人的面前不过是迷惑众人,隐藏自身实力的手段罢了,本来他是不大相信心血来潮这个事儿的,但自从见了那个人以后,他就开始相信那种虚无缥缈的事情,看了看外面的天空竟是像有一朵血色残云在府邸上空飘荡一般,更让的他这个领悟了道意的先天强者心里狂跳。

  “来人——”

  门外的侍卫,闻声而至,恭声道“家主,有什么事您吩咐?”

  “府中,可有异常?”

  那侍卫感觉今天的家主颇为奇怪,嘴上却说道

  “并未察觉到有何异常。“

  “那外面的店面和产业呢?”

  “也一切正常。”

  正常?一切正常?不!一定不正常,因为太正常了。他在房间中来回地踱着步子,就像热锅上的蚂蚱,坐着也不是站这也不是,他实在是无法忍受这种感觉了,那就像有一只恐怖的凶兽就在背后张着血腥的大口盯着你,你除了能感受到那股令人恐惧的心悸外,你无论如何也觉察不到它究竟在什么地方看着你。想到这里陈笑男脚底不由得升起一股寒气,明明是六月的天却不由得打了一个啰嗦。连忙对那下人吩咐道。

  “赶紧去盲肠山,把我大哥,二哥请下山来。”

  他走出房间,来到走廊,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平静一下心绪,只是他越想着平静就越能感觉到那种窒息的感觉,吓得他眼皮子狂跳。

  “难道有人要拿我陈家开刀不成?谁有那个胆子?”

  他在走廊上看着那片令人压抑的血色云彩,边踱着步子边沉思着,以目前陈家隐藏的实力来看,要想对其举起屠刀除非五大家族中有三大家族能联合起来,别人可能不知道,但他可知道春风楼曾经刺杀过沈家家主五百三十一次,因为这个针对沈家家主的刺杀就是他亲自安排的,这两家是绝不可能联合在一起,他们有化解不了的仇恨,至于李家,他们内部都自顾不暇哪有精力联合其他人来对付陈家。这样除却李家,其他三家联合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想到这里,陈笑男感到安心不少。

  回到自己的房间,陈笑男正准备倒上一壶茶,脑中却忽然想起一种可能,越想越觉得可能,越想越让他感到窒息。

  “——难道,我已投靠七王爷的事情败露了,另外几家想以雷霆之势铲除陈家,架空当地政府?”想了想这个可能性的确最大,要放在别的州县是决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但也不知怎么回事,这凤凰城倒真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财富能让蒙元朝廷忌惮不已的沈家,能让政府无可奈何的黑暗势力春风楼,朝廷指定武器制造商的常家,青楼赌场全国开花的李家,如果再加上掌控着矿产核心技术的陈家,简直都可以扯大旗造反了,要不是有他和盲肠山的势力压着,恐怕这凤凰城乃至整个湖广地区全都乱了。

  想到这里,陈笑男坐不住了,忙唤来自己的家臣叮嘱道“今天将另外四大家族里的人都给我盯紧了,一只鸽子都不允许放过,一有异常马上禀告。”

  “是!”所有家臣应声退下。

  挥退众人后,陈笑男心头的气血愈加的沸腾,天空中血色的残云愈加的浓厚,陈笑男也愈加的坐立不安。

  陈笑男虎目寒光爆闪冷冷的喃道“要对我陈家举起屠刀,可要一把好刀才行。”

  陈家府邸的上空,金乌已西行,一轮圆月已升起,只是今天的这轮圆月在那片血色残云的映照下变得格外的妖异。

  盲肠山离凤凰城并不太远不过五十里的距离以那侍卫的脚力申时便出酉时便归,只是现在酉时早已经过去大半个时辰了,依然不见其踪影,陈笑男不由得心里发毛。

  难道出事了?老大,老二虽不是领悟道意的先天强者,好歹也是先天一流的高手,这偌大的凤凰城有几人能留住他们,难道是李伯生?但也不对,他一直在突破宗师境界未曾出关,这事他是能确定的。

  正欲去往大堂查看之时,忽然他的耳朵剧烈的颤抖起来,他耳朵中竟是喊杀声,惨叫声连成了一片,还没让他缓过神来。

  紧接着,一个浑身浴血的光头猛汉手持戒刀从堂门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大声的哭喊道“三弟啊,三弟,你二哥死了.....死了——”

  陈笑男连忙一把抓住陈老大的肩膀,虎目瞪着陈老大,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般,吼道“是谁,是谁杀了二哥,我要他为二哥陪葬——”

  “是我——”却是一道约莫五十岁的青衫武者,眼里爆闪着精光,布满茧子的左手提着一颗血淋淋的头颅缓步踏入陈家的后花园中,每一步都很缓慢,但每一步都却如那地震一般溅起无数的花枝残叶,飞沙走石。

  待一切归于平静,尘埃也已落定之时,陈笑男看着那抹三十年前熟悉的身影缓缓的说道

  “铁拳,胡轼——”

  “当年你陈笑男为一部拳法,灭我满门之时可知有今天?”胡伯一双铁拳紧捏,周围的空气都被他捏爆了,无边气势和仇恨倾泻而出,这道嘶哑的声音几乎是从胡伯的牙缝中挤出来的。

  “哼——当年能败你,今日必定能屠你,三十年前未完成的事就让我们在今日做个了结吧——”

  陈笑男一声冷哼,一身宽大的衣袍瞬间炸成碎片,身躯徒然拔高近五十公分,一个两米的魁梧大汉,一身垒块层层的肌肉在妖异的月色下散发着如油脂般的金光。一身横练的功夫已然练到了大成境界,气血如潮,刀剑不伤。

  “江湖上就传闻你的金钟罩已练到出神入化,就让胡某的铁拳试试有多少斤两吧。”

  一声爆喝,那道青色的身影却是夹杂着恐怖的飞沙走石向着陈笑男狂轰而去,在这些尘沙飞石之中隐约有一道巨大的黑色拳影,那是一道用拳意凝聚而成的恐怖攻击,拳影未至,却是那无数的尘沙飞石拍打在陈笑男的身上,只听到无数“嗙嗙嗙——”的声响,除了溅起无数道火花外,竟是无一丝受伤的迹象,只是那道黑黝黝的铁拳拳意也已经带着呼呼的声音破空而来。

  陈笑男浓眉倒竖,虎目凸出大笑道“世人皆知我陈笑男,怒目金刚,防御无敌,却不知我有一掌亦能断金劈山,今日我就用这掌送你上西天。”

  “金刚般若掌——”一掌拍出猛然爆发出佛门金光,刺得在场所有的人都睁不开眼睛,金色的掌影自虚空凝形见风就涨其掌意虎虎生风,刚猛有力,将那些尘沙飞石拍飞的同时迎上那黑黝黝的拳意气势却是丝毫不减,轰然炸响,伴随着周围建筑的倒塌,那道拳意消失不见而那金灿灿的掌印却还是向着胡伯迎面而来,恐怖的压力令得胡伯瞳孔猛的一缩,轰出数拳后,右脚猛踏地面瞬间爆退,速度之快仿若闪电,虚空大震,气浪四散而出,外面在厮杀的人不管是陈家的还是其他家族的尽皆死伤一大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