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真不是仙武 > 第24章我已等你多时

第24章我已等你多时


  葬龙坡,传说是宗师强者以上绝世大能的埋骨之地。

  元世祖,忽必烈以来朝廷对此处向来窥视已久,曾派出无数能人异士观山测水却依旧未寻到半点大墓的迹象。

  东面就为芷江,蜿蜒如大龙直汇长江,西面蟒塘江水宽数十丈灌入黄河,四周群山环抱,一南北走向的山梁将整个怀化郡一分为二,宛如一条巨龙,巨龙的两侧各有一个泉眼就如巨龙的眼睛,而葬龙坡就落于这两个泉眼的正中央。

  故那群能人异士将此地称之为“九龙之地——”

  那南北走向的山梁就是盲肠山,朝廷秘密派遣五支探马赤军以镇龙脉,为稳定凤凰城本土势力一直以山贼的形式存在。无论是朝廷还是原本的五大家族对此都心知肚明,相互之间也一直井水不犯河水。

  但最近凤凰城中,秘密来了不少朝廷势力的人,以天机楼智多星李泽英的说法就是,既然对方已经撕破脸,我天机楼还不如以雷霆之势强势镇压以定军心,镇压之地就是葬龙坡,传说中的九龙之地。

  “神剑八雄,孙三废,排行老三,既然你曰三废。老夫便让你三招,你出手吧——”

  常敬之就站在哪里,一双虎目所散发出的寒光却摄人心魄。

  孙三毁,怒极而笑。

  “一拳断岳的名声,武林中皆有耳闻,今天我便来试试你的水准。”

  孙三毁,面色铁青,真元灌入长刀,刀锋顿时爆发出璀璨的刀芒。

  随着刀身的震颤声,一道纯白的刀芒横扫而过,想把常敬之拦腰斩断。

  孙三废学自华山武功。两仪刀法刀刀狠辣,招招沉猛,式式不依常规。

  一般使刀的武者皆是自上往下的竖劈而下,在重力的加持下可令威力倍增。而对面的孙三毁的刀芒却是自左往右横劈而来。

  威力也是不俗,一般的先天一流高手在这一刀之下也要颇废些手脚,但对于常敬之这种领悟拳意的先天强者来说,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意到拳到,自然身法也非寻常先天高手可比,常敬之侧身一闪,刀芒自其衣角横劈而过。

  “轰——”

  也不管身后传来的刀山相交后跌落下来的滚滚落石,常敬之吐出一抹讥诮的声音。

  “一招——”

  孙三废也不愧是先天一流的高手,身法也是极快,在常敬之话音落下的瞬间。

  扫堂腿期身而至,腿影漫天,犹如那狂风扫落叶一般。

  招未到,力先至。

  鞭腿带动着劲风,漫天的腿影徒然升空化成一道,向着常敬之的头顶,爆砸而去。

  这一腿已经隐隐有腿意的迹象,寻常先天高手,若是扫中,少说也要落个头骨破碎的下场。

  只是常敬之不闪不避,任由鞭腿扫来。浑圆的虎目中闪烁着当年肉拳锻刀的疯狂之意。

  拳与头的相交,劲风四射。

  常敬之纹丝不动,而孙三毁却猛的到飞而出,凌空翻身,落在地面依然不受控制的连退数步,每一步都在地上留下寸许的脚印。

  甚至连双腿都还在轻轻的颤抖,显然这一击对方没伤分毫,而自己却被这恐怖的力道反震而伤。

  对方的横练之功竟是如此恐怖。神剑八雄的孙三毁,已心生退意,他不能就这么葬送在这里。他还有一个秘密连汝阳王府都不知道的秘密。

  那个秘密足以让他未来踏入宗师之境,一想到那个地方,一想到那个地方的女人,他心头就不由得一阵火热。

  兜里一拍,如龙眼大小的浑圆霹雳珠,自孙三毁的身上对着常敬之轰击而出。

  “轰——”

