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真不是仙武 > 第22章三十年前的凝视

第22章三十年前的凝视


  玉面罗刹杀意涌现。

  李伯生瞳孔一凝,身体如翩鸿飘开,长剑在虚空划出一个圆形的剑花,顿时无数的风意,剑意在剑圈中凝聚。霎时无数的剑意如同狂风般呼啸,密密麻麻如剑雨般轰击而去。

  玉面罗刹不避不退,一步跨出,挥手一拳,拳意惊天

  一拳迎面轰出,杀意滔天,无尽杀戮涌现,无尽血海爆发,这杀人用的绝世杀拳。

  拳与剑再次轰击在一起,如陨石降落,狂暴的罡气逸散而出,霎时两人的耳边山石滚动,脚下的裂缝向四周蔓延。

  见到这一幕的李泽英喉咙滚动,惊骇的眼球似要凸出来了般。

  那撼动山岳的力量,已经完全超出先天武者的范畴,即便是比起宗师武者也不成多让。

  场中。

  杀意依然在呼啸,剑意依旧在嘶鸣——

  任凭那骤雨般的剑意临身,都始终破不开玉面罗刹的不灭罡气。

  气血升腾,大龙觉醒,无穷的血气,无尽的杀意,无边的拳意融为一体。化为最纯粹的一拳。

  这一拳,是气血的极致!

  这一拳,是杀意的极致!

  这一拳,是拳意的极致!

  极致!极致!极致!这是武道的极致,堪破宗师的一拳。

  玉面罗刹的脑海擂鼓震天,体内的气血徒然狂暴,头顶的大龙在狂风中呼啸,浩瀚的气血登时将这一杀拳的威力推至到了巅峰。

  剑意画地为牢,继而在李伯生的周围惊天剑意直冲云霄,形成一方剑域,立于剑域中的李伯生睥睨天下的气势宛如那一剑西来的剑圣一般,一剑斩出剑罡竟化为一条长河,浩浩荡荡向着对面席卷而去。

  剑意化形——

  玉面罗刹,眼中漏出震惊之色。

  剑意化形,是将剑意领悟到极致的手段,剑意化为剑罡,将无形化为有形,已经接触到法则的边缘。

  即便是防御无敌的不灭罡气也无法阻挡剑河里流淌的恐怖剑意,剑意入体,钻心的痛楚让面具下的脸色抽搐。

  体内擂鼓声更急,更密。气血贯穿长虹,一股恐怖如斯的力量自玉面罗刹身体内轰然爆发。

  “破——”

  一声怒喝,气血大龙猛然收回,玉面罗刹的身体徒然拔高近一丈,化为五米高的巨人异象。

  “呲啦——”

  长河被这恐怖的巨人生生的撕成了两半,重新化为剑意消散一空。

  玉面罗刹如渊的杀意凝若实质,狰狞恐怖的面具下漏出两只血红色眼睛,里面仿佛不是人的瞳孔而是那浸泡着无数白骨的修罗血海。

  待李伯生忽然注意到对方诡异的眼睛时。

  暴戾的杀意如同一柄柄尖刀刺进李伯生的脑海,他脑海中浮现出无边的血海幻象,血海中无穷无尽的尸骨堆积,这些尸骨仿若活过来了一般,似乎有一个声音不断的重复着“杀!杀!杀!杀!——”

  原本李伯生在突破宗师时,心神就被道意所伤,这时又被这无边的杀意所笼罩,李伯生的面孔出现一抹狰狞之色,涓涓的血液自其七窍流出,但他的脸色并没有痛楚,而是浮现出诡异的微笑。

  “武魔——”

  李伯生对道意的领悟原本就达到了宗师境界,只是气血未化大龙,金身未凝的半步宗师境界。

  现在的他筋脉逆转,爆发出肉身潜能,此刻的他已经不下于真正的宗师境界。

  但奇怪的是从李伯生身上并不能感受到任何生命的气息,反而流转的道意越来越浓烈,越来越纯粹。

  站在对面的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人形的天地道意。

  隐隐的,在李伯生身上,他感觉到一种窒息的危险气息好似一只蝼蚁在面对整个天地一样的感觉。

  那种感觉,让他全身上下,气血倒腾,一根根寒毛如针一般倒竖而起。

  速战速决这是玉面罗刹此刻的唯一想法。

  “杀!杀!杀!杀——”

