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佛系王者[快穿] > 第20章 金牌经纪人(完结)三章合一

第20章 金牌经纪人(完结)三章合一


靳川大概也没想到曲晴晴会对他纠缠不休, 一次次地试图复合,不是到工作室门口蹲守,就是到他新的别墅外面等, 连他和别人谈电影剧本,也能见到曲晴晴阴魂不散一般的出现。

便是有过曾经的美好和感情, 也被消磨得差不多了。

到最后,靳川直接让助理将曲晴晴赶走了, 免得打扰他的事业和生活。

靳川身边的工作人员本来就不怎么喜欢曲晴晴, 不说他们的利益和靳川站在一边。另外曲晴晴在靳川面前总表现得跟个小仙女似的, 但私下对他们这些小助理都是颐指气使呼来喝去,随意耍脾气。

现在看着靳川终于和她分手了, 他们心里也挺高兴的。

曲晴晴不敢相信,有一天靳川会这么冷漠的对待她。

可一旦靳川真的不愿意见到她了,曲晴晴根本接近不了他的百米范围之内。

感觉到自己被抛弃后, 曲晴晴心中生出一种愤恨来,干脆破罐子破摔了,故意各种折腾闹出事情来, 还接受网络媒体的采访。

看着曲晴晴肆意消费靳川, 连他们之前的恋情私生活都拿出来公之于众。山川粉们气不打一处来, 被这个毫无廉耻厚脸皮的女人沾上后, 连甩都甩不掉。

吃瓜网友们倒是看了个热闹。

因为曲晴晴的作妖, 靳川的形象乃至事业直接大受影响。便是原本想与他合作的文艺片导演,也歇了心思, 怕影响到电影拍摄,甚至闹出什么丑闻搞得电影没法上映。

就在这个时候, 靳川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 他没有遇到过曲晴晴, 他的事业也很顺遂,顾然一直陪在他身边,拍了一部又一部的大制作电影,拿遍了国内的奖项,后来还为他牵线搭桥拿下了国际大导演安东尼电影里的亚裔男主角。也因为那一部电影,他正式走向国际,在全球都拥有了众多的影迷,之后的他逐渐走向封神之路。

梦里的顾然喜欢他,而他在四十岁拿下全球电影最高奖项后,选择了退圈。

退圈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顾然求婚了。

靳川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现在的他和顾然根本就是两条产生不了任何交集的平行线。连在金龙奖典礼上,他们之间的位置也是隔的远远的。

直到某件事,间接认证了他的梦很可能是真的。国际顶级大导演安东尼有意拍摄新作《风图》,男主角要求为亚裔,最终是温廷的公司倾尽全力为他拿下了这个大饼。

而靳川在得知这个消息时,角色也已经定下了。那些娱乐巨头,有人脉资源的经纪人制作人能提前得到风声,也有实力去竞争这样的顶级大项目。

靳川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出局了。

如果梦是真的,那最大的变化莫过于曲晴晴的出现。

靳川虽然猜不到曲晴晴是重生的,但以他的智商也能想到她很可能提前就知道很多事情会发生。就像她非要演《姜后传》,又自信《帝王业》票房不错一样,还曾经推荐他哪些电影电视剧说会火。

曲晴晴从一开始遇到他所表现出来的热烈仰慕是真的,也是虚假的。

如果说这样的打击,靳川还是能接受,那么他做的另一个梦,就像是二周目。

这个梦里有曲晴晴的出现,有不怨不悔依旧支持他的顾然,

而功成名就的他,却在曲晴晴的劝说下,最后与一路襄助他的经纪人顾然分手,美其名曰她在他身边待了太久了,该放手去过另一种不同的人生了。梦里的他居然会觉得顾然变得固执,控制欲太强,总是围绕着他转。于是认同曲晴晴的说法,甚至以冷漠的态度‘逼迫’顾然离开娱乐圈,好让她余生能够轻松休息。

即便梦里的他和靳川是同一个人,靳川也难以理解这样的想法。

后来靳川明白了,与其说匪夷所思,不如说梦里登临巅峰的他,变得更加傲慢自大,自以为是的安排别人的人生。

不止是在梦里,这一世的他同样是如此。

他曾经不解甚至不满于顾然为什么那么决绝的选择离开,事实却是,他从来没有将顾然这些年来为他付出的心血,真正放在心上过。

恐怕真正对他失望的那个人——是顾然吧。

靳川心中满是苦涩。

而曲晴晴,第二个梦里他们的感情是很好,甜蜜又幸福,但那一切都是建立在他事业顺风顺水,不断往上攀升的基础上。而现实中因为顾然的抽身离去,他的事业受到影响,光环不再时,她便抵不住别的诱惑出现了动摇。