  地面一颤,大响后,滚滚浓烟冲天而起。孙三毁趁机爆退而走。他这逃命的功夫是邵敏郡主赐给他的燕子三抄水的绝世轻功。

  在这轻功之下,他不知逃过多少仇敌的追杀。在常敬之面前他从未表现过任何逃跑的迹象。他相信常敬之在猝不及防之下重了霹雳弹后定然已经追不上他。

  至于王府的任务,有这些十分明显的信息已经足以向王府复命了。

  只是他前脚还没逃出两里,便感觉身后仿佛有一头远古的凶兽盯着他一般,让的他汗毛都根根竖立了起来。

  “常敬之拳下,焉有逃走之能——”

  人未到,声音却夹杂着澎湃的拳意自孙三毁身后爆射而来。

  “咔嚓——”

  拳意须臾之间,猛轰在孙三毁身上。在这道精妙的拳意下,孙三毁竟是人头两分。一颗血淋淋的头颅到飞而出,被常敬之稳稳的抓在手里。

  虎目四周扫视而过,见其他战斗也已接近尾声。常敬之便也不再理会剩下的几处战场,施展轻功提着头颅朝着天机楼的方向飞去。

  凤凰城,天机楼顶,五大阁主手里各提一个大好头颅,杀气腾腾,目扫四方,无人敢正面直视。

  先天道意强者的恐怖威势自五人身上猛然爆发。一颗颗头颅同时高高抛起,稳稳地挂在天机楼东,西,南,北,中五个方向的青旗帜下。

  月色之下,五颗血淋淋的人头散发着森森寒意。

  在看到东面的青旗之下的人头时,苦头陀的身体猛地一颤。

  月色下的那人面部隐约可见,这人可不仅仅是汝阳王府的先天高手。

  不久前他在王府内偶然经过王三毁的房间时,看到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女人身形高大丰满。

  一看便不是中原女子,而且在她身上完全感受不到武者的特殊气血和真元,而是只有他和紫衫龙王黛绮丝才能感受出来的精神能量。

  现在凤凰城中的水,已经变得越来越浑浊了。

  尤其在孙三废死后,七王爷身边的那位还没出现,这已经完全超出他的预料。原本以为在他会跟汝阳王府的人一起出手的,但现在看来那位已经误事儿了。

  ......

  说起七王爷身边的那人,就不得不说他的一个爱好。

  他的爱好便是女人。肥硕的女人。

  他每到一个地方就要逛逛青楼,喝喝花酒,这也是他经常误事儿的原因,即便是这么不靠谱主儿却深得七王爷的欢心,甚至将自己最疼爱的明玉郡主许配给了他。

  就因为当年在七王府偷香窃玉后说了一句话。

  硕人其颀,衣锦褧衣。七王之子,鄙人之妻。东宫之妹,汝阳之姨,刘公维私。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硕人敖敖,说于农郊。四牡有骄,朱幩镳镳。翟茀以朝。大夫夙退,无使君劳。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濊濊,鳣鲔发发。葭菼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

  七王爷听完后大笑道“既然如此,你跟小女便即日完婚吧”

  任谁也没想到他会用如此去形容一个又高大又肥胖的女人。

  这人就是田光,早年都城有名的采花好手。虽长相一般,但那些被他糟蹋过的肥胖女人不仅仅不感到羞耻反而以此为荣。

  明玉郡主比起那些硕女有过之而无不及,连出门都要好几个丫鬟搀扶着走路。

  她得知田光的事情后,决定试探一下他是否真的这么喜欢肥胖的女人。

  她将自己的闺房轩窗打开,每天傍晚都向一座山一样立在轩窗前。

  她想如果对方真的那么喜欢肥胖的女人,以自己的魅力他一定会来偷香窃玉。

  果不其然就在她窗户打开的第二天晚上,干材碰上烈火一发而不可收。

  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七王爷才发现不对劲,推开门——

  ......

  现在的他,地位等同于驸马。

  ......

