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真不是仙武 > 第26章杀魔拳杀!杀!杀!

第26章杀魔拳杀!杀!杀!


  “哈哈哈,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死我?”

  “人性已泯灭,嫉妒仇恨之心令你无比的狰狞,可悲,可叹”

  “人性与我何干——”

  惊涛裂地一掌,火焰滔天一击。

  排山倒海,震慑而出,竟是陈刚脸色猛然一变,一抹猩红涓涓喷出。

  “如何?——”

  田光长发乱舞,眼中的不屑,不值,不顾.....深深的刺在陈刚的心中。

  “拿出你真正的实力,否则这将是你最后的一站”

  陈刚猛踏一步,屈腿一弹,腾掠数十丈,云海之巅。

  云雾变色,奔腾的云海,像似那战鼓擂动,在众人的心头徒然炸裂。

  在场之人无不豁然变色,纷纷爆退而出。不过呼吸之间余下的不过寥寥数人。

  有一种掌法,它能搅动风云。

  有一种掌法,它能化九天银河。

  有一种掌法,碧海涛涛从天而降。

  田光爆退,空中单手结印,极速划过三道奇异的轨迹,似道意渺渺,似天地荡荡......

  一道恐怖的热量自其手掌之中喷涌而出,一团火焰狂轰而去。

  空中的火焰见风就涨。

  “火焰天狼,吞日月——”

  可怖的火焰豁然化成远古的天狼,凌空狂啸,大口一吸竟是将那九天的银河尽吞肚中。

  待银河殆尽,天狼也化成点点红光消失不见。

  天狼对银河,势均力敌。

  结印,化兽?苦头陀心头猛然一颤,一道不愿回忆的一幕幕在他脑海中浮现。

  他与黛绮丝是世家,两人本就是指腹为婚,青梅竹马,他们在突破先天后决定去寻找那虚无缥缈的无主秘境。

  终于在西域的沙漠,偶然发现了一处秘境,他们很高兴因为他们不仅仅找到了突破宗师的方法更是得到一个足以惊动天地的秘密,可当他们出来的时候却发现两个绝世强者在空中战斗。

  他们就如田光一般,气血很弱,最多也就跟先天境界的气血如潮差不多,可是他们结印的战斗方式却能打得天崩地裂,日月无光。

  两人在不经意之间,被空中的余波震出秘境,跌落光明顶,后被明教教主杨顶天所救并封他们为明教右护法和紫衫龙王。

  之后两人也偷偷回去过,只是他们已经被秘境中的神秘势力通缉了。

  自此他们再没回去,这片天地规则很特殊,那边的人不会轻易涉足这里,所以他们这些年过的倒是安稳。

  只是......

  盯着田光的双眼中浮现出一抹极度的担忧。

  ......

  只见陈刚双掌无常化为阴阳双极护身,不动如山,任凭对方爆轰而来。

  “咔嚓——”

  脚下地面猛然裂开,漆黑的裂缝之中似有红光闪烁,可怖的热量自裂缝中升起,陈刚额头上的汗水已豆大如珠。

  低沉猛喝,双腿爆扎土中,双腿抖动间,竟将裂缝缓缓合拢过来。

  无常之意太耗真元,经此一战,他已是真元不济,脸色豁然苍白。

—————

  “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吗?可悲,可叹哈哈——”

  同样的可悲可叹却是出现在两个不同的人身上。

  陈刚嘴唇紧咬,苍白的脸色无一丝血色,牙缝中却是挤出一句

  “今日若不杀你,我将永堕无间——”

  为斩对方于此,不惜怒破自身禁锢,一掌猛拍胸口,突破极限,筋脉逆转。

  无穷,无尽,无边的浩荡威势爆泄而出,山河破碎,飞石滚滚。

  化为武魔,擎天一掌,原本漆黑的夜空,白芒荡荡,仿若白昼。

  这一掌已不是人在使用排云掌,而是排云掌在使用人,最为纯粹的无常之意猛然爆发。

  “这一掌,可算浑厚?”

  破空而来的霹雳一掌,瞬间及至,威能莫测。田光眼神一凝,脚下借风御空而退,凌空双手掐动印决,空间震荡,仿若这印决能牵引天地之力一般。

  落地,印结,双掌猛拍地面一种奇异的力量自其手中狂涌而去。

  地面忽然剧烈的颤抖起来,龙吟响彻,撼动的虚空哀鸣不休,一条黄色土龙席卷出无数飞沙走石,裂地而出。

  土龙与陈刚的排云掌重重的轰击在一起。

  狂暴的真意席卷而去,大地龟裂,江面两分。

  两人皆被震退回去,脚步踉跄倒退。

  一人以结印的方式引动真意,一人以自损根基换取纯粹真意。

  这一刻又是势均力敌,只是两人这时都没了原本的淡然,而是充斥着无边的邪恶,弑杀之意。

  两人的心神皆已遭到秘术的反噬。

  此战已经到了比拼意志的一刻,谁先倒下,谁就是死亡。

  两人再次倒退几步,田光不知何时手持符箓,骤然间嘴里吐出一字

  “敕——”

  符箓跟着冲天而起,爆发出恐怖的气息波动,其上铭刻的山岳河川,日月星河在这一刻仿佛活了一般。

  “轰隆隆——”

  如同深渊般可怖的气势徒然炸裂,符箓化为无数金光没入虚空。

  蓦然间,白昼乍现,风云变幻。

  密集的云雾汇聚于苍穹之上,原本已化为白昼的虚空又再次变得漆黑,漆黑的虚空之中隐约又有蓝色雷霆来回穿梭。

  “轰——”