这份感情无疑是讽刺的。

或许像他这样不把别人真心当回事的人,也没有资格得到真心吧。落到如今的境地,也是他自食其果。

助理为网上八卦媒体的事,打电话问他,“靳哥,我们真的不做点什么吗?任由着曲晴晴在外面胡说八道吗?已经有几个品牌商表示不满了,认为影响到你的形象了。”

许是迟来的报应,靳川这一下竟有些心灰意冷,分辨不清梦与现实,他的声音低沉冷淡道,“不用管她了。”

对于靳川的态度,工作室的人懵然不解,但很快便等来了靳川解散工作室,宣布退圈的决定。

靳川退圈的消息一传开,迅速引起了娱乐圈哗然,没有人能打探到真正的原因。而靳川的粉丝将矛头直指近期造成靳川最大困扰的罪魁祸首——曲晴晴。

如果不是她劈腿,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

如果不是宣布分手之后,她还对靳川纠缠不放,甚至肆意消费他,破坏他的形象扰乱他的工作事务,也不会导致靳川一而再再而三地受到伤害和打击,最终选择退圈。

圈内人这样想的也有很多,从高调公布恋情到劈腿分手,最终选择退圈整个不堪的过程,网友和粉丝更是见证了昔日的娱乐圈天花板是如何被一步步拖垮的,实在是令人唏嘘不已。

曲晴晴看到这个消息也惊呆了,怎么可能呢,靳川怎么会退圈,他还没有成为国际巨星呢。

还有靳川退圈了,那她该怎么办,曲晴晴不禁陷入惶恐无措之中。

但无论是曲晴晴的挣扎,还是庞大粉丝的哀求挽留,都没有改变这个事实。

靳川不仅退圈了,还是去国外休养了,是真的要彻底从国内娱乐圈消失了。

出国之前,他唯一联系的是顾然。靳川知道顾然不会见他,电话也都拉黑了。他只是寄了一封信到耀客公司指明交给顾然。内容是一行字, “对不起。”

顾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那个值得靳川说对不起,会关心在意他的人,早已经不在了。

靳川退圈从国内消失后,曲晴晴的日子更加不好过,网友还有靳川的粉丝们厌恶极了她,不给她任何一点出头的机会。

原本她还能上上综艺接受八卦媒体采访的,可别人是冲着靳川的热度来的,靳川退圈后,曲晴晴在他们眼里自然也就失去了价值,无人关注。这下,她是真的一点娱乐圈工作都接不到了。

可这个时候曲晴晴发现,一无所有的她离了娱乐圈后又能做什么呢。

她已经习惯了娱乐圈充斥名利浮华的生活,根本不可能再去做上辈子每月才挣几千块的白领工作,当个碌碌无为的普通人。

最后曲晴晴又去找了那个骗过她的富二代,选择成为依附他人生存的菟丝花。

到头来,就是想用自己的青春美色,继续换取奢华舒适的生活。

但菟丝花也不是随便当的,曲晴晴空有外表却没有多少地位,连养着她的那个富二代也只是将她当成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在这个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圈子里,曲晴晴已然沦为了最底层,但她仍然拼命地迎合其他人,甚至答应一些无理的要求。只因为若是连这里也抛弃了她,她就真的无处可去了。

曲晴晴就这样一天天堕落了下去,步向深渊。

直到这帮富二代网红模特的圈子,终究有一天玩出了火。

随着一场群众举报以及警方突击行动破获聚众吸毒案件,网友们偶尔在一则警方通报相关信息里,看到了曲晴晴这个略微熟悉的名字,不禁驻足评论道,“这个女人的操作真是一步步拉低下限,真不敢想象当初靳川为她公布恋情,这靳影帝看女人的眼光也太差了吧。”

“求求别再把靳川拉出来了,他都被这个女人逼得退圈了,放过他吧。”

“早点退圈也好,不然有这么个前女友在,迟早能把他的名声事业祸光了。”