  清风阁雏凤楼已经开门迎客,红灯笼早已高高挂起,大门外便有一群美貌侍女们在热情迎客。

  这时,一个身着绣着巨蟒的紫长袍,手持金色长剑的男子出现在雏凤楼外。

  一位颇有些姿色老鸨两步并成一步走到男子面前谄媚地说道“公子,快快请近,今天新来的姑娘长得可水灵。”

  田光在老鸨的耳边轻声问道“可有硕壮的女子?”

  老鸨微微一怔问道“要何程度?”

  “硕大无朋,硕大且笃——”

  又肥又壮,而且还要胖到没朋友?还好李念生失踪了,他女人却还在。

  “小红,快来招呼客人去内厢房——”

  老鸨热情引领。

  顿时有一身材娇小年轻的侍女来迎接:“公子快请,想必公子是第一次来我们雏凤楼吧?”

  内厢房的女人已经有很多天没接客了,小侍女边打量着这个脸色苍白如面瘦瘦小小的男人,心里有些担忧......

  ......

  在小侍女的引领下田光来到内厢房的门外,正欲推门而入时。

  他的目光注意到对面有一个貌若潘安的男子正搂着纤细瘦腰,年轻貌美的女子有说有笑,好不快活。

  他在这一刻,想起了他岳父交给他的任务。

  田光眼中闪烁着寒光,对身旁的侍女突然说道“对面那人的女人,我要了——”

  小侍女支支吾吾地说道“啊..公子你不是点了....“

  “本公子现在就要那人手里的女人....”

  田光的话音还未落下,一道讥讽声却是已传入耳内。

  “硕大无朋,硕大且笃才是你的菜。我这姑娘细腰翘臀入不得你法眼——”

  他的话顿时引起周围的人以奇异的眼光打量着田光,这让地田光浑身不自在。

  有去过都城的人在听到田光的名字后,眼睛一亮纷纷议论起来。

  “啧啧......硕大无朋,硕大且笃,好高的境界,李念生远不如他......”

  “硕人其颀,衣锦褧衣。七王之子,鄙人之妻。东宫之妹,汝阳之姨,刘公维私....简直是我辈典范......”

  “长相如此一般莫不是不自信才喜硕人,对面那人才是人中龙凤,貌若潘安连雏凤楼头牌都面若桃红地躺在他怀里......”

  “那人是陈刚,江湖中最出名的两大采花大盗之一......”

  “采花大盗?”

  “你这都不知道,南田光,北陈刚在采花界的名声可是赫赫有名。田光虽长相一般,但脸白如粉面,轻功如轻燕,所以也叫他白面水上漂。”

  “北陈刚后宫杀手也不是浪得虚名。他的易容术天下无敌,据说他曾经易容成三天的皇帝宠幸过后宫三千妃子。虽有夸大但进入后宫可确有其事。所以他还比田光多了一个百变陈刚的名号。”

  “据说田光和陈刚从小一起长大,几乎形影不离。做着同样的事,田光虽也有些名声但偏偏处处不如陈刚。田光嫉妒生恨,甚至还一度置陈刚于死地。”

  .....

  闻言。

  田光身边早已升起一股冰凉的气息,脸气的像个紫茄子。

  冲着陈刚愤愤地落下一句

  “今天有你没我——”

  陈刚在半个月前,天下就没他容身之所了。

  他潜入皇帝后宫被那位新晋的厂公发现后,就被蒙元朝廷全国通缉。

  新晋的厂公也一直在追杀他。

  要不是自己一身易容术出神入化,易容成他身边的侍从,就被他一掌给毙了。

  虽然自己也是先天道意强者,但对上他依然没把握。

  逃到凤凰城发现那厂公在城外郊区也不进城,脸色上流露出惊恐之色。

  虽不知为何但在进入城后他才知道,此处已非蒙元城邦。

  朝廷势力不敢轻易踏入。

  在天机楼以雷霆之势跟朝廷宣战后,他心里便有了加入天机楼的想法。

  至于礼物么,他在此处已等候多时。

  “正有此意——”陈刚手持牡丹折扇,嘴上诡异的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