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真不是仙武 > 第17章四大家族背后有人

第17章四大家族背后有人


  “竟想不到我们常叫的陈胖子,却是长得比我老常还要彪悍。哈哈——”

  “比老娘的死鬼丈夫,却是大了许多呢,呵呵——”

  “更想不到的是同为凤凰城中土著势力,却甘愿当那鞑子的走狗——”

  三道不同的声音,从三个不同的方向,三个不同的人不过呼吸之间飞掠而来,看着站在一片废墟中大发神威的陈笑男,讥讽的说道。

  陈笑男虎目环顾四周一圈,苦笑着,朗声道“沈家,铁拳胡轼——。春风楼,花无常,白莹莹——。常家,一拳断岳,常敬之。——李家,李伯生之下第一人,李泽英。好、好、好——。都来齐了,正好一并收拾了,完成七王爷交给我的任务——。”

  常敬之,双目猛然浑圆,怒声喝道“好你个老匹夫,咱凤凰城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娘被鞑子掳走的时候你忘了?鞑子在城中屠杀我们汉人,血流成河你也忘了?”

  “住嘴——”

  陈笑男大喝一声,却以极快的轻功,向着常敬之的方向期身而至,陈笑男深知在这四人中他唯一没有把握的就是眼前跟他一样壮硕的男人,一掌轰出,掌意之强竟让得常敬之的脸皮微颤,常敬之马步微沉,汹涌的真元滂湃而出,两只硕大的拳头凝聚出七个拳影瞬间轰出“七伤拳,最强一击,一拳轰出,七处皆伤,皆是内伤。”,陈笑男反应极快,侧身一闪躲过一拳,又在空中翻滚一圈又躲过一拳,然后凌空连拍四掌,抵掉四掌但依然有一拳轰在了他肾部,嘴里一甜一道血液自他嘴角溢出。

  “趁他病,要他命。”花无常,无常鞭法,赫然使出,鞭出游龙,招招诡异,招招狠辣,每一鞭都直指陈笑男的眼睛,下盘,鞭子又极长再加上一旁李泽英的清风十三剑,虚虚实实,其刚猛的掌法竟是被李泽英的以柔克刚的剑法克制住了,隐约中还能感觉到剑意的流动,即便是横练大成的金钟罩也不敢徒手抓白刃,所以他只能用轻功躲闪,抓住破绽,用刚猛的掌法逐一突破,陈笑男一边游走一边寻找机会,胡伯和常敬之为主要战力输出他们是领悟道意的先天强者近身与陈笑男缠斗,白莹莹和李泽英则在一旁为常敬之两个制造机会。

  一来二去五人已对打数百招,身上各有挂彩,陈笑男真元之浑厚,肉身之强大当真实属罕见,几人皆生出疲惫之感。

  陈笑男一掌逼退常敬之大笑道“七伤拳,出敌七拳,自损七拳,不知你还能坚持多久?”

  常敬之再次七拳轰出冷声道“你可以试试。”

  陈笑男瞥了一眼旁边的陈老大,原本疲惫的眼神中忽然又燃起了希望。这次他直接双掌齐出瞬间逼退几人后,高声朗道“老大,放信号!”

  众人闻言,脸色大变,尽全都往陈老大身上扑去,而陈笑男抓住机会,正欲逃跑。

  “弃兄弟之生死,只顾自己的性命,你还好意思活在这个世上吗?”此人的声音陈笑男有些熟悉,一时却又想不起来,现在的他已经是汗流浃背,那种犹如凶兽盯着般的感觉又来了,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头顶悬着一把剑,恐怖的剑意已经锁定了他,逃已经是逃不掉了,那种只能感受到黑暗中的心悸,却觉察不到令人窒息的源头的感觉他实在忍受不了了,他一双早已疲惫不堪的虎目已经不在是虎虎生威而只是一只在黑暗中受了惊吓的猫,四处的张望和逃窜。

  忽然他看向天机楼的方向,笑了,永远保持着这个笑容倒了下去。在他与天机楼第七层的那位对视的一瞬间,在场的人只能感觉到一股泠然的剑意莫名的在心底闪电般掠过,一道剑气直接射穿他的眉心,在他的眉心处留下一个拇指般大小的血色窟窿。

  在这一刻常敬之四人看向天机楼的方向充满了敬意,因为他将是整个凤凰城的一抹曙光,他有能力照耀每一个角落。

  在胡伯一拳毙掉陈老大后,面上闪过一抹狠辣,冷冷的说道。

  “杀——陈家的人一个不留。”

  “是——”

  在这一刻无论是常家的人还是白家和李家的人在接到命令后,尽皆去围剿那些正在四处逃窜的陈家子弟。陈家所隐藏的实力本来是很强的,后天入流的武者更是比三大家族加起来还要多,但在先天强者争斗的余波中几乎死了一大半,三大家族这一方虽也有损伤,但在几位先天强者的刻意庇护下死伤并不是很大,现在陈家众人在面对三大家族的联合攻势已经呈现出一面倒的局势。

  后面陈笑男和陈老大的死亡,更是如同雷霆一般击溃了所有人的希望,心神崩溃,面对三大家族的联合攻势更是毫无反手之力。

  再加上几大先天强者也加入了战团,一掌一拳一剑一鞭就能躺下数十道尸体,不过几分钟时间,再见不到任何的陈家的人,唯有一群全身染血,杀气腾腾的三大家族的人站在这片残垣断壁的废墟之中。

