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真不是仙武 > 第25章醉卧杀场纵狂歌,金戈铁马啸天河

第25章醉卧杀场纵狂歌,金戈铁马啸天河


  雏凤楼下。

  田光瞥了眼身后的陈刚,嘴角挂起一抹讥笑,他的身子忽然凭空掠起,周围的风圈竟让得他御风而行。

  眨眼间,便飘出数十米开外。

  陈刚身子也是一晃,瞬间也是掠起数丈之高,向着田光的方向疾驰而去。

  两人一追一赶,奔袭三十余里,田光的身法如同风一般的鬼魅。仿佛不用真元一般,仅风就能将他吹走。待田光又奔袭了十余里,身后的陈刚却是真元不支已经没了身影。

  陈刚凤眉紧蹙,领悟道意的先天武者何其强大,便是风吹草动,花飞落叶,也绝逃不过他的耳目,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但就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却在他面前消失了,甚至连风都感觉不到,这是一个将风意领悟到极致的强者。

  陈刚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惧意,绝不是以身法轻功的高低决出最后的胜利者。

  调息片刻后,再次掠走。

  田光的气血很特殊,陈刚很自信哪怕是对方逃到天涯海角,他也能将其找出来。

  ......

  田光稳稳的飘落在蟒塘江江面,眼中隐含着一抹寒意盯着对面的来人。

  “你终于来了,已等你多时——“

  隐藏了数十年的秘密就是为了今日一战。

  田光脚下生风,风吹的他裤脚呼呼作响,一个箭步向着对面疾驰而去,速度极快,水面却未溅起任何的水花。

  其身影直接化成幻影无数,腿影重重不休,伴随着狂风怒涛,铺天盖地向着对面席卷轰去。

  陈刚的眼睛在狂风呼啸声中早已眯成一条细缝。其腿法之中蕴含着风之真意,一经施展风无相的属性便体现的淋漓尽致,端是凌厉无比。

  陈刚眼神杀意顿显,一掌拍出周围的空气立刻就被抽空,无形的空气在其掌中凝结成浓浓的白雾。白雾之中似有无数把钢刀在呼啸。

  对面的田光瞳孔猛然一缩,白雾不过是常见的自然现象,但他却在白雾中感受到了浓浓杀意。云无常的真意笼罩下无数的变化无常仿佛就像是天生克制他的腿法一般。

  任凭他化成多少雨点一般的腿劲,都被对方刚中带柔,柔中带刚,如海中波涛,刚柔并济的掌法一一化解。

  这是一场风无相,云无常的对决。

  风神腿,风无相。

  传说中是风中之神聂风的绝世武学。

  捕风捉影,轻功无双。

  风中劲草,腿踢山岳。

  暴雨狂风,刚猛绝伦。

  雷厉风行,动如雷霆。

  风卷残楼,团战无敌。

  神风怒嚎,无人可挡。

  共六式每一式都蕴含风之真意,在风之真意之上又能衍生出雷之真意。

  这一部能发挥出两种真意的绝世武学,当今武林有这等武学的屈指可数,唯有那个地方的人才有资格拥有这等功法。

  田光看向陈刚的眼中恨意无比的浓郁,风神腿在他很小的时候机缘巧合下获得,几十年来从未在任何人面前施展过除了捕风捉影的轻功外的任何招式。

  他一共才学到第三式,刚刚施展的就是第三式暴雨狂风。

  他没想到,对方竟也有如此底牌,而且一如往常的先天克着他。

  想到这里,他的眼神中恨意愈加的浓郁。

  “杀——”

————

  杀字一吐,脚下捕风捉影,一道残影瞬间期身向前。在陈刚真元吞吐之际,田光双腿骤停,一掌登时拍出无形的寒风化为有形,无数的冰刀狂轰对面之人。

  陈刚爆退而出,牡丹折扇在空中打开,凌空一挥,恐怖的罡气登时平底升起,跟那扑面而来的冰刀碰撞一起,双双泯灭于无形之中。

  唯有两者中心如铁石一般的地面,在轻风拂过之后化为一道道寸许的裂缝向着四周蔓延。

  可怕,端是可怕——

  一旁偷偷跑来观战的人,看到两人交手所引起的威势,不少人都豁然变色,扪心自问自己可有这样的实力。

  众人震惊之际,两人却是再次交手。

  陈刚的牡丹折扇也不知是用何材料锻造而成,在强横无匹的先天罡气下,却不见丝毫的损坏。

  他手中的折扇点,横,刺,扇,打,每一招都衔接无暇,每一招都蕴含着云无常的真意,每一招都纯粹无比,每一招却又变化无穷,将田光的攻势全部都拦截了下来。

  罡气在空中横扫,震动的空气爆响。

  两人越打,田光的优势就越小。

  风神腿被对方死死的克制,寒冰绵掌又奈何不了对方的云无常真意。

  他的寒冰绵掌每轰出一掌,对方无常真意吞吐之下,就被对方后发先至的给破招,破招还能将你这招给克制让你下次根本打不出这一招。

  可以说只要对方的无常真意在,他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一掌劈退对方的折扇,田光一手按压腰间剑柄,一手劈出冰刀罡气轰击。

  陈刚抓住折扇猛然一收,一掌同样拍出。

  “砰——”

  两掌相对,爆发出恐怖的余波,衣襟猎猎作响,两人的身体均被震得纷纷向后爆退。

  “嗡——”