  徒然之间,李伯生身上爆发出强横无匹的杀意,纯粹的杀戮甚至比玉面罗刹的杀意更加的纯粹,一头乱发,张狂的肆意飞舞,眼睛睁开来,在那双眼眸中,满是浑浊与疯狂的杀戮之色。

  口中无意识的发出一声声喊杀声。

  嗜血,杀戮的目光四处扫射。

  忽然,这道目光落到李泽英身上。

  那股逼人的杀意,一下子就如钢刀一般深深的刺进李泽英的心底。吓的差点没将胆汁给吐出来。

  杀戮,毁灭,破坏一切的疯狂之色,夹杂着如海一般的气势自李伯生身上爆泄而出。

  “剑来——”

  杀人从未说话的玉面罗刹,嘴里吐出这两个字时。

  地面徒然巨颤。

  “轰轰——”

  插在地面的玄铁巨剑,剑身一颤,无数滚石飞起,连带着雨都骤停了般,拔地而起,带着恢弘的气势,稳稳的落在玉面罗刹的手中。

  这是他杀人时,第一次抜剑,所以不容许退却,更不容许落败。

  剑意,拳意,和杀意自玉面罗刹的身体内疯狂的涌入漆黑的剑中,无锋的剑身登时爆发出澎湃无匹的力量。

  一剑轰然拍出,整个山岳都为之一颤,竟让得对面诡异的笑容都消失了而变成一抹狰狞的凝重的之色。

  李伯生毫无血色的手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度,无边的剑意登时从那诡异的弧度中喷涌而出,手腕抖动间,清风剑轻颤嘶鸣,仿若有了剑灵一般,耀眼到极致的剑光迸射出去,刹那间这漆黑的夜晚仿若白昼。

  剑意在推至极致的瞬间,剑意早已变成剑的法则,这道剑光直接撕天而起,仿若要将这片虚空一分为二。

  玉面罗刹的面具在剑光之下愈显狰狞,一步踏空而起,高举玄铁巨剑,重意加持之下,足以令江河倒卷的一剑镇压而出。

  李伯生依旧剑气纵横,杀意漫天,乱发狂舞之下,满面猩红,更让得他狰狞而恐怖。

  “轰——”

  重剑与风剑相交,玉面罗刹的身上气血爆发,气血大龙登时狂啸而出,身体不退反进,再度轰出一拳,在玄铁重剑的加持下,拳意化罡。

  拳罡镇压八荒四极,空气瞬间挤爆——

  李伯生也将一身剑罡催到极致,化为十数丈长,带着滚滚杀戮的银色匹练,与拳罡狠狠地碰撞在一起。

  恐怖的爆发,让李伯生闷哼一声,身体刹那间爆退数十米。

  “啧啧——”

  退开后的李伯生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声。

  笑声越来越大,浩瀚的剑气自他体内破体而出,这恐怖的剑气竟是以他自身血肉为引,幻化而成的无数血气剑罡,遮云蔽日般的血剑化为一方血色的炼狱。

  剑罡化域——

  这是剑意以上的法则之力最恐怖的一招。

  “杀!杀!杀——”

  李伯生在无边的道意控制下,血色的剑罡如血海浩荡一般轰击而下。

  “喝——”

  玉面罗刹,一声爆喝,啸声如龙,滚滚音爆声直接逼退血海。

  随后不灭罡气,幻化成一个金色的防护罩,将玉面罗刹的身体笼罩在其中。

  在无边的血色剑芒与不灭罡气轰击在一起时,一股生威浩荡的佛光自玉面罗刹的身体中涌现,金色的光辉衬托的玉面罗刹如神袛降临,任凭血剑如海都始终无法破除佛光的防御。

  杀魔拳,杀意惊天——

  伏魔掌,金刚伏魔——

  破魔剑,重剑无锋——

  霸道的拳罡,威猛的掌罡,恐怖的剑罡破除重重血海炼狱,如山岳崩塌般掠下,将血色剑域瞬间打爆。

  “轰——”

