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真不是仙武 > 第23章尔等好大的胆

第23章尔等好大的胆


  、凤凰城,八月十八,清风徐徐,朝阳艳丽。

  春风楼生意依旧兴隆,穿着各色服装,手持各种兵器的武者在店里议论纷纷。

  一身着虎皮背心的大汉,将手里的大环刀放置一旁,瞥了两眼四周,见没多少人,他对其旁边的兄弟小声说道。

  “一个月前,陈家被灭了,惨啊,一个不留,连肚子里的孩子,都没放过——”

  “哪个陈家?”

  “在整个凤凰城乃至湖广地区有几个赫赫有名的陈家?”

  “嘶——”

  “谁有那么大的能耐,那陈家家主的先天极致的实力就够普通势力吃一壶的了,还别说他们这么多年积累的隐藏实力,这样的实力怕是能跟六大派比肩了吧——”

  “这还不算,连那凤凰城第一高手李伯生和他弟弟李念生一月前突然失踪了,现在的李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我一个在李家看门的兄弟告诉我,一个月前的清晨李泽英满身血污的回到李家后的第二天李伯生和他弟弟就失踪了,我觉得他们不是失踪而是凶多吉少了——”

  “知道第七层的那位——”

  “神算子,苦海离乱第一人,谁不知道,虽没见过他人,但这些年他可没少帮助我们这些底层的武者——”

  “据说这一切,都跟那位有关——”

  手持大环刀的大汉忽然注意到自春风楼的内室走出一个成熟妖艳的女人瞳孔一缩忙拍他兄弟的肩膀说道。

  “慎言,慎言——”

  “自今日起,凤凰城再无白家。只有天机楼的春风阁——”

  白莹莹的声音就像似信号一般。

  另外三个不同的方向同时响起。

  “自今日起,凤凰城再无常家。只有天机楼的锻器阁——”

  “自今日起,凤凰城再无沈家。只有天机楼的珍宝阁——”

  紧接着四道声音在同时发出,说话的声音虽不大,可却能传到每一个人的耳中。

  “自今日起,凤凰城中再无城主,只有天机楼里的主人——”

  最后一道饱含先天武者道意的一嗓子,如风一般传到凤凰城每一个角落。

  大至古稀的老人,小至待哺的幼孩,几乎在第一时间就知道城中的突然变化。

  凤凰城内东门大街上走来一个白面书生打扮的美男子,手持牡丹折扇,一对多情而深邃的眼眸不停的扫视着雏凤楼的姑娘,弄得那些姑娘们花枝招展脸色跎红。

  这个最近在朝廷中传得沸沸扬扬的凤凰城,让他颇感好奇。

  他原本以为,这里的百姓会回因时局的动荡而变得惶恐不安,但在自己来到这个城市两天后发现这里无一人有那种极为不安的忧心之色。

  反而流露出的都是满足幸福的笑容,跟朝廷中的乌烟瘴气仿若隔世。

  他忽然抓住路过的行人,问道“兄弟,现在城中时局动荡,朝廷甚至会马上派兵清缴这里的势力,你们不感到害怕惶恐反而露出满足的笑容来,是为何?”

  “现在各路藩王纷纷起义,朝廷哪有时间管我们。而且天机楼实力强大,不惧朝廷势力。”

  “就算是朝廷不来,你们为何都如此的满足呢?”

  “只要是城中的人,通过天机楼的认证后,你存在天机钱庄里的钱利息提到0.5,。家里有人加入天机楼的还免除赋税,你说这样的创举有哪个朝代能做到?不和你说了我得去存钱了——”

  待行人走后,陈刚伫立良久,他几乎走遍全国任何一个角落,即便是朝廷中的肱骨大臣也没这个待遇。他隐隐的感觉到,这个神秘的楼主怕也是一个野心极大的人。

  忽然他的眉头紧皱,已经易容了三次,还是被他盯上了。他极快的身法掠过行人如同鬼魅一般在行人之中穿梭,只是后面紧跟的人速度比他更快,眼看就要被抓住了,他侧身一闪却是变成了一个佝偻着身躯满脸皱纹的老叟。而追他的那人却是继续向前掠飞而去。

  他的易容术竟比那人的轻功还快——

  李元刚从光明顶下来,就碰到一个人,很奇怪的人,他是一个长发披肩的头陀,身材魁伟,满面横七竖八的都是刀疤,本来相貌已全不可辨。他头发作红棕之色,自非中土人氏。

  功夫又极高,连李元都不是其对手,无论是修为上的境界还是对道意上的领悟完全都在李元之上,在他身上甚至感受到杨左使的压力。

  一路走来交手数次,对方接连有意指点也让得李元对道意领悟的更深。其侠肝义胆的作风到与他们明教有所相似。

  “阁下,为何要一直跟着我呢?”

  一连问了数次,李元才知道原来对方是个哑巴。

  两人一起又行了数里,一座大城已经遥遥在望,按李元之前的推算以两人的脚力要明日辰时才能看到这座城池。

  李元思绪万千,不过区区两月就将城池扩大到如此规模,当真骇人听闻。

  待两人走近城池,才发现原本挂着朝廷的旗帜早已换成了青色的天字在风中飘荡。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眼中流露出惊恐的神色。

  城池的城墙高约四丈,城门宽两丈有余,高也差不多两丈,其程度已不下一个郡的城门大小。

  城门的上面,镌刻着三个大字。

  凤凰城——

  “请两位上车——”

  就在两人准备进城之时,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的传来。

  李元哑然一笑,是当年他给沈万三当马夫时的一辆马车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两人豁然一惊,看着马车上的马夫,约莫六十岁左右,但泛白的头发下却闪烁着冷漠的精光。从他虎口上的茧子来看定是一个用剑的高手,但这个冷漠的老人却没有配剑,也看不出有任何的武学修为。

  李元低垂着双眼抬头问道“有什么事吗?”