  “楼主有令,有价值的东西统统带走,如果有陈家宝库的消息,速速来禀。”沈万三从天机楼的方向飞掠而来,大声的命令道。

  杀气腾腾的众人,再次得到命令后纷纷四散开来,把整个曾经的陈家府邸翻了个底朝天,连废墟下的地板都没放过。

  没过多久,就有一名白布练功服的弟子飞快的跑到沈万三面前激动的说道“阁主,我发现在原来陈家主的房间中有一大片地板的下面是空的。”

  沈万三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走,带我过去,此事记你一功,回去后论功行赏。”

  “是——”闻言,那名弟子脸色激动的连忙带着沈万三和其他阁主向陈家宝库的方向走去。

  陈家宝库,与其说是宝库,不如说是一个地下密室,建造的地方很隐秘,就算是陈家被抄家了也不一定能找到他们的宝库,要不是刚才那弟子无意中触碰到了机关,发现地底下是空的,任谁也想不到陈笑男会把宝库设计到自己房间中的地底下。

  进入到陈家宝库的密室中,看到眼前的一幕,沈万三几人都怔住了,偌大的宝库,连四周都是用黄金堆砌而成的密室,中间竟然只有一个陈笑男平时给蒙元朝廷写信用的书案外就只有三大箱金光闪闪的黄金,几人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要知道他们的情报中陈笑男隐藏的财力可不下于沈万三,怎么就只有这么一点存货。

  而沈万三的目光忽然注意到那书案上有一封未写完的书信,走到近前,拿起那封信,信显然是还没写多久,隐约还能闻到上面的墨香味儿,只是信上的内容让他的瞳孔不由的一缩。

  ——四大家族背后有人。

  八个字,仅仅八个字,就透漏了很多信息,也就是说杨天齐的身份可能暴露了,再加上今天看到的一幕,做为同样财力滔天的沈万三也能猜出个一二来,无外乎就是这些年陈家所积累的财富已经被朝廷征用了,所以他不得不打造出这样的一个密室来藏一些私房钱。

  杨天齐身份暴露,陈家积累的财富被征用,两者如果联系在一起,就是朝廷对凤凰城可能会有大动作,否则朝廷不会对陈家做出釜底抽薪的事情来。

  想到这里,沈万三的眉头不由得紧了紧,一旁的李泽英像似觉察到了什么,问道“沈阁主,可有什么心事?”

  沈万三摇摇头,说道“叫人,把黄金搬到珍宝阁。然后我们去见楼主,最近可能会有大事发生。”

  李泽英叫人将黄金送入珍宝阁后,沈万三带着他和其他几位阁主一起来到天机楼第七层的天机阁,天机阁依然青烟寥寥,茶香四溢。杨天齐坐在桌案后的太师椅上看着对面一脸恭敬的五人说道“都坐下吧!”

  “谢楼主——”

  沈万三等人道了一句后,纷纷落座于桌案的两旁。然后目光看向杨天齐身上。

  “今晚的收获,就请珍宝阁的沈阁主给我们说说吧。”

  “是——”

  闻言,沈万三站起身来,手里拿出一本账簿。

  而除了杨天齐外的所有人从扬天齐身上转移到沈万三身上的目光,都没有对金银财宝的热切而是一抹淡淡的忧虑。

  “今晚我们在陈家的收获共计12580两黄金,加上其名下的产业折算成黄金,合计为15580两黄金。”

  “只有15580两黄金?”听到这个数字后,包括杨天齐在内的所有人脸色都阴沉了下来,要知道一个大省每年上缴的税收都有15000两黄金,而作为一个能和沈万三媲美的财阀加上名下产业才这么一点财富。这是极为不正常的。

  整个房间内,没有一个人说话,沉重的氛围在四周蔓延。

  杨天齐皱着眉,问道“白阁主,我们这个城的城主,可有异样?”

  白莹莹叹了口气,说道“禀楼主,他已经离开了。”

  杨天齐凝重的说道“什么时候?”

  白莹莹说道“十天前,我的人看到他和他的家眷跟着一行车队在盲肠山附近活动,看车队的打扮都是盲肠山的山贼,他们的势力很强大,我的人也没敢上前去仔细看。”

  “盲肠山,就是与朝廷有关系的山贼势力?”

  “对,现在看来,十天前那一行车队运的就是陈家明面上余下的所有财富了”

  一旁的沈万三说道“这些年,陈笑男就以车上箱子里装的是盲肠山山上金矿要拿到外面去加工作为掩饰,一车一车的将这些黄金交给盲肠山的朝廷势力,但之前也就是十几辆车而已,这次直接出动了百辆显然是在转移财产。”

  杨天齐的身份暴露,陈家的财产转移,城主的离开,其朝廷的方向无一不是指向凤凰城。

  杨天齐的眸子泛着一抹金光在白莹莹的身上扫过,见对方并没有说谎,目光又在其他几人身上一一扫过,也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虽然那一行车队被陈笑男用手段掩饰过去了,但一个城的城主和他的家眷能在他眼皮子地下逃走的,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在他门内部有他没见过的人作为内应将城主一家人送出了凤凰城。

  杨天齐,面带寒霜,下面的人大气都不敢出,几人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仿佛有一把利剑就悬在他们的头顶,凌厉的剑意压直接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杨天齐,冷声说道“没有人能在我眼皮子底下逃走,何况还是一城之主,除非我们内部有我不知道的内奸。”

  沈万三四人忙站起身来,惶恐的说道“我等回去以后一定会彻查此事。”

  杨天齐也不说话,只是点点头,然后挥手示意众人退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