曲晴晴不仅参与了聚众吸毒,还背上了携带毒品的罪名,俨然成了弃子,被判刑八年。入狱后也没有任何人管她,连请律师都请不起。曲晴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落到这种境地,明明她是重生者,还追上了她前世梦寐以求的影帝男神,一切都是最美好的梦。

但就像是泡沫易碎一样,而她非但没有意识到,还妄图想要走捷径。

最终将自己的人生过的一败涂地。

仅仅两年时间,耀客传媒不断扩展,实力越发雄厚,一跃跻身成为圈内新的第四大巨头。

公司的雷总也已然退居二线,顾然作为掌舵人,也是在娱乐圈跺一跺脚就能引起地震的大人物。

顾然比过去更忙碌了,因为身份地位变化,她没有再继续带新人,而且还将大部分经纪事务都分给了下边的人,只管一些大局调控,另外因为许多如叶青这样的年轻导演编剧人才的涌入,顾然还成立了专门的电影项目扶持部门。

在顾然的带领下,耀客没有耽于安逸,而是更加奋发向上,在引领影视圈潮流风向的同时,没有停下脚步,不断开辟新题材领域,从武侠到悬疑科幻,再到恐怖甚至东方神话。

在旁人羡慕嫉妒恨中,顾然总能站着把钱给赚了,步步踩在了时代的节奏上。

耀客投资三亿以上打造的华国首部科幻航天电影,堪称全球票房收割机,不仅在本土打败了来势汹汹的外国好莱坞大片《风图》,成功登顶华国电影史票房第一,还刷新了海外最高票房记录,成为注定载入史册的存在。

“华国终于有属于自己的科幻电影了,泪目。”

“娱乐圈有句话叫做,你永远可以相信顾总爸爸的眼光。”

“还有一句,你爸爸终究是你爸爸。”

顾总爸爸这个称呼,一开始还是电影《仁心》时网友玩梗跟风,但随着顾然的战绩越发辉煌,也迅速成为广大网友对其顶礼膜拜的尊称。

随后顾然推出的关于华夏神话系列电影整个三年计划,投资规模有史以来最大,又叒叒叒一次震惊了娱乐圈。

但顾然这两个字,已代表着无与伦比的成功和信心,娱乐圈想参与分一杯羹的人数不胜数。尽管公司资金非常充足,但是顾然这一次没有吃独食,而是主动地分润了出去,同时也是想拉各大巨头入局,联合整个演艺圈的资源,倾尽全力打造真正的东方神话电影。

顾然作为项目的掌舵人,没有人敢有异议。

同时官方也参与了进来,这已不是耀客与官方的第一次合作,从《仁心》的亮眼表现,再到那部得到官方部门大力提供各种技术支持最后大获成功的华夏航天科幻电影。

其他娱乐巨头不敢对耀客使用任何下作打压手段,也正是因为知道它已经在上头挂了名,而且颇受赞赏认可。

官方可以不在乎几十亿票房利润,但它在乎文化输出,宣扬大国形象提升国民自信度。而顾然和耀客传媒简直是官方心目的标杆,不被资本所裹挟,能够有着极高的眼光,远大的理想,顶尖一流的操盘能力,然后还能踏踏实实地打造一部又一部华国电影。

顾然总是在一次又一次地创造奇迹,这回也不负所望。

当华国打造的鸿篇巨制东方神话系列电影上映后,一部又一部的掀起神话热潮,且不断扩大影响力,直到达到巅峰。

它成功地在全球范围内揽获了无数的粉丝,吸引了无数外国人对东方历史神话的向往,甚至被外国媒体夸张称呼为这是一场东方文化入侵。

年底的国家台新闻三十秒,褒奖了一众对于华国电影做出巨大贡献的工作者,并颁发荣耀奖章,相当于华国电影官方的终身成就奖。

顾然赫然就在其列,而且是最年轻的一位。

古色古香的室内布置得精巧细致又不失华丽,鎏金的香炉还燃着沉水香的味道,令人心旷神怡,繁复华美的云罗绸如水色荡漾的铺于地上,窗边的瓷盆中栽着一株娇艳的珍珠梅。

连独属于女子的梳妆台都是以玳瑁彩贝镶嵌,甚是华美无朋,绚丽夺目。

闺房的主人一见便是从这富贵锦绣窝里养出来的豆蔻少女,一身素雅又高贵的衣裳,发髻是血玉制的簪子,衬得她明艳的脸庞更加的精致,如一位玉人般。

“贺喜小娘子,今天朝上廷议百官齐齐向陛下举荐小娘子您入宫为后母仪天下,要不了多久,小娘子就是大周的皇后了。”进来的一位绿衣小婢面带喜色地禀道。

此话一出,屋内的其他婢女也忍不住激动欢喜起来了。

若是伺候的小娘子成了皇后,她们也不也跟着水涨船高鸡犬升天。

“皇家之事不可妄议。”锦衣少女也就是刚穿过来的顾然闻言眉头一挑,轻声打断了她的话,“这话不要随便说了。”