  晴天霹雳,让人忍不住心头震颤。

  再次见到符箓的滂沱威势,苦头陀心头一沉,符箓是那个神秘势力常用的攻击手段,它能发挥出远大于自身的实力。

  他能感受到有什么不详的事情将要发生,心脏如同被无形的大手捏住了般难受,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呼,呼,呼——”

  粗重的气息不断的回荡。

  余下的所有人,几乎不约而同的看向汇聚于苍穹之上的蓝光雷霆。

  雷霆闪烁不定,其恐怖的气息却是愈演愈烈。

  一道道雷霆迸现而出,随时都有破空落下的可能。

  “逃——”

  这几乎是所有人的想法,当雷霆落下时,那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哪怕是先天极致乃至于领悟真意的先天极致强者,在这等伟力下也要泯灭于天地中。

  “轰,轰,轰——”

  苍穹在怒吼,苍穹在震动。

  无数雷霆劈落,空间都仿佛被撕裂成两半,地面大震

  掀起无数草木,飞沙走石,连带着江面铺天盖地的巨浪席卷而出。

  待一切异象消散一空。

  江面却染上一抹猩红,不少没来及逃走的武者尸体漂浮其中,慢慢被江水的浪花吞没。

  雷霆之下,几乎没人注意到,尘土之下有一个稻草人正闪烁着金光,金光之上隐隐有雷霆缠绕。

  仿佛刚刚劈的不是人,而是这个异常神秘的稻草人。

  苦头陀化为一道流光遁走,没有半点停留。

  “噗——”

  一口鲜血自口中喷出,他的脸色阴晴不定,这是第二次伤在符箓之下,第一次是在那个秘境之中,这一次虽不是伤在秘境之中,但他几乎能确认这一定跟秘境中的人有关系。

  他与黛绮丝的秘密太过于重要,他们已经出世,他和黛绮丝的安稳日子也到头了。

  深邃的目光飘向远方,他们之间有特殊的感应方式,再次看了下那个方向,再不犹豫,急速盾去。

  ......

  雷霆落下,形成的恐怖黑洞中。

  田光惊骇欲绝,他没想到对方在如此绝境中能存活下来。

  天雷符箓是他的最后底牌用完,对方不死就是他亡。

  “你杀不了我,你杀不了我——”

  田光青筋暴起,狂发乱舞,对着缓缓走来的血衣男子疯狂的咆哮。

  他,不能死,坚决不能死!

  他有火灵根,已经是开光境界,以他的天赋潜力,日后未必没有问鼎金丹的机会。

  他布局二十余年,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喜欢硕人,只有他自己清楚。

  在他八岁那年偶然碰到一个神仙人物将明玉郡主收入门墙。

  他就已经决定一定要走上那条路,但那种翻云覆雨的神仙中人,神龙见首不见尾。明玉郡主也很难与之接触。

  ......

  都城从此多了一个喜欢硕人的采花贼。

  就这么陨落在蟒塘江,他不甘心,更对不起自己二十余年的隐忍和努力。

  只是在在那血色巨掌轰来之时,一切的挣扎都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殷红如泉,喷洒而出,血淋淋的人头高高抛起,被对面的来人狠狠的抓住,高举,乱发张狂,仰头狂饮。

  头颅当酒杯,饮尽仇人血。

  先天入魔,诸神避让。

  邪恶的气血,直冲九霄。

  ......

  “凤凰城内岂容邪魔作祟——”

  话仆落。

  漆黑的剑芒夹杂着恐怖如渊的气息骤然从天降临,漆黑的剑柄上漆黑的人,狰狞的面具下,赤红的双眼杀意凛凛。

  杀意凝聚出剑芒,直取邪魔的眉心。

  身化武魔的陈刚啧啧一笑,横拍一掌将剑罡拍碎,掌力不休。

  黑洞的石壁上,五指掌印印在其上清晰可见。

  好强!玉面罗刹心中一凝。

  双眸杀意爆显,血色剑罡席卷而去,手上不止,一拳接着轰出。

  牵动气血大龙,龙吟八荒,狂啸憾天。

  “砰——”

  对方随手一掌,剑罡泯灭,再一掌直憾一拳,拳掌对撞。

  猛烈的震动自两人中心荡漾开来。

  邪魔未动,玉面罗刹却是连退两步,脚尖轻点地面,一个凌空翻身,期身而上。

  气血冲霄,龙啸震震。

  气血大龙现,宗师境界显。

  这倒不是说玉面罗刹已证道宗师,而是气血大龙是真正宗师的最重要的标志之一,这时的气血肉身每挥一拳都有大龙加持力量直憾宗师之境。

  大龙越咆哮,邪魔越兴奋,诡异恐怖的笑声震荡,看向玉面罗刹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上好的鼎炉一般。

  气血化大龙,甚至比领悟真意还要难上百倍,如今的宗师境不过是根基不足的伪宗师罢了。

  成魔后的陈刚无论是实力还是世面竟是都有质一般的提升,端是恐怖异常。

  一掌轰出,虚空登时塌陷,空气中凸出一个大手印,将玉面罗刹气灌如虹的大龙给抑制了回去。

  “杀魔拳,杀,杀,杀——”

  玉面罗刹大步向前,不退反进一拳接一拳,拳影重重永不休止,一拳更比一拳强。

  一拳战意涛涛。

  一拳杀意滚滚。

  这是他第一次将新领悟的杀魔道,融入拳意当中。

  以魔练拳,战意滔天。

  虚空中仿佛有金戈铁马的杀伐声从亘古传来。

  玉面罗刹杀意冲霄,鬓发飞扬,时间愈久,杀意愈强。

  誓杀邪魔,还他一个朗朗乾坤。

  邪魔不止,杀意不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