  老者再次嘶哑的说道“请两位明教高手上车——”

  明教的人都是洒脱之人,两人也没故作矫情,纵身一跃跳上马车,随后马夫一记长鞭绝尘而去。

  车内李元两人面面相觑,李元苦笑道“我俩会一起前来怕是城内的那位早已料到,看这马夫的样子怕也是等候多时。”

  “三天——”

  李元的话音刚落下,车外的声音便已传了进来。

  闻言,满脸刀疤的男人瞳孔猛的一缩,内心却是惊涛骇浪,城内的那位不仅仅猜测到了自己的来历而且还料到我会跟李元一起过来,还让他的人等了他们三天。

  就不知道那位可知道我来此有何目的。

  李元这些日子早已见惯对面的人古井不波的样子,但刚刚的瞠目结舌之色他还第一次见到,他也明白他为何有如此变化。

  他第一次见到那位的时候也如他一样。

  在对面的人缓过神后,李元大笑道“我俩萍水相逢你却能一路上倾囊相授,足以见你也是性情中人,下车后后定要与你喝个痛快。”

  “不用下车,我家主人说了李门主爱喝酒,就让我在凳子下面放了两坛,是春风阁上好的酱香酒——”

  车内极为佩服的声音传出“神算子,苦海离乱第一人的名声当真名不虚传——”

  约莫两小时,酉时,车已至凤凰城中心地区。

  待两人下车,眼前的景象对于李元也早就习以为常,但对跟他一起来的人来说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即便是酉时已没,天亦黑尽,在这城市里依然灯火通明,行人依旧络绎不绝。

  尤其是对面高近十丈的塔楼,更是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这里有上好的西域丝绸,据说这都是珍宝阁的镇店之宝,又可以给姑娘们做一身好衣裳了——”

  “金丝软甲?这种东西都能拿出来卖?”

  “龙纹缠身,柄若鸟型,传说中的大夏龙雀刀?—”

  “有了这把,春雨剑,我一定能杀了那狗官——”

  “这里还有丹药,还是传说中的锻体丹,能帮助武者凝练气血突破境界的丹药,即便是武当也没有吧,这趟值了——”

  “什么?加入天机楼送绝世功法少林金钟罩?”

  进到天机楼的无论是普通的老百姓还是达官贵人,无论是不入流的武者还是先天境界的高手都能在里面对应的区域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特别是那些在门派中外门弟子或者散修之人,看着柜前的古朴秘籍,眼珠子都快要凸出来了般,眼里不掩饰丝毫的炙热之意。

  纷纷加入了天机楼抱着秘籍去研究去了。

  一旁的苦头陀的眼睛散发着睿智的光,从这些人的议论声中就能听出此城定有造反之意。

  而且有一定的造反能力。有时候尤其是国家动荡的时期。流言蜚语最为致命,何况看样子还不是蜚语。

  王府中的传言看来也并非空穴来风。这几个月若不是他从中掐断了不少凤凰城的信息,王府估计会放弃六大派攻打凤凰城了,毕竟凤凰城的危害远大于六大派和明教。

  尤其是凤凰城中的那个传说。更是朝廷最为忌惮的东西。

  这次王府只派了他和另外一人前来打探虚实,至于其他朝廷势力来了多少人他也不是很清楚,但他知道七王爷那边倒是来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不过从目前来看他们都没有选择直接进城,而是秘密乔装,藏在某地方打量着一切。

  但他们沉得住气吗?尤其是那把刀连他都有些心动。

  天机楼对面一个毫不起眼的巷子里,就是当初杨天齐打量四大家族时马车所停的地方。

  一皮肤粗黑,双眼细长的男子隐身于黑暗中,眼里爆发出一抹炙热,他的这把刀已经很久没杀人了,因为这把刀跟了他数十年已经钝了。

  王府中虽有很多刀兵利器,但都是需要用能力去换,这次他就是要取那人的头颅回去换一把精品的钢刀。

  但王府的那柄刀不过精品而已跟眼前散发着森森寒光的大夏龙雀刀简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所以,他动了,如鬼魅一般飘了过去。

  “留下大夏龙雀刀——”

  随着一声爆喝在天机楼门口炸裂,其他各角落也接连爆发出恐怖的气势

  “将春雨剑留下——”

  “乱臣贼子有何德何能享受锻体丹这等神物——”

  “我少林武学岂能落入他人之手——”

  一声狂啸声自天机楼四楼狂泻而下,竟让对方夺刀的手慢了半分。

  “尔等,好胆——”

  常敬之一拳轰出,凌空下击。

  对方瞳孔猛然一眯,夺刀的手,瞬间爆退,双手交叉置于胸前以做防御之势。

  砰——

  闷响炸裂,尘土飞扬。那人接住这一拳,身体却被击飞了数米之远,浑身气血翻涌而出。

  另外正准备夺物的几人,在这一刻竟是无比默契的往后退了几步,惊恐的看着那道无比威猛霸道的男人。

  常敬之虎目寒光扫视一圈,朗声道“我天机楼今日在葬龙坡与诸位做一个了结。”

  常敬之也没继续对那几人出手,而是一个转身朝着葬龙坡方向疾掠飞走。

  剩下几人面面相觑,犹豫片刻后也是跟着掠飞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