“可是……”小婢一怔,似乎是感到小姐并不怎么为此事高兴,有些紧张地抬头看了小姐一眼,解释道,“夫为庆祝此事,已经传令给府中上下赏了半年的份例。”

闻言顾然无语凝噎,最后道:“……你们先下去吧,让我静静。”

众婢女依从退出屋外,步子声轻的几乎听不见。

在上个世界顾然也算功成名就了,收获的愿力也很丰厚,寿终正寝后一转眼便来到了新的世界。

这也是一个小说衍生出来的古代架空世界,而且还是宫斗文,女主角是个六品小官家的庶女,参加选秀入宫,因为长相与皇帝心中的白月光—先明德皇后有几分相似,故而得到宠爱,也引起他人嫉妒谋害,后来经历宫廷各种险恶迅速成长并黑化的女主角,一路斗倒其他妃子,成功登上皇后宝座,自己的儿子也成为太子,这样一个人生赢家的故事。

而顾然穿越的身份,则是被女主角斗倒的宫廷最大boss,皇贵妃裴兰昭,出身四世三公的裴家,当朝裴太师嫡女。

让顾然意外的是,她穿越的时间节点,是在原主入宫为妃之前,连铜镜中倒映出来的少女都还是十四五岁的青涩模样。

这倒算是件好事,虽说顾然不会挑剔任务,但时间越早,选择性也可以更多。

至于方才婢女们的庆贺,顾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她知道原身裴兰昭并没有当上皇后,而是成为后宫中仅次于皇后之下的贵妃。哪怕后来皇后薨逝,她凭借着家世身份也只晋升为皇贵妃,虽位同副后掌管六宫大权,但终究为妾妃。

皇后的宝座,裴兰昭一生可望而不可及,在后宫中耗尽一生年华,最后还是落得贬为庶人赐死,被夷三族的下场。

这哪里是入宫享受荣华富贵,分明是进火坑。

大周国姓为李,当今的皇帝陛下名为李景翎,未及弱冠之年,却非皇室正统嫡系,而是从旁系宗室过继而来的。

这就要说到原身裴兰昭的父亲裴周裴太师了,乃是太宗皇帝安排给先帝的托孤重臣,奈何先帝体弱且纵情声色,继位没几年就死了,还没有留下子嗣,众臣只好从宗室中挑选合适的人选当新帝,李景翎便是裴太师一手扶持登基的。

待新帝确立后,轮到安排后宫时便有了异议。

新帝李景翎本为诚郡王之后,因为本朝为避免藩王造反极力打压,要求连妻族都不能身居高位,只能娶平民良家女子。

李景翎的原配妻子苏氏苏玉秋便是如此,家世平平无奇,便有朝臣表示苏氏不堪为后,同时还提出裴太师嫡女乃名门闺秀,出身高贵,蕙质兰心,足以母仪天下,合该为后宫之主。

这究竟是掺杂了几分真心直言,还是意欲讨好位高权重的裴太师,那就说不定了。

裴太师历经三朝,权倾朝野,门客众多,连当今天子也是被他扶持上去,满朝文武想对他示好的人不要太多。

但这位皇帝貌似是个重情义的,在剧情中女主角听旧人说起宫廷往事,就提到皇帝坚持糟糠之妻不可弃,顶住了朝廷上的压力,封苏氏为正宫皇后。但另外裴氏女入宫即为贵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算是皇帝的一种另类妥协。