  田光握住剑柄的手猛然一抽,一股浩然正气冲天而起,与此同时一道金色的剑罡斩破虚空,空中的剑罡顿时化成一柄正气凛然的金色巨剑划破长空,向着陈刚当头落下。

  陈刚心中惊骇,右手以扇为掌横拍蟒塘江面,无常真意狂涌而出,一条碧涛巨龙自水中冲天而起,碧色光芒照射夜空,迎着浩荡剑罡席卷而去。

  “轰——”

  碧光巨龙在与巨剑剑罡相撞的瞬间,巨龙竟如枯木拉朽一般轰然炸裂化成无数水珠落下,打在陈刚的脸上无比的冰冷。

  陈刚脚尖轻点爆退,金色巨剑下一瞬已经落在了他原来站着的位置上。

  地面猛地一震,一道漆黑的裂缝出现在那里,一直蔓延出去数丈之远,才慢慢的停了下来。

  陈刚煞白,心里猛地一颤

  “神兵——”

  蟒塘江东面的悬天崖之巅。

  一袭漆黑长袍,在风中作响,狰狞的面具下冷漠的双眼注视着下方的一切。

  这两人他都看不透,尤其是刚刚的那柄剑。

  刚刚落下的一剑,即便是他也没把握挡住,就算挡住了,不死也得重伤。

  就算那一剑不是从自己的头顶从天而降,可仍然让他为之心惊。

  当目光落在田光手里的长剑上时,他冷漠的瞳孔惊愕的收缩起来,一股尘封许久的记忆猛然升起。

  风神腿,排云掌,那柄剑,短短一刹那,他脑海中翻起了惊涛骇浪。

  不单是立于悬天崖之巅的冷漠身影,随李元而来的苦头陀以及少部分人在看到那柄剑的时候,都是面色赫然大变。

  手持着长剑,金光闪闪的剑身依旧酝酿着可怖的剑意,田光得意的大声朗道“陈刚,你我无数次交手你却只能败我,今日这一剑如何,可够资格斩你?”

  陈刚眸光中阴晴不定,之前的淡然早已全然不见。

  他手中的家传折扇也不知何时,悄然间出现了一道不可修补的痕迹,这是巨剑落下时散发出剑罡留下的。

  虽然此刻的胜算已不大,但要陈刚服软是断然不能,冷眼对视讥讽的说道“不过是你家硕大无朋的女人功劳罢了——”

  这把剑以及风神腿的功法的确是她家夫人送给他的,但这一切并非王府所有,而是朝廷背后的神秘势力,一个无法揣度的势力。

  这个势力在何处,存在了多久没人知道,只知道朝廷跟他们有一种牢不可破的关系。

  当年天可汗铁木真只不过救了一个人,在那个人伤势复原后,留下四个字后便飘然离去。

  “吾命,国家——”

  不久后,在那个神秘势力支持下,铁木真的铁骑势如破竹一统江山,建立如今的蒙元王朝。

  ......

  “哈哈哈——”

  田光张狂大笑,笑罢,田光嘴角勾勒出阴冷的笑容,说道“陈刚,就算没有神兵在手,你也不会是我对手,有神兵在,你只会败的更快。”

  现在的田光就是,神兵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觉。

  那凛凛的剑意,随着他每走一步就大涨一分,一点点的充斥他人的心神。

  陈刚连退几步,这个时候神兵的威势已经锐不可挡。

  即便是他手中的折扇做工奇特,堪比名器,但在那把剑的面前还是黯然失色。

  田光见陈刚在他的威势下一退再退,狂笑声更是肆无忌惮的传遍四野,乱发狂舞之下赤红的双眼这一刻充斥着邪恶,暴虐,嗜杀的气息。与他手中散发着浩然正气的凛凛神兵显得格格不入。

  忽然,他手中的剑发出一道悠长的轻鸣,仿佛来自亘古的叹息。

  但这个声音传在田光的耳中却是金戈杀伐之音,血海狂涛,白骨如山,可怖的气息无时无刻不在吞噬他的心神,直到他七窍流血,心神受损时。

  长剑在挣脱田光的手后,爆发出璀璨的金光破空而去,在场众人却无一人追去,因为他们根本没看清金光飞去的方向,剑就已经消失。

  悬天崖。

  长剑莫名嘶鸣,似欢喜,似哀伤,似低沉,似高昂.....

  无穷的情绪,在天崖之巅无声的回荡.....

  漆黑的身影,狰狞的面具,冷漠的双眼。

  金色剑柄,绿色魂石,正气凛然,浩气长存。

  瞳孔一缩,果然是传说中的那柄剑——英雄剑。

  英雄剑无正邪之分,只尊道之真意。

  其散发的气息跟前任的主人有关。

  若主人浩然正气,它便是把正气浩荡的绝世神兵。

  若主人杀意滔天,它便是血海荡荡的绝世凶兵。

  它在第一任剑主无名手里,就是一柄世上最坚硬、最不屈、最正义、最有气节的英雄之剑。

  它在第二任剑主白起手里,就是一柄醉卧杀场纵狂歌,金戈铁马啸天河的杀伐之剑。

  秦国武安君、为大秦帝国立下赫赫战功的军神白起佩剑,据说就是英雄剑。

  后白起被秦相范雎所嫉妒,再加上白起功高震主,范雎便说服秦昭王赐死白起。

  白起死后,英雄剑不知所踪。名剑有灵,或者是追随白起而去,亦或是在等待有资格佩带它的有缘人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