  李伯生道意反噬,血海已空,身影如败草般砸破虚空跌落,撼动的葬龙坡都略微震动了几分。

  山石粉碎,李伯生原先的诡异笑声已不再,只是其脸色依然苍白,无半分血色,尤其那一双眼睛此刻已全无生命的迹象。

  忽然,李伯生的身体猛的一颤,逆转的真元就要爆体而出之时。

  玉面罗刹动了——

  如雷霆霹雳一般,瞬间来到李伯生面前,一截泛着丝丝雷霆的手指戳出。

  “先天截指,封尽天下——”

  手指抵在李伯生的眉心,一股封意自玉面罗刹的手指喷涌而出,原本在李伯生体内横冲直撞的真元,几乎瞬间被尽皆封印在各处的穴道中。

  雨,依旧在下着,只是越落越小,直到雨停下,天边开始泛白,一切归于平静之时。

  玉面罗刹看也没看李泽英一眼,提着如死狗一般的李伯生,瞬间划破长空,向着泛白的天边如残影一般掠去。

  密室。

  李伯生如死尸一般满脸血污的摊在玉面罗刹面前。

  玉面罗刹没为他清理伤势也没直接杀人灭口,只是他的身体微微一颤,一道青光自玉面罗刹的眉心射出,当光芒散去,一散发着古朴,玄奥气息的青铜鼎出现在密室中。

  连拍三掌,三道掌影皆轰击在青铜鼎鼎身的一处地方,掌力在鼎内震荡。

  “嗡——嗡——嗡——”

  三道清脆的声响,如同自上古的时空跨越而来,晨钟暮鼓,佛音古刹,音浪如那清凉的水波徐徐飘进人的心神,仿佛能治疗道伤一般。

  李伯生脸上的血色早已凝结,但轻微的皱眉却能隐约可见。

  看着眼前带着狰狞面具的男人,李伯生既熟悉又陌生。

  李伯生问道“你是谁?——”

  玉面罗刹反问道“你认不得我?——”

  李伯生满是血污的脸色正努力的回忆,许久才说道“我只记得一根泛着雷光的手指——”

  玉面罗刹问道“你可还记得你自己是谁?——”

  李伯生摇摇头面无表情的说道“亦是不知——”

  玉面罗刹再次问道“你可还记得什么?”

  李伯生还是需要努力的回忆,直到其额头的青筋如虬龙般凸出才徐徐说道“三十年前有一人,告诉我,如果有一天我败了,叫我将一物交给他,并让他去盲肠山逍遥谷的地方去寻他——”

  “何——物——”

  不等玉面罗刹继续询问,李伯生已经将那物交到了玉面罗刹的手中,此物透明如玉,纯白之色,放在手心有一种清凉之感,里面仿佛有一种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道意在流转。

  巴掌大小的白色玉碑上刻着一个道韵无穷的“玄”字。

  此人是谁?为何三十年前就知道我的存在?难道此人在三十年前就知道李伯生会突破宗师失败变成武魔?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我去寻他?

  无数密密麻麻的疑问在玉面罗刹的脑海中呼啸。

  好在这青烟寥寥的香薰,能让他回过神来,否则就走火入魔了,面具上传来的反噬越来越强烈。

  “既然你已记不起原先的名字,那自今日起你就叫玄一。”

  “是——”

  “另外,名字既然换了,这副面孔也换了吧——”

  玉面罗刹屈指一弹,一粒紫色散发着异香的丹药,瞬间射入李伯生的口中。

  不一会,原本只有四十多岁的李家家主已然变成一个两鬓泛白的六十岁老叟

  待将玄一安排在密室外守卫后。

  玉面罗刹将狰狞的面具取下,露出一个布满血丝的脸,原本俊俏的脸庞正以如蜘蛛网一般在龟裂。

  玉面罗刹的眼前越来越黑,直到完全看不见,倒在地上不断的在抽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