但裴兰昭在后宫的一生,都未曾得到过帝王的半点真心喜爱。

前有白月光先皇后,后有机敏聪慧玲珑剔透的女主角。裴兰昭倒也没什么怨言,只是后悔没有保住家族,也令父亲裴太师身后名有污。

她是标准世家贵女教导出来的,为家族付出的本能已然深深烙印在了骨子里。

因而顾然接到的任务,就是完成原身的最大心愿,保住裴氏一族荣光。

顾然冷静地着重研究了一下原身的记忆和剧情,

后期女主角之所以能扳倒皇贵妃,最重要一点在于揭发了先皇后为裴家人谋害的真相,令皇帝李景翎对皇贵妃和整个裴家恨之入骨。另外一点,便在于那时失去顶梁柱裴太师的裴家已然衰败,子孙后辈皆是不成器的,还要靠着宫里的皇贵妃过活。

顾然正思索这个任务内容时就被忽然传来的声音给打断了。

“我的好女儿,这是怎么了,我听婢子说你不高兴了。”

被仆婢们簇拥着推门进来的是一位衣着华贵端庄的妇人,正是裴兰昭的母亲,梁氏。

顾然方才听了外面传来的消息却态度反常,又让婢子们下去不待在屋里伺候,身为裴府当家主母,裴母自然立马得到了下人的汇报,素来珍爱女儿的她也连忙赶过来看望。

看着这位脸上的慈爱和温柔是做不得假的,再想到剧情中她着实坑了女儿还有裴氏一族,留下了最大的把柄罪证,也就是谋害先皇后,顾然心底有一丝丝无语。

裴夫人那样做,自然是为了铲除障碍让亲生女儿当上皇后,原主对此毫不知情。

不过裴夫人下的手,跟原主裴兰昭下手也没什么区别了。这份罪自然是要一起担的。

顾然摇了摇头,依着原主的语气习惯道,“没什么,只是觉得皇后一事还未决断,又是国之大事,不好轻言妄论。”

“原来如此,我儿不用担心,那皇后宝座绝对是属于你的。”梁氏眼中带着几分得意,一副胸有成竹视其为囊中之物的模样。

“论出身论才貌,我的昭儿也合该成为天下最尊贵的女子。”

裴母又冷笑一声,“那苏氏又算什么,怎能和你相比,还有她那屠户出身的娘,一个乡下来的破落户,仗着自己是皇帝的岳母,未来的皇后之母,也敢在本太师夫人面前趾高气扬,炫耀显摆。”

听起来裴母和苏氏的母亲似乎是起过冲突。

顾然忍不住怀疑这就是裴母不断出力推动爱女登上皇后宝座的间接导火索。

裴母出身豪富鄢陵梁氏,在闺中时就是千娇百宠的贵女,嫁与裴父这个青年才俊后也没吃过半点苦。

裴父在太宗皇帝在时就颇受赏识重用,一路高升,之后两朝更是高居太师之位,权倾朝野。不但如此还洁身自好,唯有裴母一妻,连个妾室通房都没有,裴母也为他生下了两子一女,人生不可谓不顺遂得意。

越是这样的人,越不能忍受遭到半点轻慢。

裴母作为当朝太师夫人,身份尊贵,全京城没人不敢不敬着她。而在原身的记忆里,裴母同样不是什么心胸阔达之人,凡是得罪了她的,必定是没什么好果子吃的。

裴母又有些埋怨道,“你父亲也是的,这样的大事一点也不上心,天天忙着那些公务,像是朝堂离了他这个太师就不能转一样。”

顾然注意到话中的重点,面露讶然问道,“父亲并没有支持这件事么?”

这点倒没有在原身的记忆和剧情里提及过。裴兰昭一直待在闺中,被母亲灌输着当上皇后的念头,后面等来册封贵妃的旨意,也没有太多任性不平便依旨入宫了,至于这其中究竟发生些什么事,也只是听别人说,并不是真正的了解。

裴母冷哼了一声,“你父亲若是发了话,那小皇帝难道还敢推三阻四,不应么?”

她面带倨傲之色,显然是不怎么将新帝放在眼里的,不怪敢在后来胆大包天做出谋害一国皇后的事情来。

对于裴母言语没有丝毫忌讳,顾然忍不住在内心扶额,但看了一眼屋内的仆婢,都早已低下头去,显然世家培养出来的多是知晓分寸口风紧的,也知道什么该听什么不该听。

…………

待裴母离开后,顾然找来原身素来亲近的婢女云容,问道,“母亲和苏夫人的母亲之前可是有过什么冲突?”

苏玉秋虽然还未被封为皇后,但在新帝继位后便安排住在了宫里,旁人也会称一声苏夫人。

云容斟酌着言辞,小心谨慎道,“奴婢听夫人身边的嬷嬷说起过,年初入宫赴宴时,夫人的车驾在宫门处遇上了那位,似乎还被冲撞了,那位非但不赔礼道歉,还将苏夫人和陛下搬出来……后来还是陛下赏赐了许多,表示安抚夫人。”

顾然若有所思,年末那会,原身在鄢陵梁家为外祖母侍疾,难怪不知道这事。

云容又道了一句,“早有传闻,苏夫人的母亲出身小门小户,为人浅薄粗陋,一朝得势便有些忘形,京中勋贵家眷命妇对她的印象大多不是很好。”

这已经是很委婉的说法了,换而言之,很可能已经将京城贵妇圈给得罪完了。

光是裴母这位京城第一贵夫人,就被得罪得透透的。

裴母的想法也很好猜,你不是仗着是皇帝的岳母,未来的皇后之母耀武扬威么,那我让你什么都没有,让我的女儿当上皇后。

可惜最后失败,这恐怕只会更激起裴母的逆反心理,而且她爱女之情也不是假的,怎么会容忍女儿成为妾室屈居他人之下,这便有了后来谋害皇后之事。

相比起裴母此时的春风得意,别人就没有什么好心情了。

大周皇宫,

虽然因为朝堂百官反对,苏氏未能入住属于皇后的未央宫,但也是仅次于其的重华宫。而且新帝初立,后宫空置没有别的嫔妃,所以苏氏依旧是后宫唯一的女主人。

然而就在华丽庄重的宫室里,此时却响起如同市井泼妇吵闹的声音,“陛下怎么还不封你为后?”

“若真让那裴家的女儿当上了皇后,你该怎么办,我们苏家又该如何是好?”

倚在榻上的年轻女子尽管一身华服,精致的妆容仍然难掩面色苍白,还有眼下因为日夜难寐而生出的淡淡愁绪。

只听她轻声细语道,“陛下初初登基,举步维艰,我又怎能让陛下为难?”

能够成为帝王难以忘怀的白月光,苏玉秋自然有她的独到之处,诚心而论,她生的不算漂亮,但胜在气度端庄,眉眼温婉,给人一种平静祥和的安宁感。

论起性情来与其母截然不同。

这就要说到苏母在生下这个长女之后,一心想要生儿子传宗接代,便忽视了许多,无意间被苏玉秋的舅舅所看到,他喜爱外甥女的乖巧可人,加上膝下无所出,便带回家中悉心教养。

苏家虽是平民,但苏玉秋的舅舅却是凭借才学考中了进士功名,在礼部任四品官职,也是他为苏玉秋牵线了这样一桩婚事,间接促成了外甥女一步登天成为贵人。

他也是朝中少有坚定支持苏氏乃天子原配正妻,应当为后的人,毕竟他与苏家早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想起宫门前曾见到的那个倨傲高贵面带冷色的贵夫人,苏母也急了,对女儿也忍不住带上几分训斥意味,“什么为难不为难的,这可是关系着你未来的地位,还有我们整个苏家的前程荣耀啊。”

“再说了,糟糠之妻不下堂,陛下难道是想要忘恩负义,做负心薄幸的郎君么?”

苏玉秋厉声呵斥打断道,“母亲怎能说这样的话。”

怨怼天子乃是大罪,便是她也担不起。

今时不同往日,苏玉秋也在宫中待了近半年,早已不是寻常妇人,多了几分上位者的气势,苏母一时间也被吓住了,讷讷不敢多言。

毕竟是生母,苏玉秋也不好太过训斥,她叹了口气道,“立后乃国家大事,绝非寻常人家娶妻纳妾那样简单。别的不说,就说裴太师对陛下有拥立护持之功,裴家又是四世三公之家,门生众多,位高权重在朝中势力更是树大根深。若是陛下直接拒娶裴氏女,也是得罪了裴太师以及他身后的世家。”

在夫君李景翎成为新帝之后,苏玉秋也努力学习着作为一个皇帝的妻子所需要的东西,也对朝中第一勋贵的裴家也有了更深的了解。

裴氏家世显赫,裴太师更是位高爵尊,为国家柱石,独揽朝堂大权。这文武百官听他的话,绝对比听新帝的话要多。

一着不慎,这皇位上换个人坐也说不定。

苏母还想争辩什么,殿外传来内侍拉长的高声,“陛下驾到——”

身着玄色龙袍的年轻天子大步跨进殿来,方才还对女儿不满的苏母立刻变了脸色,满是笑意的迎了上去。

李景翎神色淡淡,继位不到半载,已有了几分帝王气势。虽是爱妻生母,但是太过谄媚,也让他心中有几分反感。尤其是近来在京中命妇间闹出的丢人现眼之事,不仅令爱妻名声受损,还要他来收拾烂摊子。

苏玉秋也知道陛下不喜她母亲,便让宫人送苏母出宫了,然后又为皇帝揉肩,声音轻柔道,“陛下最近劳累了吧。”

在爱妻的抚慰之下,皇帝的确放松下来许多。近日来朝堂上为皇后之位争论不休,也令年轻的天子心烦意乱,拉着苏玉秋的手叹道,“是朕委屈你了。”

苏玉秋闻言心中一紧,但面上依旧笑容浅浅,“陛下是臣妾的夫君,若能帮到陛下,玉秋不觉得委屈。”

话是这么说,但皇帝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立苏玉秋为后。

一方面是因为与苏玉秋少年夫妻,情谊深厚,若是另立他人为后,岂不是让天下人认为他薄情寡义。

另一方面他也不愿意做出退让,成为裴太师乃至朝堂百官的傀儡。他也是太宗皇帝之后,总不能庸碌无为受人掣肘,定是要建立一番文治武功,太平盛世的。

在裴母明显的态度之下,府里一片喜气洋洋,白日里还有络绎不绝的官员来送礼恭贺,仿佛裴府已成了皇后外戚之家。

认定了裴兰昭会当上皇后的不止裴母一个人,还有原身的两位兄长,裴朗和裴奕。

原身与两位兄长关系还算不错,所以也方便找他们询问一下外面的事,还是朝堂上关于皇后之位归属的争论,顾然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裴大郎和裴二郎,相貌生得还端正,毕竟一母同胞,原主生得好看,他们也不会差到哪去。

可惜却是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皆是才学平平之人。在这点上裴太师倒不是徇私情的,便是嫡亲的儿子,能力不济,也只能在六部当个微末小官。

对于顾然的好奇,他们倒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顺便还提了一件趣事,“京中的赌坊都在压注谁会成为皇后了。”

顾然一听这话,便猜道,“你们也去赌了?”

裴大郎得意笑道,“那是当然,我们压的可是小妹,父亲乃是百官之首的太师,肯定稳赢的。”

虽说仕途上没有借到父亲的势平步青云,但他们还是坚信以小妹的出身家世品貌,成为皇后那绝对是够够的。说起来当初要不是先帝纵情声色又坏了身子,小妹也是有机会入住中宫的。

“等小妹当上皇后,我们就是国舅了。”

旁边的裴二郎又摇了摇头,“可惜了赔率不高,我们身上的钱银也不够多。不过我们还拉了好多朋友一起压注支持小妹你,那个王六郎连老婆本都砸进去了。”

看着一脸自信满满的裴二哥,顾然:“……”

也不知道结果出来后,那些狐朋狗友会不会同他们绝交。

看着这两人沉浸在白日梦里完全不想努力的样子,顾然在心中直叹气摇头。这俨然是裴家子孙不成器的写照,前面靠着裴太师这棵大树遮风挡雨,后面靠着裴兰昭在宫中当皇贵妃,好继续荣华富贵,不图上进。

另外连京中赌坊都在开盘压注了,可见多少人在关注议论立后这件事情,有种架在火上烤的架势。

顾然微微蹙起了眉,又问道,“那兄长可知道父亲在这事上是怎么说的?”

这话她不好问裴母,毕竟裴母在府里向来说一不二,不会在意这些。

“我们已经许久没见父亲了,小妹,你可千万别告诉父亲,我们去压赌注的事,不然少不了一顿训斥家法。”

想起父亲那威严的气势,裴大郎和裴二郎齐齐忍不住打了哆嗦。

全京城谁都知道裴家的两个儿子好比虎父犬子,平日里见到裴太师如同老鼠见了猫,但也因为畏惧裴太师,哪怕纨绔些,也不敢去做欺男霸女强取豪夺的事,不然以裴太师的性子,绝对能大义灭亲。

连太师亲子都如此,更不用说其他族人了,自然不敢顶风作案。

所以裴太师相当于裴氏一族的定海神针,他在时所有人至少都是老实安分的,可一旦不在了,无人出来支撑裴家,便会迅速衰败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